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舊書在日本有個約會:從神保町到BOOKOFF

我是書癡,辦公室,住家,甚至老媽的家都擠滿我的書。二、三年前開始發現真的沒有地方可放,便採取一邊棄書,一邊買書的做法。本人對棄書十分不願意,可是香港缺乏書籍的二手市場,舊書只好在堆填區永眠,跟黛玉葬花一樣傷感。心想:「書啊!若是在日本,你一定可以找到新的主人。」日本不但是出版大國,也是舊書之國。舊書在日本十分吃香,是一盤很大的生意,對出版業及文化生態影響很大。如果我身在日本,只需打一個電話,便有人來把不用的書通通搬走,而且我還有小錢入袋。其實賣舊書收入事少,替自己讀過的書找到第二生命才是賞心樂事。

舊書的前世今生
不但貓有九命,書在日本也可不斷重生。日本舊書市場龐大,買賣舊書的風氣非常興盛。舊書店(古本屋)數量多達數千,而且提供十分完善的服務。日本一些大城市有舊書店街(如大阪梅田古書街、大阪なんばん古書街、京都今出川通及Metro神戶古書街等)。以東京為例,神保町(神保町古書街)、高田馬場(早稻田古書店街)、日本橋(日本橋古書店街)及本鄉通(本鄉古書店街)是四大舊書店集中地。前兩者規模較大,也是我每次去東京必去「血拼」之地。深入寶山,哪會空手而歸?遇上絕版佳作,更難免掙扎一番,然後乖乖地將一張又一張福澤諭吉公仔紙(一萬円紙幣)奉上。

提起福澤諭吉(1835-1901),令我想起他的家傳之寶。福澤諭吉父親百助收藏大儒伊藤東涯(1670-1736)珍藏的《易經集注》,視之為家中至寶。後來家道中落,百助變賣家中資產,卻捨不得此書。他在遺言中吩咐諭吉及子孫要一直保留它,不可賣掉。日人對舊書的情意結從此故事可見一斑。

日本舊書市場發展十分蓬勃,近數年出版業平均每年以-3%的步伐收縮,唯一逆流而上的部門是舊書。近十年新書的營業額減少15.4%,舊書的營業額卻增加33%。現在新刊書籍在日本全年的營業額約8000億円,舊書則約800億円。換言之,舊書的營業額為新書的1/10,這是一個相當高的比例,在世界各地恐怕難找到如此規模的舊書市場。

究竟為何日本的舊書市場如此龐大及具競爭力?第一,日本人有很強的循環再用意識。日本雖然是富裕社會,但國民有循環再用的習慣,因此二手(「中古」)市場很大,其中以舊書、汽車、名牌手袋及古董錶為代表。舊書業在日本已有差不多120年歷史,早已是重要的知識傳播及出版流通的管道。買賣舊書的制度十分完備,日本人樂於使用。

第二,日本人喜歡閱讀及購書。日本出版市場一年的營業額差不多達兩兆円,平均每人每年花費約6250円購買新刊書籍及625円購買舊書。現時日本人口為1.28億,因此新刊書籍及舊書的全年營業額分別為8000億円及800億円。絕不要少看800億円的舊書市場規模,它比AV ( 579億円) 、同人志( 553億円) 、偶像消費( 505億円) 及電子漫畫( 250億円) 還要大,但不及手機遊戲(884億円) 、家庭電器( 1500億円) 、電子遊戲主機(1755億円) 及電影(1936億円)。

第三,日本出版生態支持舊書業。日本一年出版新刊的書籍約八萬種,表面風光,但回書率高達30-40%,絕大部分只印一版,因此很多新書出版不久便在新刊書店落架,舊書店是書籍的「沉睡森林」,是讀者找書的寶庫。此外,買不出的新書也多流轉到舊書市場,成為「新古本」。

第四,日本建立完整的舊書流通系統,舊書商作為中間人買賣舊書獲利。一般做法是賣方聯絡舊書商,要求前來評估,雙方談妥價錢後書商派人將書運走,然後分派旗下或相熟舊書店出售,也有轉售給大學圖書館、研究機構或個人收藏家。這個「宅本便」制度令變賣書籍簡單快捷,有助鼓勵人們將不用書籍出讓。

