按在新視窗中瀏覽此圖片


引用
這是一首有關青春的歌謠。
幾個徘徊在十七與十八歲之間的男女,用嘶啞走調的聲音譜寫年輕青澀的詩。
對於青春,您想起了什麼?
是瞥見自己逐漸成熟的輪廓,暗地萌生的踏實感覺?
是生機渙發的身體賦予您破蛹而出的興奮?
還是,做錯很多決定、破壞許多原應美好的東西、錯過很多往後發覺重要的人和事,但仍會一錯再錯?
有人走到盡頭卻汲汲緬懷年少時的豐盛,有人戀棧青春的甜而甘願受不斷循環的苦,有人滿心期待卻撲了個空嘗盡它殘酷的一隅……
或許,青春只是一片無盡的青,裡面有無人的繩床、樹梢間透出的陽光、電纜架,和流動的雲。

《十八相送》 王貽興
當晚片段請恕我在高清版推出後另文再出吧。圖也不打算放幾多,因為單單幾幅圖根本不足以道出未完之夜的盛況。

按在新視窗中瀏覽此圖片
從台上回到台下的我,很難得可以忙裡偷閒呢。 ^^bbb

再次踏上舞台擔當節目氣氛總指揮,之前面對四百幾人與現在面對百幾人同是要面對一大班人,而且背負著中大動漫研的名聲,加上種種突發事件,似乎都在挑戰我的體力與反應極限……
按在新視窗中瀏覽此圖片

從中四能合法進入成人機舖後的太鼓狂熱,到GF11開始接觸K社結他機,直至現在,投放在音樂game資金相信已過萬,兩者合共應佔超過九成。煲機多,音樂白痴也會成精,幾年間我已親自證明,不諳半點樂理也有能力打出叫不錯的成績。

儘管每隻我能夠專精的音樂game,初期玩法必定簡單…
太鼓只有紅藍(鼓的中間與邊緣),結他機只有三個掣一個pick,變化不多,是吧?

每隻音樂game裡,分數某程度上象徵實力指標。尤其K社DM/GF把歌曲難度數字化,相對而言越高分代表技巧越純熟。日、台、港三地加起來有幾萬玩家,統計學上分數與玩家數目的對比應可劃出一頗標準的Normal Distribution Curve。啊~這就證明K社計分方法實際而可行嘛~

只可惜,一個基本問題已夠拖垮整個制度了。
得澄清一點,我是碧克……

回想起JUACA諮詢時上莊提議,決賽主持盡量別以現莊人擔任。又記得最初開會被欽定當主持,到最後力排眾議,堅持獨力支撐串場的所有工作。我不清楚一眾老鬼與現莊對此有何評價,我無悔有此決定。

想法似是太大想頭一點,從決賽名單公布至決賽一星期,準備時間的確嚴重不足。之前沒有當大型活動主持經驗,到實戰完畢才知主持要做的並不止台前演出般簡單。就像圓盤的軸心,於後台要與參賽者夾定默契與出場台詞,聯絡充當跑腿的工作人員發施號令,舞台安排更須與Control Panel合作無間。瞻前顧後耳聽八方,好明顯準備不足的我就此被打個落花流水。每首歌三四分鐘的空檔就在後台手忙腳亂。

煽風點火本是拿手戲,急才反應算是逼出來的。從頭到尾,我只是寫過一張台詞紙,其他9成爆肚,成什麼體統?事前沒綵排,主持間完全沒默契(又或者說毫無準備),頒獎安排失當,氣氛最終失控……等等。個別是情非得已,但身為全場曝光率最高的主持,這表現可不能接受。或者其他觀眾見到的是炒熱了氣氛,大家開開心心玩了一晚。這是我賽前的期盼,但達到了不代表我是合格的主持。

的確這是很讓人振奮的一夜,以這種程度的準備功夫得出這種效果,可說是眾人合演出的奇蹟吧。

試過一次就知,如此大型節目事前計劃必須周詳,預演更是不可或缺。每次出台再回後台就得狂Brain-Storm度之後的稿,這種狼狽狀絕不能有下次。在席上看得高興的您們,感受到嗎?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