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ruto 也反功能組別!

香港同人畫家小孩子為了推5.16,閉關17天製作了9分鐘的「火影忍者:功能組別篇」同人動畫。他說:「這個動畫不是單單為了叫人投票才做,我把它定為新民主運動的教育宣傳,是一份送給年青人及動漫迷的禮物。」部屋也要推一下這將成為本地同人佳話的「神作」。5.16將至,我將於早上去大埔投票,不但是盡公民責任,也要表達對真普選的期待。





伸延閱讀:公投短片的背後 (阿唯)
Posted by 知日部屋屋主 | 評論(31) | 引用(0) | 閱讀(13590)
twsex99 +
2019/12/09 23:06
wll369258 +
2019/11/02 17:15
yesetw +
2019/02/10 20:15
/ Homepage +
2010/05/20 15:59
嗯...通識科的好教材(笑
魚仔 +
2010/05/20 00:38
@眼鏡男
-第一,大陸是說"不准公投",不是說你們不懂得/沒能力公投,他們用補選扮公投來說明"香港人有能力公投"是完全的對錯目標,就算是要搞事,也應該對準槍頭啊{例如要求增加"公投法"一類的東西}-
不知道你有沒有看過整篇人民日報反公投的問題,他是明顯地寫香港"不可以"有公投,別說是"公投法",哪怕是變相公投亦不可以,你怎麼有此見解-口-

-如果取消了功能組別,那些業界成員怎樣去提出意見呢?一般民選議員?-
可以透過行政會議跟策發會等政策定機構,當中這些機構的影響力甚至比立法會更大。再說,官員、議員亦可以邀請專業人士、團體在會議中發展,去了解各種專業問題。

-他們完全不懂得業界當中的專業知識,連你在說什麼也不明白,怎樣幫?{特別是醫療,教育一類,不見有官商勾結而又卻擁有最多的專業知識}結果如果真的取消了功能組別,我相信就到一大班醫護人員,教師等在投訴沒有人理解,沒有人向政府幫忙提出意見等了--
如果你擔心議員沒有專業知識,為什麼不先擔心官員沒有專業知識,現時的公務員體系,AO可以幾個不同的局互相調遷,甚至問責局長亦有此現象(如孫公先任房屋局再任教育局),這麼的問題不是更大嗎?
再說,醫生、律師這些專業人士參與選舉因為形象較好,多數較容易得到選民支持而進入議會。再不然,面對自己不懂的政策去查問其他人意見亦可以,總不會一個政黨內全無專業人士吧?要知道即使是社民連都有律師、投資公司董事加入,所以你怕議會沒專業人士在我想是有點過份擔心吧。

-就我所想,與其取消功能組別,倒不如這樣:推薦,提名就仍然交由當中的業界人士選出來,而投票就由一般民眾共同選出,而當民眾認為某被提名人有不當行為的話,可以向政府提出合理要求來取消該人的資格;這樣不就可以保留功能組別議員對業界知識的需求而又同時滿足大眾想要公平的選舉嗎?-
如果參選權仍然按照現時的制度下,基本上是存在寡頭壟斷的問題,如商界之類可能一直由商會會長出選,業界內的選民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經「自動投票」。(根據其中一個網友父親的情況來說)。
還有另一個問題,如何劃分需要什麼界別?這裏就存在著赤祼祼的利益不平均,為什麼漁農界可以有一席?但動畫創作卻沒有一席?社會利益在30個界別分餅仔後,其他新興行業可以怎樣?

PS: 說得有點多有點長了,希望你不會介意,只是以事論事,如有冒犯的地方請見諒
魚仔 +
2010/05/20 00:05
@眼鏡男
-還有什麼高登那一類網上文化,真的是...不少香港人已經沒有那份身為人應有的文化,教養了嗎?-
我想這當中必須理清問題根源,我亦很希望議員真的能夠做實事,能夠解決香港社會上的一些問題。然而,回顧現時政制,除了"出下氣"議員還能做什麼?你要責怪的應該是問題的源頭 - 不公義的政制,而不是議員更不是無權無勢的小市民。

