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咁威!

不指定 2014/01/18 20:26 [電視劇]


龍咁威!



猛龍特警隊(G-men) 1970年代紅極一時,當時香港翻唱有徐小鳳、石修、尹光、徐雲雄、汪明荃、陳麗斯及黃愷欣。國語翻唱有甄妮、劉家昌、江鷺、陳和美、甄秀儀及及鳳飛飛。這可能是70年代最多人翻唱的日文歌。不知他們有否拿版權?

半澤直樹的必殺技

不指定 2013/09/01 09:01 [電視劇]

 

 

半澤直樹的必殺技

 

個人認為《半澤直樹》是近年最佳日劇,比《家政婦三田》還好看。其成功絕非偶然及單靠宣傳,看其節節上升的收視便知「有料到」。以看完的第一部大阪篇而言,它吸引人追看的原因有二:

家政婦三田

《家政婦三田》的必殺技

《家政婦三田》(家政婦のミタ)給我重拾消失良久的煲劇樂趣。在日劇嚴冬期能有亮麗的高收視是因為精準的商業計算。從某種意義來說,它可說是《女王的教室》及《叮噹》的合體。

悼竹協無我

不指定 2011/08/30 06:52 [電視劇]



悼竹協無我

對我一代中坑而言,竹協無我肯定是集體記憶。
1970年代無線開台之初,本地劇不夠,大量引進日劇,是一段被遺忘了的日劇黃金期。男的有竹協無我、中材雅俊及森田健作;女的有栗原小卷、新藤惠美及岡田可愛。對港人來說,《柔道龍虎榜》(72-73,無線)的印象最深刻。竹協無我與新藤惠美熱演,令他們街知巷聞。我個人更懷念其《佳偶天成》(72,無線)及《二人世界》(72,無線) 等小品愛情劇,竹協無我配栗原小卷,是日劇第一代的金童玉女。栗原小卷是少年的我心中的女神。



從日劇Second Virgin》看NHK的變身

NHK變了!」這是不少日本雜誌評論員及網民的意見。「變得不像NHK,跟富士及TBS沒分別。」的而且確,今年NHK的一些音樂、綜合節目及電視劇的手法愈來愈的像民營電視台。藝能評論員肥留間正明直言:「NHK已變了民營電視台!」變得十分重視收視率。電視評論家今井舞表示NHK的電視劇一直以師奶為對象,現在刻意開拓年青女性市場。


仁與龍馬的時空交滙

日劇《仁醫》之吐糟篇

日劇劇本的暴走已不是新鮮事,但是情況日漸嚴重,簡直到了可以發表「無責任宣言」的程度。若《Last Friends》是「爛尾」,《Mr Brian》及《仁醫》則是「無尾」,連一條爛的結局也懶得寫。反正夠集數,收視OK,收工大吉!諸多的伏線如何發展?謎底如何解釋?對不起,根本是觀眾一廂情願的奢望,在當今「日劇無責任程式」中,沒有「有始有終」這回事!


Voice》: 當法醫變成金田一

日劇是有其公式的,在同一模式中轉來轉去,每話都是大同小異。不過重覆並非表示故事沒有前進,如車輪般推動車輛向前,小故事之間還是有所連繫,將劇中人物的過去及性格帶出來。以上的日劇的劇情模式,從《Voice〜命なき者の声~》(2009冬,富士月九)可充份窺見。


《螢之光》:「干物女」的讚歌

老實說,看《螢之光》(ホタルノヒカリ,07夏,NTV) 是因它以「干物女」為綽頭。看了第一話後,心想這大概是女版《電車男》吧,難免又是重彈什麽真愛拯救「干物女」之類的日劇舊調,愈來愈像,甚至出現「干物女」要改變自己及求助網民的情節,幸好結局有突破性發展,將《螢之光》變成「干物女」的歌。警告:含小量劇情。


OL日本》:在中國尋找日本

近年日本傳媒對中國多加醜化,而日人對中國人的印象亦每況愈下。在未看日劇《OL日本》(NTV,2008秋季)前,還擔心會否是部醜化中國人的作品,結果剛好相反,它可說是「美化」中國以諷刺日人「劣化」的作品。猶如右翼漫畫《台灣論》透過當代台灣,去懷緬日本已失掉的國家精神般,《OL日本》是透過當代中國,去尋找日本企業戰士已忘記的上進心與毅力。

