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ACA]莊務最後雜記……?

[不指定 2007/04/27 05:01 | by beck ]
正式落莊大半個月,一路也沒心機整理過去一年的事,既然被某位老鬼提起那也懶不來了。

按在新視窗中瀏覽此圖片

外務副會長的職責是加入大專動漫畫聯會,負責聯繫各院校合辦活動。相信有人深知去年中大動漫與大專動漫兩會的事,而拿著中大動漫的會章來找喳的話,我肯定順理成章地被踢下台。對,我修練不足,還未懂得在莊期裡平衡工作與娛樂,才會把莊內關係越搞越緊張。
貽興的《最緊要正字》掀起一片正字熱潮,連新亞畢業班代表「畢亦樂乎」也拿來認真地惡搞一番!



不提猶自可,「正字」風一再吹起,其相關的「正字」「正讀」問題隨即被翻上桌面。還記得何文匯博士在港台的「正讀」系列節目面世已久(屬幾年前有待補正),當時為坊間懶音多的壞習慣作出矯正,可是成效並不顯著,新一代青少年說話懶音比比皆是。

有「正字」必有其「正讀」,可是「正讀」往往被約定俗成取代,久而久之「正讀」被遺忘。現在有人提倡「正讀」,反而被文化界人士以行動反擊,這是什麼道理?
有落場玩過的,有來看過比賽的,不知您們對這次問答比賽感覺如何?

從主持席所見,觀眾席上除了等待出賽的參賽者和友好,就是大專動漫界的相關人士,外來人不多但也坐滿半個Lecture Theatre。可幸,JUACA始終有「食老本」的本錢,儘管是次比賽一直宣傳不足,決賽甚至在舉行前兩三日才有正式的宣傳品,整日比賽氣氛仍算不錯。未有安排預演會影響流程,但本莊習慣在準備不足下完成活動,小事一樁。

幾乎由我一手包辦的遊戲與問題,好玩嗎?

同場兩隊少女打入決賽很讓人驚喜,只可惜首兩回合的淘汰階段悉數退場,很不值呢。看來這班活力十足的少女,有朝一日會是大專動漫界的新血也說不定。

按在新視窗中瀏覽此圖片
按在新視窗中瀏覽此圖片


引用
這是一首有關青春的歌謠。
幾個徘徊在十七與十八歲之間的男女,用嘶啞走調的聲音譜寫年輕青澀的詩。
對於青春,您想起了什麼?
是瞥見自己逐漸成熟的輪廓,暗地萌生的踏實感覺?
是生機渙發的身體賦予您破蛹而出的興奮?
還是,做錯很多決定、破壞許多原應美好的東西、錯過很多往後發覺重要的人和事,但仍會一錯再錯?
有人走到盡頭卻汲汲緬懷年少時的豐盛,有人戀棧青春的甜而甘願受不斷循環的苦,有人滿心期待卻撲了個空嘗盡它殘酷的一隅……
或許,青春只是一片無盡的青,裡面有無人的繩床、樹梢間透出的陽光、電纜架,和流動的雲。

《十八相送》 王貽興
分頁: 8/17 第一頁 上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頁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