-雖然我是想定畢業之後只能找到一份4000左右的工作,但竟然看到做清潔的也可以有6000...-
小弟真的難以想象一個人對薪金的要求只是4000左右,這個數目我真的很難想象如何養家,如何照顧父母,如何儲蓄成家立室。當然,你沒有這些煩惱恭喜你,因為你比絕大多數的香港市民都來得幸運,不用照顧將近退休的父母,不用面對十多年的房貸供款,不用擔心父母越來越多的老人病所帶來的醫療負擔。我想4000的收入,看來你亦沒打算成家立室,更無談響應特首生3個的呼籲。你是幸運的。
魚仔 +
2010/05/19 23:55
@眼鏡男
- 還是那句,某些議員們有時間去只求尊嚴不如做一些較實際的事去改變制度 -
我不知道你有沒有去了解過現時香港的政制,立法會之所以被視為吵吵鬧鬧沒做出什麼東西來,當中存在很多制度的問題。如立法會議員並沒有「有實際意義」的提案權,在「行政主導」下所有議案都是由政府提出。因為你只見政府推出他的「政改方案」而不見議員提出,這並不是泛民偷懶不做事,其實只要上泛民各個政黨的網頁都可以知道他們有提出自己的政改方案,只是無權提出!
議員也不是完全沒有提案權,只是所提的僅為「個人議案」並沒有法律約束力,而且在現時30席功能界別和分組點票的制度下,根本無一次、亦無可能通過!當我們指指責民主派只談空話,沒有回應我們最關注的問題(如房屋, 教育)的時候,我們有沒有去了解議員提出的「復建居屋」、「小班教育」議案都在功能界別把持底下被否決!

你希望議員去做一些較實際的事去改變制度,我倒反問有什麼是"實際的事"?遊行實際嗎?絕食實際嗎?看來都不太實際。至於你說談判,我想說的是過去泛民試過多次的釋出善意試圖跟政府協商,但最終換來的是一個「翻叮方案」?如果沒有公投,何來政府看似和善的與普選聯協商?

再說你支持[真正的]公投,卻反對[有名無實]的公投,我反問你知道提出公投用來解決政憲爭議的責任是誰嗎?是政府當局,而不是議員,政府現時不願意用這種方法去解決,議員並沒有權力去推行這種「真正的公投」,只能夠以「有名無實」的公投,利用選票的壓力回應政府。我想問當中是非因果,是誰沒盡本份,是誰被逼上梁山?
路過的 +
2010/05/19 20:24
to 持書者

雖然說公投後五位辭職的人上回來是可喜可賀的
我也覺得, 在必要時, 把現有制度破壞, 會是明天的希望
不過.......香港貌似還是視錢為勢的國度? 最少, 只要不在網上的話

公然自甘墮落的人(月薪4000?清潔). 或者公然說謊的人
我都唔覺得佢需要人尊重的心係真既(都係收順d啦!)
>>>角度往兩面看
有人會很慶幸有給他已"工作經驗"的東西(雖然貌似也只是狗屁的兩個月? 本人不清楚工作內容, 不宜多評)
也有人, 正如你說的, 就是"自認為是恩典, 還要人蓋頭謝恩"

不過, 我的憂慮也是, 在香港這種社會上, 真的要維持大學生8K之類的工資線的話, 大概不但不利創業或是中小企業(我沒說是扼殺其空間), 大企業不是找"逃避方式"(清潔工更名為清潔服務員之流), 就是減少招聘人手
這樣的話, 就短期而言, 不就是叫更多人坐在家中, 等待被大家唱倒采的大商家"回心轉意"嗎?
阿聰 +
2010/05/18 23:29
眼鏡男,大家由514說到518,也只是想讓你知
「不管你支持哪一邊,想改變現狀的就應該投一張有剔的票」這道理而已。

你被人欺負,你肯出聲也許以後不再被人欺負,但你不肯出聲,就必定一輩子被人欺負。
你選哪個?
琛 +
2010/05/17 16:48
>>眼鏡男
很可惜的是
在現實中大家並不是尊重那些強勢社群的人們
而只是尊重他們的錢,和自己份工而已
澳門地方太小,人際關係緊密
開罪一間大公司老闆
可以等於你以後全澳的大公司都唔需要再應徵
無人會再要你

