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中興(中)與李基良(右)於中大

與李中興談漫畫編劇的角色及《街頭霸王》


今天與玉皇朝的李中興編劇及李基良經理吃午飯,彼此暢談港漫,不亦樂乎!與李中興的對話集中討論漫畫編劇的角色及港漫《街頭霸王》系列,與李基良則談港漫的周邊產品。趁記憶猶新,我先將與李中興的對話整理。因為我的興趣是港日比較,我只將與此相關的東西憑記憶節錄如下:


為什麽
《死亡筆記:最後的名字》在香港作全球首映?

這陣子香港哈日一族掀起「Deathnote熱」及「萌戰熱」。我對萌興趣不大,有關「萌戰熱」的現象分析,看看那位願意投稿?至於「Deathnote熱」,我也算是半個Deathnote迷(直至第一代L死前是),所以談談剛在香港舉行的《死亡筆記:最後的名字》全球首映禮。談它的目的是投石問路,因為我不明白為什麽《死亡筆記:最後的名字》要在香港作全球首映?

燒炭自殺的系譜

不指定 2006/10/29 13:09 [文化現象]


燒炭自殺的系譜


香港、台灣與日本是燒炭自殺最流行的地方。燒炭自殺是港人發明的,日人將它改為網絡集體燒炭自殺,然後傳到台灣。我們嘗試找出這條「燒炭之路」。


論國產電影
《東京審判》的宣傳手法


《東京審判》(2006,上海電影集團)題材敏感,加上集兩岸三地紅星,成功在中國內地引起話題,票房成績不俗。我只看過該片的片段,所以不會評論其內容及拍攝手法,我想談談它的宣傳手法,《東京審判》在宣傳上強調兩大事情:(1) 這是客觀的歷史記錄,中國人都應該看;(2) 日本片商爭相搶購,將在日本戲院公映。異議
あり!



Creative Commons:日本有,為什麼香港沒有?

資訊與創作分享是當今科技及網絡最大精神,是新世紀的人文精神。可惜不少當權者缺乏新思維,只懂維護版權持有者(不一定是原創者)利益,對資訊與創作分享加以打壓,令人失望與反感。對付商業上的侵權是無可厚非,打壓民間非商業上的分享與流通便引人詬病。鼓勵資訊與創作分享的Creative Commons(以下簡稱CC)運動值得支持。這個運動正式自2001年開始,世界各地紛紛引進CC概念,日本及台灣亦早有CC運動,連內地也有了。香港近年成為國際反盜版急先鋒,好不威風!但是對CC隻字不提,仍停留在20世紀後半的思維,可悲!。
 

日本「俺俺欺詐」與香港「求救電話」

日本近年流行一種叫「俺俺欺詐」(或「俺俺電話」)的詐騙手法,不少老年人及家長成為被害者。方法十分簡單及「安全」:不法份子隨意撥電話,接上後然後聲淚俱下,大叫「俺!俺!」(即「喺我啊!」,「俺」是日本年青男性的自稱語),接電話者在慌亂中容易想起自己的兒子或至親,若回答「你是XX(如一郎、貞治等)嗎?」騙徒便「得米」,馬上承認自己正是XX,然後編造故事(如遇意
外、被人標心、被大耳窿追債等),要求將錢放進指定銀行戶口。想不到類似「俺俺欺詐」的行為今年竟在香港流行起來,老人家紛紛中計。

反戰版君之代被删掉

日本出現Youtube大清洗!


Youtube
是我十分喜歡用的網上媒介,將推廣網上分享及創作提供一個廣大群眾均可使用的渠道。很多人在Youtube追求其導演、明星及歌星夢,有人透過Youtube成為民間記者,有人本着與人分享的精神,將MV、動畫、電視節目等精選上載。Youtube給一般人的自由空間令一向手握大權,喜歡操縱人民的保守政府及控制市場及消費者的大企業視為威脅,它們對Youtube諸多批評,施加壓力,甚至訴諸法庭。現代自由精神的女神被醜化為非法上下載的缺德工具。



日本控煙升級:實名買煙制導入

國內要網上遊戲玩家及博客用戶用實名制引起很多反對聲音,日本引入實名買煙制卻獲一致讚賞。日本政府控煙有心有力,不像特區政府虎頭蛇尾。日本繼加煙稅,增設禁煙區及打擊步行喫煙外,最近又決定用特定身份卡才可在自動販賣機買煙,以禁止未成年吸煙。

