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i-city》的動畫人真情對話

i-city(2005)是一部令我驚喜的作品。13位年青動畫人用心創作九個表達香港都市情懷的短篇作品。雖然水準難免參差及部份作品表達手法未臻成熟,但我看到無限的創意、熱誠與潛能。我一直想寫有關《i-city》的評論,現在先將半年前一次與《i-city》部份作家的對話整理供各位參考。

-

i-city[animation]9 放映及座談會紀錄

日期: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七日 (星期一)
時間: ~ 地點:香港中文大學蒙民偉樓七樓 LT1 (MMW LT1)

-

參與討論者介紹:
洪文婷---《累透社 The Tired City》作者
陳宇峰---《累透社 The Tired City》作者
伍尚豪---《我的燕子 My Swallow》作者
鄭廣泉---《消失中的城市 The Vanishing City
淡水-------《過雲雨 Gentle Rain作者
黃俏琳 ---- 香港藝術中心策劃統籌
知日屋主
Henryporter

-

西西的小說《我城》與《i-City》的關係
Henryporter:《i-City》是基於西西的小說《我城》而創作,製作時有多大程度受《我城》影響?作品中陰沉、沉重的感覺,是作者製作時的心情反映? 抑或是表達對《我城》的感覺?

淡水:經常都有人問:片中灰灰暗暗的感覺是否各個作者之間早有共識?其實是沒有的。大家在年多前製作時心態可能有點灰暗,但我不是立心要做一條灰暗的片子出來。我的片子是偏向灰暗的,但整體出來的感覺頗有趣,當時我亦問過監製 (BoBo) 。我沒有看完西西的小說《我城》,因為西西太多形容這個城市的方法, 我怕會受她影響,故只大概用了她的意念,再用自己的方法去看這個城市。

鄭廣泉:我有看西西的小說《我城》, 看完西西描繪她眼中的城市後,反而覺得自己沒有甚麼包袱,用回自己的角度去描繪。至於灰暗的問題,我覺得自己的作品只是有點灰暗,其實不是太灰暗。

伍尚豪:我認為西西的小說《我城》是她紀錄她對那個時代的城市的感覺,《i-City》這個計劃是動畫師對香港或住的地方的感覺,兩者背後的意義很相近。反觀我們這一代,雖然沒有經歷過戰爭,但亦見過很多不如意的事,如中學時有六四事件、之後有 911事件,很多環境引致創作者在作品中或會表現出不穩定、不舒服的情懷或感覺。看回各個作品,其實都不是灰暗的,例如《累透社》的主角跳樓,老闆會接回她讓她繼續工作,死不了依然有工做;我的作品《我的燕子》主要是講「情」,我覺得我和其他作者的作品與西西的小說很吻合,都是紀錄我們對這個城市或時代的感覺,底蘊不是近一兩年發生的事,而是由長大到現在,許多開心及不開心的事, 所以我估計大家背後的創作都是在作品中呈現對這個社會或城市的感覺。

-

陳宇峰:我覺得若然大家覺得灰暗的話,是大家找到一種共鳴,或許大家在作品《累透社》中看到自己,因為故事中正講述這個社會,主角未必是自己,但確實是社會普遍的心態,有人真是這樣子「一腳踢」地工作,沒完沒了,工作至很夜。就像近日的例子,預算案發表後,很多人要求最低工資,但沒有人要求最高工時,好像大家已適應了這樣的生活,也許大家要反問自己為何會生活在這麼灰暗的社會中。

洪文婷:剛開始大家都有大致看過西西的《我城》,大家都選擇自己有興趣的部份來看,沒有特別參考,都可以說有少許的靈感來源。

i-City》與日本元素
知日屋主:我們這代是看日本動漫畫長大的,參與同人的亦很受日本動漫畫所影響,但看過你們的作品後,「日本味」是不明顯的,日本的成份不強,是否大家刻意逃避,或是有其他考慮?

