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主前言:Stephen是個日本通,除在日本有自己的生意外,還經常去日本各地旅遊。3.11大地震時他剛好在東京,決定留下來親自見證這世紀大災難。他曾自願赴災區作中文翻譯被拒。我邀請他在部屋將災後兩星期在日的所見所聞與大家分享。


東日本大震災的體驗及反思        撰文:李德偉 (Stephen Li)

今天距離3月11日大地震己超過三週,當日的經過已有很多報導,在此無需一一轉述。我9號來到日本,當日早上還在埼玉縣蕨市,幸好比平常較早時間進入東京,在地震發生時已入住日暮里的酒店。由於地震經驗不是首次,地震來時最初的20~30秒應與一般日本人反應一樣,沒有多大理會。其後地震持續,室內搖擺得很厲害,抽屜及雜物都跳出來。那時只能坐在塔塔米上,無奈地等待地震完結。第一次地震完畢後到了街上空曠地方,從途人處得知這是前所未有的大地震。我之後選擇逗留在東京,刻意關注災後的處理。

之後還有不少的餘震,在街上可以看見高樓大廈的S型擺動。我雖然知道日本建築法內規定在1981年後的建築物需引入耐震設計概念,但在看到電視轉播的景象(當時還只報導為M8.8級),心想如果震央就在東京,那死傷必然更加利害。其實氣象局一早就預告了沿岸有海嘯侵襲,但初時只說是三數十厘米,其後才修正為6~10米以上。強大的海嘯在十數分鐘後就馬上到達第一災區大船渡,而且期間又有餘震,耽誤了馬上逃生的時機。事發時(14:46)正值上班時間,而災區又有大量退休老弱,帶病休養的居民,所以很多地方雖然已有廣播系統提示,又有堅固的防波堤和恆常的演習,最後仍然難逃一刧。

這次地震被形容為「未曾有」及「千年一次」的災難,本來單是地震不應造成如此重大的傷亡和損失,但隨之而來的海嘯,又因海嘯引致福島核電廠的核洩問題令日本在此事上雪上加霜。我在東京逗留了兩週,幸好上網沒有問題,可以對外通訊及接收從香港而來的訊息。其實東京一直都很平靜,為了配合災區用電與及平衡因地震已停產之供電量,東日本實施了「計劃停電」。我在此打算分享一下一些見聞及現象,也比較了不同資訊,亦希望提出一些問題來反思。



日本自古就有不時的地震威脅,東北地震更是不斷 (日本本州東北地區三陸海岸一帶,發生地震、海嘯歷史記錄:http://www.chinatimes.org.tw/content.php?artID=264),他們有一套不錯的預報系統「緊急地震速報」 ,利用前期震動(P波)預測真正的地震(S波)來臨,可以在地震來臨前數秒左右就從電視及EEW專用無線電電台發報,也可傳短訊到已登記的手機上。雖然間中或有偶爾的誤報,一般都可發揮預警作用。而我國無論城市或鄉村依賴電視及手機生活的人口確實不少,相信仍可以在我們國內有地震或有其他災難威脅的區域發展這種技術,盡量減少傷亡。但是單有預警系統是沒有大用的,必須要有適當的配套,例如平常的演習,逃離時應有裝備,有關裝備是否有經常的性能檢測,避難的地點,各人(或是小單位)的崗位,救援手段及計劃路徑等等,否則只會做成騷亂及恐慌。

大災難發生後,沿岸地區頓成澤國(按這裡可以看見沿岸地區在海嘯前後的景象{以下兩條超連結可以看到東北地區地震及海嘯前後的變化,把圖片中線左右拉可看到地震及海嘯前後的變化:http://www.abc.net.au/news/events/japan-quake-2011... / http://www.abc.net.au/news/events/japan-quake-2011...}) 。很多報導都批評拯救無力,政府無能;但是否如此可以討論一下。從客觀上救援及物質沒有馬上到達災區是不爭的事實,但為何如此? 相信被海嘯侵襲的地區的交通是一個最大的問題。因部份水淹導致拯救孤立地區中途有阻礙設備的運輸,不可能完全依靠陸路和水路,設備如何有效搬運,單靠人力又不化算而且也有再遇地震海嘯而再有人殉難的危險。沒有機場,只靠直昇機或運輸機的話只能期待有限的效果。另外日本一般都遵從JIT(Just in time=及時)的管理模式,即是庫存不多,依靠周邊配套及時生產及送貨才保補充。在這種模式下,店舖內的庫存有限,一下子就被掃光。但周邊生產設施又因同一命運,生產設施被毀或原材料來不及補充。日本人習慣依賴機械多於人力,因為沒有足夠的燃油燃料、暖爐、大型機器等沒法發揮功能,阻礙拯救。本來可以依靠在災區以外的救援,但公路已多數部份被毀,海路又沒有可以落貨的碼頭,以致有心無力。

