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應否有第二次創作的自由呢?

胡戈因在其第二次創作《一個饅頭引發的血案》惡搞《無極》而惹官非(以下簡稱「饅頭案」)。這令人想起1999年任天堂控告一女同人將Pokemon色情化的事件(以下簡稱「Pokemon同人案」)。兩案性質有些相似,也引起兩地對保護知識產業及保護第二次創作自由的爭論。中國的民間言論似乎支持及不支持胡戈的各有勢力,跟日本壓倒性同情女同人成對比。

在法律的角度來看,第二次創作是有問題的。即使「第二次創作天堂」的日本也是於法不合的。日本的著作權法27條明文規定第二次創作權也是原作者所擁有。27條原文如下:

著作者は、その著作物を翻訳し、編曲し、若しくは変形し、又は脚色し、映画化し、その他翻案する権利を専有する。」(作者擁有對作品的翻譯、編曲、改造、腳色化、電影化及其它翻案權利。)

若嚴厲執行,整個同人誌便會消失。動漫、喜劇及電視搞笑綜合節目亦會面目全非。例如《Keroro軍曹》之類惡搞之作便沒有存在空間。幸好這過嚴之法獲得寬鬆處理,只有任天堂等少數版權擁有者訴諸法律。


在哭泣的同人界

任天堂好打官司告人侵權是國際皆知的。其中不少案件是頗具爭議性的,包括在美國控告55個在網址有用Pokemon字眼的網站、禁一澳洲男子的網址有gameboy字眼、告一用Winny放種的日本青年等。它對民間的第二次創作也絕不手軟。其中「Pokemon同人案」引起全國嘩然與爭論。Pokemon的同人作品甚多。一女同人在1998年出版一本Pokemon的同人漫畫(印三百,只賣出120本)。因其內容涉及比卡超會色情變身進行獸姦,任天堂認為有損形像。1999年正式提出起訢,結果此女同人被捕,被判有罪,罰款10萬日元。此事成為傳媒焦點,同人界羣起批評任天堂,有人提出罷買任天堂運動。


 
法律是保障人民自由還是維護當權者與大企業的利益?面對諸多法例,小市民十分無助,因為我們每天都在法例的灰色地帶中生活。各地都有類似日本的版權法例,嚴格來說,第二次創作是可以惹官非的。究竟保護知識產業及保護第二次創作自由的矛盾如何解決?

 

Posted by 知日部屋屋主 | 評論(37) | 引用(0) | 閱讀(32373)
Homepage +
2011/12/11 01:32
屋主您好,我是二次創作權關注組的靈。
近日香港政府修訂版權條例,令我們非常關注。
為了能令更多人了解甚麼是二次創作
未知屋主會否批准我們,在facebook和網頁轉載這篇文章呢?
知日部屋屋主 回覆於 2011/12/11 07:18
sure
calsonic +
2007/03/10 16:17
屋主…最近的的討論區進行同人誌區的改革和擴展
我想轉貼你這一版
讓大家更了解二次創作
可以嗎?

謝謝
知日部屋屋主 回覆於 2007/03/10 16:19
歡迎轉載
知日部屋屋主 +
2006/02/28 22:32
Au Yeung: Good to hear from you again. Take your time and comeback when you feel you are in control of. and not enslaved by internet.
Au Yeung +
2006/02/28 22:29
>Blog Master

I heard from ABO about your message addressed to me. Thank you very much.
I felt myself extremely addicted to internet communication these days. The degree of addiction is so intense that it may be called sickness.
Therefore, I have decided to retreat from the internet for a certain period in order to rearrange my life rhythm.
I will be playing PC games during the period. I will certainly write the TH2 article after clearing it.
I will try to reduce the frequency of internet using as well as the time using internet everyday after the period. I will really become unhealthy if the present trend remains.
I wish that you could understand. Thank you very much.
yuanshin +
2006/02/27 13:04
吳教授:
我把你關於二次創作的文章跟敝校耿教授討論
他撥空找了篇他先前所撰寫關於二次創作的討論文章
我貼於下面供你參考!

蔡元勛

作者:雲科大企管所耿筠教授
本文的著作權屬於智慧財產局所有,切勿引用或流傳,如有需要可以在智慧局網站中找到。

一、案情摘要
   本案系爭的焦點為將有著作權之原創作歌曲改編為口水歌的事實下,合理使用是否仍有適用的餘地。「口水歌」為音樂產業的特殊用語,通常是以諷刺性或詼諧性的手法將歌曲重新刪改、重編、組合、或以其他的編修方式,以創造出另一首歌曲,但讓聽者很容易地就知道該口水歌是從哪一首或哪幾首歌該編的。舉例說明編修的方式,包括保從原創作的主要旋律、主要歌詞、數首獨立歌曲的技巧性連接等。