鄭廣泉: 其實我的作品《消失中的城市》中有幾個場面和日本有關,當中出現過 PS2 和一本日本漫畫。在創作故事過程中,只是加一些適合的元素進去,例如《新世紀福音戰士》那個沒有電的倒數畫面,沒有刻意逃避。

淡水:影響我最大的、令我想做動畫的,不是小時候看的《IQ 博士》,倒是 Beatles 的《Yellow Submarine》對我的影響比日本的作品來得大。

伍尚豪:我喜歡你的問題,我希望大家看到香港有一班人想做屬於香港自己的動畫。日本的動畫的確很厲害,但我有時會「好忟憎」,為甚麼電視台沒有香港製作的好看的動畫呢?這是我很想做的一件事。透過這次機會,希望大家可以欣賞這九個單位的製作,沒有受日本很大的影響,都是用心去做自己的作品,雖然受很多客觀條件如人手的限制,但我們想開創一條路,做屬於我們的動畫,很高興你看到這一點。

陳宇峰:是很想逃避的,始終有個心態是想作品擁有香港本土的特色,香港是個中西合壁的特別環境,我認為可以塑造一個不是日本的,而是屬於香港的風格。

伍尚豪:你看香港的漫畫業亦有很多人才,如牛仔、馬榮成、黃玉郎,但為何不能承接到動畫呢?Michael Lau action figure 亦可以做動畫,但往往不能發展「產品一條龍」,香港的漫畫有不少的元素適合發展成動畫,我認為是非常有可造性的。

-

i-City》的製作與創作感想
Henryporter:《消失中的城市》是一套比較特別的作品 (Stop Motion Animation),可否談談製作過程?如花費多少時間及如何克服技術上的困難?

鄭廣泉:首先要克服場地的問題。場地是我的家,要等家人全睡了才做。時間上,我沒有刻意去紀錄,都是每晚在家拍一些,每晚可能拍一至兩個 shot 左右。

Henryporter:如何克服燈光光源上的問題?

鄭廣泉:其實相機可以長時間曝光,在家打燈會開一盞「400」,開一盞光管燈,因為光度比較難控制, 所以其實沒有太多打燈。另外,我發覺原來鎢絲燈是會燒壞的,說到如何克服這個問題,其實是選擇不理會這個問題,影片整體質素都可以接受,有些畫面太誇張便在後期作調節。如果真要打燈,因為燈的體積也不少,基本上沒有可能,亦不容許作這樣的投資。

Henryporter:每部作品在製作時,作者個人佔的比重是多少?有沒有其他的製作人員支援?

伍尚豪:製作動畫是頗艱難的,就算找人掃瞄原畫也要花費不少時間。其實都沒有人幫忙,都是一個人兩個人做的事,就算有人幫忙也是五隻手指數得出的工作單位。我們堅持音樂方面要原創,雖然今天沒有邀請音樂部份的製作人員出席,但我覺得音樂與動畫之間有很多交流的地方,應該互相補足。片中音樂都是找朋友製作,都是原創的。影片大部份時間都是放假或放工之後做,我們不是全職做動畫。

-

淡水:我做 freelance 的,有一個月時間沒有接工作,只做這個影片,但還沒計算事前的準備工作,只是單指落手落腳正式做。

伍尚豪:大家都有個心態:是資源有限,沒資金又沒時間,但是,包括沒有出席的作者,大家都很希望製作屬於自己的動畫。

Henryporter:會否覺得這類獨立的個人短片在現今市場不能成為主流?

