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那」的原意

| |
不指定 2016/10/14 07:01 [歷史拾遺]

「支那」是日人用來泛指中國,本是中性用語。德川日人使用它主要是 (1) 不想用「中國」、「中華」等尊稱。(2) 用「支那」指一個跨時空地域的國家,而不是某朝代某政權如「大明」「大清」。孫中山用「支那」不是出於濫用日式詞彙,而是有否定清政權之意。以下引文來自《德川日本的中國想像》(清華大學出版社,2015)的一個註釋:


「“支那”一詞在德川時代多不帶負面意義,反而是超越儒學華夷之辨及日本本位主義的中性詞彙。其衍生詞為“支那國”(橘守部、佐藤信淵)。使用“支那”及“震旦”代表日人選取中性的國號取代尊稱。


“支那”原出梵語對秦(Cina)的翻譯(亦譯作“震旦”)。日人採用“支那”最初以僧侣為主,包括空海(774—835)的《性靈集》、虎關師煉(1278—1346)的《元亨釋書》及百里集九(1428—?)的〈山谷先生を祭る文〉(山谷先生祭文),但不常見。德川前期禪師卍元師蠻(1626—1710)的《本朝高僧傳》對“支那”的使用上承中世用法。德川中期“支那”是透過翻譯西洋語China時第二度輸入日本,由新井白石(1657—1725)翻譯荷蘭文地理書時開其端。使用者以蘭學家及政論家為主,計有新井白石的《西洋紀聞》與《采覽異言》、本居宣長(1730—1801)的《葛花》、杉田玄白(1733—1817)的《狂醫之言》、大槻玄澤(1757—1827)的《蘭學階梯》、富永仲基(1715—1746)的《出定後語》、海保青陵(1755—1817)的《稽古談》、佐藤信淵(1769—1850)的《混同秘策》、寺島良安的《和漢三才圖會》及高野長英(1804—1850)的《戊戍夢物語》。以上諸人使用“支那”時並無任何貶意。幕末“支那”的使用激增,吉田松陰(1830—1859)在《幽囚錄》及高杉晉作(1839—1867)的漢詩均用“支那”,而且開始出現貶意。“支那”一詞在明治以後,特別是甲午戰爭及日俄戰爭後作為蔑稱更為明顯。」

Posted by 知日部屋屋主 | 評論(0) | 引用(0) | 閱讀(4002)
發表評論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
開啟HTML
開啟UBB
開啟表情
隱藏
記住我
暱稱   密碼   訪客無需密碼
網址   電郵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