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比良和誠獲得「亞洲化學聯會大獎

-

多比良和誠論文捏造事件:南韓黃禹鍚事件的日本版

香港中學老師被教改折磨得痛苦不堪,其實也許很多人不知亞洲各地大學也在經歷翻天覆地的變革。從大學教授、學系以至大學本身都為生存下去而法寶盡出。對大學教授而言,研究壓力是最大的。特別是理工科教授本身就像社團大佬,要尋找龐大經費照顧眾多手下。犯規者亦不斷出現。2005Seoul University(首爾大學)的「黄禹鍚事件」成為國際話題,與此差不多同時出現的東京大學「多比良和誠事件」卻較少報導。

多比良和誠是東大著名工學部教授,在日本是生命科學(Life Science)的表表者,曾在科學期刊Nature發表論文及獲研究大獎。他的核糖核酸(RNA)研究被認為對醫治癌症有極大貢獻,被看好是遲早獲得諾貝爾獎的人選。他取得2004-2005年度的「亞洲化學聯會」Federation of Asian Chemical Societies, FACS大獎,是史上第二位獲此獎項的日本人。不過不少同行對他的研究存疑,因其所提數據無法用實驗証明。20054月,日本核糖核酸學會(日本RNA)要求東京大學對多比良和已發表12篇論文的可靠性作出調查。東大的調查委員會也發現研究缺乏數據支持,懷疑他根本沒有做過實驗,在9月正式要求多比良和對其中四篇1998-2004之間在Nature》刊登論文作重新作實驗。結果他無法進行。2006114日調查委員會裁定研究數據是捏造的可能性甚大。現在等待東大的紀律處分。多比良和至今仍不承認犯錯,表示會用實驗來証明他的清白;又質疑調查委員會不專業及不公平;又謂助手不小心沒有保存實驗數據。總之是越講越錯,水洗不清。


這事件是一面鏡子,更正確來說是照妖鏡。日本社會外表風光,內裡腐敗。政界,商界及學界沒有兩樣。日本越來越像美國了。日本在幸災樂禍地批評中國的問題時究竟有沒有自我反省?令我想起耶穌的一句話:「誰無犯罪的可以拾石頭他?」

Posted by 知日部屋屋主 | 評論(56) | 引用(0) | 閱讀(21924)
小鍵盤 +
2019/12/20 17:43
日本藤素  日本藤素評價  日本騰素  日本藤素效果  日本藤素真假  [url=https://www.tengsuboy.com/]日本藤素ptt[/url
99love11 +
2019/11/22 15:36
99love11 +
2019/11/22 15:36
99love11 +
2019/11/22 15:35
dormcat Homepage +
2006/12/28 15:05
記者会見「本学教員のRNA関連論文に関する懲戒処分」

平成18年12月27日
東京大学

教員のRNA関連論文に関する懲戒処分について

東京大学は、本日付けで、大学院工学系研究科所属の教員が信ぴょう性と再現性の認められない多数の論文を共同で作成・発表していたことに関し、下記のとおり懲戒処分等を発令した。

 ◎当事者責任

   工学系研究科  教授  多比良  和誠    懲戒解雇(処分理由は別紙1のとおり)

   工学系研究科  助手  川崎  広明       懲戒解雇(処分理由は別紙2のとおり)

 ◎指導監督等責任

   前・元工学系研究科長(2名)                      訓告

   前・元工学系研究科化学生命工学専攻長(3名)      訓告

http://www.u-tokyo.ac.jp/public/public01_181227_j....
知日部屋屋主 回覆於 2006/12/28 15:14
thanks for the update
玄史生 +
2006/03/30 12:52
  多比良教授らの論文、調査委「再現性、信頼性ない」

 遺伝子制御にかかわるリボ核酸(RNA)の専門家、多比良和誠教授らの論文疑惑について、東京大学大学院工学系研究科の調査委員会(委員長・松本洋一郎教授)が30日最終報告を発表し、詳しく調べた4論文について「再現性、信頼性はない」と判断した。客観的データを管理保存して論文の正しさを説明する責任を、多比良教授や実験を担当した川崎広明助手が果たさなかったとした。

 松本委員長は「極めて捏造(ねつぞう)したと言えるに近い状態にあるが、断言するのは難しい」と話した。

  2006年3月30日12時25分 朝日新聞
 http://www.asahi.com/national/update/0330/TKY20060...
黄禹鍚 +
2006/03/03 20:03
論文は「捏造に近い」 産総研が調査結果を公表