伍尚豪:我覺得作品不應分長短,或者獨立與商業,這在我心目中是沒有關係的。 動畫需要的是劇本,或是畫面、導演、編劇,但最根本的是劇本要好,是可以打動人心的劇本。另外,想製作出不是現今市場能看到的作品,不是 3D Pixar 那些,自己手畫的其實會否有方向,或有實驗性,有條路可以行得到呢?我覺得一定有觀眾和空間,全視乎你是否去做出來。

鄭廣泉:即使很用心去做,做完後又如何呢? 現在可以放在網絡上讓人看,但傳送一條連結給人看之後又如何呢?可以租地方播映,但有沒有人來看呢?其實有很多很多東西在我的角度而言不知如何解決。我想很多人都想做,問題是做完之後…… 現在唯一可以參加《ifva 香港獨立短片及錄像比賽》,參加比賽能有機會讓其他人看到。今次難得有機會獲得贊助,之後會發行 DVD,可以接觸其他層面的觀眾。

淡水:我自己不太擔心這個問題,反而對自己的意念是適合用動畫來表達,還是用漫畫表達較好?我會在這些地方多點掙扎,多於憂慮做出來之後是否有人看。好的東西自然有人看。經常有人說:媒體是不會死的,電視機出現後,收音機不會突然消失。我會用心在製作方面,之後的事情不是我的專長,如何推出市面那些就交回藝術中心去做,我做回自己的事情。

陳宇峰:我覺得趁年輕先去做,不要去想是否有市場,應以興趣為先,想做一套動畫,有些意念想表達,便花時間去做,利用放工放假的時間去做。有時錯過了那個時機,人忙了,未必有機會做。起碼是為自己做了件事。

鄭廣泉:你造了件東西出來,其實你不知道往後會如何發展。我們都是製作了片子參加比賽,之後才有機會參與《i-City》,之前沒有人會想到有今日的作品。

如何在香港推動動畫
知日屋主:是晚我有很多的理由不前來,我一直在尋找一些東西,我一向對香港的動畫有期待,但一直失望。我覺得今晚我是來對了,因我在作品中找到創意。《小倩》沒有給我這種感覺,因為《小倩》是與日本合作的,是日式風味的產物;當然《家燕媽媽》亦不能,翡翠動畫那些深圳加工的作品亦不能。我對天下、玉皇朝沒有期待,《麥嘜》是給了我驚喜,我希望更多人從事本地創作,製作一些有特色的作品,我覺得今天看的《i-City》,不論畫面及音樂的水準都相當高,同時又感受到當中有「心」,我覺得部份作品是可以拿獎,雖然你們的目的未必是這樣,但希望你們能更加努力,我一定會支持《i-City 2》的。

Henryporter:我是在中學當教書的,我相信有一批年輕的學生對電腦動畫會有很濃厚的興趣,但問題是這批年輕的學生可能要應付會考、高考,他們或許選修了視覺藝術,會為了考試而製作這類作品,這變相扼殺了他們的創意。雖然我不是任教美術科的,但我有這樣的感覺。我認為覺得各位都稱算得上是做動畫的專家,我並非想把包袱加在你們的身上,而是我想問你們會否有個使命感,想去發掘或幫助多些這類學生或年輕人,或有沒有向學校推廣一下動畫創作的方法?

淡水:近年我都會在暑假期間舉辦工作坊,我完全明白你所指的那班小朋友會面對的問題,即他們要先應付考試。但我相信他們的腦筋轉得很快,他們應付完了考試後便會做其他的…… 不過是會有些轉變的,他們過了一關後,要先休息一會。現在相比我們剛剛開始時,各方面已好多了,譬如有很多工作坊、比賽,甚至有些學校有類似電視台的物體,這是我從未想過的,其實是多了很多渠道。我希望他們集合了一班人,可以繼續去討論、去創作。如果每年見到有幾個 (創作推出),我已經很開心,不可能有一堆 (創作推出) 的。我見到有幾個很用心的人,現在會繼續去做,有參加比賽,或大家互相分享一些東西來看,有時我會突然收到一些影片,是一些中學生製作的片子,他們叫我看,並給他們一些感想,我見到有些人還有「火」,有堅持的。我可以做的,是架設一個平台供人討論,或於網上架設一個可以讓人跟進 (follow-up) 的東西,這是最低限度的支持…… 他們也會問做完後是否有機會播映,也會關心這個問題。

