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偉明說日本流行文化這些年               撰文:顏亮

屋主前言:《南方都市報》記者顏亮專程從廣州來做訪問。談了很久,結果文章很長。這是首次接受內地傳媒專訪,很高興是我一直欣賞的《南方都市報》。談話以知日部屋、日港人集體回憶中的日本、傳媒中的日本及研究日本的意義等為重心。

在日本尋找中國
吳偉明編撰的論文集《在日本尋找中國》(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201212)試圖從歷史、考古、思想、書法、教育、金融、媒體等諸多角度切入,探討近現代以來中日兩國是如何在彼此身上尋找、塑造現代性及身份認同的。


2005年,吳偉明開博。時逢日本意圖成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引發大規模抗議,我覺得日本確實該罵,但讓我很難受的是,他們罵得不對。如果你要罵日本,必須先有所瞭解然後再去罵。博客知日部屋就此誕生,反日哈日不如知日的主張就此確立。兩岸三地的年輕人在上面留言、表達意見。2007年博客熱最高潮時,知日部屋一天能有接近1萬的點擊量;即便是現在,每天也能有近5000的訪問量。

吳偉明介紹道。
在維基百科上,知日部屋被定義為一個討論日本文化的公開網志,網站的風氣頗為溫和,而非如中國的一些論壇般常有激進反日言論。除博主身份外,吳偉明是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教授,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博士,主要研究的方向是中日文化交流

201212月底,由吳偉明編撰的論文集《在日本尋找中國》將由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出版。在導言中,吳偉明開宗明義,中日兩國一衣帶水同文同種的關係,只是主觀的一廂情願。不僅從地理上不是如此,而且兩國在文化上也相對獨立。他說,研究日本為的是研究中國,日本和我們的關係最密切,對它又愛又恨,不管你喜不喜歡它,它都是你的鄰居 作為出生於上世紀60年代的香港人,吳偉明對中日文化交流的研究,都從香港———這個華人世界的特殊文化存在出發,但遠不止於此。

1960-2000·香港
日本與香港合作的黃金期持續了近四十年。香港曾經抄襲日本的模式,但慢慢也有了自己的一套。在學術上,這是一種混種的新文化,新文化中既有香港成分、日本成分,也有很多別國成分。

在亞洲來說,香港和日本的文化交流非常緊密。尤其是二戰後,大部分國家都禁止日本文化進入,香港卻沒有。比如說李香蘭,當時是被稱作漢奸的,但很多香港人卻非常懷念她,甚至還有電影公司在香港放過她在日本主演的電影。 日本電影在上世紀50年代重回香港,在亞洲都可以說是最早的。到上世紀80年代,香港出現了第一波日本流行文化熱潮,到90年代出現了第二波熱潮。

我出生於1962年,我們這代人基本都是看日本漫畫、日本電視劇,用著日本電器長大的一代。
日本流行文化開始進入香港,肇始於上世紀70年代。當時香港T V B剛開台,本地電視劇不夠,就買了很多日劇。最初影響我們的是日劇,是關於體育的,打排球之類的,這些後來在內地也很有名。不過我們當時是通過翻譯(而不是原聲),諸如把黑澤明的電影翻譯成廣東話。 上世紀70年代,香港主要通過臺灣引介,當時的日本歌曲、漫畫,都是通過臺灣進入香港。我們以前聽的時代曲——— 也就是鄧麗君唱的那類歌———其中八成都是日本的演歌(起源於明治時代,所使用的音階大多使用日本古代民謠採用的五聲調式)。臺灣可以說是香港認識日本的啟蒙。直到80年代,香港才開始直接接觸日本產品,不再通過臺灣這個介質,包括日本的音樂、電影。那時日本的偶像基本每年都來港,很受歡迎。

基本上,香港的流行文化,無論是音樂、電影還是漫畫,都是吸收日本元素發展起來的。這種現象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尤其明顯,當時的香港流行樂壇,有兩到三成的歌曲都是從日本歌曲改編而來。我們現在熟知的很多天皇巨星,從最早的羅文,到後來的張國榮、張學友,無不如此。在音樂製作上,當時香港也喜歡去日本錄音、找日本人編曲。