 産業技術総合研究所(茨城県つくば市)は3日、ジーンファンクション研究センター長を務める多比良和誠東大教授の論文疑惑について、東大助手の川崎広明協力研究員が筆頭著者となった論文9本で、不正が行われたことを否定できないとの調査結果を公表した。
 会見した曽良達生理事は「データがなく事実確認は難しかったが、捏造(ねつぞう)に限りなく近いと言わざるを得ない」と述べた。
 産総研は多比良氏に、論文の取り下げを勧告するとともに、同研究所が保有する論文に関連する特許6件の取り下げや放棄の検討を開始。多比良氏の懲戒処分や同センターの存続に関しては、検討委員会を設置し、今月中に結論をまとめる。
(共同通信) - 3月3日18時31分更新

知日部屋屋主 +
2006/02/12 10:56
此文介紹亞洲各地偽研究,值得一看
http://140.123.226.100/epsport/week/show.asp?repno...
林文濤 +
2006/01/23 11:51
to本有
你們知道,手塚治蟲和宮崎駿是如何成長的嗎?
沒有誰知道。他們是如何成長的。就算他們自己的回憶錄,也有太多的内容被被記憶抹去了。中學的時候,有個同學英文很好。他自己就說沒花多少力氣。但是我們同學就覺得他是花了不少力氣。只是英文是他喜歡的,那些力氣,他自己並不覺得苦。所以記憶與感受未必可靠。
手塚治蟲和宮崎駿一些努力的情節或許被他們自己忽略了。
bad
dormcat +
2006/01/19 00:28
說個稍微改編過的笑話給大家消消火:

某有和某貓是舊識. 幾年不見, 一次聚會上碰頭, 某有就滔滔不絕地述說他這幾年的功績, 像是他過去年輕時是多麼多麼苦, 老是挨師父打, 但多年來走遍大江南北, 變得見多識廣, 寫了好幾本書, 還開了畫展, 如何如何. 某貓保持微笑, 頻頻說"真了不起!"

某有說完, 問某貓說"你呢? 你這幾年有沒有什麼成就?"

某貓: "只有一個小小的成就: 以前我碰上有人在我面前自吹自擂, 我會說'干我屁事!', 現在我都改說'真了不起!'."
風林火山 +
2006/01/18 22:52
本來只想好好做個旁觀者,但是實在忍不了。
請容我離題一下。
本先生,我實在不知道你是那門子的出家人,在你的信息中只看見你一次
又一次的賣弄自已如何如何厲害、如何如何經歷豐富,我真看不有半點出
家人風範,還是說,這是大陸出家人風格?看來大陸的佛壇比你筆下的更
差勁哩。
你說你的開個人畫展,又曾以一枝筆月入個萬,還賺過百萬,那你尊名
不是比金庸、衛斯理之流更值錢?但我自出娘胎十六年,從未看/聽過尊名
,看來我果真是見識淺薄哩!
考三科U,四科abs都入專科?這.....這不是明顯的賄賂嗎!?(汗)你還好意
思大聲說哩.......不然.....你是勇者王?
好了,閒話說完,入正題。
本有,我不知也不想知你是那兒仆街、低能、白痴,還是天才、高僧、明畫家,但是像你這種混球最好一輩子躲在你的島內不要來!!我告訴你如果像你這種態度也是名畫家,我家中的三歲小妹也是名滿天下、月入一億的大作家!!對!返學讀書無用!但正因有人返不了學,
才產生出像閣下一樣大混球來!!
甚麼「認為好像松本大洋這種漫畫家是不會理會甚麼同人不同人的」、
「可不可以探討一些更深層次的話題?請問?甚麼同人誌!很幼稚園的?

你這混球啥都不會不要在這亂吠!日本漫畫家差不多是全部,或多或少都
有接觸同人活動,同人幾乎可說是漫畫界的半壁,幼稚!?
還說自已是什麼大畫家,試問像你一樣封閉自已,目光如豆的混球,何德何
能成為一個大畫家!?
還有!我告訴你,我們可沒興趣知道你從前發生什麼事、被打斷多少隻手指
,這裡是網上,我管你是國家元首,在這裡都是屋主最大,不到你這混球說什麼就什麼,要藝術的就去「YAHOO」找!這
兒可容不了你高尚的「興趣」!
Au Yeung +
2006/01/17 04:53
在学会発表和在這裏発言、完全是両回事。
又要quote這句説話了。(From http://www.cuhkacs.org/~benng/Bo-Blog/index.php?jo...

請自己另開哲学或芸術論壇。不理会討論脈絡的批判性発言無異小白。在全鮑宴中突然加入法国生【虫豪】只会令人喫不消。

This sentence is enough to answer all comments of 本有.