來源:Asahi TV

08秋季日劇首選《相棒7》

一直喜歡看偵探劇,因為劇本大多精彩,觀眾容易投入其中,為解開事件真相絞盡腦汁。繼《古佃任三郎》、《金田一少年事件薄》及《跳躍大搜索線》後,《相棒》成為近年最受注目偵探系列。自2002年系列化以來,一直保持高收視。第七Season(《相棒7》,20集,朝日)剛開始便領先收視,將一大堆偶像劇比下去。

Last Friends答客問

不指定 2008/07/16 09:03 [電視劇]


Last Friends答客問

Last Friends好看嗎?十分好看,有張力,令你想追看下去。為什麼它引起話題?因為DV(家庭暴力)及GID(性別認同障礙)都是最近很熱的話題。為什麽它有不錯的收視,而且節節上升?因為成功製造「人渣」DV男及被欺凌的弱女子,牽動觀眾情緒。製造「人渣」是近期不少作品的商業成功之道。演員表現如何?喜出望外。長澤正美(美知留)是好戲之人,保持一貫水準,上野樹里(瑠可)、錦戶亮(宗佑)及瑛太(Takeru)都令人眼晴一亮。(警告:內容洩劇情)



《網球王子》被改編成內地電視劇

台灣自《流星花園》以後,掀起改編日本少女漫畫成台劇的風氣。內地電視劇在故事上「參考」日劇及日漫的作品不少,但真正購得版權的作品只有《101次求婚》等少數作品。這次將日本熱門少年漫畫《網球王子》拍成電視劇也可算是突破,而且在造型及拍攝手法上將加入大量的日本元素。

孤獨的資優生。來源:エジソンの母HP

從《愛迪生之母看日本教育界的兩大盲點

前一陣子香港傳媒將資優生炒得火熱,政府及大學對資優生紛紛伸出援手,希望培養他們成材。錦上添花,卻未能雪中送炭,對於其它學習困難的學生(如自閉、智障、過度活躍、ADHD、阿斯柏格、語言及書寫障礙等)卻甚少支援,社會亦缺乏諒解與同情。日本的情況剛好相反,日人沒有資優生的觀念,凡與眾人不同的均以問題學生看待。雖然日本政府投下資源支援,這些有學習或社交困難的學生及其家長卻遭到社會的歧視。
《愛迪生之母》(エジソンの母,TBS,08冬)便是反映資優生被當作問題學生看待,受盡苦頭的故事。


為什麼《神探伽利略》有這麼高收視?

今年日劇收視率不振,上一季平均收視過20%的連一套也沒有。今季的《神探伽利略很大機會會超過20%,不知會否成為本年度最受歡迎日劇?暫時只看了《神探伽利略》的首兩集。我的感覺是十分好看,但沒有驚喜,手法頗公式化,演員亦有些錯配。為什麽日本有這麼高的收視?

來源:
薔薇之恋HP

日漫改編台劇《薔薇之戀》反攻日本

自《流星花園》以來,改編自日本少女漫畫的台劇不下十套,不過至今真正能夠成功反攻日本的只有《流星花園》。現在改編自吉村明美的漫畫《薔薇のために(2003)的《薔薇之戀》於本月在日搶灘,而且播放者不是BS或地方台,而是地上波的朝日電視台(4月9日開始),不是會否將「華流」加熱?

來源:Nippon TV

走上歧路的「演歌の女王」                     撰文:馮友


本季日劇收視最低的番組是「演歌の女王」。曾幾何時天海祐希主演的「女王の教室」奪得多大的迴響,但在這一役敗得很慘。
雖說同樣有「女王」之名,然而待遇卻是雲泥之別。為什麼會如此?很多天海支持者搖首,亦有人提出他們的看法。自身不是天海支持者,純粹是對和服有特殊癖好一族。對偶來說此劇唯一的賣點就是和服,因為「演歌」是一定要穿和服演出的。