如果你喜歡那麼黑暗中帶點和諧的地方
歡迎你來澳門
konchim +
2010/05/17 10:49
政治不是講的,講政治係人都識講
太多人得個講字.同利用別人達到自己的政治目標
可憐既無知市民就白白被人利用
持書者 +
2010/05/17 09:22
1. 公投是沒有用的. 民主是沒有用的. 甚至名義也是沒用的

其實呢個世界上面萬事萬物最實際既都係用刀劍解決.問題就係太多人用所以就犯法....所以先有民主同公投的折衷方案

BTW. 各位不用和平方法解決的朋友. 有用正確方法解決問題的心理準備嗎?你地唔好真係我批中出事又上訪果班蠢材<-放心. 你地係逃唔過出事既..
另.
人地名義公投都唔俾你. 爭實質公投時 你會說不如直接搞獨立直接吧?

2. 6000以下的工作係香港生活的可能性很低. 淪為吃老族的機會很高.
不過你這些假言假語是騙不了人的. 「八十後」還是假設了工作是可以維持生活的....<-事實是香港人這個假設是錯的. 蕭若元還宣稱工作是不必要收入的. (可是人還是要收入的...八十後的最大問題是他們的工資大都不能維持他們獨立的生存. 香港教育制度根本就是山寨貨. 大部份人根本沒法自理)

3. 知道 想過就要去做. 野獸而矣.朋友給你一粒藥丸. 吃還是不吃有沒有想過?
開工時別人說不需要安全帶/下面很安全. 你信還是不信?

4. 香港人有句說話. 面係人地比. 假係自己丟.
公然自甘墮落的人(月薪4000?清潔). 或者公然說謊的人
我都唔覺得佢需要人尊重的心係真既(都係收順d啦!)

你老豆老母或阿婆阿爺咁辛苦先走難落到來香港. 唯一分別係一張選票. 你都放棄佢. 你話你對唔對得住係祖宗?

尊重其實有條件既. 就係對象是合理的人
xelein +
2010/05/17 02:43
不是夠不夠S的問題。當社會出現不公平現象,就會出現選極端的入立法會。逼上樑上的人,還和政府談教養?

在這裡沒有弱勢社群的,只有道理。口才好就能夠說服衆人,才是正道。不要自己說自己是弱勢社群。

持書者、AKAYA都在和你說道理,不要自M。有能力的請反擊AKAYA所寫的,而不是只回應我的2行字。
killkill
眼鏡男 +
2010/05/17 01:47
話說我就算是投也應該會故意製造廢票
雖然我的確沒有登記做選民就是了

to史大俠
我沒有反對公投,只是對現在這有名無實的"公投"不滿
做得到真正的公投我會覺得高興,但現在的又不環保又大灑金錢又只剩尊嚴的"公投"我就實在不能同意
還是那句,某些議員們有時間去只求尊嚴不如做一些較實際的事去改變制度

to xelein
>很多人只希望這個垃圾政府難受,看著唐英年、特首、那些活著迷離世界的所謂司長被質,掟蕉,幾高興。
所以我就是不喜歡不少香港人的這特質
一味就只是為了情感上的高興,感覺有夠S
就是一句:幸災樂禍;足夠形容了
還有什麼高登那一類網上文化,真的是...不少香港人已經沒有那份身為人應有的文化,教養了嗎?
>人工低
話說我很出奇現今絕大多數工作比我想像中的人工還要高...
[雖然我是想定畢業之後只能找到一份4000左右的工作,但竟然看到做清潔的也可以有6000...囧]
要說我是未見過世面也有點怪...
反而我覺得難找工作這一點更嚴重吧
四周每份工都要工作經驗,那從未工作過的人去哪找工好?
難置業這一點我也是同意的,反正我預估的人工也就只那麼多...