Thus, from now on, Lets "放置PLAY", pal.moon
本有 +
2006/01/17 04:23
你叫人參與討論學術問題,肯定會離題!
學術問題如海深,深不見底,是人生的全盤!
甚麼叫平常心,我不認為參與學術討論問題時可有平常心,原來這裡是如此膚淺的嗎?
我的講話很難聽但很中肯,原來香港的學術界也如此差嗎?
這裡只是鬧著玩嗎?是這麼幼稚嗎?
Au Yeung +
2006/01/17 04:06
由得本有大先生随便警告o巴。coolsmile
這裏没有師父、也不是中南海。有的只是平常心之下的人際溝通。基本溝通也駕馭不成的話、但管君有超越愛因斯坦之才略、也只能一生在孤島上堆泥沙而已。
本有 +
2006/01/17 03:14
嚴重地警告Au Yeung:

你知道我以前是如何被師父打的嗎?做人講道理!明知他無知和學識不足,為何不強烈地告訴他!我不可能不傳授知識給他,對不對,你問一問網友!
我也曾被師父打的體無完膚!
為甚麼要遷就,說假話,我不是中南海的講話達人!!!
Au Yeung +
2006/01/17 03:03
>本有
説話応留有余地。即使君所言有理、也不該把別人鞭撻得体無完膚、難堪之極。
本有 +
2006/01/17 02:31
廣州仔:
最後說的話,你跟這裡的人同樣幼稚!記著,我說陳景潤是一個警告和成功,內容是因為他為了1+1而忘了文革的痛苦,不是他的實質成就!
不要當我是甚麼,你必須要去認識和了解你的生活。
我的層次高不高沒有關係,重要的是你過得舒服,我希望所以人都快樂。
你不需要覺得抱歉。
去深層次認識你身邊的人,了解中國,憎恨中國又擁抱中國,跟著又愛中國吧。
你會有更多的了解和認知。
广州仔 +
2006/01/17 00:47
>廣州仔,你對中國文化和歷史的認知真的很差,我希望你讀多一點書,去多些不同的鄉間考察。

我会努力的。

>為甚麼你身在中國內地,對中國歷史的認識如此無知?

这个……太正常了,这也是悲剧。

>物質生產是甚麼?

艺术作品不算物质生产,BL漫画也不算物质生产。它们是需要依附在物质载体上的。
我不是共产主义的忠实信徒,但在物质生产的决定性作用这点上我很赞同马恩的见解,我引用一下他们的话:

“我们首先应当确定的一切人类生存的第一个前提,也就是一切历史的第一个前提,这个前提是:人们为了能够‘创造历史’,必须能够生活。但是为了生活,首先就需要吃喝住穿以及其他一些东西,因此第一个历史活动就是生产满足这些需要的资料,即生产物质生活本身,而且这是这样的活动,一切历史的一种基本条件,人们单是为了能够生活就必须每日每时去完成它,现在和几千年前都是这样。”
“因此任何历史观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必须充分注意上述事实的全部意义和全部范围,并给予应有的重视。”
(《德意志意识形态》)

>誰說科學是1就1,2就2,你有國內生活,應該有聽過陳景潤的名字嗎,你知道他窮一生精力研究1+1嗎?

他研究的到底是什么你知道吗?“1+1”是要加引号的好不好。这样跟我在你面前讲艺术有什么分别?

陈景润用毕生精力尝试证明的是哥德巴赫猜想,内容是:每个大于等于6的偶数,都可表示为两个奇素数之和;每个大于等于9的奇数,都可表示为三个奇素数之和。

“1+1”在这里表示的是"每一个大偶数可以表示成为一个素因子个数不超过1个的数与另一个素因子不超过1个的数之和"这一个命题,能够证明这个命题,就等价于证明了哥德巴赫猜想,这里“1+1”不是普遍意义的一个代数式。更不是说1+1=2需要质疑。

分明就说明了科学的规律性和普遍性,这还不是1就1,2就2?
数学为什么那么受重视,就因为它是指导生产的重要工具。

>社會不依靠人類的精神文明前進,還可以依靠甚麼?

这个精神文明,主要内容不会是弹琴画画吧?

我印象中佛门中人和艺术家都是很随和的,你对物质生活似乎表现得无欲无求,我很佩服,但又觉得你愤世嫉俗,异想天开,有时甚至觉得你虚伪,尽管我还是愿意相信你的话是真的。我只可能在这里了解你,我的层次也不高,确实感受不到艺术美,请你原谅。

每个人都应该对社会感恩,从事非物质生产的人更应该感恩,你一直从事生产又如何,那是作为社会成员的义务,衣食住行难道不是他人提供的?你对农村了解那么深,不会说米是用钱在米铺就可以买回来的吧。记得你以前也讲过最应该感激农民,为什么你不能够同样感激在为你开车制衣的人?

