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舊書在日本有個約會:從神保町到BOOKOFF

我是書癡,辦公室,住家,甚至老媽的家都擠滿我的書。二、三年前開始發現真的沒有地方可放,便採取一邊棄書,一邊買書的做法。本人對棄書十分不願意,可是香港缺乏書籍的二手市場,舊書只好在堆填區永眠,跟黛玉葬花一樣傷感。心想:「書啊!若是在日本,你一定可以找到新的主人。」日本不但是出版大國,也是舊書之國。舊書在日本十分吃香,是一盤很大的生意,對出版業及文化生態影響很大。如果我身在日本,只需打一個電話,便有人來把不用的書通通搬走,而且我還有小錢入袋。其實賣舊書收入事少,替自己讀過的書找到第二生命才是賞心樂事。


為何日本沒有免費日報?

香港免費日報愈來愈多,加速新聞的庸俗化及即食麵化,而且極不環保。日本沒有免費日報,只有一些叫
free paper(フリーペーパー)的免費生活情報誌,例如有關購物、旅行、房屋、工作、飲食、外國人生活等,置於車站及商店街的書報架上任人取閱,較有名的是R25、ぱど、ホットペッパー及Townwork。為何日本沒有免費日報?這與政府法例及環保無關,而是日本傳媒生態沒有免費日報的生存空間。

《小孟》讀後小感

不指定 2011/08/07 14:15 [文藝誌]


《小孟》讀後小感


對於王貽興,只知道他是快筆,是個以作家為最終身份的人。想看他的書是因為看了梁文道對他的訪問,看他的書是因為動漫節時他送我《小孟》。《小孟》有點令我喜出望外,如此快筆,但文字流暢,時有精句,佈局精密,言情細緻動人。《小孟》是近月最令我感動的愛情小品,三國舞台及戰鬥只是包裝,骨子裡是小孟對燎原火的愛。


日人眼中的アイ・ウェイウェイ

日人叫艾未末為アイ・ウェイウェイ。日本對這個被內地貶為「三流藝術家」的作品評價不俗,以他為中國現代藝術的代表人物之一,特別推崇其現代陶器設計,稱之為「現代中國陶藝家」。



屋主前言:早前接受《JET》雜誌訪問有關日本推理小,現節與我相關的部份。該雜誌十月號以日本推理小為專題,長達十多頁。有興趣不妨買來看。


誰是一年赤字逾百億的出版商?

對日人來說,日航申請破產保護是石破天驚的事。日航一直是日系名牌企業,是日本女性最想進入的公司之一。日本列島不一定沈沒,但日系大手企業卻不少泥足深陷,銀行業、汽車業及百貨零售業都是重災區,但是誰會想到出版業也一沉不振,小學館及講談社年年赤字。如果它們一朝倒下,日本漫畫便失去兩大主要出版商。


《佐賀的超級阿嬤》旋風

佐賀有個阿婆,身世像亞信般慘,但積極樂觀,一手把孩子們養大。她在生活中獲得人生智慧。這個阿婆是作家島田洋七的外祖母,北野武從島田口中聽到她的故事,大受感動,鼓勵鳥田將之出版成書。他在1993年自費出版成半自傳式的《佐賀的超級阿嬤》佐賀のがばいばあちゃんがばい是佐賀方言,厲害之意,現在已成年青人的流行語),只印了四千本。2004年被德間書店看中再版,結果成為銷量逾四百萬的起級暢銷書。很多人邊看邊笑邊哭,感謝阿婆提供的心靈鷄湯。阿婆妙語連篇,包括:「窮有兩種,窮得消沉和窮得開朗」、「到死以前都要有夢想。沒達成也沒關係,畢竟只是夢想嘛」、「不照自己想要的方式過活不行,因為是自己的人生」、「讓人察覺不到的才是真正的體貼,真正的親切」。「阿婆語錄」已成不少日人的口頭禪。

歡迎來到下北澤

不指定 2007/08/22 18:30 [文藝誌]