還有日本人受作業守則束縛頗深,本來空投物資似乎可解燃眉之急,但礙於航空法第89條(航空法第89條: (物件の投下)第89条 何人も、航空機から物件を投下してはならない。但し、地上又は水上の人又は物件に危害を与え、又は損傷を及ぼすおそれのない場合であつて国土交通大臣に届け出たときは、この限りでない。)所限,加上空投上的技術限制,如地點準確性,誤傷地面可能性,物資如何安全無損,地面災區如何接收等顧慮而放棄。自衛隊又有作業限制,在福島核洩一事上可見,最後只能由責無旁貸的東京電力局內抽出所謂「福島五十人」及東京消防隊自願隊員的死士以「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精神在災場進行支援;及後在記者會上場面確實感人。

災難發生的最初幾天,在電視上不同頻道都同時報導這次災難。他們主要都圍繞著報導現況為中心,擔當官員在記者會中嘗試報告,讓大家明白現況,當時已看出東京電力的職員所發佈的沒有多大把握,不過在野黨亦沒有太大的發難要執政黨丟臉。災區首長亦表示災區稍受控制,期待支援,氣氛平和;看似大家都有同一目標:先把鎮災工作放在首位。

我在東京,看見大家都似乎明白在9級地震下要暫停所有鐵路服務進行檢查是應當的,發災日是星期五,翌日是星期六,不用上班,大量市民擠在車站,不得要領;便利店及超市中能吃能喝的都已賣光可以理解。市民亦無奈地接受走路回家之苦,其中不乏走上五六小時才抵家的,也有被迫睡在公眾地方的。市面因此曾有過短暫的紛亂,但仍算是井然有序,人多的地方仍能空出一條通道。我當晚也有一個住在千葉縣但在上野上班的朋友過來住宿。在日後與日本人的交談中,他們也沒有為福島核電廠事故太大擔憂,都說距離尚遠,核電廠問題並非那麼嚴重。在14號(星期一)開始,電視節目回復正常,我也有去外面其他市區走走,除了「計劃停電」對市面某處有較大的影響外,東京跟平時沒有兩樣,商業區、旅遊區,電車上仍是以往的擠擁。但夜店卻是少了些客人,大概是這次災難的傷痛及因停電沒有交通的緣故吧。之後加上福島核電廠的問題日益失控,各時事節目開始找出問題點來討論,災民心聲,失散、重逢,求生術,志願者仁心仁德,資源分配,政府功能等等,有些分析進言,有些事後孔明,也有些揶揄指責。

另一邊廂,有外國報導說各國撤僑,核洩失控,有電郵謂有碘片售賣,有搶購食鹽代碘,有搶購日本奶粉,有在淡季還要正價出售機票的航空公司等要發災難財的;也有東京知事石原慎太郎的天譴論,有日方隱瞞核洩事實虛報消息,或是在秘製原子彈等消息流傳。我在23號回港,那時已開始有多些關於災區怨言的報導,災區的問題又已輻射到其他地方,例如需要由其他縣市支援,日本生產的零件停產對其他經濟體的影響,輻射洩漏檢出及影響漁農業,甚至危及本土及其他國家的生計。在這次大災難中,看到一些現象和思考點,不過仍沒有答案:



• 今次最初估計只有千餘人殉難,後來證實萬多人死亡,萬多人失蹤,三十多萬人受災。經濟損失可能比起神戶大地震還要厲害。這是不能估計的「未曾有」災難,在釜石雖然有健力士紀錄之世界最高防波堤,(1978年始建,耗資1200億日元,水深63米) 據推算已減低了海嘯對當地的衝擊強度及高度,也減慢了海嘯到達時間6分鐘,但在災後世界最高防波堤只剩下四分之一完型。類似的防波堤全國還有6處,而仍有多四處在建。海嘯原始高度本來只有10米左右,但因地形影響最高紀錄超過20米。有感受過1960年智利大地震引起海嘯及1923年志津川海嘯的村民們雖已內移70米居住仍不能倖免。在東京迪士尼所在附近的浦安市是填海造地出來的,經此一震後出現了液狀性地陷,泥士受震後再度壓縮,建築物因而下陷,有些街燈亦伸手可達。什麼是安全水平?如何衡量成本效益和平衡風險 ? 西方有馬可夫鏈模式 (Markvo Chain),中國智慧有「智者千慮,必有一失。」內裡有無可取?
  
• 這次災難發生後,原來政府中央防災會議早有「東北太平洋側の大津波への応急対策計画」,但裡面只要求發災後各縣市互相扶持,是否足夠?今次有人批評政府反應緩慢,菅直人首相遲遲未到災區視察慰問,對福島事故又更改視察行程。(如果換上是在中國,我們的溫總理已身先士卒飛到各個災區慰問),為何同意計劃停電但欠缺實施方案?為何不對東京電力施壓,還要答應融資申請?政府對災區支援不足等等非議甚多。在災後最新一次調查中對菅直人執政黨的支持率只約20%。網上有兩段YouTube短片(うんち・おならで例える原発解説~「おなかがいたくなった原発くん」 / 枝野官房長官会見),頗為有趣。不過撫心自問,在這樣大型事故下如何可以一次過做得最好?如何判斷是執行者無能,還是滿分不等於一百分?大家在批評時是否有顧全大局抑或只是管中窺豹,又或只是在做事後孔明而已?



• 日本管理學者大前研一於2009年有一本著作《低IQ時代》,裡面說人類越來越不去思考,在香港傳來的消息聽來也有同感。這次地震是否千年一次,不得而知。只知道過去一千年來這是最厲害的一次,但是否表示下次一定在一千年後,可能不應下此莽斷。但貨架缺貨,瘋狂搶購,美國所謂撤僑只是僅僅領事館家屬600人,反問在日美國人有多少?災區內條件欠佳,中國撒僑也是以在災區以內的災民為限,最後撒走了約4000人。我們對輻射最不認識所以敬而遠之?輻射值超出100倍1000倍也好還需要看基數多少才是。有時相比原爆時的濃度,當時死傷的距離及受輻射影響的範圍其實也可作比較(日本在這方面一早就將輻射的影響向市民闡述,安頓了不少民心)。 所以很多事無用過份慌張,杞人憂天。當然每個人的安全指數可以不同,但亦要知道不少人和機構是希望譁眾取寵,也有利用在混亂中圖利。

• 在媒體上常常看到宣揚災區內的義行,有中小學生的志願工作,有太太臨盆自己仍在服務病人的醫生。有人開放家裡水井及溫泉供災民使用,有人如何為失散災民奔走,有學校在災區內舉行未完成的畢業典禮,有消防隊員如何為社會盡忠進入核電廠射水等,都使觀眾看後熱血沸騰,甚至黯然淚下。在社會管理的角度下為了避免混亂,一旦失控就無可收拾,掩惡揚善因而散播正面能量是無可厚非的。但是否沒有不道德或不守規矩的壞事發生過?在網上看到一篇「看日本人如何面對災難(值得全世界的人學習)」的文章,(超過87萬通帖子或轉帖),也看到一篇署名孫婧的文章,名為「關於日本地震的一些看法」, (超過67萬通帖子或轉帖),都有很大的回響。日本是否只有高尚品格的人民,高尚品格的人是否只在日本,我有這些看法:當初發災時最初也存在爭相購物的現象,但在枝野及蓮舫等政府官員呼籲下大有改善。之後有例如日本災後開放公眾電話免費使用,沒有身分證印章只憑簡單證明也可在銀行提款,絕大多數商舖沒有因災抬價,市民主動幫助施捨,配給制度下排隊井井有條,都是德政和人民的美德,這種混亂中的秩序,雖然不排除也有害群之馬,坦白來說在外國也不容易實踐。不過在日本其實也有種種社會問題,但日本政府是有系統嘗試整理,企圖造成可以鄙視惡行的社會風氣。如果在網上或YouTube以「AC Japan」或「ACコマシャル」搜索,會出現很多公益廣告,這都是他們現存的社會問題。在我國的中央電視(特別在「社會與法」頻道)或公共媒體如地鐵巴士內,一樣看到我國政府在教育人民養成良好品格。我們中國良好市民有多少?試看在災難發生後志願者及解放軍的參與就可略知一二。我相信每個地方都有相同的人格構成和分佈,好壞都有;我雖然不敢肯定那種佔多少百分比,但在想如果大家對日本災難的處理只抱著「有則嘉勉,無則改進」的心態對待又如何?況且不管百分比如何,以我們13億中國人口來算,未明白良好品格的絕對人數應該還不少,一起就把這批都弄好吧!反觀香港,我們在公益廣告及社會關係這一塊所下的功夫就遠遠不及中國大陸、台灣和日本了。