第五,新販賣形式的出現活化舊書市場。傳統舊書店(如神保町及高田馬場的書店)以販賣學術書籍為主,以學者及學生為主要對象,書價不太便宜,不少甚至貴過原來書價。近年出現以廉價推銷大眾化書籍為商業策略的連鎖舊書店(如BOOKOFF及Book Market) 及網上銷售舊書的網站(如「日本の古本屋」、「@古本市場」及「BOOKOFF Online」、「BOOK TOWN神保」、「紫色部」及「Amazon Marketplace」),開拓年青人、網民及一般讀者的市場。舊書網站令人不用去書店也找到所需書籍,其生意蒸蒸日上。以「日本の古本屋」為例,它是全國古書籍商組合連合會的購書網站,結集七百多間傳統舊書店(約占該會會員的1/3) 的藏書,每月的營業額高達一億五千萬円。

神保町的風景
論買書的勝地,臺北有誠品,新加坡有紀伊國屋,東京則以神保町古書街為首選。跟前兩者買新書、喝咖啡的大型新刊書籍連鎖店不同,神保町古書街不潮,但卻別有一番風味。神保町古書街共有172間舊書店,不但是日本,也是全球最大的舊書店集中地,規模遠勝北京琉璃廠及上海文廟舊書街。從50円的舊漫畫單行本及小說文庫本至數十萬円的絕版書及江戶時代古籍,應有盡有。這裏沒有的,別想在其他地方可以找到。流漣大半天,總有驚喜。我曾經只花區區1500円購得德川中期日人撰寫的《易經》注疏,裏面還有蟲蛀的痕跡及朱砂評語,打開它時一陣書香撲鼻,頓發思古之幽情。運氣好的話,你會遇上由岩波書店出版,早已絕版的整套67冊《日本思想大系》,而且只需五萬円便可帶回家。



神保町古書街在東京千代田區,書店主要集中在靖國通與神保町一丁目至三丁目之間約五百公尺的範圍內,除了172間舊書店外,還有30間新刊書店,短短幾條街便有兩百多間書店。近代以來,神田神保町一帶是大學區,例如明治大學、御茶之水大學、一橋大學、日本大學、法政大學、專修大學、中央大學及順天堂大學等多間著名學府都在附近。早於明治時期,神保町已發展成大學生消費區,包括書店的各類商店林立,據稱當時書店數量已過百。1902年至1903年當魯迅(1881-1936)在東京弘文學院就讀時,不時來神保町逛書店。到了大正及昭和初期,舊書店數目大增,古書街的規模已成。1935年三省堂在神保町街角成立大型書店,成為神保町的地標。戰時該區破壞較少,戰後迅速復蘇,書店不斷增加,而且範圍日益擴大,奠定神保町古書街的地位。

現在神保町古書街的主街跟橫街小巷像蜘蛛網般縱橫交錯,初訪者如進入八陣圖。朝日新聞社每年出版《神田神保町古書街》,遂一介紹古書街內所有書店,並附購書貼士及地圖,讓人按圖索驥。另一必讀入門書是池谷伊佐夫的《神保町書蟲》,作者是位藏書家,過去三十多年每週六都去神保町「朝聖」,此書紀錄這個「神保町達人」的心得,並由他嚴選30間具特色的舊書店作詳盡介紹。

神保町舊書店的特色是數量多,鋪面小,分工細。跟三省堂、書泉、東京堂及岩波等大型新刊書店不同,大部分舊書店都只占一個幾百平方公尺小鋪位(樓高四層的文史哲美術科老店小宮山書店是少數的例外),但勝在各具特色,美術、佛學、古籍、浮世繪、建築、音樂、文學、法律、外文等不同書種,讀者找書十分方便。



神保町是書人相遇的地方。以我的研究為例,昔日當我在日本搜集有關德川易學的資料,準備撰寫博士論文時,神保町的原書房便是我差不多每週必去一回的地方。它是全日本唯一的易學書籍專門店,在店內除了有不少絕版「幻之名作」外,還不時踫到治易學史的前輩及易占高手。東方書店是我另一必去處,那裏不但多中文學術書,有關中國研究的日文專著及學術期刊也十分齊全。店內的客人大多是中國研究的日本學者,個個深藏不露。我在此店曾遇上一位認識的早稻田大學老教授。他是已故早大中日文化交流史權威實藤惠秀的高足。老教授雖不懂中文口語,看明清及民國時代漢語的能力令我輩中國人汗顏。

不知是否自置物業或是租金穩定的緣故,神保町舊書店的變動不大,很多都成為擁有半世紀以上歷史的老店,而且門面也甚少翻新。從1980年代我留日時首次踏足神保町,至近年平均一年去一次,神保町還是跟以前差不多,時間仿佛停頓,歲月不太留痕,連店員及書價也無大變動,在那裏可以尋找自己年青時的光與影。