(一)歌曲的改編
   1964年Roy Orbison與William Dees寫了一手搖滾歌曲「Oh, Pretty Woman」,並將權利簽署給被告Acuff-Rose Music, Inc。Acuff-Rose將該歌曲註冊其著作權。
   請願人Luther R. Campbell、Christopher Wongwon、Mark Ross、與David Hobbs為一饒舌音樂團體,稱為「2 Live Crew」。1989年Campbell寫了一手歌「Pretty Woman」,其在往後的證詞中供稱其有意「以詼諧的歌詞去諷刺原著作」。1989年7月5日,2 Live Crew的經理告知Acuff-Rose,2 Live Crew寫了一首「Oh, Pretty Woman」的口水歌,他們有能力負擔歌曲原所有人Acuff-Rose與著作人Dees與Orbison所有的金錢問題,並且願意支付其想要方法之使用的費用。隨函覆上歌詞一份與2 Live Crew所錄製的歌曲。Acuff-Rose的代理人拒絕了該項要求,其陳述到「我方擔心2 Live Crews是否能成功,但我方必須告知,我方不能同意貴方使用Oh, Pretty Woman」。然而,1989年的6、7月,2 Live Crew發行了包括「Pretty Woman」之專輯「As Clean As They Wanna Be」的唱片、錄音帶、CD。在專輯中指出Pretty Woman的作者為Orbison與Dees,發行人為Acuff-Rose。

(二)地方法院之判決
   過了近一年,銷售了近25萬張唱片,Acuff-Rose控訴2 Live Crew以及他的唱片公司Luke Skyywalker Records侵犯著作權。The United States District Court for the Middle District of Tennessee (以下簡稱地方法院)在即席判決(summary judge)中,做出對2 Live Crew有利的判決,其認為2 Live Crew歌曲之商業目的並不能禁用合理使用,2 Live Crew的版本是口水歌,在文辭上已有改變,替代了可預期出現的歌詞,並顯示出Orbison歌曲的平乏與平庸,2 Live Crew所做不僅僅是讓聽眾想起原創作,他極不像是會影響員著作的市場。 地方法院在權衡四項因素後主張2 Live Crew歌曲對於Orbison原著作是合理使用。原告不服,提起上訴。

(三)上訴法院第六巡迴庭之判決
   The Court of Appeals for the Sixth Circuit(以下簡稱上訴法院)之訴訟結果,判定撤銷地方法院之判決,並發回更審。 上訴法院認為地方法院之見解為2 Live Crew改編自Orbison之歌曲的目的是要成為一首口水歌,但地方法院對於Sony案中見解「任何商業使用,…,可以被推定,…,非合理的」的權重放的太輕了, 而在上訴法院中,法官認為2 Live Crew的口水歌無可否認地具有商業特徵,因此一般四項判斷準則第一項因素否定了合理使用。接下來,上訴法院認為,將原創作之核心作為新創作的核心,從品質上來說,取用得太多了。最後,在注意影響原創作(與其衍生著作)之潛在市場時,無疑地,這是合理使用最重要的單一項因素。在Harper & Row 一案中, 上訴法院指出地方法院錯誤地拒絕了「合理使用分析之損害是基於商業使用事實之發現」。總之,上訴法院認定2 Live Crew公然的商業目的,使其口水歌成為合理使用。被上訴人不服,向最高法院提起訴訟。

二、法律問題
   2 Live Crew使用Orbison之原創作改編為一首口水歌,是否為一種合理使用?

三、法院判決
   最高法院頒佈了調閱下級法院的命令, 以便決定2 Live Crew之商業用口水歌是否能成為合理使用的行為。

四、判決理由
   最高法院認為在1976年的著作權法下,無疑地2 Live Crew將會侵犯Acuff-Rose之「Oh, Pretty Woman」的權利,但也因為是口水歌之故,可能是合理使用,以下最高法院將依合理使用的四項判斷因素分析,以斷定該項行為是否可構成合理使用。

(一)第一因素之分析與判斷
   本案在地方法院之主張與上訴法院之假定下,2 Live Crew的Pretty Woman包含了諷刺的改編,不論其內容為何,對於原著作有所評論與批判。正如地方法院所提及的,2 Live Crew歌曲第一句複製了原創作的第一句,但很快地進入其他的文字遊戲,替代了可預期出現的歌詞,並嘲笑式地凸顯Orbison歌曲的平庸與無趣。Nelson法官也做出相同的判決,2 Live Crew歌曲明顯地企圖嘲弄適合白種人風格的原創作,而以無名的娼妓強調色情的國會。
   最高法院認為在2 Live Crew歌曲中發現批判性元素比上訴法院容易,雖然最高法院並未真正的進一步分析該歌曲的品質。在此處的關鍵性問題是「以合理使用最為防禦口水歌時,改編後的特性是否可以理性地察覺到。」至於口水歌的調子是否優良,無關於合理使用。正如同Holmes法官之解釋:對於僅受法律訓練的個人而需要對新著作做最後判決是一件危險的事,因為對外界世界的觀點極狹窄與最受限制。對於具有新穎性的歌曲可能會令人僧惡,在經過一段時候才漸漸被人接受。
   最高法院認為不需要將重點放在改編元素,而其認為就某種程度而言,2 Live Crew歌曲可以被合理地認知為對於原著作的評論或是批判。
   2 Live Crew結合了以下兩者:當一個人夢想成真的浪漫情節、與下流的性需求。後者的用詞對於過去可能是一種批判,因為其忽略了燈紅酒綠夜生活的醜陋面,而降低他的重要性。作者選擇以口水歌而不以其他形式結合他的觀點,在傳統上因為是具有變化性的著作而可以受到保護。
   然而,上訴法院立刻採取捷徑,依據第一項因素之一項主要相關事實,也就是使用的商業特性,調查2 Live Crew的合理使用主張,但該法院過於強調Sony案中「每一項有著作權內容的商業使用都可以被推定,…,不公平」的見解。
   法規之用語已清楚的表達,一項著作之商業或是非營利之教育目的之使用僅僅是第一項因素調查的一項元素,根據著作權法第107條,法條中「包括」一辭是獨立子句的開始,其中提及商業用途,而主要子句所陳述的是更廣義對「目的與特性」的調查。正如最高法院在Harper & Row案中之見解,國會阻止減縮傳統調查範圍的企圖,而採用推定方式認定合理使用的分類,其主張法院對於廣泛的相關證據都要保留可用的空間。同理,僅僅是教育與非營利之使用不能否定其為侵權行為,越具有商業特性的使用,越可能阻礙合理事實之認定。如果商業性真的就可以被推定「否定合理事實的認定」,這種推定將會吞落幾乎所有列在第107條前言所顯示的使用方式,包括新聞報導、評論、批判、教學、研究,因為這些活動總是會有營利的行為。
   Sony案本身並沒有充分的證據上的推定。最高法院認為需要強調「利益上靈敏的權衡」,國會已經避免嚴格的、界線明確的方式對待合理使用,因此其認為著作之商業或是非營利教育特性的使用並非一項結論,僅僅是與其他因素一併權衡以決定合理使用判決的一項事實。上訴法院太過重視Sony案其中的一句話。最高法院在Harper & Row一案曾表示,商業目的之發表與非營利的兩種事實,在權衡否定合理使用之判決時,是獨立的因素。