電影方面,香港一直都同日本有非常密切的合作,從60年代開始,很多日本電影導演(注:西本正、井上梅次等)被邀請來拍片,由於當時正是日本電影的低谷期、香港電影的黃金期,所以他們都很願意過來。
不僅導演,日本的演員、攝影師都紛紛來到香港。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香港電影中有大量日本演員,細分下來,大致有兩類,一類是武打演員,很多日本演員的空手道、柔道功夫非常厲害;再有就是色情演員,當時A V已經開始走下坡,所以這類演員也願意過來;此外,當時香港同日本也合作製作過很多電影。現在這種合作就更多了。當時很多香港電影都邀請日本技術人員過來幫助製作配樂、特效等等。可以說,香港電影能在上世紀末風靡全球,日本功不可沒。 有意思的是,在香港電影中,日本的形象也是在不斷改變。70年代,大部分功夫電影,都是以日本人作對手,樂趣便在於打日本人(如李小龍的功夫片)。到80年代,日本印象就開始複雜化,既有黑社會,也有比較正面的、中立的形象出現,比如日本旅客來香港的生活體驗,或是日本員警來港查案。日本在香港電影中的形象,已不只是壞人了。

應該說,對於香港本土文化的形成,日本幫了很大的忙,最明顯的例子就是香港動漫。最早的香港漫畫就是簡單地模仿日本漫畫,比如說抄襲《哆啦A夢》,到後來,才慢慢形成了所謂的香港本土動漫,黃玉郎的《小流氓》(《龍虎門》)、《小魔神》都有很明顯的日本動漫的影子,而且越是年輕的漫畫家,受日本漫畫的影響就越深。 在動畫方面,日本的影響也不能忽視,尤其是製作。比如80年代初的《老夫子》,是請《哆啦A夢》的導演過來做動畫導演;1993年徐克的《小倩》,我覺得是最好的香港動畫片,是請宮崎駿的團隊做的前期。

在香港流行文化發展的最初階段,日本不僅啟發我們,還幫我們走出第一步、第二步。
日本與香港合作的黃金期持續了近四十年。到上世紀90年代,香港回歸後,同內地的合作明顯增多。這既有拓寬內地市場的原因,也有成本的考量。 對於香港,日本流行文化始終重要。但香港本身是一個國際化都市,以我自己為例,我曾經在外國生活過十幾年,在美國6年,日本4年,加拿大1年,新加坡5年,其實很多香港人都有這些經歷,去過不同的國家地方留學生活,接觸的東西很多,所以他們不會對單一的文化忠心 香港曾經抄襲日本的模式,但慢慢也有了自己的一套。在學術上,這是一種混種的新文化,新文化中既有香港成分、日本成分,也有很多別國成分。

2000年至今·中國
在全球化的背景下,隨著其他地區和國家的流行文化迅速發展,日本流行文化的對手越來越多,競爭也越來越激烈。而中國內地現在可以說是日本流行文化最大的發散地。 我們現在看到日本流行文化在世界大行其道,這並不是日本人刻意安排的。日本人從來不———最近有些改變———以前根本不注意亞洲的市場,他注意的是本國,是我們主動將日本的東西通過非法的方式引進來的。日本漫畫外交其實很短,就十年。非法引進的方式主要就是盜版。對亞洲來講,日本流行文化正是通過這些灰色地帶不斷成長起來的。可以說,沒有盜版,日本流行文化不可能這樣受歡迎。 在上世紀90年代以前,所有日本本土以外的能看到日本動畫都是盜版的,日本人也不賣版權給其他國家。90年代中期,隨著V CD的出現,日劇在香港風靡一時。這些V CD全都是盜版的,幾十塊錢就可以買一打日劇回去看,而且劇碼都非常新。但到1999年以後,海關比較嚴,所以有好幾年香港都不怎麼看日劇了。直到幾年前,內地的互聯網出現很多日劇,這才又開始有人開始看日劇了。雖然其中存在法律和道德上的問題,但無論如何,不管是以前的盜版,還是現在的互聯網,對普及日本的流行文化發揮的作用很大。 也正因此,中國大陸現在可以說是日本流行文化最大的發散地。無論是M V、卡通還是電視劇、電視節目,現在都能在大陸的互聯網上找到,不僅免費,而且更新速度非常快。

