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創作正規化的迷思

這是新出爐的二次創作logo。今後日本版權持有人若接受二次創作便貼這logo。個人認為並非好事。一直以來二次創作在日本是默認的行為,二次創作者基本上喜歡改造那個作品及角色都可以。現在他們頭上多了一把道德的刀。


MAD片也要趕盡殺絕?

MAD片是種二次創作動畫,版權持有人當另類免費宣傳,少作干涉。最近Nico NicoYoutubeMAD片大量以侵權為理由被刪除。皇帝唔急太監急,提出刪掉的不是版權持有人,而是靠收版權費維生的中介組織。



中國商標登錄商法可恥!


中國有一班不良商人將外國商標及名稱大量登記,以作它日詐取版權費之用。日本雙葉社便因在中國推出
《蠟筆小新》中文版被判「盜版」「侵權」。連「安室奈美恵」「中島美嘉」「濱崎步」、「福原愛」、「青森」、「鹿兒島」、「讚歧烏冬」、「有田燒」、「櫻桃小丸子」、「初音」、「電車男」、「NHK」等數以百計的日本名稱都「被登錄」。不良商人加惡法造成可恥商法!



也談江南
Style


整天叫嚷「尊重版權!反對網上分享及二次創作」的人應該送上火星!江南Style的成功正是有賴免費網上分享平台及二次創作。若沒有youtube的宣傳,江南Style不可能全球走紅。若沒有二次創作,這股熱潮不可能漫延下去。江南Style的成功多少是PSY及其所屬公司沒有嚴打網上分享平台及二次創作,反而加以利用的成果。



商業上二次創作的末日

日本的版權法,不論在立法及執行,愈來愈嚴。除打擊互聯網侵權外,連分享、自炊(即複製) 都涉犯法。近日一些灰色地帶的商品(稱偽キャラクターグッズ fake character good)也當A貨一同處理。多得日本商品化權協會( JAMRA or Japan Merchandising Rights Association)的舉報,灰色地帶變成紅色禁區



色戀vs. 面白戀

白い人(白色戀人)是北海道著名土產菓子。因為昂貴,所以買來作手信比自用的多。我不時收到白い人的手信,去北海道也買來作手信。好像沒買白い戀人便沒有去過北海道似的。白い人好吃嗎?不錯,不過沒有太大驚喜,小小一片朱古力餅而已。不明貴在那裏?也許是名牌效應吧。



I am in the mood for old kuso songs


新版權法令我「火滾」之餘,也使我想起很多陳年惡搞歌。昔日連商業的惡搞歌都可以「側側膊」,今天即使非商業的同人惡搞歌也可構成刑事罪,真是無言!聽聽歌,懷念一下the good old days。



肖像權打倒自由表達權

日本漫畫的自由表達似乎不斷被衝擊。繼東京都推出「少年健全育成條例改正案」,企圖對「非實在少年」加以規範,現在東京地裁判講談社旗下的漫畫侵犯別人肖像權,引起關注



海寶與Gumby

上海萬博未開幕已讓外國人明白祖國的山寨文化。宣博歌是抄的,連吉祥物也涉抄襲。吉祥物「海寶」與美國著名泥膠動畫人物Gumby相似,不同的是海寶較肥及顏色由綠變藍。是否抄襲,見人見智。不過以中國現時的聲譽,假的真不了,真的也容易被人當A貨。



醜死鬼!上海萬博PR曲也是山寨版!

上次北京石景山山寨版迪士尼樂園事件,日本傳媒笑足三個月。今次「上海萬博曲盜作事件」不知又會被恥笑多久?上海作曲家繆森竟如此大膽,盜用岡本真夜的舊歌「そのままの君でいて」(你不要改變) 調子,作成上海萬博PR曲「2010等你來」。現在變成「2010等你來恥笑」。


網上動畫分享的出路:Crunchyroll的啟示


不久前去新加坡出席一個以日本「軟實力」為主題的研討會,會內ACG業界代表對盜版及網上分享咬牙切齒。我們可以理解業界之苦,可是業界卻不太明白新世代消費者。眼前的現實是,在互聯網的時代,消費ACG模式已經改變。以動畫而言,網上分享已是大勢所趨,它將盜版及正版通通打跨。業界應放棄傳統思維,在全球化及互聯網的時代尋找新的商機。



埋黎睇,埋黎揀                             
 撰文:謝繼昌


日前行經地鐵站,見一攤檔擺賣盜版光碟,本不足為奇,我亦漸行漸遠,但當聽到一句久未聽到的叫賣口號,不禁令我頓足,這句口號就是『埋黎睇,埋黎揀…』。這句說話是充滿地道港式文化的口號,在十多年前,盜版光碟如蝗蟲般淹至,香港的電影市場及其他影視娛樂軟件被噬食得血肉模糊的日子,在成行成市的販賣盜版光碟店舖中,其清一色模樣的售貨員口中,『埋黎睇,埋黎揀…』均是招徠客人的必殺技(接著的下一句多為『有壞包換,包清包靚』或『100蚊七隻』),幾乎一聽到這句口號,便知道盜版店舖梗有一間在左近…