ps.忘了說我有家人是公務員而又正好要去做工作人員...自己理解吧

to持書者
>(害怕黑暗而不做不想, 你的人生也只有一半而矣.)
雖然你不是回我,但我倒有感而發
你看起來我人生只有一半,但我卻覺得我人生很完滿
我是比較覺得你這句有點像"未吸過毒的不是好漢"一樣在引人跌入dark side....囧
我只是回你這句話而已

to琛
雖然你原意應該不是這樣,但也正好是道出了同一道理
>更多的原因是害怕在細小的地方很容易遭到報復
>只要是得不到強勢社群的支持
>不但說話無用
>甚至會有反效果
正正就如我在這裡是弱勢社群一樣
反正不少香港人就是要把人當成踏腳石才會有安全感的,甚至連尊重也不曉得(這句也當然可以套用在政府身上),
我在這裡是弱勢所以我被踩是應份的
不過我也希望盡量保持尊重並以自身所信為榮
嘛,這就當成是我在這壞掉的香港裡的一點反叛行為吧
Negi +
2010/05/17 00:36
700萬蟻民都係唔見棺材唔流眼淚ga啦~
不如社民佢地返到立法會之後幫手支持政改, 再提出23條,
幫政府手推HK一把, 等700萬蟻民可以安心上路, 做個真真正正既中國Shitizen啦!!!
一國兩制!? 五十年不變!? 吃的嗎!?!?!?
土仔 Homepage +
2010/05/17 00:28
我也忍不住打破題材,在自己的網誌輕描一下政治。確實,五一六正是香港人難得可以掌握自己命運的契機,可惜尚有太多人未醒覺。當年老董因50萬人上街遊行而腳痛,今次補選也有57萬9千人投票,絕不是一個少數目(投票率低是因沒有了建制派鐵票),不知donald又會如何解說民意正代表他的意願?
琛 +
2010/05/16 20:26
香港這邊能有這些敢言、
敢於表達的人們
實在難得……
澳門這邊就連這種機會都沒有
23條逆來順受
提交立會前派員到各公司「洗腦」
就不要說政改了
根本沒人想要改(更正確來說求變的人們是非常弱勢)
這並不全是因為奴隸不敢反抗
更多的原因是害怕在細小的地方很容易遭到報復
只要是得不到強勢社群的支持
不但說話無用
甚至會有反效果

就別說公投的結果能否有任何實質性的影響
能夠有這次「運動」在我來看已經是難能可貴
Nagato Hikaru +
2010/05/16 17:16
政見不同的人,再怎麼爭拗下去也改變不了對方的立場。決定投票的人與決定不投票的人,無謂互相攻擊,大家各行各路好了。我為很多人不投票感到不忿,但換個角度想,我也為那些勇於投票的人(包括自己)感到光榮!
知日部屋屋主 Homepage +
2010/05/16 10:50
今晨一早便去投票。十分冷清。
不過明白自始都是「沒有勝利,只有尊嚴」的公民運動。
投票是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也是為了後代。
雖然不能改變什麼,但「君子有所為,有所不為。」與各blog友共勉。
持書者 +
2010/05/16 08:29
to patrick28

如果你真係未夠法定年齡唔好話我地冇教精你

呢個世界係公然咁岐視 愚蠢 同埋 懶惰 既人
以上兩種人被侮辱被踐踏是每一個碳系生物社會的常態

那些騙子不是一次的騙人. 還信的話我們侮辱你就是幫了你(反正愚蠢的人不知道應該要做甚麼. 懶惰的人懶得理會自己幾時被騙也懶得聲張)

如果你是那些騙子請的托兒. 那麼被侮辱是你工作的一部份.
(做人要敬業, 一毛請笑納)

最後. 無論哪一個時間. 呢個世界至少有一半係黑暗既
(害怕黑暗而不做不想, 你的人生也只有一半而矣.)
xelein +
2010/05/16 04:40
浪費公帑?竟然相信政府的論點。
錢只不是給公務員賺,他們有補選十分興奮,人工超高,在選舉天做一天,已等於我做一星期多了。公帑就是如此的浪費。