屋主前言:不知各位是否去過下北澤?星島出版將於下月推出藤谷治人氣小說《下北澤》的中文版,譯者是中大出身,在日本學成歸來的健吾。健吾見解獨到,筆尖常帶感情,想不到他竟做起翻譯來,而且做得十分出色。我為《下北澤》的中文版寫了一個序文,有興趣感受下北澤情懷的人不應錯過此小說。

來源:產經

淺論日本的「携帶小說」

近年日本興起兩類以新世代年青人為對象的文學:輕小說與携帶小說。我以前在部屋寫過輕小說,現在讓我簡介携帶小說吧。「携帶」(ケータイ)是手機之意,手機是當今日本的「國寶」,科技發展及消費文化都「押重注」於手機上,携帶小說是其中衍生的東西。


日本推理小說《紅樓夢殺人事件》


中國內地網民將一款有林黛玉一角的日本遊戲強說是《紅樓夢》的色情化作品。內地傳媒不做功課便炒作,港臺傳媒亦不把關,所以誤導性的消息愈傳愈廣。我本身並不反對日人改造中國古典,從某個意義來說,現代改造是將新生命帶給古典。日人在中國古典改造很值得我們研究及學習。中國四大名著在日本都被改編成不同媒體,單抽一部來研究其改造史已是一個上好的研究院論文題目。
提起日人改造《紅樓夢》,馬上想起蘆邊拓的得獎推理小說《紅楼夢の殺人》 (2004年初版)(台版譯作《紅樓夢殺人事件》)


輕小說的社會認受與偏見
                            撰文:piku

記得早前在某論壇上談到家長禁止看輕小說的問題。我想輕小說和ACG一樣對某部份家長是一個不可踏足的禁地,不過輕小說也許在理解之後,相信可以成為年青人增加閱讀興趣的契機。那時主要討論過的還是家長在挑讀物時的考慮,至少輕小說的封面插圖跟本就是ACG風格,不小心翻開又可能出現一兩張比較難接受的擦邊圖,加上受到一些外表情純而內容過激的小說類型所影響,自然是給介定為兒童不宜,小朋友就是要看經典名著啊,但是沒有興趣叫他們怎麼挪動那些名著的精裝書面,去欣賞裡頭的世界?


論成人向「二次元美少女小說」:輕小說成人版?        撰文:Depth

我自己並不看一般向的輕小說。對於從生活中累積大量壓力的成年人而言,成年向的「二次元美少女小說」路線,才是我的「放鬆」方式。有別於以學生族群為對象的一般輕小說,成年向的「二次元美少女小說」主訴對象為對新風格ACG有基本認知的第二世代消費群(或者像我這種不好一般輕小說的「成年」讀者)。這世代的讀者普遍皆已成年,且對於ACG的認同度高(不會像第一世代的中年人僅保留任知態度),這種有別於傳統官能小說寫時黑暗的風格便能普遍能夠吸引極度需求腦內ACG妄想養分的準成年人。警告:對成人向作品反感者請勿進入


輕小說是跨媒體救星!

我不是輕小說迷(「輕小說」是和製英語light novel或
ライトノベル,也有人稱之為「軽い小説」),自《灼眼的夏娜》及《涼宮春日》系列後才開始看。不過這陣子輕小說是王道,是旬,日本各大出版社紛紛加入「輕小說戰爭」,除角川、電擊及富士見這「輕小說御三家」外,其它出版社亦來分一杯羹。每年數百本輕小說推出市場,聽聞營業額高達約五百億円(有待查証),輕小說已成日本最受歡迎文藝種類。近年連臺灣、香港、甚至新加坡與中國內地亦越來越熱,除翻譯日本輕小說外,還創作自已的輕小說



《挪威沒有森林》事件回顧:造偽可恥可悲!


看了Henryporter澄清「聯合國取消繁體字」是偽消息後,使我想起兩年前中國內地出現的所謂「村上春樹情人」所寫《挪威沒有森林》的偽書風波。中國真的是「造偽超級大國」。為了賺錢,怎麽都可以造偽,真是令人氣憤。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