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士尼樂園 : 動畫產業的航空母艦
           撰文:謝繼昌

2009年的11月4日是寒風刮起的日子,上海宣佈興建中國第二個迪士尼樂園,在港輿論多為負面。對於比香港距離近的東京迪士尼,反而不見有多大的反應。但直接與香港的迪士尼競爭,卻是不爭的事實。本文並非對三個相同品牌樂園的比較,而是為中原動畫產業憂心!(中原動畫產業即中國原創動畫的產業)


今年11月下旬大阪箕面仍是滿山紅葉。來源:讀賣新聞


今年氣候反常令日本紅葉亂舞


日本深秋是觀賞紅葉的季節,除北海道及東北地區較早外,本州、四國及九州的紅葉觀賞期是每年10月下旬至11月中旬。到了11月下旬便是「無邊落木蕭蕭下」的蒼涼冬景色。近年氣候變得怪異,令紅葉季節亂了調子。2006年因秋冬異常温暖,紅葉期足足遲了一個月才來臨,從11月下旬一直至12月中旬都是紅葉滿山,令人覺得怪異。今年的紅葉期又出現異常!


2012年8月67卷初版405萬冊


One Piece》銷量的啟示

日本漫畫自千禧年後踏入寒冬期,不論雜誌及單行本的銷量都大不如前。一般來說,單行本初版銷量能過一百萬的作品便算是「國民級」,1980年代及1990年代的熱門作品多有此成績,包括《IQ博士》、《龍珠》、《Slam Dunk》、《幽遊白書》、《筋肉人》、《北斗之拳》、《Bastard》、《Be-Bop High School》、《蠟筆小新》、《櫻桃小丸子》、《名偵探柯南》及《浪客劍心》等十多套。千禧年後,雖然整體市場不振,但是單行本初版銷量能過一百萬的作品仍有《One Piece》、《浪客行》、《網球王子》、《Naruto》、《Hunter X Hunter》、《Bleach》、《Deathnote》及《Nana》。One Piece》是逆市奇葩,屢破單行本初版銷量新高。



沒有勝利,只有尊嚴


五區總辭自始是一個「沒有勝利,只有尊嚴」的方案。即使泛民能同心同德,全體參與,辭職議員又均能全部高票再當選,頂多表示港人不滿民主步伐太慢,這點北京早已知道,也決不會因這「變相公投」而作出讓步,特區政府更不用說。

香港的數獨熱

不指定 2009/11/21 11:31 [潮流]

來源:蘋果日報

香港的數獨熱

近數年身邊熱衷數獨(sudoku)的人愈來愈多,小孩,學生,老師、家長及OL都有。自小對數字恐懼的我雖不明其樂趣何在,但很多朋友及學生一玩便「中毒」,數獨已成當今香港最熱的數字遊戲。


日人爭霸電動車市場

人類研究電動車(electric vehicle或EV)已有過百年之久,但直至現在才技術及條件成熟,各地爭先恐後開發以一般家庭為對象的電動車,出現以電動車取代傳統汽油開動汽車的藍圖。難怪內地車商比亞迪成為「概念股」,被炒得火熱。韓國的TC&C及香港的My Car亦推出電動車,美(GM Converj)、法(Citroen C-Zero)等地亦欲分一杯羹,但是最有機會爭霸電動車市場的國家應該是日本,它在技術、政策及市場上都有優勢。

淺談韓國網上遊戲

不指定 2009/11/12 17:48 [電玩]

半官方的KOGIA大力支持韓國遊戲業發展

淺談韓國網上遊戲

網上遊戲是韓國政府重點支持的產業,暢銷全球,為韓國帶來可觀收入。也許全球也找不到像韓國般,對網上遊戲如此瘋狂、重視及專業的地方。究竟韓國如何發展成網上遊戲大國?韓國的發展模式是否可以成為亞洲各地的借鑑?

香港的遊戲文化

不指定 2009/11/11 14:03 [電玩]

古惑仔Online(2002)

香港的遊戲文化

遊戲文化在香港十分盛行,不單只是主流年青人文化,連小孩與成人也同樣熱衷「打機」。曾有一負責教育的局長在立法會開會時偷偷打其手掌遊戲,成為城中熱門話題。遊戲的用語亦成為城中「潮語」,可見遊戲在香港是如何的普及。基本上沒有不打機的年青人。大部分年青人及成人都擁有自己的手掌遊戲機及大多家庭都有購置家用遊戲主機。每年的香港電玩展(Hong Kong Game Fair,始於2006年,現改為Animation-Comic-Game Hong Kong)及亞洲遊戲展(Asia Game Show,始於2002)總是人山人海。港人熱衷遊戲,是亞洲一大遊戲消費中心。究竟香港遊戲文化有何特色?

美都餐室與日本人

不指定 2009/11/08 11:07 [飲食]

只有幾款可選的日文餐單

美都餐室與日本人

對香港人而言,美都餐室是舊香港的活化石。雖然以懷舊心情光顧,其實大部分童年時並無真正在此店留下足跡。它帶給人們時光倒流的感覺,讓各自重組舊日香港的回憶及提供無限的想像空間。對日本人而言,美都餐室代表消逝的香港味道及對香港電影的致敬。

我愛日本咖啡

不指定 2009/11/04 18:28 [飲食]


我愛日本咖啡

我認為全球咖啡最好味的地方是日本,對咖啡文化最具創意的地方也是日本。我以前不喜歡咖啡,覺得苦澀難喝。及後到日本留學,才知道咖啡是可以如此香濃及温柔,所以成為日本咖啡的中毒者。離開日本後,不再經常喝咖啡,因為無論美式或港式咖啡都不是my cup of coffee。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