(二)第二因素之分析與判斷
   第二項因素係指「有著作權著作之特性」,引自於司法歷史的陳述「有用內容的價值」。新著作越接近期望以著作權保護的核心,將會導致合理使用越難以建立。 最高法院同意地方法院與上訴法院之見解,Orbison公開散佈之原著作創意性的表達落於著作權保護目的的核心。這種事實的發現對於本案並無幫助,對於口水歌而言,他們都是一層不變地複製大眾皆知的創作。

(三)第三因素之分析與判斷
   本案在先前審理的認定主要有兩項:地方法院審理時,地方法院認為口水歌之目的對於2 Live Crew在此項因素上之答辯並無幫助。上訴法院對此也有聲名:在發現取用不超越其所需要時,主張合理使用可能不會不恰當,縱使複製在數量上是龐大的,…,法官認定取用員創作之核心作為新著作之核心,是一種盜取原創作本質主要部份的行為。
   上訴法院認為此項因素之判定,不僅要考慮取用的數量,也需要考慮品質與重要性。 上訴法院另外主張新著作主要部份是否為逐字翻譯原著作也是一項需要考慮的問題,果真如此,將缺乏第一項因素中之變化性;也在第四項因素上更有可能危害市場價值,因為新著作僅是原著作的主要部份,尤其重製其核心部份,在極少的附加或改變下,更有可能替代原著作。最高法院對此見解表示贊同。
   口水歌顯示了難以判定的窘境。口水歌的幽默、或是以其他方式評論,皆需要藉由扭曲式的模仿而提出他的目的,通常是介乎已知的原創作與模仿歌曲之間。如果口水歌是針對某一創作,他至少需要和原創作有所關連以達到他批判的目的。相關見解請參考Elsmere Music, 623 F.2d, at 253, n. 1、Fisher v. Dees, 794 F.2d, at 438-439。當創造這種認知上的關連時,通常會取用原創作最具凸顯的部份,如果可以確保聽者是在批判何者。一旦充分取用而獲得認知時,取用多少是合理的尚需視歌曲的目的與特性而定,相對地,口水歌或許只是提供原著作在市場上的替代品,無論如何,使用原著作的特別面貌是不可避免的。
   最高法院認為上訴法院在依法認定2 Live Crew之使用不當時,對於口水歌需要之識別能力不夠充分。在事實上,2 Live Crew複製了原著作開場白的低音樂章,及Orbison歌曲的第一段。如果這種取用是原著作的核心,該項核心也可以立即與口水歌要關連的歌許連結,這就是口水歌要取用標的之核心。根據目的而複製並沒過量,因為口水歌僅僅是取用原著作之核心。如果2 Live Crew複製原著作中較不能產生聯想的部份,這就很難彰顯口水歌的目的。
   自稱為口水歌者不必然地就可以取得利益與免責。口水歌就像是新聞報導,內容就是一切,合理性的問題需要審視除了取用原著作的核心外,他還做了些什麼。很明顯地,2 Live Crew不僅僅複製了原創作的第一句歌詞,其後偏離了Orbison的歌詞而有其自有的目標。2 Live Crew也不僅僅複製且重複了開場白的低音節奏,而且製造了其他明顯的聲音,例如刮刀的噪音、不同聲調的獨唱不同的擊鼓聲等。這並非逐字翻譯式複製原創作的口水歌,在合理使使用上,依法並不能否定。
   最高法院認為上訴法認定「沒有取用所必須的判決」是正確的,但是正因為如此,最高法院認為無法推論出在口水歌的目的下,有過度取用的行為,就算是取用的部份是原著作的「核心」。關於音樂部份,最高法院無法裁定重複低音節奏是否為過度取用,並允許對份量作進一步的評估,以彰顯歌曲的目的與特性、其中變化性的元素、及對於市場替代的潛力等。