買舊學術書不可以猶疑,好書價格不會減,而且識貨者多,手慢只會後悔。我有兩個失敗的經驗。1994年我第二次留日時曾在神保町一舊書店見到一組明治時期修身科教科書,是研究明治教育、儒學及政治思想的上佳原始資料,難得只是幾千円而已。可是當天下著細雨,我心想:「隔幾天再來買吧!」結果書本去如黃鶴。另一憾事是岩波書店三樓有一間不起眼的細書房,專賣戰前及戰時的舊相片及明信片。治歷史的我對舊物有種莫名的癖好,很喜歡在那房間翻看舊日本及亞洲各地的舊相。相片分類清晰,如日治期臺灣、韓國、滿洲國及戰時的中國及南洋等。幾年前重訪此地,發現它已變成岩波書店的辦公室,那批舊相亦不知去向。與舊物相遇其實真的要講緣分,以前我還未回香港教書,仍未展開對戰前及戰時港日關係的研究,不然絕對不會只看不買。

BOOKOFF的奇跡
日本舊書業近年成逆市奇葩,跟BOOKOFF帶來的舊書革命息息相關。BOOKOFF成立於經濟泡沫爆破不久的1990年,瞄準大眾化舊書市場,以廉價推銷舊漫畫及一般向書籍為經營方針。它從1990年神奈川縣相模原市開設一號店起,至今在日本全國共開分店1087間(至2011年5月為止),在美、加、法、韓四國亦有店鋪。BOOKOFF成為日本最大舊書商,是一所一年營業額高達400億円的上市公司(2004年上市),獨佔舊書市場的一半。它的成功在於超低價收書(分A、B、C三級。A級以原價10%收購,以原價50%出售。B級收購價低於原價10%,以原價50%以下出售。C級一律10円一本收書,以100円出售),低價賣出(多介於100-1000円之間) ,因此利潤可觀,一年的純利達19億円。評論家大塚桂一用「BOOKOFF革命」一詞來形容它的成功及對出版界的衝擊。BOOKOFF 的成功令同類的「新古書店」連鎖店像雨後春筍般出現,較著名的有Book Market、古本市場、Book Mark及Book I-land等,但均無法威脅BOOKOFF。



BOOKOFF走與傳統舊書店迥然不同的路線。第一,它的重點不是學術專書,而是年青人喜歡的漫畫及一般讀者為對象的消閒書籍,文庫本的收藏尤其豐富。第二,它不收藏天價的絕版書籍、珍貴原稿及陳年古籍書畫,而是走大眾化路線,其大受歡迎的100円專櫃約占店鋪面積的1/4,其餘書籍大多以平過原價一倍的價格出售。BOOKOFF的方程式是三個月賣不出的書以100円出售(連稅是105円)。第三,一改傳統舊書店細、亂、暗、臭的負面形象,它的店鋪面積都很大,而且井然有序,燈火通明。所有書籍都經翻新及除臭程式,看起來像新刊書籍,而且不會再有陣陣難聞的煙味。第四,傳統舊書店的收藏多偏陳舊,保存狀態一般欠佳。BOOKOFF的書都是十分新淨的「新古本」,凡陳舊、有破損及加添文字者多不收或以10円收購。部分甚至是全新的倉底貨或出版數月內的作品。第五,傳統舊書店多家族式經營,店長本人也是店員,年紀偏大。他們在店內抽煙看報,沒有甚麼服務可言。BOOKOFF雖是上市公司,但全職社員不足千名,店鋪一般只設一位全職店長,其餘靠兼職的學生支持,以減低成本。店員以年青人為主,穿制服及待客以禮。第六,除舊書外,它還銷售CD、DVD、遊戲軟體、潮流雜誌及寫真集,少部分分店設置咖啡區及上網區,透過多元化服務吸引年青顧客。一些子公司甚至有二手兒童服裝、嬰兒用品、玩具、體育用品、婦人服、貴金屬、手錶等,簡直成為大型二手超級市場。

BOOKOFF的成功有目共睹,引來讚美,但也招至一些批評。正面的評價比較多。第一,大眾化價格助長年青人的閱讀習慣。第二,舊書可循環再用,既環保,而且令賣方、買方及仲介三方都得益。第三,新的商業戰略活化舊書市場,擴大舊書的讀者層及加速書籍的流通。第四,它幫助出版商處理倉底貨,讓它們重見天日,甚至產生利潤,BOOKOFF為「長尾理論」(Long Tail Theory,指新世代銷售商法使冷門商品鹹魚翻生,為企業帶來營利)作了最佳注腳。一些批評的聲音來自作家及漫畫家,他們認為BOOKOFF的「新古本」打擊新書銷路,因為新書出版不久便可在BOOKOFF找到。一些讀者索性不買新書,等它變成「新古本」才買。不論「新古本」如何好賣,作家及漫畫家均無法取得版稅。也有人認為BOOKOFF蠶食傳統舊書店的生意。另一種指控是BOOKOFF成賊贓的轉賣站。日本偷書問題嚴重,偷來的書轉手讓給BOOKOFF十分方便。