• 談到福島核電廠核洩漏,可以先看看福島核電廠的背景,它是日本最古老的核電廠,1971年投入服務,由東京電力公司管理。核電事故發生後又暴露了一些一直都存在的管理問題,但又沒有正視。本來從設計上要多方面的防護措施失效才有現時的危機發生,當年設計師曾斷言排除了9級地震的可能,沒有在設計上考慮。今次地震,包括周邊的核電廠都已停止運作,沒有核爆的危險。現在剩下的都是在使用核燃料及已用完的核廢料未能完全冷卻而起的問題。從近日的報導來看,核輻射物不斷有意及無意間向外流放,似乎還需要一段長時間才能解決(福島核電廠事件簿)。社會及國際亦因而對核電有著很多的討論。坦白來說,在日本是深深的依賴機器管理,到處都燈火通明。現時有16所核電廠在投入操作,有1處在建,有2處增建,有6處計劃新建或加建。東京電力公司現在因地震停下所有轄下核電廠操作,算一算原來欠缺1000萬KW電力,即是所需電力的25%。東北電力公司自身難保,最多只能提供100萬KW,而關西方面即使解決電頻問題(由60Hz轉成50Hz),也只能提供400萬KW。這也是實施「計劃停電」的原因。我們對電力的依賴越來越深,不能否認核能發電是有其效率上及環保上一定的優勢,但是不得不承認的我們只是掌握了核能發電的技術,還未有處理核廢料的技術,現時把核廢料埋在地下或儲藏起來只是眼不見為乾淨的做法。核能發電廠是否安全有很多說法,但聰明的人總不會把它放在身旁。核電廠的位置是否應由一國決定?假如梵諦岡興建十個核電廠是否可以?周邊國家能否參與決定?如現時日本傾倒大量含核輻射廢水入海是否合法及合乎道德?正如大亞灣核電廠一旦出現重大事故對周邊居民是否公平?等等問題會有不停不休的爭拗。但是我們是否應只站在道德高地來非議?在現今世代,即使多環保的人仕也離不開使用或多或少的電力。再生能源是否可靠?整個地球用電需求已經大於合理供應,我們既然都是作俑者就不應以耗電程度來分別,亦因此將來再有核事故發生也不應為奇。希望大家都是知而為之,勇於承擔責任及後果,切勿自欺欺人,切勿輸打贏要。其實核輻射影響只是開始,還有其他公有資源,例如用水、空氣都會遇到同一命運,是否要未雨綢繆,就要看大家的作業了。

• 日本今次遭難,災區以農漁業及旅遊業為主,大概佔日本10% GDP。松島是日本三大最美景點之一,已成明日黃花。也有報導稱不少在日居民或外國人才選擇離開日本,整體上相信要多花一段日子始能挽回大家對日本的信心。但從另一角度來看可以是因危得機。慘事既然發生,傷痛難免;也同時釋放出一批生產力,在重建時會帶來經濟貢獻,城市新計劃下的環境合理化,年青人亦因此有新的體會。長遠來說可以是正面的。明天會如何,不可能百分百猜中,但經一事,長一智,能把日本這次經驗拿來思考活用,就是他山之石。



23號回港那天,平時習慣不到出發一小時才到達機場,但這次我也早了三個小時來到成田機場。當時已有很多乘客排成長長的行列,很有秩序,不過在飛機上仍有不少空位。在機場內看見澳州及紐西蘭的特別服務處,也看到香港移民局支援攤位。回港後去了檢查輻射,一切正常,感謝上帝!