伍尚豪:我想你不用擔心,因為我也是在香港讀書的,也曾面對會考,動畫也是在香港這個地方學回來的。我也是土生土長的,經過九年免費教育,我相信要營造氣氛,我認為我們現在坐著的這班人要繼續努力,製作的影片要有水準。現在製作的影片可能為大家接受,先要多謝大家,但在我心目中這是未夠的,我們的本份是做好我們的作品,令多些人去看動畫,令動畫這一行多點發展,令這股風氣影響下一代,或再下一代,他們會接受原來香港是有這種 (本地) 創作人,可以不用只看日本動畫,可以看本地動畫。我想我們要做好我們自己的作品,一套比一套好,那就可以了,就是這麼簡單。我覺得只要學生喜歡美術,是阻也阻不了的。有時我們也會主動找門路,我相信緣份,這是很神奇的,譬如我喜歡水彩,那時我的學校還沒有提供一個空間給學生,我沒有考過美術,是我媽媽付錢讓我報讀校外的沙田大會堂的水彩班,我想我的情況可以作例。其實如果一個人本身對某事物有興趣,他就自然能找到方法去學,我想不需要特別給予太多如課程之類的,他總會有地方去學。創作人要做好他們的本份,就是作品要好,劇本、故事要好,畫面要漂亮,那自然會有人看。

陳宇峰:我很同意,我覺得這是攸關整個社會的氣氛,近年我不在香港,身在大陸,看上去近年大陸的動漫畫發展得很快。他們是自發性的。他們見到香港或其他地方做到的事情,他們會主動去學,不只在技術上,創意上也有。我覺得我們要多做一點,好像這次的放映活動,我們幾個人會盡力去做,希望越來越多人去做,慢慢新一代會多做一點,令整個社會氣氛改變。其實不單止動畫,漫畫、同人誌、拍戲……整個藝術的氣氛也是,要一步一步慢慢來。

伍尚豪:剛才有人提到《家燕媽媽》,加上第一套的 3D 武俠動畫《龍刀奇緣》,對我們這些做動畫的人來說是很心痛的。為甚麼這麼大的公司,這麼多的工作人員,沒有人去做品質檢查的嗎?為何會給這個作品通過?但這個不打緊,正如之前阿 John 所說,大部份的創作,如漫畫,不需要甚麼資源,其實只是自己很想做,很想畫,那就透過網站去發表。不要說中國,在日本也是,除了宮崎駿,還有很多很厲害的人製作一些短片,都是沒有回報的,不是要有人投資才去做。我認為創作不是要有人付錢才去做,而是很想做就去做。我年輕的時候也是,我很想學水彩,便問我媽要錢……. 熱愛一件事是重要的,之後會自然發展。

-

i-City》的企劃
Henryporter:今次《i-City》的播放次序是如何制定的?有否經過計算?譬如最後的一段 (指《饕餮 Corroder) 內容比較血腥,比較容易不被人接受,開首的一段比較生活化 (指《啷神來聲 Nonsense Noise),是否有一些考慮在內?

鄭廣泉:是監製決定的,她是我們的創作總監。

伍尚豪:盧子英先生是整個 project 的統籌 (註:應為創作顧問),他的統籌好重要,他會看我們的作品,再行編輯。

淡水:我都有和他 (指盧子英先生) 談過,你希望觀眾看過後給他們帶來甚麼訊息?所以我們一早是有談過的,但因為一早知道是由他負責,我們就沒有給予建議,安心的交由他安排。

Henryporter:開場時有提及過正在籌備《i-City 2…… (淡水:(為甚麼我都不知道) 我給人踢了出局……) 可否請 Cinnie[黃俏琳]說一下《i-City 2》的情況或消息,因為我好期待《i-City 2》的出現。