為什麼中國人會特別喜歡日本流行文化?這跟亞洲文化的接近性有關。我們看日本的東西,(文化上的)接受基本沒問題,一看就明白,就懂得笑。對亞洲人來講,美國像是蓋了一重的,特別是東亞來講,我們一直是喜歡日本的。再遠一點,到東南亞,他們的接受能力就要弱一點,歐美就更弱了。應該說,日本流行文化在世界的傳播,是一圈一圈拓展開的,東亞最容易打進去的,這些地方的本土流行文化實在太弱了,跟日本完全沒法比。不過現在這種情況也在慢慢改變,雖然日本流行文化依舊強勢,但其他地方的本土流行文化也慢慢發展起來,韓國、臺灣現在都很厲害,香港差一點。大陸的流行文化是給國內人看的,有點保護的性質,出口比較困難。 日本流行文化有啟蒙的意義。比如說韓國流行文化,很多是模仿日本,它的動漫、電視劇同日本的都非常相似。韓劇走的路線就是以前日劇走的路線,最慘的事情都發生在主角身上。但韓國現在越來越有點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感覺,比如說同樣是偶像,它訓練出來的跳舞、唱歌水準比日本的高一點;韓國即食面是日本發明出來的,但是它的湯比較用心,比日本好吃,很多東西都已經超過了日本。 這也是沒辦法,

日本經濟在上個世紀60年代起飛,到90年代經濟泡沫,整個國家就開始走下坡路。一個國家走下坡路時,什麼都不行了,日本流行文化的影響力也就衰退了許多。
衰退並不是指日本流行文化退步,而是在全球化的背景下,隨著其他地區和國家的流行文化迅速發展,日本流行文化的對手越來越多,競爭也越來越激烈。 但即便如此,在香港,日本流行文化的社會影響始終都是第一,無論是歐美流行文化還是本土流行文化,都只能望其項背。

日本流行文化本身也在不斷發展,近年越發有小眾化的趨勢。它不再像以前有《龍珠》、《美少女戰士》這類國民級作品,能滿足不同年齡人的需求。現在很多流行的作品只給腐女禦宅族看。這些東西我們一般人可能聽都沒聽說過,但特定群體卻喜歡得不得了。 腐女禦宅族都是日本人發明的名詞。不過仔細探究,其實反映的是一個全球共有的現象。比如說腐女,其實反映的就是男生女性化,女生男性化趨勢。腐女不是新詞,在80年代就已經有了,90年代初引起一個熱潮,問題是現在的這些作品,sex()的成分越來越多,對一些女性來講可以得到心理上或者感官上的滿足。 這些文化元素,最初在日本都是以次文化形式出現。隨著越來越多人接受,才慢慢轉變成主流文化的內容。在日本,甚至有專門推廣這些次文化的機構。以現在非常流行的為例,它最初產生於上世紀90年代末,在同人世界最初有這樣的漫畫,然後被一些出版社挖掘出來。日本的出版社有很強的導向性,他們會派人去大的漫畫年會觀察,看什麼次文化有潛質轉變成主流文化便是這樣成為日本主流文化的一種的。 得益於互聯網的普及,這些新興的次文化很快便會在世界範圍內傳開。

在香港,這些源於日本的次文化慢慢也融入到主流文化之中。不過在內地,由於政府保護本土文化意識非常強,完全的日本風格是不被接受的,次文化很難成為內地主流文化的一部分。
不過在內地作為次文化出現的日本流行文化就非常厲害了。比如說cosplay、同人、輕小說這些在中國大陸影響都非常大,同香港、韓國幾乎沒有任何差別。你要知道,中國內地在日本的留學生就有大約8萬人,他們都是懂日語的年輕人。任何新的東西一出來就馬上傳過來,幾乎是完全同步的。 也正因為此,雖然中日政治隔閡非常深,但由於次文化的影響,兩國年輕人有共同的語言和話題,大家都是同一種人,也就無關政治和外交了。作為喜歡日本流行文化的人,我們也不喜歡政治掛帥。無論政治是鼓勵還是阻礙我們,我們都不願意為政治左右,喜不喜歡日本文化是社會的選擇,與政府無關。