今次的經驗難得,但也不希望再有下次。這十數天內很多回憶還需要整理一下,多加思考。

Posted by 知日部屋屋主 | 評論(19) | 引用(0) | 閱讀(21257)
yesetw +
2019/02/10 10:39
路人 +
2011/04/13 15:17
日本的輻射情況:
http://atmc.jp/
開始時只有幾個城市在監察, 現在已經詳細很多了


>假如安全標準其實可以達到高出平時基準這麼多的水平那平時為何要故意調低?
這是醫學難題, 低量輻射量有多低/高才是安全, 多數需要長年觀測, 但時間久了便會有其他因素影響, 到最後如果生病,是不是由輻射影響也無法肯定, 也不可能找人去照輻射;只有等事件發生後才去觀察,對上一次是...大家都明白,那地方的記錄不太理想

簡單來說是暫時未有定論, 所以安全標準有保守和較開放的, 兩者都在較肯定有問題的輻射量以下, 然而這些量通常是高得誇張

其實輻射不用左右望,在我們身上就有,只是很少

東電福島核電1站,每日更新
http://www3.nhk.or.jp/news/genpatsu-fukushima/

Google服務和資訊
http://www.google.com/crisisresponse/japanquake201...

Radiation chart
www.informationisbeautiful.net/visualizations/radi...
mucun +
2011/04/12 20:29
我剛才透過雅虎日本得知的新聞,「加快太陽光發電住宅的普及  計劃停電等節電意識高漲」。

「太陽光発電住宅の普及が加速  計画停電などで節電意識高まる」(日語)網址如下。
URL  http://headlines.yahoo.co.jp/hl?a=20110410-0000001...

請參考一下。
mucun +
2011/04/12 11:18
昨天和今天,在日本東北和關東地方發生了許多餘震。
我故鄉茨城縣的震度比較大。
連住在東京的我也心情不穩定了。
但是,我老家離福島縣的核電站很遠,離茨城縣東海村的核電站也很遠。

據悉,發生東日本大震災以後,投保(地震保險)的人和詢問的人越來越多。

「地震保険加入状況の推移」的網址如下(日語)。
http://www.bousai.go.jp/hakusho/h18/BOUSAI_2006/ht...

請參考一下。
ALEX +
2011/04/11 01:26
資料補充: 松島灣位處內海灣, 景觀同埋沿岸部沒多大影響
毗連既女川町, 東松島市, 石卷市則死傷慘重
mucun +
2011/04/10 20:10
今天,我和妹妹一起去東京都池袋的アンテナショップ(ANTENNA SHOP)「宮城ふるさとプラザ」,買了兩包「くるみゆべし」。這是使用胡桃的「和菓子」(日式甜品)。在這商店的門口,臨時出售同人誌。我妹妹買了一本該同人誌。

「AsiaM日本実行委員会公式ブログ」網址如下。
http://ameblo.jp/asiamjapan/
同人誌總頁數為448頁。
價格為2000日元。
この本の売り上げは、すべて東日本大震災復興支援の義援金とさせていただきます。
(這本同人誌的銷售額都作為東日本大震災復興支援的捐款。)
參加《アジアマンガ同人誌 AsiaM2011年版「夢」》《亞洲漫畫大師專刊》的專業漫畫家如下。
【日本】
有馬啟太郎、いわみせいじ、大石エリー、御茶漬海苔、一峰大二、北川玲子、木村直巳、倉田よしみ、左近士  諒、里中満智子、関谷青子、つだゆみ、土山しげる、バロン吉元、ビッグ錠、ほしの竜一、松田弘也e、村野守美、矢口高雄、空路、日野日出志
【韓國】
金童話、金光星、金秀容、李海京、李素風、桌永昊
【中國】
洪濤、王小洋、Ling
【香港】
鄺志德、袁家寶、曹志豪
【馬來西亞】
蔡再鴻、陳紹霖、張家輝、張敏卿、李國靖、劉怡廷、祖安、陳永發、Jon Dep、魚得葉
【澳門】
黃天俊
【菲律賓】
楊懷濱、Eugene Perez Jr.Oliver Castañeda
【台灣】
蕭言中、朱鴻琦、陳過、李勉之、紫雷、張放之、德珍、傑利小子、黃俊維、蔡志忠