黃俏琳:其實《i-City 2》會是兩年之後的事,現正籌備中,至於詳細的情況我暫時也未能告訴你,但很多謝你的期待。

知日屋主:我也很期待…… 因為你們的作品都比較短,雖然長與短沒有分別,我亦很期待你們會否終有一日可以製作一套長時間的,可以表達到你們更多內心想法的作品出來。

-

伍尚豪:其實你的問題很好,我們也自覺能力有限。動畫不是一個人做的,而是一班人做的,是一個工業來,有編劇,有畫背景、Key-Frame,有上色,一定要有分工,一定要有一班人去做。我估計我們經過今次的合作後,我們都成為一班好朋友,日後再做時,我猜想可以以合作形式,或再想其他方式,是可以再細緻些,完整些,或令作品長些,這些是可以做的。其實今次藝術中心肯給予資源是很好的,《i-City 2》可能會出現一班新血,那我們舊人可以組合做一條長片。希望越多人做,動畫的工業會越好,我是這樣希望。

知日屋主:其實你們的作品有否機會不只辦放映會和出版 DVD,而是有機會在戲院或電視上映?我期待你們會有類似大友克洋《Memories》的作品出現,那就最好了。

鄭廣泉:始終長片的投資很大,始終會有個限制;短片雖然要自己辛苦一點,好處是自己可以全盤攪定,控制上彈性較大,長短是很視乎…… 即今次其實可以多做十幾分鐘的,不過是趕不及做。

淡水:其實有很多合作方法在醞釀,譬如各影片過場中間可否加些東西,增加連貫性,甚至是一條片…… 或者利用 DVD 這個載體去再做好些,有很多方法可以嘗試。至於在戲院上映,其實之前在百老匯電影中心上映了三場,要看看這種做法是否可以繼續做,觀眾反應是可以的,我們也在等那些票房收入袋進口袋。希望再做好些,但現在的器材有些「翹口」的地方,如採用菲林去做,是做不到的。(用菲林) 在戲院播放,對我們獨立創作人來說,那 (製作費) 是天文數字,現時又未能做到全部數碼化播放的階段。我認為事情總有機會的。

黃俏琳:我想再補充,《i-City》的DVD會在 1028日推出,會有 Boxset 版本,最好大家都支持買一隻,不買也不打緊,記緊要支持獨立的動畫創作。

 伸延閱讀:(Henryporter的報導與評論)http://www.cuhkacs.org/~henryporter/blog/read.php/...

Posted by 知日部屋屋主 | 評論(10) | 引用(0) | 閱讀(16255)
仗劍 +
2006/04/30 12:10
如果沒有這種想法的話是寫不出的,留言只是作為一種機會或促進劑而已
知日部屋屋主 +
2006/04/30 08:42
渡:您的留言令我馬上寫了。
知日部屋屋主 +
2006/04/30 07:31
渡:小倩與千尋是有關的,相似非偶然。我會寫的。請稍候。
渡 +
2006/04/30 00:34
小倩動畫中那種雜亂繁華的鬼界夜城實在很有趣,和千與千尋的神界有著可以相比較的地方

那種天一亮就會消失的熱鬧,簡直就是在說著經濟泡沫似的

知日部屋屋主 +
2006/04/29 20:49
非也。我十分欣賞小倩動畫。我也說過至今仍無作品可超越。
Morpheus +
2006/04/29 18:27
小倩的風格太日本味而未能入得了部屋屋主的法眼﹐我想﹐身為導演的徐克先生對此批評也許不無認同。可他也只能無奈的跟你說﹐要製作一部商業的長篇動畫所需要配合的環節實在是太多﹐當初若堅持不借助日本技術的參與﹐而一廂情願地去等待一批有能力創作出具本土味而又同時具備專業水平的製作人才適時出現﹐才開展製作的話﹐相信到了今天﹐香港仍出不了一部具基本水平地動畫電影。獨立短片製作相對簡單﹐沒有時間限制的話﹐一個人基本上就可以製作出一條完全按創作人意願而成﹐俱個人風格的作品。但假如要製作的不是5分鐘的個人創作﹐而是90分鐘﹐有投資回收和製作時間壓力的長片﹐事情恐怕就沒有這麼好辦。所以希望不要以獨立製作的標準來衡量商業長片的創意。當然﹐這也並不等同可以製作出像家燕媽媽這種教人無地自容的不土動畫的藉口﹐身為製作人之一﹐當中的問題卻又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說清。。。。
小櫻的kero +
2006/04/28 20:49
屋主︰
杭州的動漫展開幕了的說
有沒有這樣的報道呢
內地的動漫bbs上的看法很兩極化
小燕子 +
2006/04/28 13:46
我一直認為香港不乏在藝術文化或者動漫畫的人才,但我一直覺得在香港的社會普遍對於這類文化是一知半解,即使大陸對思想上仍是保守,但國家對文化產業在資源上是給予很大的支持,香港的投資者,對這種創意工業是不聞不問

