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雄,再見了!

不指定 2006/07/26 08:19 [聲優]

-

大雄,再見了!

想不到盧素娟這麼年青便離去。從1991年開始,她將新生命賦與大雄。也許對她本人及我們來說,大雄就是娟姐Doris,娟姐就是大雄。我對日本動畫的配音,多少是先入為主的。近年多以日本聲優的原聲配音為主,但《叮噹》我卻以保全叔、少霞姊及娟姊的廣東話配音為主。娟姐去了,也將大雄帶走。


1900年代中環永樂街日本雜貨鋪


去東京開歷史學會


本月27日(本週四)至31日(下週一)將赴早稻田大學出席一個有關戰前亞洲各地日僑的法律地位的學會。其實日本流行文化是我的副業與興趣,我的屠龍之技是中日思想文化交流史。因歷史考証及文献分析曲高和寡,所以沒有在部屋寫這方面的東西。這次我的報告是從比較法律角度看戰前香港日本人的地位變遷,探討日人如何從19世紀後半以賣春婦、小商人及流垊為主的「棄民」,隨著20世紀初日本大公司僱員湧入,日僑質數改善,搖身一變,被日本帝國納入「海外子民」而加以利用。

-

我與童年偶像黄玉郎有個約會

黄玉郎是我的童年偶像,自19701985年,一共看了十五年的《龍虎門》(75以前叫《小流垊》)。在《中華英雄》出現以前是我最心愛的港漫。少年的我曾夢想做張萬有第二,成為黄的入屋弟子。可惜沒有藝術細胞的我,所畫的誇張「肌肉紋」武打手稿一次也沒有被刊登。《龍虎門》是第一本令我著迷,每期狂追的作品。近年研究流行文化以來,一直希望與童年偶像會面。現在終於夢想成真,將於8月2日晚城大的「龍虎門電影座談會」可以親自向黄生請教童年時曾寫信「玉郎信箱」而沒有被選上的問題。

-

屋主前言:Blog友James留言比較港日商家對BT及二次創作的不同態度。日本寬容有度,香港趕盡殺絕。他指出主因是日本以動漫主導創意工業,收入來自周邊商品;香港以電影及音樂主導創意工業,收入來自作品本身。他又兼論BT及二次創作對創意工業的互動。




屋主前言:新blog友Isumi在《 有關「青網大使」的論爭留下精彩發言。他質疑香港政府對BT趕盡殺絕的做法,不滿對非商業性的動漫字幕製作、BT技術及其它下載形式本身及個人娛樂及收藏用下載等灰色地帶都要強力打壓。其實香港學界(當然「56K教授」並不代表學界主流意見!)、傳媒及互聯網不乏對平衡知識分享與版權保護的理性及建設性聲音,只是政府沒有理會而已。

  





有關「青網大使」的論爭



香港已成為國際反盜版反侵權的急先鋒。繼全球首次將非法上載放種者刑事起訢,現在又將矛頭指向下載者,並計劃將非法下載形事化。對於保護版權持有人的利益可謂不遺餘力,但卻是毁譽參半。今年鼓勵年青人主動舉報網上BT侵權網站的「青網大使」計劃引起爭議火花,而且有燎原之勢。

淺談中文字幕組的常見問題              撰文:星河千帆

在「創作與再創作」講座中,講者小狼在最後十秒提出一個關於翻譯的問題。他說,動漫同好自行製作的非商業翻譯,質素通常都比香港代理的好,更值得作交流及流傳之用。及後,在知日部屋上,讀到hsbchk的《評日本動漫的中文字幕組》,以第一身經歷,訴說了字幕組的一些現象。我是一個經常接觸翻譯的人,對字幕的翻譯「質素」比較敏感。憑個人的感覺,不少字幕組的翻譯確是比較認真,較少漏譯、錯譯,花的心思也較多。相比以翻譯餬口的人,由於受到時限、工作量、本身不知故事內容等影響,翻誠的熱誠確實不及字幕組,影響了譯作的質素。然而我也想談談現時字幕組的一些問題,與大家一起看看有沒改進的空間和方法。


