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kemon的過度解讀

不指定 2011/09/13 10:42 [動畫]


Pokemon的過度解讀

對我來說,Pokemon不過是主流的兒童及少年向作品,講友情及成長,健康勵志之至。可是樹大招風,它在海外成眾矢之的,大部份對它的批評都令人發笑,是各按自身意識形態的過度解讀。現介紹幾種對Pokemon的怪論:


官迫官反:役所之掟及日本中樞之崩壞

當政府體制腐敗,民不聊生時,不但官迫民反,而且官迫官反。日本是官僚治國的國家,首相及內閣更替如走馬看花,所以一直依賴官僚。可是日本官僚因循守舊,無能浪費,其腐敗已蛀入心肺。日本政治在沒有政治家的領導力及高效率的官僚支援下,長年在泥沼上爭扎。小部份在建制內的官僚也看不順眼,加以筆伐。《役所之掟》
(1994)及《日本中樞之崩壞(2011)便是「官迫官反」的聲音。兩執筆者都是現役高層官僚,兩書都成了暢銷書。

為政者的誠信

不指定 2011/09/02 07:14 [論政香江]


為政者的誠信

人無誠信不立,為政者無誠信不立。古人論誠信之言甚多,句句珠璣,望特區諸公引以為鑑:

悼竹協無我

不指定 2011/08/30 06:52 [電視劇]



悼竹協無我

對我一代中坑而言,竹協無我肯定是集體記憶。
1970年代無線開台之初,本地劇不夠,大量引進日劇,是一段被遺忘了的日劇黃金期。男的有竹協無我、中材雅俊及森田健作;女的有栗原小卷、新藤惠美及岡田可愛。對港人來說,《柔道龍虎榜》(72-73,無線)的印象最深刻。竹協無我與新藤惠美熱演,令他們街知巷聞。我個人更懷念其《佳偶天成》(72,無線)及《二人世界》(72,無線) 等小品愛情劇,竹協無我配栗原小卷,是日劇第一代的金童玉女。栗原小卷是少年的我心中的女神。



令人火都嚟埋的垃圾論


部屋本來真的不想多講與日本無關的事情,真不願對香港時事作評論。可是近日警方的粗暴無情,高官富商的醜惡嘴臉,一直在挑戰我們「沈默大眾」的容忍及良知底線。眼見香港的自由度不斷收縮,個人言行表達自由及新聞自由被無情踐踏,十分痛心。

Perfume與初音

不指定 2011/08/19 07:29 [音樂]


Perfume與初音

真的o
ut到無朋友。對於日本少女組合,自SpeedKiroro後都沒有再認真聽。AKB48又不是我杯茶。最近有人問我喜不喜歡Perfume,我無言以對,馬上在土豆網惡補,發現Perfume音樂十分easy listening,跳舞也有特色,不知為何,聽其音樂,想起初音。

和室乒乓

不指定 2011/08/17 07:32 [日本社會]

相片來源:卓球レポート

和室乒乓

乒乓是我的「得意技」,也是唯一每週必做的運動。昨天看一份日本乒乓雜誌,被一張相所吸引,是一個在東北災區家中練習乒乓的風景。


日皇在戰敗日既不道歉又不提戰爭責任?

今日多個華人傳媒都異口同聲指責日皇在戰敗日不向亞洲道歉及不提戰爭責任,可參《新華新聞》〈日本天皇戰敗日講話 無道歉語未提戰爭責任〉、《星島日報》〈戰敗周年紀念日皇未提戰爭責任〉及商業電台〈日皇在戰敗死者追悼儀式不提道歉及戰爭責任〉等文章。這些文章已在各大新聞網站及討論區熱傳,將帶誤導性的訊息傳播,令人以為連平成天皇也刻意淡化戰時罪行。網上傳得最熱的〈日本天皇戰敗日講話 無道歉語未提戰爭責任〉內文便說:「天皇在今天的致辭中,沒有像以往那樣,就過去的戰爭給亞洲各國人民帶來的災難表示道歉之意,也沒有提及戰爭的責任。」其實是部份傳媒不做功課,互相抄襲,使似是而非,譁眾取寵的報道迅速蔓延。

Know Your Rights

不指定 2011/08/12 08:02 [その他]


本地及海外的新聞,每天都在挑戰我們的神經。當荒謬、不公變成常理時,我們只有強烈的無助感及憤慨。不知怎樣,最近一首大學時代經常聽的歌在腦海盤旋,是英國punk rock經典組合The ClashKnow Your Rights (1982) 。這是一首已被遺忘的好歌,歌詞諷刺過癮,一針見血。


2009年
「寝ぐる~」

等身大美少女睡袋的誘惑

美少女抱枕已不是甚麼新鮮事物,連香港「o靚模」也出抱枕了。萌系美少女商品日新月異,其中美少女睡袋甚有市場潛質。大約三、四年前,美少女睡袋開始登場。睡袋內側印有等身大二次元美少女,讓她們包著御宅族睡覺,比抱枕更貼身。此外,不少萌系作品有睡在睡袋的場面,加強宅對睡袋的興趣。