>>這只是當中的人物的錯,而不是"功能組別"這組織存在的錯誤
搞錯了一件事,而是系統容許這些錯誤的人物出現。

根本就不明白香港的遊戲規則,這群所謂的功能組別,有裡面多少個位?我是功能組別,就一定立一些有利自己的法律。你要立法打擊貴價樓問題,一定反對,還可以一起玩杯葛賣地。
高鐵已是好例子,有多少功能組別在裡面等開餐,對市民有利是其次。
霍震霆在立法局幾過癮,特權到我都說不出口,有無能力就大家知,但那個人敢動他半分。
劉皇發都幾高興,特權原居民又擁有一席,能動他嗎?我相信你在新界大叫反對劉皇發,打橫行出來。
黃宜宏無拉拉又有一席。

現在只不過是整個半個政府被功能組別騎劫,立法時一定偏袒商界那方,這是肯定,也是功能組別的禍害。政府就是往往就是著重這群人,過法律時數夠票,而忽略民意。

你要我信立功能組別,也要給我看到工作。當下問題都是由這個功能組別產生出來,你要信服我他們可以解決問題?woundwound

票我就一定會投,什麼公投不公投?你知道那群搞事議員為什麼選進立法局,我們會天真到相信長毛能解決問題?不覺得立法局能解決問題,很多人只希望這個垃圾政府難受,看著唐英年、特首、那些活著迷離世界的所謂司長被質,掟蕉,幾高興。
香港現在就是要用激進的手法,才可以把聲音帶到政府,可止令人憂慮,簡直是絕望。
難置業,人工低,工時長,競爭大,買東西又貴,貧富殊懸嚴重。香港基本上已經爆煲了,很多人生活不快樂,只不過未實體顯示出來。heartacheheartache
patrick28 +
2010/05/16 04:36
一談到政治,大家都嘴上不饒人
原來只要自己有道理就可以侮辱反對者
幸好我還差兩年才夠資格登記選民
有時間考慮好不好參加這種黑暗的活動
ayaka +
2010/05/15 09:49
估唔到連知日部屋都可以吸引到人過來賺四円

回眼鏡男
1. 如果是澳洲(已登記選民必須投票)或者日本(二十歲自動成為選民), 您的說話成立。但實行登記制又不強制的香港, 你登記做選民即認同您有此權利(或責任)去做投票這件事。不投票等同於方棄應有的權利。放棄權利只是奴隸才會做的事情。
但若眼鏡男先生沒登記為選民, 又或者明日您不在香港的話我仍然會當您是人。只不過是一個懶人罷了。

2. 那 日本, 美國, 澳洲, 英國, 法國, 德國, 荷蘭, 西班牙... 就不安寧?
呀, 說錯了, 這些社會都不安寧, 社會最安寧的是沙特亞拉伯, 汶萊, 朝鮮。全部都是獨裁政權, 君主說了算, 大家不用拗。

代議政制的特色正正就是:「社會需求」→「由政治家代表爭取社會需求」→「政府接受並解決這個需求」或「政府反對並提供原因或代替方案」。
外國甚至是香港的直選議員一樣可以有強大的背後團體:
李卓人, 梁耀宗, 譚耀宗背後有工會
公民黨四子背後的大律師公會
(以前是直選的)田北俊, 李鵬飛背後也有商會
外國的更誇張: 教師工會, 青年組織, 報業工會, 醫師會, 藝人協會, 運動員工會, 汽車會(愛德華甘乃迪), 休閒射擊協會(麻生太郎), 甚至是神秘的地產建設商會都可以背後推到一些人出來直選。
以商界在香港的影響力, 搞一兩個背後團體去資助扶植為他們發聲的人並不難。
其他的持書者都說了。良好的制度就是防止濫用權力。現在的制度正是為濫用權力開綠燈。

回PS1: 您仍然忽略了選舉權這個應有權利。
其實個人認為將功能組別變成前朝的「新九組」(新九組是只需申報您和某行業有關就可以參選, 不是要所屬界別推薦) 已是可以接受的最下限, 當然最好就是全部地區直選或者全港選區。

回 PS2:
沒錯, 我個人是悲觀的, 所有和平的方法均已用盡, 還在期望「精誠所至, 金石為開」的是「癡人說夢」。那倒不如玩一下。
「公投」已是不太和平的方法下最不會見血的方法。您真是想見到泰國般的子彈滿天飛麼?
然而, 我看到的局勢發展就是最後還是要周街摺凳來爭普選。
史大俠 +
2010/05/15 06:38
to:眼鏡男

高鐵又將會浪費多少公帑?