小泉及安倍被昭和天皇打了一大巴掌:天皇的反合祀言論


執政自民黨及反對黨民主黨成員多支持參拜靖國神社,但對是否應將14名「甲級戰犯」(1978開始合祀)移走則持不同意見。民主黨黨魁小澤一郎不愧為政壇老手,主張將甲級戰犯靈位移走,好讓天皇及首相可以名正言順參拜靖國神社。這種看法亦獲一些自民黨人士(如久間章生及中川秀直等)的支持。亦有聲音要建另一參拜設施。小泉表示不會考慮以上建議。小泉上任以來年年參拜靖國神社,令對中韓關係異常緊張。安倍更表示若當選首相,一定會參拜,而且主張以後日本首相都應繼續參拜。剛公開的昭和天皇會話手帳便狠狠的打了他們一巴掌。





版權公司對創作空間的破壞 撰文:小



在《創作與版權法》裏,我已解說了作者的非商業性利益,以及現行版權法傾側於「把作品作為商業使用」的問題。那麼,修改法例使之更能保障創作,當然重要。然而在相關的政府機關未動手前,執行版權管員的機構,亦有其對創作應負的責任──這些機構所管理的版權,既然是從作品而來,沒有作品就沒有版權這回事,它們有任務去使其所作所為,不會反過去桎梏、囿限作品的創作。


-

評日本動漫的中文字幕組                     撰文:hsbchk

大中華地區的日本動漫畫研究一向受到一班熱愛作品的有心有力人士支持,他們為了讓更多的人,尤其是那些對作品有興趣,可是卻苦於不懂日語的愛好者,能看得懂該些作品,花盡九牛二虎之力,堅持將該些動漫畫作品翻譯成一般中華大眾能看得懂的中文。他們普遍以愛去支撐他們的工作,他們沒有薪酬、沒有假期,有的只是同好對他們的支持和敬仰。他們的「魂」對中國動漫畫普及推廣貢獻不少,亦有著先導的作用,使更多的人能接觸到更多更新的作品,對緊貼時代,並認識日本人的價值觀有良好的幫助。

「知日部屋之友」聚會速報

昨晚邀請參加知日部屋banner大賽的blog友及長期對部屋作義務後勤支援的人,連屋主本人共12名在「XX好棧」飯聚。小Ray、小櫻的Kero、Kurisi及hsbchk是初見面,小澤及Chelsea則在座談會見過。可惜身在廣州的Nelson及美國的Ka Yee無法出席。「知日部屋後援會」方面有Henryporter, GTO, 亞唯、思考及NiGHTS。

日本消費稅的經驗

個人認為消費稅是一種鴉片,有增無減,擾民之餘,對財政幫助不大,是得不償失的制度。日本推行消費稅已經17年了,期間日本消費低迷,政府赤字毫無改善。日本及歐美的經驗清楚告訴我們,消費稅不是靈丹妙藥,而是糖衣毒藥







創作與版權法 撰文:小朗



談起創作與版權的問題,一般人常常會首先想起版權法,以及執行版權法的政府部門,例如香港的知識產權署。一直以來,知識產權署推廣的產權觀,是現行法律的規定。有些人看創作,也只以現行法律規定來作定音,凡有半點兒可能不合現行法律的嫌疑,都加以批評。

屋主前言:我首先要向姚偉雄致謝及致歉。偉雄以《龍虎門》為研究課題,在中大社學學系獲碩士學位。我用了半天時間速讀其約七百頁的論文《漫畫與社會:後從龍虎門看香港文化結構》(2002),覺得寫得不錯,遂約他回中大飯聚交談。偉雄是港漫專家,也是全港唯一以港漫寫成研究院論文的人。跟他交談,我獲益良多。我邀請他將其大作弄一個撮要在部屋與人分享。他火速寄來一個八千字的論文。我要求他將字數减半及去除學術論文的規格。他很快又寄回四千字的文章。我看後覺得內容較長及難明,而且所付表很難在部屋內應用,所以大刀括斧地删减至千七字。這里向偉雄致歉。偉雄從結構主義看《龍虎門》的「無意識」思維的方法,對一般讀者而言可能較難消化。要窺其全豹,還是請看其論文(中大圖書館及中大動漫研有藏)。也可看偉雄的bloghttp://hk.myblog.yahoo.com/waihungyiu3)。





屋主前言:對本人來說,「知識產權在香港」的座談會有助加深對這方面的認識,是不枉此行的。不過事後不少出席者似乎對講者立場渭涇分明、缺乏對話而表示失望。以下是大會發言人之一小狼的會後感想。在這里也順便預告一好消息,小狼已將他當晚的演說(個人認為是全晚最精彩的部份)整理出文字稿,將於本週內在部屋率先刊登,敬請密切注意。