我喜歡神保町古書街,但同時也愛逛BOOKOFF,而且是它的會員。兩者渭涇分明,針對不同市場。我去BOOKOFF主要是在100円專櫃找一些非學術,但有趣的閒書來看,給思想放假。我的辦公室擺放的多套日版漫畫多是購自BOOKOFF。跟神保町不同,BOOKOFF不會有絕版學術書或陳年珍品,不會為你帶來驚喜,但保證可以執到平貨及愉快消磨幾小時(因它樓面寬裕及容許「立讀」)。這正代表神保町與BOOKOFF存在很大的互補性,雅俗共存,令日本舊書業在逆市找到生存之道。

此文原刊知日雜誌第四期
Posted by 知日部屋屋主 | 評論(25) | 引用(0) | 閱讀(38937)
99love11 +
2019/12/03 18:24
美国黑金         印度神藥          日本藤素          2H2D         必利勁
cooljapanguys Homepage +
2014/02/08 11:38
看了你精彩的文章很感嘆'香港'完全沒有舊書市場.. 2手漫畫DVD市場也好狹窄.. 雅虎拍賣根本不成氣.. 曾經嘗試在旺角信和逐間問.. 只有一間肯收回'山下智久'的EP.. 現在都不敢再在amazon.co.jp大量入貨了.. 幸好'明愛懷寶坊'還是有誠意的經營著.. 處理不到的'鄭秀文''安室'等等全都送去那邊了.. 希望替它們找到新主人也可盡綿力做點功德.. 銅鑼灣恩平道地庫有一間專收日語書籍.. 不想要的全送上去了.. 有次老闆正在說電話.. 怕他不肯收我冷門的古書又不想送它進填海區.. 於是硬塞給老闆連10元8塊也不要了.. 下次去東京必要抬一籮舊雜誌去了.. ..
passerby +
2013/01/09 00:16
神 -- かみ,紙 -- がみ一個係か,一個係が。不同的。
猴子修 +
2012/11/14 13:43
BOOK OFF的社長好像也是傳奇一則,印象中是個中高年投入就業市場的家庭主婦;待他日日文學習有所成果,真希望愛書的我能像屋主一般到日本舊書店泡一泡
愛書八爪魚 +
2012/10/19 00:10
多謝屋主. 可否告訴我:京都今出川通及Metro神戶古書街,
大阪なんばん古書街,日本橋(日本橋古書店街)及本鄉通(本鄉古書店街)點样去?
我也去過神保町和梅田舊書街.
知日部屋屋主 回覆於 2012/10/19 07:02
please google search.
yan +
2012/02/28 19:12
zion +
2012/01/21 00:47
冒味問個無關係的問題,日本在幕未的識字率高不高?
我見到有人說和清朝差不多,又有人說很高,如此兩極,難分真與假。。。。。。。。。
知日部屋屋主 回覆於 2012/01/21 07:41
Right, as high as Qing.
See Ronald Dore, Education in Tokugawa Japan
星琴 Homepage +
2012/01/19 10:10
本身我也是個愛書人,小時候的我新書舊書都會看。或許香港社會的文化有種"新才是好的風氣",加上賣書人多數對書的打理不夠好,往往舊書就會有總殘破的感覺。見日本可以做得咁好,香港真的要努力!最近去過一間叫"實現會社"的樓上舊書店,專營社會學及人文學書,地方雖小但有閱書的空間,值得一看
再路過 +
2012/01/12 14:25
>眼鏡男     疏於説明、不好意思。個人指的是發音是”高低声調”
Juli +
2012/01/12 13:18
跟香港人的習慣很有關係。
在香港, 除了樓外,你有見到多少店子在賣二手東西呢?

我認識一些人,他們會覺得圖書館的書太髒了,要看零願買新的。
我去書展見到一堆家長,買的是一堆堆 (沒錯,是一堆堆,要用行李箱來裝) 的補充練習。
我有一件衣服穿了八年多,別人聽到便嘩然了。

香港人大部份本來就不喜歡二手東西
眼鏡男 +
2012/01/12 00:09
To 路過
不都是讀kami嗎?
字典查出來的古音(紙=ika;神=ichiko)倒是不同啦...