(四)第四因素之分析與判斷
   在評估明顯之市場損害的可能性時,上訴法院引用Sony案的見解:如果意圖之使用是為了商業獲利,可能性就可以被推定;如果不具有商業目的,可能性就需要進一步的顯示。上訴法院依此推論「有著作權著作之使用全然是商業性的,…法院推定對於Acuff-Rose未來損害之可能性就存在。」因此,正如同第一項因素之判斷,上訴法院因為商業使用的影響在第四項因素上否定了2 Live Crew,而最高法院認為這項判決錯誤。
對於其他不屬於直接複製而運用於商業之判例,Sony案中市場損害之推論或是推定就沒有適用的餘地。Sony案所牽涉的是商業性質之原著作整體的逐字複製,與非商業內容複製之對比。關於前者,Sony案的陳述是一般的常識:當具有商業性質而對原著作大量的複製,非常清楚是市場上的取代行為。對於原著作之可認知的市場損害就發生了。 當情狀不是如此,後者的使用是具有變化性的,市場替代性至少就不會這麼容易被確認,市場損害也就不會立刻被推定。對於口水歌而言就比較單純,新著作在本項因素上之判斷,將不會因市場之替代性而被推論出具有市場損害,這也因為口水歌與原著作通常行銷於不同的市場。
   後續的著作可能含有更複雜的特性,其影響可能不僅僅是在於批判,也可以對可保護之衍生著作產生影響。對此種情況,法院需要偵察批判之外的其他元素。2 Live Crew歌曲所包含的不僅僅是口水歌的改變,也是一種饒舌音樂,饒舌音樂之衍生市場也需要進行調查。 替代性損害的證具將被權衡於否定合理使用的事實。因為衍生性著作之授權對於原創作者而言是一項重要的經濟利益。當然,對於衍生品之損害所要討論的也是其市場替代所造成的損害。口水歌對於衍生產品市場之損害也可能是基於其批判的結果,對於著作權法而言,不是其要處理的狀況。
雖然2 Live Crew對於原著作市場損害之問題提供了口供書(affidavits),但他們或是Acuff-Rose都沒有呈遞有關於「2 Live Crew口水歌式的饒舌音樂對於非口水歌、饒舌音樂版本之"Oh, Pretty Woman"有何影響」之證據或是口供書。
   對於Acuff-Rose一方,最高法院發現在2 Live Crew錄製Oh, Pretty Woman之饒舌音樂口水歌時,有另外一個饒舌音樂團體也打算授權改編這首歌,這表示沒有證據可以顯示2 Live Crew之行為影響潛在的饒舌音樂市場。地方法院表示:Acuff-Rose是想免費的獲得任何原著作之版本。而上訴法院做出錯誤地推定,兩者皆有錯誤。最高法院希望在發回更審時,彌補其在證據上的缺陷。

(五)最後裁定
   最高法院認為上訴法院「推定裁定2 Live Crew具有商業特性之Oh, Pretty Woman口水歌為不合理行為」有誤。上訴法院亦認為根據使用之目的,2 Live Crew其使用並沒有超過其所必須的。最高法院撤銷了上訴法院的判決,發回更審以獲得與本判決見解一致的判決記錄。

五、綜合評析
   根據司法的歷史來看,在真實世界中、在科學中、在藝術中,以抽象的層面來看,僅有極少或是沒有全然新的或原創的思維。在每一本文學、科學與藝術的書籍中,都借用了且必須借用已知或已使用的知識。 正如同英國法院之見解,艾倫爵士的描述「內部的緊繃來自於同時需要保護有著作權的內容,又需要允許他人以此為基礎」。
   美國著作權法在設立之初並沒有合理使用的規範,經過法院的判決與1976年的修法之後,才確立了合理使用的四項判斷因素。
   在Folsom案中,司法歷史粹取出先前判決中法的本質與邏輯方法:審視系爭部份的性質與目標、使用的數量與價值、妨礙銷售、終止利潤與取代員著作的程度。直到1976年通過之著作權法前,這項見解明白表示合理使用仍專屬於法官判決原則之下,著作權法第107條規範了專屬權利的限制:合理使用。
   雖然在著作權法第106條款與第106A條款所規定之有著作權物的合理使用包括因為批評、評論、新聞報導、教學(包括多份備份發給學生)、學術、研究所從事之複製行為不是著作權的侵權行為。在判決任何特定訴訟中,決定一份著作是否為合理使用將需要考慮以下因素:
   使用的目的與特性,包括該項使用為商業性質或是非營利教育之目的;
   有著作權之著作之性質;
   使用部份對於有著作權之著作整體之份量與重要性;
   使用之結果對於有著作權之著作之潛在市場與價值的影響。
   在事實上,未發表之著作在考慮上述諸項因素之後,並不能自動地排除合理使用的發現。(著作權法第107條款)國會在第107條款中重複陳述目前合理使用的司法原則並未改變、縮減或是擴大,在任何方向希望法院繼續普通法之合理使用判決之傳統。 合理使用原則允許並要求法院不要急於適用著作權法的條款,在某些情況下,這種判決會遏煞法律所想要培養的創造力。
   在法規上,判斷合理使用並非可簡化為明確的界線,正如同先前判例與相關報告之陳述,是一個案進行分析的,法規僅提供一個一般性的檢核項目。
   最高法院在本案中對於改寫後之口水歌是否適用於各項判斷準則,提出了相當重要的見解,尤其是第一項與第四項因素,以下摘錄自本案判決書中重要的內容。