功能組別不一定要取消,但是這班人的決定權比起和市民直選團的權力,未免太不平衡了!?不論有否官商勾結,要多數服從少數是不是太搞笑了?而且你指一般市民不具備專業知識,難道閣下一言概全,直指全港三百多萬個選民沒有一個專業人士?fear

再者,功能團體是間選出來的;就是說那幫人本來是被選出來的。如果改為各界提名、市民直選,不就是「公投」嗎?所以閣下最後一段指出所謂的選舉產生辦是自相矛盾。

鏡眼大還是明天去投票吧。
魯魯 +
2010/05/15 00:41
雖然政見不同, 但我還是很佩服這麼有熱誠的製作good
持書者 +
2010/05/14 23:01
to 眼鏡男

第一點.. 那你也只是屁民的器量而矣. 鑑定完畢...
(所謂Shitizen就係果d有公民權但係成日埋怨政府而又唔去投票既人
而屁民就係果d被專政 而認為國家會對佢地好好 仲會講道理果d...
你覺得要求民主不倒退都唔so你人地會俾你公投法?)

第二點.. 鑑定結果同上...
永遠都是人出錯. 問題是會有上帝去改變這些人嗎?事實證明上帝係冇能力改變一個人的. 我們的特首就係一個好例子..
            從來都是人出問題所以用制度補救的.
冇從政者是開善堂的. 所以人民更不應容忍政府開善堂救濟自己的保皇黨.
<-你的前提是功能議員會自律以社會前提為先而非其狹隘的團體利益為先
1. 叫d賊自律就可以解散香港警隊了,
2. 有自律的功能議席議員嗎?
3. 他們不自律有後果嗎?TMD沒有
4. 沒有功能組別就沒有那些哪個商家給多一點權和 外商怎麼辦的問題.

(其實功能組別最大問題係加速咗錢權同政治特權的結合速度, 完全結合的結果政體就玩完了. 國家股份制係唔得既, 因為根本就係奴隸制)

期待人的自行改變某個程度上是非常之樂觀. 悲觀的人都知道人只會自行變衰

(其實我都覺得祝你下世做中國人同請你落地獄係同一等級的詛咒)
還是祝你下世可以安心做中國人吧.,
眼鏡男 +
2010/05/14 22:23
to ayaka
還是那句:你不出聲也不會有人當你是啞巴,你不表示自己是支持公投不代表你願意放棄選舉權
>5.16 投票還是不投票, 只是香港人的一個「做有尊嚴的人」還是「做奴隸」的選擇。
好一句激進派的發言
你真的是這樣想的話我勸你以後認識人之前先問一下他當時有沒有投票,再根據情況當他是"人"還是"奴隸"吧?

>您怕社會沒有那些「賢達」出謀對策, 那正是因為社會不需要那些人發聲。
你真的肯定嗎?
先假定如果該功能組別議員真的是為民服務,那我絕對相信他們可以提出一大推問題去改善,例如教改,樓價問題,醫療失誤問題等等
你說的應該是指"沒有人需要他們去發聲"吧?
那怎麼老師還會在投訴教改的問題呢?
你只是站在自己(普通市民)的立場來看,當然我不會說我可以完全代表他人的立場,但起碼你就其他人來看,就會明白"沒有什麼東西是沒有存在價值"這道理吧?
我還是那句,問題只是出在人的身上,而不是該位置
你說的均衡參與,的確在整個政府的存在年期平均來看是均衡,但是卻根本是每一時段大上大落,你覺得這真的是對社會的安寧嗎?