內地老翻版


Fruits Basket》將成內地首套授權日本少女漫畫


也許很多人不知道,中國內地所有的日本少女漫畫,即使宣稱授權的,都是盜版。
Fruits Basket》(港譯作《生肖奇緣》,台稱《幻影天使》,內地叫《水果籃子》)將成內地首套正式授權的日本少女漫畫。這是一個「遲做總好過不做」的一步,希望是引進授權中文版少女漫畫的好開始。


歌功頌德的小泉動畫


Gonzo真的墮落了!早一陣子本部屋介紹Gonzo在製作一套回顧小泉純一郎政權的記錄片動畫時,已有一些blog友懷疑是歌功頌德的政治宣傳之作,我現在看過Youtube版,不得不承認我們的疑慮被証實了。它不是什麼記錄片動畫,因為內容毫不客觀,給小泉及安倍貼金,將北朝鮮百般醜化,是屬於右派政治動畫。


日本的博客集體欺凌自殺事件


集體欺凌(いじめ)是日本社會最惡質的行為之一,不少被欺凌者以自殺收場,加害者多消遙法外,而且對迫死人毫無悔意,馬上找新的欺凌目標。隨着科技的進化,欺凌方式亦層出不窮。昔日流行大量無言或恐嚇電話及郵件,現在將魔瓜伸進手機、個人網站及博客,形成「網上集體欺凌」(cyberbullying or on-line bullying)的現象。2 Channel對不爽者常施以網上惡毒攻擊,例如因飲勝貓事件,Avex的網站及電郵信箱受襲。不過,學校才是集體欺凌最多的地方,多套日劇對此也有描述。最近日本有一宗「博客集體欺凌自殺未遂事件」,令人心寒。希望此網上歪風不要吹到香港。

安倍昭惠與文化外交

不指定 2006/10/17 07:13 [韓流]


安倍昭惠與文化外交


流行文化是一種soft power,以柔制剛,在外交上往往能建奇功。小泉喜歡
Elvis Presley,令他對美國有親切感及與Bush有共同話題。聽說金正日是荷里活動作片迷,他日後與美國會談時可借此打開話題,營造友好氣氛。安倍晉三是個工作狂,沒有什麼真正的個人嗜好,在個人資料的「興味」一欄勉強填上「看電影、讀書及打高爾夫球」。安倍夫人昭惠(44)是個標準的韓流迷,對安倍的對韓外交多少有些影響及幫助。


真偽《足球小將》TV廣告


用日本動漫作TV廣告在日本是家常便飯,在香港也不罕見。記得PCCW網上行以前曾用《IQ博士》作TV廣告,不過卻有付版權。不過Now寬頻真的大膽及「孤寒」,竟用偽《足球小將》作TV廣告。我最初還以為是正版,明明是戴翅偉(連聲音也是)的招牌射球,看了「ACG辨偽達人」亞唯的文章後才明白是取巧之作。另一邊廂,真的《足球小將》TV廣告剛在日本推出。


屋主前言:有一位現在選修「日本流行文化入門」的男同學與我談起h-game與gal-game的異同,我跟他講了我的看法及提及Au Yeung是這方面的達人。原來那位同學也有來部屋,亦敬仰A.Y功力。既然如此,我便答應將其問題轉告A.Y。以下的文章便是A.Y的回應,十分感激。


高屋敷的家族計劃                        撰文
: Au Yeung

「高屋敷」是遊戲廠商「高屋敷開発」的略稱,相信很多日本電腦遊戲迷也知道「高屋敷」的由來。高屋敷是2001年的大熱遊戲、D.O.出品的「家族計画」中「高屋敷青葉」的姓氏,故事敘述包括主角在內的多名不同背景、一同落難的男女,在巧合之下同居青葉家,實行所謂「家族計画」――本是陌路人的大家建立擬似家庭,由「父母」及一眾「子女」組成。由於大家聚集在青葉家,於是所有人統一改姓為「高屋敷」(當然這只是「家庭」內的設定)。例如我在下面也提過的中國籍非法入境者王春花成為「高屋敷春花」(請注意在故事中主角乃至整個高屋敷家族都在庇護她,這其實是犯法的)。「高屋敷」同時也有「高屋敷家族之屋敷」(「屋敷」在日語中指大屋)的含義,因此也象徵了「家族計画」的主要舞台。


日本推理小說《紅樓夢殺人事件》


中國內地網民將一款有林黛玉一角的日本遊戲強說是《紅樓夢》的色情化作品。內地傳媒不做功課便炒作,港臺傳媒亦不把關,所以誤導性的消息愈傳愈廣。我本身並不反對日人改造中國古典,從某個意義來說,現代改造是將新生命帶給古典。日人在中國古典改造很值得我們研究及學習。中國四大名著在日本都被改編成不同媒體,單抽一部來研究其改造史已是一個上好的研究院論文題目。
提起日人改造《紅樓夢》,馬上想起蘆邊拓的得獎推理小說《紅楼夢の殺人》 (2004年初版)(台版譯作《紅樓夢殺人事件》)