(一)第一因素的判斷準則
   合理使用的第一項因素為「使用的目的與特性,包括該項使用為商業性質或是非營利教育之目的」。該項因素因司法歷史而形成,系爭部份的性質與目標。此點之調查可由法規總說明之例子來規範,例如該項使用是否為批評、評論、或是新聞報導,以及類似的情況。本項因素的焦點是在分析新的著作是否僅僅是替代原創作的內容, 或是以新的表達、含意或是訊息而加入了其他的目的或不同的特性,換一句話說,新著作在變化上的程度為何?雖然有變化性的使用不必然成為發現合理使用事實的必要條件,然而著作權之目的通常是藉由創作變化性著作之完成而提昇科學與文學。具有變化性之著作是合理使用原則保證之核心,以確保在著作權限制下有自由呼吸的空間。 新著作越具有變化性,越能淡化其他因素否定合理使用之發現,例如商業主義。
   最高法院在此之前曾考慮口水歌是否為合理使用,但未做出判決。 本案所涉及的口水歌明顯地具有變化性的價值,連Acuff-Rose自己都不否認。
不像是在表面上具有幽默形式的評論,他可以提供社會利益,藉由早期著作的引導而創造新的著作。根據先前判例,口水歌也像是其他的評論與批評,可能在著作權法第107條下構成合理使用的行為。
   在某種程度下,口水歌似乎可以合法的盜用其他的著作,但是沒有人可以很清楚地對口水歌者或是法院畫出一條合理的界線。就像是書評引用有著作權的內容,口水歌可能會不可能是合理使用。

(二)第三因素之判斷準則
   第三項因素是在討論「使用部份對於有著作權之著作整體之份量與重要性」對於複製目的是否為合理,其來自於司法歷史中「使用內容的數量與價值」。關於此點判斷,被告答辯的重點必須與第一項因素「使用之目的與特性」一致,說服其所從事之複製是必要的。 藉由系爭著作對於原創造之替代性,與其衍生物未來可能之授權行為的影響,本項因素之判斷與第四項因素也有關係。

(三)第四項因素之判斷準則
   第四項因素係指「使用之結果對於有著作權之著作之潛在市場與價值的影響」。對此法院所要考慮的不僅僅是因為系爭侵權者之特性行為造成市場損害之程度,且需要考慮被告知未受限制與廣泛引用是否,…,對於原著作未來市場實質上造成負面的影響。請這種考慮還不僅止於原著作之傷害,還包括其衍生著作市場的損害。
   口水歌的批判可能不會對於市場產生傷害,但也可能產生致命的傷害,但這種損害不是著作權法可以理解的。因為口水歌可能以合法的目的扼殺原著作,所以會在商業上與藝術上摧毀原著作,法院的角色是要去瞭解「致命的批判壓抑了需求」與「盜取而發生的著作權侵權行為」之間的差異。
   要區分「可補救的替換行為」與「不可補救的輕藐行為」反映在沒有可保護的批判性衍生著作物市場。潛在之衍生市場僅包括在一般形狀下原著作創作者可能會發展或授權他人發展之使用。對於著作物之衍生越具有創新性,或是越具有批判性,越不可能屬於一般性的發展行為。
observer +
2006/02/25 09:48
>雖然《無極》在香港"唔收得",但在大陸可是創了多項最高票房紀錄的啊!

我倒覺得是憑凱歌兄以前的名氣和廣告效應...
最重要的是...大陸人多啊...騙倒一個算一個....反正沒有多少人再會看第二次..
observer +
2006/02/25 09:42
說到這個我似乎想到以前K社告某製作心跳回憶藤崎的H動畫的人的事情..

另:無極因為老爸自己買回家張正版碟來(正版碟特點..開頭一堆打死跳不過去的廣告..)...我也順便看了10分鐘...然後退碟關機......
饅頭則正打算刻為影碟拿回家給家人共賞XD <---這是不犯法的吧?XD
小狼 +
2006/02/24 13:49
我是至今都未看過《無極》的,它在港宣傳時,便知垃圾,不值一看。但我看過《饅頭》後,現在倒有興趣,想看回《無極》。

> NiGHTS:

我覺得這算是一個創作空間的問題多於一個法律問題。這事件上,也有一些人認為《饅頭》作者牴觸著作權法,站在陳凱歌一邊 (雖然數量相比,實在遠遠不及站在《饅頭》作者那邊了) 。不過,法律不是一成不變的。不論古今中外皆然。這正因為不同時代、社會有不同的應或不應之準繩。然而,法律的變化往往是追不上社會實際情況,不然的話我們的社會可以很完美了!既然法例並非一成不變,我們不先考慮現行法例是否真的有可改善之處,就馬上進入只高舉現行法例為道德準繩的階段,不是跳過了一個可思考之點嗎?