當然我指的是訓読み
ioi +
2012/01/11 15:24
上上月有看到一篇日本的文章

說bookoff的業績持續下降

無紙化和線上內容販賣的影響力也越來越大了
松山 +
2012/01/11 10:55
在買書的經歷中, 也買了不少封面很吸引, 但內容不是我杯茶的書. 再加上現在大多數書也包了膠紙, 買了幾次封面吸引但自己不愛看的書後, 以後買書也小心多了...因為買了回來不想丟掉, 一直存在家中, 家中的空間也越來越少了...因此有舊書店, 就可以讓讀者放心買書, 買了不合胃口的話就賣了它.
VIKK33 +
2012/01/10 11:13
打電話就到府收書的舊書店在台灣也有
例如台北的胡思二手書 茉莉二手書
不過要30本以上才有此服務
琛 +
2012/01/09 19:12
據說是因為業界潛規則不許同時經營二手書店吧?
而且香港人真是意外地求新書的人比二手書多很多
不過他們只有「擁有」這種物慾的心
但是他們卻沒有「收藏」珍重的心
有時問讀者閱讀習慣
有的答我他有時買回去都沒讀
有的答我如果收古本的話,不如去圖書館借
買回來又要賣出去,麻煩……

但我個人來看這和習慣也有關係
我們沒有一個可以常讀書的大環境(只可讀不想看的課本的填鴨式教育)
所以也沒能有這樣珍惜書本的風氣
frac +
2012/01/09 18:17
很有趣味的文章,thanks。
路過 +
2012/01/09 05:09
>眼鏡男雖然我同意日本人是很愛書、但”神”和”紙”並不是同音(發音)、也不是同一個語源。
connie +
2012/01/07 15:54
我也很喜歡神保町
記得在一間店叫VINTAGE, 賣跟演藝界有關的出版物
每次到東京我也會去找找舊電視劇本
(因為劇本都是非賣品,只有等關係者放到古本店才有機會入手)
有次還找到蜷川幸雄1991年的舞台劇場刊,很驚喜!
眼鏡男 +
2012/01/07 04:35
因為R.O.D.才認識神保町
如果有機會去日本的話,一定是秋葉原之後第二要去的地方
其實除日本以外都很難有地方是因為賣書而出名?

日本人對書的愛情真的不可小看
由"紙"跟"神"的發音也許已經可以看出
路人甲 +
2012/01/07 00:04
本人對棄書十分不願意,可是香港缺乏書籍的二手市場,舊書只好在堆填區永眠,跟黛玉葬花一樣傷感。
<----
純粹路過~
有間幾好二手收書

精神書局
http://www.spirit-bookstore.com/sell.htm
akira +
2012/01/06 23:55
BOOKOFF 真的好正又便宜!去年在東京和大阪旅行時,幾乎都是天天逛賣漫畫同人誌的二手書店.......一逛就幾個小時,根本就不想走........可惜香港的二手書店市場太小也沒有利潤.......想要在這邊找到心頭好有些難呢......

因聽聞神保町書店街似乎走學術性路線.....所以沒去拜訪了,再加上日文能力也不高......其實就算在日本買了便宜的漫畫或小說回來,都未必看得明白........

但對於鐘意看書買書的人來講,在台灣或日本逛書店真的是滿載而歸啊!
Justin Homepage +
2012/01/06 22:24
去東京的時候曾到神保町看看,見到日本人的對舊書的保護之心,確是很值得我們學習。不過,小弟日語水平太低,所以最後還是去了逛Book Off。

有空請來小弟博客!
CYC +
2012/01/06 12:07
日本出版的圖書紙質好,封皮硬,經得起歲月。且日本讀者一般惜書愛書,少劃花之餘,通常還用書套包起來才讀。有很多所謂的舊書,出版了幾十年,不知轉了幾手,還可以保持到七八成新,實在是難能可貴。

神保町的舊書街,我每隔兩三個月就會去掃一次舊書。加上附近又有像三省堂這樣的大書店,神保町新舊交雜,有時真是逛了一整天也不過癮。

早幾天過年時,BOOKOFF連續三天,每天4小時所有書打半價(100円コーナー除外)。真係執書執到你手軟!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
發表評論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
開啟HTML
開啟UBB
開啟表情
隱藏
記住我
暱稱   密碼   訪客無需密碼
網址   電郵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