回ps1:
我絕對相信如果真的對服務市民有心的專業人士/商家並不會是對政治有特別興趣的,真正理想的議員當然就是要有為市民服務的心,如果是那些為搞政治,當政治是遊戲的人當然不應該參與
所以我就說就算是只把投票過程交給市民,我也相信大家可以看出誰才是有心人,能選出真正對市民好的議員

回ps2:
看到這句我真的哭笑不得
首先,如果真的是要用上激進手段才可以把聲音帶到政府內裡的話,這政府也未免太令人憂慮
可是另一方面,如果市民真的動不動就用上激進手段,這些人又是否真的有追求民主之心呢?還是只是一班滋事份子?
這樣就只會給人你們是來搞事的感覺,這樣不單只政府不接受,就連一部分支持民主的人也不會認你們為同志,最終只會把自己立於孤立無援之地[就像那幾位首先總辭的議員一樣,相信能夠返回議會的機會很低]
簡單一點來說,就是在現在的國家領導班子之下,香港難搞普選,那麼反過來什麼時候才可以和平搞普選呢?心照吧
ayaka +
2010/05/14 09:04
to:眼鏡男
此言差矣

「普選」本身應該包含選舉權和被選舉權。閣下的提議只會自我剝奪被選舉權。

我不明白為何這麼多人崇拜「均衡參與」, 所謂的「權威」真的那麼重要? 人民選出來的代表當時的人需要甚麼, 一個對商家好的社會出現剝削的情況, 人民不滿選出左派來。到人民不滿左派政府大灑金錢幫弱勢社群而忽略經濟致民不聊生, 自然又會選右派。這個才是真正的「均衡參與」。

您怕社會沒有那些「賢達」出謀對策, 那正是因為社會不需要那些人發聲。然而現在的選舉制度和您所說的正正是將社會不需要的人的聲音放到最大。

除了部份穆斯林國家, 亞洲非洲的貧窮小國, 和中國外, 哪一個發達國家的人民不是同時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

你甘心你的權利被剝削麼(即使您未必會用到被選舉權)?

我同樣反對公投, 原因是即使投票率達 120%,  這個「公投」根本不會令頑石點頭。但, 既然不想做也做了, 不投票只會表達一個信息: 「我們甘願做奴隸的人們」!

5.16 投票還是不投票, 只是香港人的一個「做有尊嚴的人」還是「做奴隸」的選擇。

PS1: 不如看看普選聯的提案, 全港選區 50 席比例代表制下我相信商家和專業人士仍能進入議事廳。
但個人認為是對政治有熱誠的何不棄商/棄專業從政?

PS2: 我相信在中共政權下的香港有真正民主, 只有一個方法
怎做? 請看現在的泰國。
眼鏡男 +
2010/05/14 02:53
嗯....我個人是反對搞補選的
沒事找事幹,而且還要浪費公帑,為的就只是想向政府證明一樣連他們自己也不確定的別人的想法:"香港人想要公投到連反叛行為也可以做"

第一,大陸是說"不准公投",不是說你們不懂得/沒能力公投,他們用補選扮公投來說明"香港人有能力公投"是完全的對錯目標,就算是要搞事,也應該對準槍頭啊{例如要求增加"公投法"一類的東西}

第二,功能組別可是有其存在意義的,可能當中一些議員是有官官相護,官商勾結的情況出現,但這只是當中的人物的錯,而不是"功能組別"這組織存在的錯誤;要知道,當初功能組別是用來替特定的業界員工去發出聲音,聽其訴求,如果取消了功能組別,那些業界成員怎樣去提出意見呢?一般民選議員?他們完全不懂得業界當中的專業知識,連你在說什麼也不明白,怎樣幫?{特別是醫療,教育一類,不見有官商勾結而又卻擁有最多的專業知識}結果如果真的取消了功能組別,我相信就到一大班醫護人員,教師等在投訴沒有人理解,沒有人向政府幫忙提出意見等了

就我所想,與其取消功能組別,倒不如這樣:推薦,提名就仍然交由當中的業界人士選出來,而投票就由一般民眾共同選出,而當民眾認為某被提名人有不當行為的話,可以向政府提出合理要求來取消該人的資格;這樣不就可以保留功能組別議員對業界知識的需求而又同時滿足大眾想要公平的選舉嗎?

長文失禮了
Mr.Moonlight Homepage +
2010/05/13 11:34
太強了!!! 神!!!

支持5.16公投!!!

grin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
發表評論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
開啟HTML
開啟UBB
開啟表情
隱藏
記住我
暱稱   密碼   訪客無需密碼
網址   電郵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