潮出版社的網頁,特別免費公開漫畫家山岸涼子《パエトーン》(有關核電站問題的漫畫)。網址如下。
http://www.usio.co.jp/html/paetone/index.html

請參考一下。
知日部屋屋主 回覆於 2011/04/10 20:45
thanks!
BB +
2011/04/10 15:26
拜讀Stephen兄的大作,我也頗有同感。我喜愛日本文化,每年都會到日本三、四次,不知是否在全球化影響下,與四、五年前比較,近年日本城市的社會風氣開始有所轉變,但無可否認,日本人在這次災難中的表現,的確值得我們香港人借鏡。
mucun +
2011/04/08 19:26
がんばれ茨城【茨城の復興を応援します】
URL:http://www.ganbare-ibaraki.com/

音楽家坂本龍一的Twitter
Skmt09
URL:http://www.skmtcommmons.com/voice/index.html

請参考一下。
mucun +
2011/04/08 08:36
我和妹妹,習慣於早睡早起。
但是,昨晚,在東京也發生強烈的地震,我們吃驚地醒起來,馬上就打開NHK(日本放送協會)電視台,看「地震速報」。

我今天看到日本報紙《讀賣新聞》,得知震央在宮城縣沖,7.4級的地震。

輻射問題,讓我們頭痛,引起「風評被害」。
福島縣、茨城縣(我故鄉)等蔬菜、奶品等想買的人不多。
輻射不超標的地方的產品,銷售得不太好。
我和妹妹想買災區的蔬菜,連超標的也無所謂,幸好昨天在附近的超市買了1箱蕃茄,非常廉價。

我想現在世界各國的人民最怕的是輻射,恰恰相反,我最怕的不是輻射,就是癡呆症。

日本環境省的網址如下(有英文版、法語版、韓語版、中文版),請參考一下。
http://www.env.go.jp/

「各国別風力発電および太陽光発電容量の推移」(日語)網址如下。
http://www.env.go.jp/nature/yasei/sg_windplant/02/...
琛 +
2011/04/08 05:43
再生能源不足以應付所需並不等於就不該用再生能源
其實這方面以色列做得頗不錯
我始終不明白為甚麼說因為有這麼大的消耗就非得使用核能不可
問題應該是相反吧?為何在我們現在這麼優厚的條件下
還不去多研究點更環保、更有效率的能源才是問題吧?

現在的問題明顯並非要不要有核電廠,應不應建核電廠的問題
問題是我們從沒去面對問題:大量的環保發電設備,不如一座核電廠,至少我們會省很多人手、時間、成本和地方。

剛看新聞,又有6強(7.4級)餘震
希望沒有重大人命傷亡吧
無名氏 +
2011/04/08 01:10
(回覆過長,下文是後半)
除蔬菜受污染問題以外,食水安全問題也是另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水乃生命之源,人體有70%都是水份,長期用受污染的水源,即使即時沒有害處,
日積月累也很可能構成問題。(比如說受污染的水經過食物鏈累積,從各種食物進入人體,結果還是變得不安全)
食水輻射量安全指標,成年人安全標準比世衛建議標準高出30倍...
雖然世衛說明基準極為保守,不能作為有核問題時的標準(正如ICPR也建議日本調高受影響地區的輻射吸收量上限),
但是我一直很奇怪,為何有核問題的時候就能提高標準?
假如"安全標準"其實可以達到高出平時基準這麼多的水平,那平時為何要故意調低?
http://www.who.int/hac/crises/jpn/faqs/en/index8.h...
http://www.news24.jp/articles/2011/04/06/07180267....
(↑ICPR建議日本調高受影響地區每人每年吸收輻射量上限20倍)