外國對藝術文化多是抱支持態度,你在意大利歐洲旅行,街頭表演、畫像攤位隨處可見,就算別人不會賣你的畫或者任何金錢上的資助,他們大多是鼓勵的態度,如果在香港,我想已經給人當成無牌小販捉了,就算近年有所謂的藝坊,但我發現像是精品小買賣(小燕曾見過連續幾個攤位買水晶手連),真正是推廣某種藝術文化的很少,我在想藝發局在幹什麼puzzled怎可以讓這種攤位出現在「藝坊」?

好,說回正題,我覺得當中的創作人是有心推動動畫事業,但我覺得他們心態仍是流於「自娛」,做好一件作品固然是首要的條件,但若沒野心將自己的作品推到大眾面前,只在網上閱覽的話,動漫在香港大眾心中只會是一件免費消閒品,或許會有人對動漫有所改觀,但長遠來說,沒人付錢去支持動漫發展,那創作人如何生存?創作人都要吃飯,那麼辛苦做出來的東西,那麼出色的作品,為何不推廣至讓人付錢去看的地步?

我不是叫人進行商業化,而是要創作之餘,亦要考慮長遠生存之道,若只求做一部好作品,但不求有人欣賞的自謙心態(這是中國人性格的弱點),那麼會有不少人都在動漫創作的路上因「糊口」的問題而退縮,特別是我們這些仍在創作的人,更應讓新一代的年青人看到,創作動漫是一條可行之路,而不是辛苦過後,沒有回報的行業。

所以我認為創作重要,推廣也重要,特別是推廣能引起公眾注意,傳媒一旦插手報道,政府不能當是看不見,要迫他們撥錢投資這個行業,一定要這樣做。

或者說說我的經歷會更好,我和幾位同學一畢業,初初是因為想有個私人空間創作,便跑去空置的工業區租了個倉做工作室,用了所有積蓄租了地方,但沒錢租香港的展覽場攪展覽(中央圖書館那個展場,一天要3600=__=),於是成班同學便把工作室變成展覽場,那時只是找自己認識的人來看,後來貨倉空間很好用,連教授都走到工業區,幾年後越來越多人在工廠區定期攪展覽,於是大家憑著心中一團火攪一次大型的展覽,連傳媒都請過來做訪問,當時是沒有任何人資助,是所有參展者自掏腰包攪了一個「比西九龍還要早的文化區」。
後來有一批「有點勢力的文化人」為我們跟藝發展「爭取資助」

雖然我覺得創作是不能用錢來衡量,但不論藝術或者是動漫,假如真的要在一個社區來發展起來,要先有一批有心人,背後更要一批有錢人。
直 +
2006/04/28 13:15
很遺憾地,不具有娛樂性是i-city的致命傷,當然捨棄自我去迎合觀眾不是值得考慮

但把想說的東西和吸引人的東西作出合作不是基本應該具備的能力嗎?

太過傾向於觀眾意向的是俗物,太過自我的作品也不過是另一種的傲慢
小麦 +
2006/04/28 12:23
日本的动画实在太强大了 现在内地的动画片市场萎缩的厉害 缺乏灵感 最主要的是面对日本动画片 很多人的灵感似乎枯竭了 很难专心做出像80年代哪些风格多样的动画片 很期待看到香港本土的动画片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
發表評論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
開啟HTML
開啟UBB
開啟表情
隱藏
記住我
暱稱   密碼   訪客無需密碼
網址   電郵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