《艷女幽魂》:謎一般的港產三級動畫片



不知各位有沒有聽過一部叫《艷女幽魂》的港產三級動畫片?它可能是首套的港產三級動畫。論色情、甚至粗口都亳無疑問是三級。其封套便以「香港首部成人驚艷三級動畫」作宣傳綽頭。它是謎一般的作品。由製作的潤采動畫(CAE Production),導演吳志雄、以至原畫師喬源等均從未聽過,也查不到任何資料。連何時生產也不知。知情者請告之。

-

屋主前言:幾個月前在網上看見火鳳同人誌《火雞燎原》的訂購宣傳,加上是以部屋常客小燕子為代表的,便馬上訂了一本。我也算是個火鳳迷,更正確地說應是陳某迷,所以對火鳳同人也感興趣。可惜《火雞燎原》還未到手,所以我無法對畫功及內容作評論。我邀請小燕子分享此作的創作歷程,以下是她的回顧。

《新不了情》的日本版電影及電視劇同時推出

曾榮獲六大香港金像獎的《新不了情》(無限映畫,1993) 在日本也有知名度。它曾在當地上畫,被日人譽為香港文藝片的代表作。專拍文藝片的松竹在2003年取得《新不了情》版權,然後於2005年九月正式開拍。因配合片中歌女角色,找新人歌手Yui為女主角。Yui在片中會又演又唱,也負責該片主題曲。在故事方面改動頗大。由失意音樂家與患絕症的街頭賣少女的戀愛變成患皮膚病XP(色素性乾皮症)只能夜間活動的少女歌手與不知其病情的前男同學相戀故事。原作濃厚的地道香港味會換成日本青春文藝片的氣氛。日版《新不了情》稱《太陽之歌》(タイヨウのうた)自今年6月全國公映以來(現在仍未落畫)反應甚佳。



王司馬惡搞老夫子



1960年代尾及1970年代初是港漫的一個黃金時期,創意無限。當時使用既存中外角色(parody)的做法十分普遍。好像什麼鹹蛋超人、Superman、 Batman等著名人物在不同港漫中登場。老夫子、秦先生、大蕃薯等角色(人物設計來自戰前上海)亦非王澤專有。我童年看過的「老夫子系列」港漫最少有四、五套,除《秦先生與朱公伯》外,書名都記不起了。我最近重温王司馬的《牛仔》,有趣地看見今天流行的crossover及惡搞原來在早期港漫已經存在。老夫子在《牛仔》是一個不時登場的小人物,而且將王澤筆下的老夫子倒轉過來。

日本大學教授對付「逃學威龍」怪招盡出

-

日本大學出名勁hea(頹廢)。教授無故「休講」,學生無故「欠席」十分普遍。對於「休講」,大學生一般不大介意,反而認為lucky的大有人在。不喜歡的只有在教學評分反映,但作用不大。日本教授也較少理學生缺席,除非情況十分嚴重。

《年戰》:一套混水摸魚的冒牌港產動畫

在本地CD鋪用五元執了一套叫《年戰》(Nien Resurrection)的3D動畫,封面大字標題為「全港首部全3D電腦動畫」,便毫不思索地買了下來。本來以為發現滄海遺珠,原來是一套混水摸魚的偽冒港產動畫。叫它「混水摸魚的偽冒港產動畫」可能對原作單位Young Jump Animation不公平。Young Jump Animation成立於1995年,是馬來西亞有頭有面的動畫公司。早年從事2D動畫,2000年後專攻3D動畫,而《Nien Resurrection》(2000)是其首套3D動畫,它是45分鐘的OVA作品,在東南亞賣出三萬套。要捱駡的應該是香港的太陽製作(Sun Power Production),在香港發行這作時竟想混水摸魚,宣稱它是「全港首部全3D電腦動畫」。

從天水圍到日本部落

天水圍被傳媒冠上「悲情城市」,與失業、貪窮、自殺、家庭暴力、新移民及大陸新娘等問題連在一起。不少天水圍居民感到自卑,感覺是被政府及主流社會置諸不顧的次等公民。也有很多有被歧視的不快經驗,指出來自天水圍的人,好像找工作及朋友都較別人困難。所以一些人乾脆隱瞞自己來自天水圍,或千方百計遷走。這跟沙士期間淘大花園居民的情況有些相似。希望不會變成日本部落民般的集體歧視惡習。