發覺樣本有問題,在一個星期後才公布之前的結果發表有誤,這反應也是慢了一些。
雖然東京水務局聲稱檢測結果超標後有暫停該水源的輸出,
但是對很擔憂輻射會否影響健康的人而言(例如在下)則不免感到不安:
為何一開始會公布所有樣本混合之後的結果?恕我多疑,這實在有故意隱瞞事實的嫌疑...
http://topics.jp.msn.com/digital/general/article.a...
另外還有千葉縣,超出成人飲用水輻射量標準的檢驗結果出來了,
因為只有1天結果超標就到下星期才公開結果。喂,那麼你做檢驗的目的是甚麼啊?因為只有1天就沒關係嗎...
http://blog.goo.ne.jp/new-nikeya/e/2a28b9a1bea3a8b...
(本想引用來自日本雅虎的新聞,但頁面已被刪除,只能借用一下其他部落格的存證)

許多仍然身處東京的朋友同事都告訴我東京如何平靜,但其實這點並代表不了我最關心的一點--"安全"。
就算東日本目前真的受到輻射污染,在沒有即時危險之下,日本政府也不可能立刻將眾多國民遷移到其他地區避難;再者,為了沒有即時致死的危機,引起公眾恐慌,在各個層面上而言對日本的禍害都要更大。
只是作為外國人,多出了"回國"一個選擇,便平白多出了許多煩惱...

當然,做人也得公平一點,因為對食物安全感到憂慮,查看之下才發覺香港的標準其實也有點奇怪:
http://www.cfs.gov.hk/tc_chi/programme/programme_r...
"中心現時採用「食品法典委員會」有關意外核污染後食物內放射性核素含量的指引作為標準,以檢測食品的輻射水平。有關放射性核素包括碘-131(100Bq/kg)、銫-134和銫-137(1,000Bq/kg)等。"
碘-131的半衰期是8天,100Bq/kg已算不安全,半衰期分別需要2.1和30.17年的放射性銫為何反而到達1,000Bq/kg都能當作是"安全"呢?長遠而言,後者似乎對人體害處更大。是因為放射性銫影響的主要是肌肉,而碘影響甲狀腺嗎?這點還需要高人解惑...
我也曾嘗試查詢香港食水輻射水平,但水務處只有說明是"所有供水的輻射水平均遠低於國際原子能機構建議的安全限值",實際數字沒有寫出...
http://www.wsd.gov.hk/tc/faqs/water_quality/index....
天下處處也總有危險,也許只是我庸人自擾了...問題未解決,很有壓力啊。

歸根究柢,若日本政府肯公開多些情報,我們這些愛操心的便不用苦苦猜測,反而更為不安。
要是真的沒有問題,你將情報清楚公開,也不見得會引起公眾恐慌。
你越不肯說,悲觀的人就會作"最壞打算",造成其他國家對日本的不信任,這不也是一個問題?


或者我最應該做的是少碰電腦、手機和電視。
整篇下來,和原文主題好像沒有甚麼關係...離題萬丈,失禮了。
無名氏 +
2011/04/08 01:08
非常高興能讀到這篇文章。
不似Stephen兄,我在日本工作只有短短半年,因為這次的事件返港暫待4星期,這個周末也要回去繼續工作了,也希望發表一點意見。

日本人在這次災難後極其有秩序、冷靜的表現,我也覺得很受啟發,各種完善的災後應變機制也讓人覺得感動。

事件剛發生2星期,我本來還是很樂觀,認為東電與日本政府應能在短期內處理好這次的危機,可惜一直留意各種新聞下來的結果(儘管為了不受香港媒體的誇張報導影響,主要都直接看日本的報導),我對日本這次核事故存有很多疑惑,這些未知之數也讓我感到相當不安。

至今為止,東電與日本政府與國內國外核子研究專家並不表現得積極合作,反而是在其他國家和IAEA多次主動要求後才開始考慮接受幫助(目前與美國的洽商似乎是比較順利的)

災害後的避難、安全機制完善固然是日本的優點,但是在突發危機發生時應變遲緩,錯估事件嚴重性以致問題越演越烈則依然要罵。
下面Economist這篇報導就說明了這次日本許多僵化的規定帶來的不人性處理結果...
http://www.economist.com/node/18441111
還有其他已經被國際傳媒報導的南相馬市問題,諸如此類就不在此特別提了。

作為一個"自私"的外國人,我最關心的,首要還是輻射安全問題。
日本在這方面顯得非常的拖泥帶水,讓我這兩星期以來都非常糾結,不知道長期待在東京到底是否安全。
konchim +
2011/04/07 15:49
幅射問題的確嚴重,你現在沒問題,不代表你三代平安,幅射會禍及三代.潛在三代的危機.