《小孟》讀後小感

不指定 2011/08/07 14:15 [文藝誌]


《小孟》讀後小感


對於王貽興,只知道他是快筆,是個以作家為最終身份的人。想看他的書是因為看了梁文道對他的訪問,看他的書是因為動漫節時他送我《小孟》。《小孟》有點令我喜出望外,如此快筆,但文字流暢,時有精句,佈局精密,言情細緻動人。《小孟》是近月最令我感動的愛情小品,三國舞台及戰鬥只是包裝,骨子裡是小孟對燎原火的愛。


I am in the mood for old kuso songs


新版權法令我「火滾」之餘,也使我想起很多陳年惡搞歌。昔日連商業的惡搞歌都可以「側側膊」,今天即使非商業的同人惡搞歌也可構成刑事罪,真是無言!聽聽歌,懷念一下the good old days。



十週年笑談
《火鳳燎原》

動漫節 Day2 出席「笑談《火鳯燎原》拾週年種種文化現象」座談會,與王貽興相見甚歡,會後在 cafe 與東立一眾茶聚,除見久別的朋友袁建滔外,還認識了喬靖夫及葉偉青。彼此暢談創作,共渡一個愉快的下午。話說火鳳座談會原來安排在主舞臺,好像是主舞臺唯一的座談會。我到場後嚇了一跳,因粗心的我以為是在小房間進行。我沒有作特別準備,幸好有東立張經理作主持,加上有健談的王貽興,半個鐘的座談會分享轉眼結束。可惜沒有錄下,會後憑記憶,將我的部分發言整理,供大家參考:


《高鐵俠》抄襲程度世界第一!

自從 2008 年廣電總局規定晚上 5 至 9 時只可播國產動畫後,國產動畫產量大躍進,屢創世界紀錄。產量第一!生產速度第一!早陣子推出了一堆仿《蠟筆小新》、《Pokemon》及《秒速五厘米》的國產電視動畫,這次《高鐵俠》抄《超特急 ヒカリアン》最為徹底,贈它一個抄襲世界第一!


魁拔

中原動畫總會吐氣揚眉                    撰文:謝繼昌


今年暑假,一部《功夫熊貓 2》在中國票房拿了六億,比兩年前第一集彈增三倍!記得當時與之交鋒的是《風雲決》,此片已算是中原動畫(中國原創動畫)技術之上佳之作,主事發行者更以傾巢之師,豁盡全力,當時票房也只三千多萬,相比之下仍難望其項背之數!(筆者申報是此片監製之一)。



《火鳳》十週年座談會


2001回港工作,今年剛好十年,看《火鳳》也十年了。42期,真金白銀,共花了$1200。為何一本漫畫我可以追看十年?十年仍是官渡?再過五年赤壁?幾時三國一統?()呂布及小孟死了,我為何仍看下去?東立張經理來約,希望我出席動漫節的《火鳳》座談會,我自然義不容辭。除了有機會認識王貽興外,不定陳某會突然cosplay袁方出現(Orz)

〈最牛釘子戶〉(尊子作,蘋果日報刊)

當香港流行文化缺乏時代感時

特區民怨屢創新高,但在香港的主流音樂、漫畫、電影裡卻缺乏諷刺及批評的聲音(尊子、黃貫中是少數的例外),這十分吊詭。當今的香港流行文化不再反映小市民的心聲,沒有為歷史留下見証。它已失去社會訊息及靈性,變成沒有意識形態的純消費娛樂商品。為何香港流行文化缺乏時代感?不是創作者沒有心,而是業界取向及政治氣候令這類作品缺乏生存空間。要聽小市民的聲音,要在非商業運作的同人界及網上世界裡尋。難怪政府將同人創作及網台當作洪水猛獸,借版權法及廣播法加以打壓。



我們都患了偷拍病?

手機令每個人都成準狗仔隊,出街一見別人出洋相或爭吵時,馬上用手機拍下放上youtubefacebook「分享」。這類行為現時在香港是法律的灰色地帶,但極之普遍及有問題。我數月前曾經有一次在停車後正在下車時被人無故用手機拍攝,我十分生氣,問他為甚麼影我,反被他用粗口問候。今天某報頭版以一小孩駡父親為頭條,網站還有錄像。我第一反應是我們有否想過會對該小孩及父母造到怎樣的傷害?



產經重新掀起江澤民生死之謎


志雲名言:「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不過世事往往真假難分,真中有假,假中有真。日本《產經新聞》昨天的電子版出現「江澤民氏死去」系列,從早到晚一連六篇文章報道江澤民去世及分析對中國政局及中日關係的影響。六篇文章中,四篇是新華社否定死訊後刊登的。跟亞視撤回報道及道歉不同,產經至今仍相信江澤民真的死掉,認為中國官方正在尋找一個政治上最佳的時刻公佈。

日大臣失言丟官

不指定 2011/07/05 18:38 [日本政治]


失言後恐嚇記者:「若敢記下,你的公司便玩完!」

日大臣失言丟官

日本內閣實行問責制,言行失當的大臣只有兩條絕路可選:自我請辭或被炒。首相對犯錯的大臣多不會手軟,壯士斷臂以減低損傷。今天一個犯眾憎的日大臣請辭,令我不禁問:「為何特區言行施政失當及犯眾憎的「問責」局長卻官位穩如泰山?」

七一相片分享

不指定 2011/07/05 13:15 [その他]

雜牌軍的先頭部隊,我也是其中一員。

七一相片分享

七一沒有帶相機,一個人行,用手機隨意拍了幾張,與各位分享。


郭美美私吞中國紅十字會對東日本地震捐款?

