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後簡報:今天在黄雨警告之下仍坐無虛席,實在意料之外。座談會前與黄天先生及三聯的人食午飯。想不到黄先生也是唸日本德川史出身的,相談甚歡。其餘諸人亦飽學之士,兼有赤子之心。真是十分愉快的午饍。開會後先由我及黄先生各作20分鐘演說,然後是臺下發問。到了會場,發覺年青人佔多數,沒有維園亞伯。GTO、思考等動漫研一眾亦有前來。話「一定要來」的富江卻「人間蒸發」。


誰要為中日交惡負責?

今年是戰後六十周年記念,也是中日建交
27年以來兩國關係最差的時期。形勢還每況越下,令人擔心。教科書、靖國神社及與釣魚臺有關的東海事件等幾件歷史計時炸彈相繼爆炸。中日最高領導層的溝通大門似乎已關掉一大半。中方對小泉純一郎「聽其言,觀其行」後已不再對他有任何期待。中方這幾年不再邀請小泉訪問,也婉拒小泉的訪日邀請。中日關係弄成今天的僵局,中日雙方都要負上一定的責任。可是彼此並沒有冷靜處理及匆促作出修補,反而互相指責,將責任完全歸咎對方。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