上下載,新方向否?敵人否?
               撰文:小櫻的
Kero


近日有日本動畫上載職人被捕,引起了很大的反響,網民也是議論紛紛,為什麼一向對網上下載抱著曖昧態度的有關行業,突然要舉起大劍?記得
06年時筆者曾經就有關上下載一事作文一篇,討論ACG行業日後以互聯網為發展方向的可能。年多過去,筆者仍然相信這會是將來ACG以及娛樂行業的發展之路,可是也想按著這些日子來的變化和個人反思,為之前的文章下一點注腳。


Share 三大職人被捕事件

剛外遊回來,想不到期間日本警方又大開殺戒,將互聯網分享軟件 Share (シェア)的三大「職人」逮捕,這是繼「Winny金子勇事件」後另一震撼 ACG 界及互聯網的大事。因為已有高手表示會就此事在部屋撰文,我在此暫不談論此事本質,只是簡述幾句,讓關心者可率先表達意見。

來源:ITmedia

CODAACCS打擊海外盜版日本動畫

CODAContent Overseas Distribution Associationコンテンツ海外流通促進機構)及ACCSAssociation of Copyright for Computer Software或社団法人コンピュータソフトウェア著作権協会)是日本打擊盜版動畫的「兩大護法」,以香港「祭旗」後,以「清理」中國市場為最大目標。

Album "Planet Earth" by Prince     
羽·泉《You and Me》

「免費音樂」時代的來臨

網上分享是新世代的精神,是不可抗拒的洪流,死抱版權不放只會弄致兩敗俱傷。音樂業已經轉型,收入不再依賴唱片的銷量,出唱片目的主要是令歌曲普及與增加歌手知名度,真正的來源是來自現場演唱會、廣告演出及其它副產品。有了知名度,財源自然滾滾而來,所以即使沒錢賺、甚至賠錢也要出唱片。唱片從生財工具變成宣傳工具。明白這一點,便知高唱版權至上,以網上下載為打擊唱片業元兇的商家,思維仍停留在上世紀,殺鷄取卵,逆水行舟,焉有不自取滅亡之理?

Youtube之死

不指定 2007/08/01 07:35 [版權/創作/分享]


Youtube之死

最近不斷「打Youtube釘」,重溫童年看過的懷舊日劇,如《赤的疑惑》、《佳偶天成》及《柔道龍虎榜》等,也看黑白時代的《Twilight Zone》及鄧麗君與澤田研二的舊歌MV,昔日的回憶不斷湧現,心裡十分温暖,多謝Youtube。可惜Youtube在版權持有人及其代理圍攻下終於倒下來,宣佈今年9月開始使用新的技術,防止上載「侵權」錄像。


香港要建立CC的概念

香港頭上有兩把刀:版權霸權主義及泛道德主義。版權及道德的泛濫扼殺創作與分享,阻礙文化發展及威脅社會大眾的思想及生活空間。我們不能坐以待斃!


來源:肖像權Q&A(JAME)

博客可否用偶像圖片?


博客可否用偶像圖片?在一些有確立肖像權的地方(如日本)是有機會惹官非的,可是在肖像權較鬆或未成立的地方(如香港)便問題不大。原則上,即使是非商業的博客、網站及BBS,貼上偶像圖片也是觸犯肖像權的。日人也因此較為小心,所以日本網上都是以文字為主。不過至今似乎仍沒有網站因用偶像圖片而被訟訢的例子,所以是個灰色地帶,一些博客也是「偷偷地」偶爾張貼偶像圖片而已。


來源:CC China Mainland HP

中國內地推行C.C的現狀及對香港的啟示 撰文:小櫻的Kero


作為一個新穎的授權模式,C.C似乎有希望能夠解決一直以來爭吵不休的「網上侵權」問題,它以「部分版權保留」的運作模式,允許一定程度上的再複製、傳播和平行創作,可以說是在普世狂吹「版權絕對化」風之下的一塊牆壁,同時也回應了不少網民。最近的版權條例在眾多BLOG友、ACG迷等群體中引起了很大的迴響,有人提出研究香港版C.C的可行性。在這裡允許我就內地推行C.C的現況作一個簡單的介紹,希望能起到一個拋磚引玉的作用。




屋主前言:此通告一半是為人所托,友情宣傳;另一半是作為blogger,也有切膚之痛。政府與商家組成「版權法大聯盟」,非商業的網上活動也成打擊目標,完全無視新世代的知識分享精神。最近由政府提出的「在數碼環境中保護知識產權」文件更令人心寒。請關注此議題的人出席「公開民間諮詢會:保護產權=保護創意?」雖然政府及商人是不會聽進去的,但是我們還是要表達我們的意見及不安。

來源:中國網

惡搞何罪之有?