《紅樓館奴隸》與國粹主義

今年8月高島敷開發推出一款叫《ピアノ:紅楼館の隷嬢達》(直譯是《鋼琴:紅樓館的女奴隸們》,以下沿用傳媒使用的《紅樓館奴隸》)的18禁遊戲。其中有少部份惡搞《紅樓夢》作為綽頭。熟悉日本流行文化的人都知道,將中國古典借題發揮,推陳出新正是日本ACG界的強項及家常便飯。以文化研究來說,也是文化全球化的普遍現象,所以本來這款遊戲是不會引起關注的。可是因為中國內地的報章、學者及網民對它展開嚴厲的批評,反而幫它做了免費宣傳。很多人道聽途說,以為它是一套改編自中國名著《紅樓夢》的日本H-game。《紅樓館奴隸》究竟是什麼樣的遊戲?警告:對H-Game反感者請勿進入



《女王的教室》特別篇有感


無線剛播完《女王的教室》最後兩集,我也可以寫寫感受了。其實我數月前已購入及欣賞此劇,其結局之精彩實是史無前例(一般日劇多虎頭蛇尾),但一直等到現在才寫,以免洩透劇情。


安倍晉三的甲級戰犯無罪論


很多人指出小泉與安倍是同一類人,其實是說對了一半。相同的是兩者都是自民黨內的新生代鷹派,意識形態明顯偏右。不同是安倍比小泉更右及看不透,所以更令人不安。


輕小說的社會認受與偏見
                            撰文:piku

記得早前在某論壇上談到家長禁止看輕小說的問題。我想輕小說和ACG一樣對某部份家長是一個不可踏足的禁地,不過輕小說也許在理解之後,相信可以成為年青人增加閱讀興趣的契機。那時主要討論過的還是家長在挑讀物時的考慮,至少輕小說的封面插圖跟本就是ACG風格,不小心翻開又可能出現一兩張比較難接受的擦邊圖,加上受到一些外表情純而內容過激的小說類型所影響,自然是給介定為兒童不宜,小朋友就是要看經典名著啊,但是沒有興趣叫他們怎麼挪動那些名著的精裝書面,去欣賞裡頭的世界?


論成人向「二次元美少女小說」:輕小說成人版?        撰文:Depth

我自己並不看一般向的輕小說。對於從生活中累積大量壓力的成年人而言,成年向的「二次元美少女小說」路線,才是我的「放鬆」方式。有別於以學生族群為對象的一般輕小說,成年向的「二次元美少女小說」主訴對象為對新風格ACG有基本認知的第二世代消費群(或者像我這種不好一般輕小說的「成年」讀者)。這世代的讀者普遍皆已成年,且對於ACG的認同度高(不會像第一世代的中年人僅保留任知態度),這種有別於傳統官能小說寫時黑暗的風格便能普遍能夠吸引極度需求腦內ACG妄想養分的準成年人。警告:對成人向作品反感者請勿進入


輕小說是跨媒體救星!

我不是輕小說迷(「輕小說」是和製英語light novel或
ライトノベル,也有人稱之為「軽い小説」),自《灼眼的夏娜》及《涼宮春日》系列後才開始看。不過這陣子輕小說是王道,是旬,日本各大出版社紛紛加入「輕小說戰爭」,除角川、電擊及富士見這「輕小說御三家」外,其它出版社亦來分一杯羹。每年數百本輕小說推出市場,聽聞營業額高達約五百億円(有待查証),輕小說已成日本最受歡迎文藝種類。近年連臺灣、香港、甚至新加坡與中國內地亦越來越熱,除翻譯日本輕小說外,還創作自已的輕小說


屋主前言:對喜歡日本ACG的人來說,今年是傷感的一年,繼數位聲優及動畫監督後,日本「Comiket之父」及動漫評論家米澤嘉博亦於昨天離我們而去。對不少blog友而言,去Comiket朝聖已是每年的「指定動作」。讓我們一起記念這位值得尊敬的人。

2003年上海《蠟筆小新》老翻真人show

仰天!《蠟筆小新》日本正版商品在中國被判「侵犯版權」


這是十分混帳及離譜的事。北京市中級人民法庭剛下了判决,《蠟筆小新》的版權持有者雙葉社在中國有關《蠟筆小新》的商業活動是違反內地商標法,要從中國全面徹走所有「侵犯版權」的商品。這還成什麽世界?正版變了盜版被罰,盜版卻成為正版,袋袋平安。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