惡搞文化、後現代社會其實的實際時日其實不長,卻肯定地是社會的主流現象,全球也在這文化中進行創作或再創作。短短的時間,法例有否還未追得上,以致因暫時的條文而囿限了創作,囿限了思想的表達和文藝的評論?(後現代作品往往不只於創作,它要對原作進行解構、再創作,正因為只有這樣才能達致某些文藝評論,沒有其他方法可以取代) 這些也是事件中極為值得思考的。
野猪林 +
2006/02/24 12:45
一个小道消息,《大史记》的制作者已经联系上胡戈,打算搞笑。
小直 +
2006/02/24 10:44
其實老實講二次創作唔一定對原作有損害,可能相反有宣傳作用
有睇過原作睇番二次創作會有共鳴感,如果無睇過,正如版友所說,可能會追回原作一看也未定.故二次創作"可載舟,亦可覆舟",一個二次創作對原作是好是壞,真係要等出來結果才知.
另一方面,二次創作作品的數量其實亦會反映到作品受歡迎程度.正如某期同人誌售賣會邊個主題較多(如GUNDAM SEED,鋼鍊等),表示當時哪一套作品該會大熱了.
死腐D +
2006/02/23 19:06
>因饅頭影響了無極後期的票房收益才要告胡戈
那這肯定告不成..沒有直接證據證實全都是饅頭影響到無極的票房
一樣是惡搞 美國版肥妓回憶錄也不見得影響票房 反而是宣傳
Mister Lau +
2006/02/23 17:03
其實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福,總覺陳導演要告胡戈的真正動機,實是不恥自已"漚心歷血"的"史詩式歷史神話科幻巨作"被拿來惡搞,而且還得到國內同胞極大的回響和共嗚。

再說陳凱歌卻沒說是因作品被盜用而告胡戈呀
他可能知道胡戈會以 fair use 中的 parody 為由辯護吧
故比是說因饅頭影響了無極後期的票房收益才要告胡戈
這是正和我前遍所引的 fair use 的考慮準則第四點相通嗎
其實中美的版權法好像又有甚麼不同呀

在 wiki 所闡述的 美國早期 parody & fair use案例
Campbell v. Acuff-Rose Music 中 http://en.wikipedia.org/wiki/Campbell_v._Acuff-Ros...

在 Threshold question 一節中首句便便說到
The threshold question: is parody reasonably perceived to be the character of the work? Questions of the quality of the work, taste, etc. do not matter.

即是說要看這第二創作是否侵權,主要是根據創作的性質而定(純為諷刺而作)。因此第二創作的品味和質素,即便多kuso也絕不在考慮之列。
Mister Lau +
2006/02/23 15:55
以下的是美國的§ 107 of the Copyright Act of 1976, (17 U.S.C. § 107)
當中提到四點用來評定 Fair use 的考慮準則

Limitations on exclusive rights: Fair use

(1) the purpose and character of the use, including whether such use is of a commercial nature or is for nonprofit educational purposes;

(2) the nature of the copyrighted work;

(3) the amount and substantiality of the portion used in relation to the copyrighted work as a whole;

(4) the effect of the use upon the potential market for or value of the copyrighted work.

點1  胡戈應該沒靠"饅頭"賺過甚麼錢吧
點2  誰都應該看得出"饅頭"是擺明在做諷刺吧
點3  這比較麻煩,因為"饅頭"有八成以上的片段是最自無極的
點4  這個不懂算。但卻在豆瓣(http://www.douban.com/)這個中國的大眾影評網中看到有人說因為看了"饅頭"後,知道無極是一爛片,所以打消了看"無極"的念頭是也。laugh

另外網友"死腐D"也道出了一個很值得探討的問題
"饅頭一開始就聲明不得散布,是有人不斷的將它流出.....要處罰的是散佈者還是創作者呢"

puzzledpuzzledpuzzled
Mister Lau +
2006/02/23 15:31
閒時看到屋主寫的評論,便上網把"饅頭"下載來看,又翻了一些美國有關的Copyright Regulation 看看。發覺就像okcana說的一樣此改編行爲是否違法真的仍需要'研究研究'

不想看法律原條文的
可去 wiki 看其對 copyright infringement 的解釋
http://en.wikipedia.org/wiki/Copyright_infringemen...
當中提到 Fair use and parody

"饅頭"對"無極'來說,絕對是一個 parody。但致於是否Fair use,就不知道了。
有興趣的可再到 wiki 看其對 parody 的解釋
http://en.wikipedia.org/wiki/Parody
其中"Copyright issues"一節說了幾個相關案例作參考。

不過"饅頭"是中國事件,中國的法律內容與制度和美國的大有分別。所以孰是孰非,還要請懂得中國法律的朋友解釋了
puzzledpuzzledpuzzled
NiGHTS +
2006/02/23 14:34
思考:

我覺得這算是一個法律問題多於一個創作空間的問題. 簡單一點, 就可以說, 只要原作者/版權持有人同意, 第二創作的空間便存在. 相反,要是原作者/版權持有人完全拒絕, 第二創作就沒有了生存空間.