最令人期待的下季日劇:《演歌女王》速報


自從《女王的教室》(05)後愛上了天海祐希(39)(嚴格來說是愛上真矢),現在剛宣佈由《女王的教室》的基本班底製作07年首季日劇《演歌女王》(NTV,土九),實在令人興奮。劇本由《女王的教室》的劇本家遊川和彥操力,也有太平太監制,水準自有保証。
內容是有關演歌歌手大河內ひまわり(39)的故事,主人翁事事不如意,年幼時父親人間蒸發,再婚母親討厭她,成為演歌歌手後唱片賣不出,欠下一身債,戀愛又不順利。《女王的教室》的天海冰冷無表情,《演歌女王》則是苦情戲,七情上面。天海祐希主唱劇中演歌〈女のわかれ道〉,難不到寶塚出身的她。劇中她愛上一個令人走厄運的男子,她對此感情的執着令她走衰運,但她不怨天尤人,勇敢面對命運挑戰,有點「21世紀版亞信」的味道。


《女王的教室》特別篇有感


無線剛播完《女王的教室》最後兩集,我也可以寫寫感受了。其實我數月前已購入及欣賞此劇,其結局之精彩實是史無前例(一般日劇多虎頭蛇尾),但一直等到現在才寫,以免洩透劇情。

從《女王的教室》看日劇的師生關係進化論

女王的教室》以一位女教師用非常手段教導小學生為故事,成功在日本及港臺引起話題。其實女教師阿久津只是用中學及補習學校的教法來教小學生而已,這種題材在電影《家族遊戲》(1983)早已有出色的發揮,這次《女王的教室》只是媒體不同及更極端化而已。從日劇中的校園師生劇的發展史來看,它代表一種突破及新的階段。

-

令人一再感動的《再見螢火蟲》

我是很少哭的人,一已再,再而三令我感動的作品是《再見螢火蟲》。看動畫版時妹妹節子餓死一幕忍不着淚水,看日劇版時也令我回想起動畫版時的感動。那個版本比較好?可能是先入為主,我是較喜歡動畫版,不過日劇版還是極之精彩的。

我被日劇《西遊記》騙了!


去年夏天,當富士宣佈要拍《西遊記》時,我興奮不已,馬上在部屋寫了「當龍珠在世界中心呼喚愛」推介。我誤信富士的吹水宣稱,在文中寫道:「這次富士月九的《西遊記》日劇跟以往會有很大的大同。故事以孫悟空為主角(由自認是龍珠迷的香取慎吾飾),講他穿越時空來到現代日本,然後發展出一段浪漫愛情故事。導演是喜劇高手三谷幸喜。他表示要拍一套既輕鬆又感人的現代《西遊記》。編劇是金牌愛情編劇坂元裕二。他就是日片「在世界中心呼喚愛」及日劇「東京愛的故事」的編劇。該劇還會使用日劇鮮用的CG效果。近年純愛熱潮下什麽也變成愛情故事。我們看看日人是否能在《電車男》後再一次點石成金,創造另一奇跡吧!」我受騙了。出來的是一套只適合在《SMAPXSMAP》內上映的鬧劇。



 


誰是「正版」F4? 日本電影、臺劇及日劇的比較

神尾葉子的《花樣男子》(『花より男子』)可說是近十年少女漫畫的表表者(它結束後矢澤愛的《Nana》才接棒)。
日本及亞洲讀者沉醉於牧野筑紫與F4所擦出來的青春火花。單是日文版便賣出4800萬部。不過在日本及亞洲人的眼中,正版F4是臺灣仿日劇《流星花園》的言承旭、周渝民、建豪和朱孝天而不是日本的F4組合。這種「複製多莉羊反客為主」的文化現象值得討論。《流星花園》在日本成為繼韓劇戀曲》(『冬のソナタ』,即《藍色生死戀二》)最受歡迎的亞洲電視劇。

  

前言:在日人網上流傳了一段日子,剛剛得到証實的是明年一月的富士月九將會是現代愛情版的《西遊記》。製作班底多勁人,誓要將《西遊記》純愛化。現在率先在這裡簡報一下。

 

前言:煲日劇VCD的日子實在令人懷念。對年青一代而言,他們的集體回憶不是<赤的疑惑>及<亞信>,而是<東京愛的故事>及<悠長假期>。

前言:<大長今>令我想起<亞信>,<藍色生死戀>令我想起<赤的疑惑>。讓我們重温早期日劇在香港的歷史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