實際上,就我觀察,在中國,極端反日的人數量非常少,網上聲音被放大了很多。香港大學有一個教授在中國幾個主要城市做過調查,他發現幾乎所有年輕人都喜歡日本流行文化;但在歷史問題上他們是反日的。也就是說,他們能將這兩個問題分清楚———我喜歡日本流行文化,但並不代表我對歷史問題認識模糊。我相信大多數成年人也是抱著同樣的看法。 而對香港的大多數年輕人而言,去日本旅行和購物非常重要。政治距離他們很遙遠。

博客知日部屋七年側記
“日本
右翼罵我被中國洗腦了,內地憤青罵我被日本洗腦了我從2005年開始經營知日部屋。當時,為了抗議日本入常(日本希望成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內地發生了反日高潮,北京、上海、廣州的日本領事館都受到了衝擊。我看到很多非常激動的場面,也聽到很多人罵日本,雖然我覺得日本確實該罵,但讓我很難受的是,他們罵得不對,不應該是這樣的。如果你要罵日本,必須先有所瞭解然後再去罵。比如說你罵它二戰沒有賠償,沒有道歉,其實並不是這樣。 時逢博客熱潮,我於是開始了知日部屋,因為我之前都是在學校做中日文化交流研究,我想如果能有這樣一個平臺,讓我從象牙塔走出來同不同的人交流,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最初我不知道怎麼寫博客,第一篇博客寫得非常沉重。其中提出了反日哈日不如知日的口號。同時還非常鄭重地將中日之間存在巨大分歧的幾個問題,諸如道歉、賠償、領土糾紛以及教科書等簡述了日本的觀點。對於這幾個問題,中國的觀點大家都耳熟能詳,但日方的看法卻鮮有人知,甚至都沒人主動地去瞭解一番。 由於一開始不知該如何寫博客,最初的一些文章往往都過於學術化。不過隨著自己慢慢摸索,最終也把握了一些寫作方法。我的標準是希望中學生都能看得懂,不想寫太深的東西。目的就是希望能抛磚引玉,運用博客這個平臺同不同人交流。

最初兩年也確實達到了這個目的。
那個是博客的時代,當時一寫就是一兩百個留言,而且有很多高手和你交流。最近一兩年博客的熱潮過去了,看的人還很多,但留言的越來越少了。所以寫的心態也不一樣。現在很多都是雜記,也沒有什麼壓力。以前的話,如果一天不寫,經常會有人催著你寫。

如何傳播真相

知日部屋到現在七年,我一直希望能把它做成喜歡日本的人討論日本的平臺。對我這些內容感興趣的,年齡段其實非常廣,從中學生到五六十歲的人都有,兩岸三地的都有。 雖然大部分的討論品質都很高,但也經常會出現一些爭吵。我也不知道他們會不會看我的內容,反正他們看不順眼就罵。不過我也無所謂,但凡不是來討論,講髒話罵人的我都刪。有一個時期日本右翼來罵我,罵我被中國洗腦了,替中國人說話;另一方面中國的憤青也來罵我,說我被日本洗腦了,我在中間兩邊都不討好。 最近一兩年我寫流行文化比較少,有些東西是不吐不快。尤其是3·11大地震以後,我幾乎每天都寫。因為我覺得,香港媒體對日本大地震的報導很多都是在亂講。我每天都會翻閱幾份日本的主要報紙,也會去幾個主要的討論區看看,所以我的資訊比較集結。