《東京新聞》今天(75) 在朝刊刊登〈東日本震災寄付金 中国赤十字に横領疑惑〉一文,謂郭美美私吞中國紅十字會對東日本地震捐款,過著奢侈生活。這篇文章很有問題,沒有提供任何証據及消息來源,看來是一位駐北京日本記聞利用「郭美美事件」炮製似是而非的偽消息。《東京新聞》總編沒有好好把關,讓這種只能在八卦週刊出現的文章出街。連日本傳媒也淪落至此,令人唏噓。

七一!

不指定 2011/07/01 07:38 [論政香江]



七一!


冷眼旁觀,民怨可能已超逾董建華時代。為何市民與政府關係變得如此疏離?日灑雨淋,為何市民要上街?我希望有一天,七一是上街慶祝的日子,不過似乎那天遙不可及。


五十嵐優美子的兒子奈波的女裝 (來源:naver.jp)

從歌舞伎的女形看現代Cosplay的男扮女裝      撰文:Hisui W.


數年前,筆者在香港曾欣賞一齣名為「藤娘」的歌舞伎舞蹈。手執搖曳生姿的紫藤花,身穿鮮紅色的和服,比女性更亮麗的歌舞伎身影令人難以忘懷。之後,在日本同人誌的售賣會場看到穿著女生服裝的Cosplay玩家,直到他們開口之前,筆者一直誤會是女生。最近日本有關女裝的活動源源不絕,出版女裝的指南書、開設女裝的Maid Cafe及舉辦女裝的活動等。為何那一部份的日本男生想扮女生呢?這跟歌舞伎的男扮女有甚麼關係?

日人惡搞三酸圖

不指定 2011/06/17 23:47 [歷史拾遺]

狩野元信《三聖吸酸図》

日人惡搞三酸圖

惡搞是自古世界各地一直存在的一種創作方式,想不到現在卻在「亞洲創意之都」隨時會以民事罪,甚至刑事罪被起訴,真是諷刺。我的專業是德川史,江戶幕府其實容許相當程度的言論及表達自由,因此德川思想及文化才能如此燦爛。今以浮世繪畫家對三酸圖的惡搞為例加以說明。


Gundam AGE 瞄準兒童市場

Bandai/Sunrise真會做生意。高達除有一班自0079追到現在的UC大叔「基本盤」外,Seed 系列加入大量時下年青人喜愛的商業元素,召募Y世代高達迷。不過 ACG 市場其實最好賺錢的可能是兒童市場。兒童市場的重要性絕不在御宅族市場之下。從 BB 戰士到高達三國傳,Bandai 賺到盤滿缽滿。一不做,二不休,下一個高達系列 Gundam AGE 很明顯是低齡向,瞄準小學生及初中生市場,令我等一眾老餅無言!


核公害‧日本茶

日本福島事件讓我們深切體會核電遺害的可怕。東電輻射洩漏問題仍未解決,日本核污染控制及善後不太樂觀。德國已公佈全面放棄核能的時間表,中國卻是勇字當頭,成為全球最積極發展核能的國家。東南亞也表示要發展核電。大家看看日本,一旦出事,遺害之深遠,實在難以估計。


日本校服的社會文化論

日本是校服大國,論校服的普及與設計的水準都傲視全球,不少亞洲國家的校服也受其影響。女生穿的水手服可說是日本校服的代表,成為少女的社會象徵,對流行文化也帶來莫大衝擊。從明治至今校服在日本已擁有約140年的歷史,戰前、戰後及現在均經歷重大變化。校服的變遷反映日本社會與文化的面貌。


日本漫畫家谷口ジロー揚威海外

法國人可能是最懂欣賞日本文化的人,他們對日本傳統及當代流行文化都感興趣。最近法國政府將藝術文化勲章頒給谷口ジロー。以前北野武(電影導演)、筒井康隆(小說家)、植田正治(攝影師) 及大友克洋(漫畫家) 都曾得此殊榮。這個獎重視作品的藝術性,因此太主流及商業味太濃沒有優勢,不少受勲者可能不算家傳戶曉,但肯定是充滿個人風格及對創作有執著的人。谷口ジロー便是這樣的漫畫家。



去戲院睇LiveJ-pop消費新模式

去日本live一票難求,人氣歌手及組合的話,即使日本粉絲也要千方百計「撲飛」。唱片銷量低迷,演唱會真金白銀,成為藝能事務所主要收入來源。近年日本開始流行在戲院「睇Live」,粉絲收貨,相關公司增加收入,皆大歡喜。這股戲院「睇Live」之風今年亦吹到香港。

分頁: 7/48 第一頁 上頁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頁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