惡搞不是日本動漫的獨有文化,而是全球各地平民百姓自古以來一直沿用的幽默取樂及諷刺手法,從而產生不少庶民文化。沒有惡搞,日本便沒有寫樂的浮世繪了,也沒有猿樂了。中國的相聲及日本的漫才、扮嘢(物まね)、新喜劇及同人誌,甚至當今全球的電影與動漫都有很多的惡搞元素。沒有惡搞,便沒有Keroro、Scary Movie系列、周星馳電影及Mad(美國惡搞漫畫雜誌)了。惡搞何罪之有? 為什麼要受到打壓?

JASRAC常任理事菅原道夫。圖片來源:Yahoo News

YouTube將被JASRAC攻陷!

JASRAC(日本音樂著作權協會)大發神威,天天見報,誓將商業盜版及非商業網上分享一網打盡,將「版權霸權主義」發揮得淋漓盡致。殺鷄取卵,創作人及消費者都在惋息。繼打擊即興演奏及fan sites與網站「盜用」音樂及圖片外,JASRAC最新戰績是攻陷網上分享的最後城堡---YouTube

圖片來源:Digital DJ

號外!日本網上大清洗迫在目睫!

早前香港叮噹三大fan sites接國際影業警告而被迫關閉引起網民不滿。日本的fan sites眾多,一向與業界保持友好關係,但是因日本音樂著作協會(JASRAC)的界入,可能不久將來所有fan sites及其它網站,若要用圖及音樂,必須申請及付款,不然便可能惹上官非。

圖片來源:cctv.com


一日人在酒吧即興演奏披頭四名曲被判有罪

版權法成版權持有人(不一定是原創者)的尚方寶劍,有殺錯,無放過。灰色地帶消失,我們每天誠惶誠恐,不知什麼時候會惹上官非。近日香港網上世界對IPPI計劃向非商業的blog開刀國際影藝警告本地三個叮噹網站都引起爭議。另一邊廂,日本一老翁在酒吧即興演奏披頭四作品被判有罪也令彼邦輿論嘩然。全球各地出現的版權法絕對化趨勢實在令人不安。



Creative Commons:日本有,為什麼香港沒有?

資訊與創作分享是當今科技及網絡最大精神,是新世紀的人文精神。可惜不少當權者缺乏新思維,只懂維護版權持有者(不一定是原創者)利益,對資訊與創作分享加以打壓,令人失望與反感。對付商業上的侵權是無可厚非,打壓民間非商業上的分享與流通便引人詬病。鼓勵資訊與創作分享的Creative Commons(以下簡稱CC)運動值得支持。這個運動正式自2001年開始,世界各地紛紛引進CC概念,日本及台灣亦早有CC運動,連內地也有了。香港近年成為國際反盜版急先鋒,好不威風!但是對CC隻字不提,仍停留在20世紀後半的思維,可悲!。

反戰版君之代被删掉

日本出現Youtube大清洗!


Youtube
是我十分喜歡用的網上媒介,將推廣網上分享及創作提供一個廣大群眾均可使用的渠道。很多人在Youtube追求其導演、明星及歌星夢,有人透過Youtube成為民間記者,有人本着與人分享的精神,將MV、動畫、電視節目等精選上載。Youtube給一般人的自由空間令一向手握大權,喜歡操縱人民的保守政府及控制市場及消費者的大企業視為威脅,它們對Youtube諸多批評,施加壓力,甚至訴諸法庭。現代自由精神的女神被醜化為非法上下載的缺德工具。


2003年上海《蠟筆小新》老翻真人show

仰天!《蠟筆小新》日本正版商品在中國被判「侵犯版權」


這是十分混帳及離譜的事。北京市中級人民法庭剛下了判决,《蠟筆小新》的版權持有者雙葉社在中國有關《蠟筆小新》的商業活動是違反內地商標法,要從中國全面徹走所有「侵犯版權」的商品。這還成什麽世界?正版變了盜版被罰,盜版卻成為正版,袋袋平安。

-

屋主前言:Blog友James留言比較港日商家對BT及二次創作的不同態度。日本寬容有度,香港趕盡殺絕。他指出主因是日本以動漫主導創意工業,收入來自周邊商品;香港以電影及音樂主導創意工業,收入來自作品本身。他又兼論BT及二次創作對創意工業的互動。




屋主前言:新blog友Isumi在《 有關「青網大使」的論爭留下精彩發言。他質疑香港政府對BT趕盡殺絕的做法,不滿對非商業性的動漫字幕製作、BT技術及其它下載形式本身及個人娛樂及收藏用下載等灰色地帶都要強力打壓。其實香港學界(當然「56K教授」並不代表學界主流意見!)、傳媒及互聯網不乏對平衡知識分享與版權保護的理性及建設性聲音,只是政府沒有理會而已。

分頁: 1/2 第一頁 1 2 下頁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