我個人認為, 除非是有法律保障第二創作, 否則第二創作的生存空間完全是由原作者/版權持有人所操控.
思考 +
2006/02/23 13:23
對於這個灰色地帶,確實很難下定論。

起初想這個問題,很容易會覺得是應容許在「不對原作及原作者產生名聲或經濟上損失」下進行二次創作。雖然金錢損失是很難估算,但是一般同人誌都不會令讀者不買原作吧,相信影響輕微。這樣的條例下,看似解決了大部份問題,但細心想卻打壓了另一種創作。

不論是同人誌還是網上短片,經常會出現有諷刺原作或原作者不濟的作品。這類作品明顯是有其存在價值及空間,但卻犯了「令原作者名聲受損」的條例。即是說,上文提及的假設條文會完全禁止了這類創作。那麼,我們應該在甚麼情況下容許第二次創作呢?我不熟識法律,不能給與甚麼肯定的提案,但暫時看來可以將上文的假設條文改為「在沒有失實及誹謗的情況下,不對原作及原作者產生名聲或經濟上損失」。這個提案我想還存在其他問題,有待各位指正了。
知日部屋屋主 +
2006/02/22 22:06
Au Yeung: 已12天不見您留言。再過兩天便要聯絡駐日中國大公館找您laugh你不來這里清靜多了。我也想聽聽你對ニ次創作的看法。
小狼 +
2006/02/22 18:26
「挺戈倒歌」沒有錯,真的是挺(胡)戈、倒(陳凱)歌。
看看人民日報網站的link,如我之前貼的那個,以及它下方的相關新聞,確是「挺戈倒歌」啊。
sifi +
2006/02/22 17:00
>是挺歌倒戈的吧?
我看到的周围倒真是都支持小胡,尚未看到有支持ckg的
sifi +
2006/02/22 16:58
最近听说胡张两位有私了的意思。不过这个案子不好弄,胡胜了,国内肯定是一阵kuso狂潮,不是所有人都希望看到;张胜了,又怕国外说中国没自由。俺觉得敦促他们私了确实是高招……
nadph +
2006/02/22 16:15
>>挺戈倒歌

是挺歌倒戈的吧?各大门户网站都是如此
我们周围同学的言论也这样
最近难得关心一下娱乐新闻,也就是这件了~


>>Pokemon
面向小孩子的游戏,当然还是要注重一下正面形象的astonish<br/>
两件事情的本质还是不同
pokemon是好作品,被人歪曲成这样,别说任天堂,玩家也是不能接受的
至于无极……看过的人大部分就只有不满,而馒头的出现正是让观众有了个“泄愤”的机会吧。不许辱骂的话,讥笑一下总是可以的吧?
小狼 +
2006/02/22 14:22
依照任天堂的說法,「Pokemon案」涉及色情、破壞形象問題,而事實上日本還有許多其他的Pokemon同人誌。而「饅頭案」則並無這方面的問題。有律師還說,《饅頭》可視為評論《無極》的合理運用。這是兩事的不同點。

我自己在人民網看到的報道,基本上是一面倒的挺戈倒歌哩。http://culture.people.com.cn/GB/46103/46106/409324...
突手真陰拳 +
2006/02/22 14:07
那班同人界作家只會搬出"第二次創作自由"作為擋箭牌, 實在無種.

真是天大笑話, 罰款10萬日元真是便宜了她, 人家任天堂財雄勢大, 用了大筆律師費告那位作家, 卻只判罰10萬日元...唉, 她破不了產應該偷笑.

如果她在香x畫了什麼輪姦孽瘤和飯焦(我知正常男人都對她們沒興趣), 一定要洗定八月十五坐監; 如果文革時期畫了什麼姦殺肛氰, 一定要打靶.

計我話那位同人作家確實有罪, 受害人是任天堂, 最大得益者是律師. 正苦那班二流律師邊夠御用大狀打? (唔好理誰是誰非) 最緊要有$ 請大狀.

所以話正義公理是靠自己雙手的, 練好必殺真陰拳啦! 你看7星俠同矇面超人如何主持正義? 他們才是真英雄, 好功夫呀!!
good
nadph +
2006/02/22 14:05
馒头还是很受支持的,几乎一面倒的优势
个人估计陈凯歌只是心理不平衡,一个同人作品的瞩目度居然比他的“大作”还高得多,一怒之下就做出此等贻笑大方的事情
虽然看似二次创作和版权物的争辩,但馒头案的本质其实并不是这样的吧?况且馒头也被一些人认为“是影评的一种新型方式”

关于CCTV,他们自己也有恶搞短片“分家在十月”(列宁在十月)
既然新闻部都自爆家丑自娱自乐,估计法制组的就算不甘心也不能太追究馒头了,不然这可成了自打嘴巴咯
hh +
2006/02/21 21:43
感覺好像是:

有一天你聽說了一個笑話,但是你不能把他講給其他人聽。
因為法律禁止。

不營利、不試圖造假...影響商譽等,應該都可以吧 ?
死腐D +
2006/02/21 21:17
那本皮卡丘被妙蛙種子用藤鞭XX的同人本我也看過一部份....
其實真的是沒什麼了不起..
致於饅頭 我想一樣是藉由改編電影無間道片段的 CD Pro2可以當作案例
最後是在禁止主動在網頁刊載為結局