-

被封印的港產動畫《超神Z》

至今我仍懷念「自由人」的活力與創意,而「自由人」中最喜歡的是司徒劍橋作畫、劉定堅編劇的《超神Z》(92)。論故事與畫功堪稱1990年代上半的本地漫畫代表之一,其日式兼硬皮的漫畫單行本形式很有吸引力。我至今仍有一套,心血來時便翻一翻。《超神Z》漫畫不但一度在港掀起熱潮,在海外亦有多個不同翻譯本,包括96年的日文版。相比之下,《超神Z》動畫(96)便鮮為人知。靜靜的來,匆匆的走,不留下足跡,不帶走雲彩。

評香港人向安倍晉三送恐嚇信

我不贊成日本首相及閣僚公式參拜靖國神社,但也不贊成用恐嚇信來表達不滿。日本最常見的恐嚇信是匿名或右翼團體名義,寫上「去死」「自殺吧」「天誅」之類的字眼,然後內付刀片。昔日押井手執導《山T女福星》,便收到高橋留美子迷的刀片死亡恐嚇信。不過日本右翼的最多用恐嚇信的人。左派政治家及評論家收恐嚇信已是家常便飯。近年連立場「不夠右」的自民黨政客也收恐嚇信。好像經濟產業相二階俊博便因對中友好山收剃刀恐嚇信。對小泉参拜靖國神社有微言的自民黨幹事長武部勤亦接獲刀片恐嚇信。想不到有香港人以其人以道還是其人之身,在七七前夕向安倍晉三發出刀片恐嚇信。

部屋到訪總人數達一百萬

本部屋始於2005年5月,經過首個月學習期後,發展迅速。九個月後到訪總人數超過五十萬,想不到之後用了四個月便突破一百萬大關。這是值得記念的日子。不知誰會是第一百萬位進入者?請通知一聲。

日本的癌禁忌

不指定 2006/07/06 07:47 [日本社會]

日本的癌禁忌

對外國人而言,不少日本人的想法及做法都是令人大惑不解的。癌禁忌便是其一。日本醫生一般不會對患癌病人講出實情,只會告訢其家屬,然後一起在病人面前「做戲」。這其實是涉及醫學道德及操守的。這種做法在其它國家有可能惹官非。更離譜的是有家屬想將病情告之病人時為醫生勸阻。這對病人極不公平及不人道。病人胡思亂想,增加不必要恐懼及壓力,而且無法就治療法及餘生的安排給與意見或作出決定。

-

知識分享的一線門:日本的「自由利用標記」制度



當今之世,分享已是全球大勢所趨,不過法律及教育往往只單向強調保護知識產權及擁有版權商家(不一定是原作者)的利益,將廣大消費者推向灰色地帶。使我們每天成惶成恐,不知是否惹官非。許煜及劉細良的《勇敢新世界:互聯網罪與罰》在這方面有很好的反思,值得一看。對當今知識產權有興趣,欲從不同角度探討此話題者,還是出席知識產權在香港的講座吧

知日部屋有Banner啦!

本部屋的Banner選舉已經完結。有過百人參與投票,從八個高水準參選作品中挑選心水,以下是首三名作品的介紹:

第三名 8号 (76分)  hsbchk併命之作。同獲敢鬥賞。


第二名 4号 (85分)  Kurisi崇尚簡璞之作。


第一名




日人用手機看動漫能否成為風氣?



日本的手機就像叮噹的三次元魔術口袋,可以千變萬化。什麼東西都千方百計與手機連結以擴大商機。去東京及大阪等日本大城市,好像每個人都在玩弄他們的手機。若遇火災只能拿一件東西離開,日人大概多會拿手機。最近不少日人開始使用手機看動漫,這會否給與動漫新生命及商機仍未知之數。也許日人「近眼」問題可能因手機的「全能化」而嚴重起來。





不容奸商惡法奪去我們二次創作的自由!       撰文:思考




現時香港無論是動漫畫、短片、小說、話劇等創作媒體,都有非常豐富及多元化的二次創作。但是近年版權法大力推行,將會漸漸影響到二次創作的空間。這個問題影響到香港現時最多人參與的創作模式,實在有必要深入討論。可惜社會上現時只有支持版權的聲音,二次創作者完全沒有發聲的園地。

分頁: 1/2 第一頁 1 2 下頁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