這不是一般電器放出的幅射.這是軍用幅射.足夠影響世界未來200年生態.和人類生理變化.

看來這次算是久違了的"抵制日貨"行動!
mucun +
2011/04/07 09:00
屋主先生

早安!

我是mucun。
謝謝,介紹如下網址。我想仔細閱讀。
日本における金庸小説の受容
http://www.cuhk.edu.hk/jas/staff/benng/publication...

我讀,「今次有人批評政府反應緩慢,菅直人首相遲遲未到災區視察慰問,對福島事故又更改視察行程。(如果換上是在中國,我們的溫總理已身先士卒飛到各個災區慰問),」,完全同意Stephen先生的意見。許多日本人肯定也有一樣感覺。我個人想,溫總理有高尚品格的人物。菅直人首相應該向他學習和反思。
我想日本首相缺乏強烈的leadership。最近,菅直人首相也出現了政治獻金問題。日本沒有外國人的參政權,不允許外國人對政治家的政治獻金。
「政治資金規正法」網址如下。
http://law.e-gov.go.jp/htmldata/S23/S23HO194.html
日本,不知為什麼首相在位期間很短。連日本人也記不住首相在位期間。這樣的國家,世界罕見,我害羞得不得了。
「内閣総理大臣の一覧」Wikipedia(維基百科)的網址如下。
http://ja.wikipedia.org/wiki/%E5%86%85%E9%96%A3%E7...

我昨天,登錄了某家翻譯公司的志願筆譯。翻譯公司一聯繫,我馬上就開始筆譯。

在日本,這週日,除了災區以外,舉行統一選舉。我是所謂「無黨派層」,是指不支持特定黨派的人。執政黨民主黨的支持率,每況愈下。我翹首等待發表選票結果。
地獄腐犬 +
2011/04/07 01:43
我覺得孫婧那篇文章充滿了被比較後的憤憤不平,沒人說中國人沒有熱心助人,幫助災民高尚情懷,然後素質高不高也不是重點.只是我想問,如果此災難發生在你我身邊,發生在大都市旁,大家面對如此的災難,是否也能如此淡定?不搶奪物資,秩序良好,然後政府也有配套措施面對此災難?不管是平常的演練or發生災後的應急措施,我認為台灣是做不到這樣的.我弟就是在東京,後來,台灣某電視台記者有訪問到他,沒拍到民眾人心惶惶,呼天搶地,斷垣殘壁的樣子,有點不甘心.我弟淡淡的說,東京就是這樣子,如果你要拍那種話面,就去災區吧.記者們有點窘,只好笑說太危險了,不去.
anonymous +
2011/04/07 00:49
東北美景毀於一旦...
彗 +
2011/04/06 23:42
非常感謝。這片文章令我獲益良多。

現在每天都看中日兩方的新聞,令人更明白兩地媒體的不同,反思傳媒的良心何在。

讓我分享一點點個人的感想吧。最近常有機會照顧親戚就讀小三的男孩。那天我給了他一塊寫著日文的餅乾(台灣產)。他馬上問我會不會有幅射啊?我忍不著回他,電腦也有幅射的,你少點玩電腦遊戲便沒有問題了!日常生活中我們也經常接受大自然等幅射。特別是小朋友,需要正確認識幅射。當然,日本幅射等問題未解決,須繼續關注事件。

捐款之外,朋友跟我提及過摺紙鶴的事。他們覺得捐食物及錢比較實際。我略知佐佐木禎子的故事,對他們的意見有一點保留。不知各位達人怎看?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
發表評論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
開啟HTML
開啟UBB
開啟表情
隱藏
記住我
暱稱   密碼   訪客無需密碼
網址   電郵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