>我沒有對文明物質不尊重

有这句话就够了,那是我误解了你,请原谅。但产生误解的责任,是不是双方都存在?

部屋的各位,今日失礼了。十分抱歉。
本有 +
2006/01/16 20:05
首先,我要向吳老師道歉,好像霸佔了吳老師的資源,容許我完成了今天的工作後再回答一些問題,謝謝。

回答
很奇怪,我從來沒有說過自己有智慧,為甚麼又要亂扣我帽子?我沒有說過自己的藝術配襯智慧。
我不懂做紙,不是水上勉(日本作家,懂做紙)!說起建屋,17歲那年和朋友試過一次,在新界的元朗,期間不斷失敗,起了兩年!我們搬過石屎,也試過亂用石屎,搞到家的地板變成了一座小山!

嚴重地警告
廣州仔,你對中國文化和歷史的認知真的很差,我希望你讀多一點書,去多些不同的鄉間考察。
中國某地的博物館長告訴我,中國民國的建築是師承,是工匠化的,你知道以前中國男孩十三歲就要出去學木工,拜師前要接受面試,版師父測試人格的事嗎?你知道甚麼叫做月樑嗎?你似乎對中國文化的認知很少,為甚麼你身在中國內地,對中國歷史的認識如此無知?
中國和日本傳統建築不需要量化,只需要民間智慧和累積的經驗及誠實的人格,沒有人格的工匠建造的月樑會隨時倒塌!(因此師父收徒弟很嚴格,絕對不收頑童)因為古代建築不用釘!

日本傳統民居建築
不用參考書,也知道日本的木建長屋是不會用實心木的(因為可以防震,木與木間,有空間),除了支柱外,日本的牆不是實體的屏障,ok!
我沒有對文明物質不尊重,物資文明有也很多層次,ok!

陳景潤
誰說科學是1就1,2就2,你有國內生活,應該有聽過陳景潤的名字嗎,你知道他窮一生精力研究1+1嗎?
我幾時說起藝術不可以跟科學共同,你真的有病!物質生產是甚麼?請說明一下?只有建築、漢堡包、杯麵和BL漫畫才是物質生產,不會吧!
社會不依靠人類的精神文明前進,還可以依靠甚麼?請問?難道你不正在打字來討論問題?

藝術沒從我身上反映出來
你見過我嗎?你看我的作品我的畫嗎?我一向敬畏大自然,我要向誰感恩,請問?甚麼叫做從事生產以外的工作?我十八歲繪畫漫畫,26歲搞文學雜誌,30歲前出版了六本小說,三十三擁有一間出版了十多本書的出版社,難道這不叫生產,做苦工,做礦工才叫生產?
廣州仔,你有很嚴重的「文革思想」後遺症,再一次證明文革的毒害不止十年,是一百年,一千年。
我不會怪你,我只是擔心。

回答小燕子
學術研究自由與否,我深信跟資助沒有關係!
是誰發明電燈和日清即食麵的,請問?當年,他們有沒有資助?

商家並沒有干擾教育,教育隨時隨地都可以實施。難道吳偉明教授不是用了很少的資源就建成了這個知日部屋嗎?
我當然主張從生活中學習,難道我們不是在生活中嗎?學問可以脫離生活嗎?甚麼叫活在當下,難道讀完中學又打老母的叫受過教育?
我希望大家不要看太多哲學書,特別是甚麼李天命的,好恐怖好神經。
大家是講道理的人吧?我講的不過是極其普通的人間邏輯。
為何大家的頭腦如此混亂,坦白說今天下午我已經喝了三罐啤酒,但我發現有些人的思維真的很奇怪很神經。

高分低能
傳說中的高分低能難道是事實?現代人是不是愈來愈不懂得自處和生活了?
小燕子 +
2006/01/16 16:50
回應本有兄的言論:
>>雖然我不是有錢人,但肯定很富足
你指的富足不論是心靈上還是物質上,我也是很富足
我提出這個論點,是一般的大學畢業生現在的平均收入是每個月一萬
如果不是窮奢極侈,要生活是不成問題
不過要做贊助者,提供資源給大學,亦即使回饋母校的話
除非是名成利就的人,一般人都沒辦法給予很大的支助
所以李嘉誠或者邵逸夫總會出現在大學的建築物上便是這理由
政府在資源上實行這個方案,只會造成商家干涉教育
或者商家希望大學為商界培訓人才
這會是一個極端的發展,會形成學術的不自由