而饅頭一開始就聲明不得散布
是有人不斷的將它流出.....要處罰的是散佈者還是創作者呢?
大陸的法律我不清楚但台灣..二次創作在非營利狀況下是很寬鬆的
GodMars +
2006/02/21 18:51
有部份日本公司其實並不抗拒同人圈對其作品作二次創作
例如Leaf/AquaPlus就有詳細的二次創作守則
好讓二次創作者不會誤入法律陷阱:
http://www.aquaplus.co.jp/copyrgt.html

當然也有一些公司對自家版權物嚴加看守
最出名者非KXNAMI莫屬也
除非是他們自己發出來
否則即使是一般報導介紹也一律不可引用其作品之畫面/畫作

至於今次大陸的事件實在不好說
如果純作二次創作影射的話
片方的行動就似乎小器了點
但若二次創作者有盜用片中畫面的話
則是真的犯了法......
畢竟我所知的不多還是不說了 mute
ariete +
2006/02/21 16:25
屋主好,之前经朋友介绍开始来看大家的讨论,今天看到这篇文章,让我回想起之前的一次经验.

大概去年吧,在一个论坛上有很多人针对二次创作进行了讨论,
一开始气氛还算融洽,但后来开始演变成对骂了
我觉得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吧

当然版权是出版社及作者等相关人士手中,
但出版同人,也是因为大家对该作品有兴趣,
某程度上也算是免费的打了广告嘛~
二次创作其实有很多有创意的新想法的,
与其抹杀二次创作,不如慢慢引导他们发展更多元化又属于他们自己的作品,
那不是更好吗>
okcana +
2006/02/21 16:17
在微觀上看,這只是一個饅頭;但在宏觀上看,這卻是一塊石頭……只不過它要砸誰的腳,目前還吊在半空中。

有趣的是,另一個被饅頭“OX”的央視《法律在綫》有關人士卻相當欣賞胡戈的編排能力,並聲言不會追究。從此看來,雖然向來不喜央視,然而這種風度不得不令人承認CCTV霸道得來也確有江湖老大風範。

這件事唯一的“丑人”,恐怕是陳凱歌罷,現在網上已經流傳一句“做人不能陳凱歌”的話,因爲這件事此人已等同“無恥”二字矣。
英仙座 +
2006/02/21 16:11
屋主說的"此舉"是指打壓胡戈?
是的話那就真的搞笑了,有助中國提升打擊盜版侵權的國際形像?只會打擊中國的國際形像吧?
知日部屋屋主 +
2006/02/21 15:56
「各佔一半」改為「各有勢力」。我看內地有不少評論認為此舉有助中國提升打勢盜版侵權的國際形像。
英仙座 +
2006/02/21 15:50
為什麼我所知的「饅頭案」卻是幾乎所有人都支持胡戈的?連內地一些媒體甚至電視台都公開支持胡戈啊。不知屋主的"各佔一半"是從哪裡聽來的?
okcana +
2006/02/21 14:57
汗,另外回屋主:这四点不是原则,只是在谈话中归结的四个观点,不一定符合法治精神。- v -
okcana +
2006/02/21 14:23
估计是类似“人化”本或“兽攻本”,在日本也有keroro的兽形OX……sweat

anyway。。。虽然我本人对二次创作的同人志题材,有我自己的喜好与厌恶,但“我虽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维护你发表观点的权利”,我觉得一个媒体和社会应该维护这样一种氛围。

说到这个又想起了这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漫画亵渎先知”事件。嗯,这便是一个“度”的问题罢……二次创作也要看对象和把握程度,有些不太适合用来戏说的,就割爱吧。
突手真陰拳 +
2006/02/21 13:40
引用
比卡超會色情變身進行獸姦


有人會對這種題材有興趣嗎?(好像強姦布公仔似的)astonish
難怪只賣出120本. 與其畫這種無聊的同人誌, 不如得閒打打真陰拳重健康.

唔識我教你.
知日部屋屋主 +
2006/02/21 12:15
okcana:四大原則十分好,值得各地參考good
okcana +
2006/02/21 11:28
跟幾位朋友聊天時談到“同人改編”的問題,有幾個論點很有啓發:

1. 在日本各同人祭的組織者,需要申請“一日証”,好像是允許在舉辦活動期間可以進行二次創作的交易。

2. 二次創作,只要不作商業用途及沒有對原作品版權所有人造成直接的經濟損失,則不觸犯内地現行版權法。

3. 即使是在漫展、網絡上販賣的二次創作同人志,只要沒有申請書號,即不算正式出版物,由於同人志本身包含另外的創作元素,所以販賣並不構成盜版或侵權。

4. 建議二次創作同人志的朋友,在書本的某頁註明所衍生的原著名、原作者名以及原作題材版權歸屬。

PS:内地反對胡戈改編行爲的,多是連著作權版權爲何物都沒有認識清楚之人。法律專家亦認爲此改編行爲是否違法需要“研究研究”。

想起那個惡搞G.Bush大選的flash。。。

如果此案胡戈敗訴,估計對内地的惡搞創作和二次創作會造成霜降打擊。本來内地的開放程度和創作自由度就很OX,星斗小民連開玩笑的權利都被限制,嗚呼,天下太平矣。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
發表評論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
開啟HTML
開啟UBB
開啟表情
隱藏
記住我
暱稱   密碼   訪客無需密碼
網址   電郵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