可能想想媒體根本沒幾個人真正留意過日本,有些不可信的、惡搞的東西,都被他們當真地報導出來了。
這樣的例子非常多。比如說東日本毀滅論,有一天全香港報紙都把東日本全毀做頭條,說時任日本首相菅直人警告要做好東日本毀滅的準備。我因為一貫對媒體公信力存有戒心,馬上去日本主流新聞網站核實。結果發現,事實這是菅直人對東京電力缺乏危機意識表達強烈不滿後的斥責。香港媒體的報導,完全就是亂講。 我當時就把真實情況貼到博客上,網上的轉載非常熱鬧,很多人通過我這個網站,把整個問題都弄清楚了。但是令人遺憾的是,沒有一家媒體做出道歉。這樣的錯讀和誤讀現象,在香港的報刊媒體上,可以說非常普遍。 這其實也彰顯出,雖然我們同日本交流了這麼多年,但實際上交流的管道一直都很窄。我們對日本有興趣,但瞭解得實在太淺。很多香港媒體甚至連一個懂日文的人都沒有,僅僅透過翻譯來收集資料,難免會鬧出笑話。對一個地方有興趣但不瞭解它,這是很可悲的。

我博客的一個使命就是希望能化解這些誤解。我希望中日間彼此能互相多瞭解對方一點,瞭解以後你要再罵我不管,你先要去瞭解。其實想想中國是非常可悲的,罵日本罵得很凶,可對日本的瞭解卻很膚淺。很多時候出了事情就找一個評論家講一些有的沒的東西。我們不是沒有研究日本的專家,只是往往不那麼全面。全面說的不只針對日本最近的東西,而是對日本的歷史和文化、日本民族的瞭解,以及在日本有一些生活的體驗。

知日才更知中
雖然我在博客中談到很多日本流行文化的內容,但我不希望我變成推銷日本流行文化的學者,我考究的是香港與日本流行文化的交流。對我而言,研究日本的目的,最終還是希望能更好地研究中國。我覺得要瞭解中國不能單從中國的角度來看,有時民族主義中心會把我們蒙蔽,日本人也是如此。 日本和我們的關係最密切,對它又愛又恨,不管你喜不喜歡它,它都是你的鄰居。所以透過日本來看中國才發現很多東西都不一樣,從日本的人的角度去看對中國的讚美、批評,我們看到了更多的東西。
Posted by 知日部屋屋主 | 評論(9) | 引用(0) | 閱讀(14659)
美國黑金 +
2019/02/08 15:54
Cody +
2013/01/03 10:42
教授寫的好,這個博客讓我瞭解到很多的日本真實情況,以後也會一直支持您
Wai +
2012/12/30 01:37
教授的見解對我了解日本流行文化很有幫助。在全球化的影響下, 日本流行文化在近年確有衰退跡象。然而, 其對香港的影響力仍然不小。我們對日本的文化想象有時候更美化了, 蒙蔽了一些事實。故若希望研究日本文化,單單透過體驗並不足夠。教授的博客在此方面令我有所得著。雖然我只關注了此博一年有多,但亦感受到教授的苦心。希望您繼續為我們解剖日本文化的真實一面good
chongov +
2012/12/26 19:54
我是從一個反日派變成如今對日本基本肯定的人的。
希望中日關係不要被野心家挾持。
更不允許任何民族主義挑釁言論。
joebb2016 +
2012/12/21 15:52
教授的文章由淺入深、由感入理,易於理解。good
kyla +
2012/12/19 11:16
其實之前在您的一篇書評中看到一個觀點,非常贊同,歐美對日本的研究也非常細緻縝密,如果中國研究日本跳脫出民族主義和歷史問題,與國內外日本研究專家多交流,可能會更有益全面深刻的理解日本。
kyla +
2012/12/19 11:11
說得太好了,忍不住頂一下!good
don +
2012/12/18 14:05
一直都都很喜歡去知日部屋,因為得到的資料,不只是表面,而是由屋主深入的去分析和解讀. 現已成了基本上每天都會到的地方.
Frank +
2012/12/18 10:39
我自己很喜歡中國文化,也喜歡日本文化,兩國文化既獨立又相似,有時候我從某部份日本文化之中還能找到埋在中國文化深處的美,兩種文化都有著獨特的魅力!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
發表評論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
開啟HTML
開啟UBB
開啟表情
隱藏
記住我
暱稱   密碼   訪客無需密碼
網址   電郵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