>>我發覺在香港大學畢業的學生,素描底子很差
我絕對不認同你的論點,雖然我有些同學真的是混水摸魚,
不過我可是打從心底喜歡美學,請別一竹桿打倒成船人

>>是誰說搞藝術沒有生活保障,會很潦倒。
我沒有這樣說,我活得很好。

本有兄很明顯討厭香港的教育政策,我雖不完全認同,但的確有所缺點,
看來本有兄比較主張從生活中學習,與其看教科書,不如親身經歷
這我是認同的,不過你想想一班有四十個學生,當中有幾個是問題少年
而校長又多多事幹,一時沒錢、一時沒時間人手,我只是帶學生出戶外寫生
都會引來一堆問題(特別是來自家長)
广州仔 +
2006/01/16 16:27
>大陸這邊居然有用網絡提供碩士和博士論文的代寫服務,而且已經有衆多的“成功個案”。

这个,和伪造各种学位证明一样,都是产业sad
所以很多混日子的人,读完硕士博士都是不学无术的。学位证书含金量也越来越低。
广州仔 +
2006/01/16 16:20
>我沒有享受太多文明

等你自己学懂造纸造颜料来画画再讲啦。还有,想想帮你出版的出版社,最好说服他们也自己摸索如何造纸,削木拔毛自制毛笔,然后手抄你的作品为你出版。

>我住的紅磚建的村屋,結構很簡單。

既然很简单,你自己建一个试试。去啊!

>是藝術家和官商及工匠的合成品。

你觉得谁是最重要的?

>建築、雕刻是民間智慧,以前是沒有建築學系的

不要以为只有你的艺术配称智慧, 中国古代的数理是很发达的。以前没有建筑学系,难道建筑就不需要量化分析了?

>請搞清楚,日本的屋能避震是因為本來就是移動城堡,木和窗都可以隨時拆下,日本木屋的牆不是實則的牆

为什么移动城堡可以避震?讲点技术细节来听听好不好?

>學彈鋼琴當然會學懂外語

你认为社会是只靠这些就能够向前进的?

>你知道五線谱是甚麼,西方的古典是甚麼嗎?

这些我的确不了解,但我不会说这些东西没用。人文知识对提升人的素养非常重要,我也明白。

但这些东西全部是建立在物质文明的基础上的,技术和艺术谁更重要我不想去讨论,为什么我会针对你发表言论,因为你对物质文明不够尊重。你大徹大悟,清心寡欲,可以。但难道因为你在一定程度上不需要现代文明,现代文明就是多余了吗?你的画难道可以变成饭和酒的?你可以靠艺术为生,讲到底还不是因为社会生产效率高,才容许一部分人从事生产以外的工作吗?艺术工作者,只有在高度发达的社会才有存在价值,说得中国农村如此好,你试试一分钱不带去甘肃青海向农民卖你的画。


>我發現你的思維有問題。

可以肯定,我和你的思维方式完全不同。我是学无线电的,知道现代社会文明的来之不易。每一个科学成果,都离不开严格的数学论证和反复的实验验证,一就一,二就二,有就有,无就无,由不得半点马虎。艺术如果拘泥于条条框框就难以发挥,同样科学离开了数学和理性一样寸步难行。各有各的难处,适合搞艺术的不一定可以搞技术,搞技术的也可能对艺术毫无兴趣,这个很正常。但你就一而再再而三地用“无才能”之类的词来贬低搞艺术以外的人。这算是什么?我已经不止一次讲了,你真是那么清高就不应该入世,去依靠那些“无才能”的人的协助来苟且偷生。自己入深山打猎钻木取火就最好了。别忘了你是没有从事任何物质生产的!你一日还在这个社会里面,就一日都接受紧这个社会的恩赐,记住吧!

人文艺术的确是美好的,但可惜没有在你身上反映出来,连感恩都不会的人,白搞了这么多年的艺术了!

>我想一生都不會離開香港的離島

记得感激提供生活必需品给你的无才能的人。
本有 +
2006/01/16 14:04
大陸的學術界像屎一樣那麼臭,給北大添煩添亂的「邱成桐」在國內引起的一些紛爭就值得借鏡和關注。
大陸學術界是不容許別人講真話的,邱成桐就因為不是「紅色講話之達人」(即不懂說謊不夠貪婪),所以就被禁制言論。
大陸其實都幾惡頂架......
分頁: 1/2 第一頁 1 2 下頁 最後頁
發表評論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
開啟HTML
開啟UBB
開啟表情
隱藏
記住我
暱稱   密碼   訪客無需密碼
網址   電郵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