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香港地方

新加坡牛車水及日本明治村對香港文物建築保存的啟示

「保育」是近年香港市民十分關注的話題。城市發展與建築保存是很難取捨的事。以市區重建及發展為名,香港特區政府無情地將很多有歷史價值或集體回憶價值的建築物拆毁。九龍城寨、大角咀舊區及天星碼頭已不復見,連灣仔的喜帖街(利東街)、玩具街(太原街)及筲箕灣的金華街也在重建的名單內。高官們的成長與我們不同,他們對這些舊區沒有什麼感情。隨着集體回憶的建築急速消失,我們變成無根的一代,只有塵土飛揚的現在及令人迷茫的將來,回憶只有在夢裡尋。

 

我不反對市區重建,但有紀念價值(包括歷史價值及集體回憶價值)的建築必須想辦法保存下來。天星鐘樓已給我們一個慘痛的教訓。對建築保存方面,特區政府可參考「舊樓翻新」的新加坡牛車水模式及「舊建築遷移」的日本明治村模式。


舊樓翻新
新加坡牛車水(Chinatown)有很多幾十年,甚至近百年的兩、三層南洋式店屋(shophouse),新加坡政府將其中一部分收購,經翻新後成為商店、酒店、餐廳、茶屋、畫廊及辦公室,有助推動牛車水經濟及吸引遊客。雖然舊貌不再,一個新舊混合的新牛車水誕生。


圖片來源:飛燕惊龍

舊建築遷移

日人在名古屋近郊建立明治村,將六十多座明治時代的建築遷移過來,成為一個大型主題博物館。建築物包括學校、銀行、教堂、商店、房子及車站等,令人發思古之幽情,而且有歷史教育及保存的功能。



圖片來源:明治村HP

以上兩大模式都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總比將文物建築拆毀好。其實對香港而言,「舊樓翻新」(如翻新船街18號唐樓為私房菜館)及「舊建築遷移」(如重組美利大廈於赤柱)都不是嶄新的模式,而且效果也不錯,值得鼓勵。可是對政府及地產商來說,除舊立新,建高樓大廈及商場才是最有經濟效益的做法。保育的經濟代價太高,不是城市發展的最優先考慮。最擔心是政府掛「保育」為名去發展地產項目及地域改造,將舊建築物改得不倫不類及將舊舖趕走。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