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自nyx的大作一出,引來高手們高水平的討論,彼此紛紛為港漫對症下藥。是制度太過流水作業嗎?風格過份日式或港式嗎?是市場太細嗎?各人的言論都有行家的味道。初次留言的小澤「唱反調」。他以流水作業為例,指出容易誤診港漫的問題。文章思路條理分明,例子恰到好處。因此獨立成文供各位参考。

-

----------------------------------

港漫流水作業何罪之有?           撰文:小澤

----------------------------------


我想NYX的文章重點不是在批評「流水作業式的工業分工模式」,而是「不管是怎樣的畫法怎樣的製作模式,只要有趣的紮實的,就能在市場上佔一席位。」這一點。我不是想和各位唱對台,我承認「流水作業式的工業分工模式」在某一程度,會影響了其後的作者陪育,扼殺了「畫師」的創意,消磨了人的鬥志等等,但恕我問一句:「不用流水作業式,甚至用日本的師徒模式,我放任給作者去做,又有幾多人做到陳某的地?」我答不到。

其實我想是身為編劇的作者,身為編輯的QC那個把關得好,流水作業模式一樣可以有好做作品出來!當年肥良海虎,劉定堅的刀劍笑等甚至最早期的中華英雄還不是流水作業式的?套用回屋主的例子,「倒霉的本地主筆曾健遊」,他行的又是「流水作業式」嗎?我所知的不是吧?顯然不是是制作模式的問題,問題是有趣和紮實的劇本喔!恕我直言,有那套日本動畫片不是流水作業式,行師徒制的?還不是一大堆人在跟原稿那個畫畫,我們口中那些流水作業式的物嗎?

不少人仕或者高手的討論中,都把香港搞不起漫畫歸咎於香港漫畫市場細,我都認為市場細,是十分影響投資者投資在未成名的作者的可能性,但全部歸咎於流水作業式我就有保留,流水作業式只是其中一個制度罷了,最重要還是在制度中那些人如何運作!黄生和馬生也不是子,他也會知道接棒人的重要性,我想他也不會不知流水作業式的害處,問題是轉了制度後,能否可以確保給其他新進畫家上位呢?又或者自己又可不可以因此安安樂樂坐在辦公室等收錢?我想大家也沒有十足把握的。

香港能出多少個劉定堅?多少個陳某?

「香港既缺乏『漫畫家貧苦地咬著G筆一腔熱血捱下去』的執念,亦缺乏『編輯考慮了漫畫家的獨有性再指出怎樣做可以讓作品成為最受歡迎作品』的才能」那句給了答案的其中一個部份。陳某明顯是個異類,因為他本身亦是位「好編輯」。看他的作品,他是個擅於故事,制作情節高潮的高手,他可以向出版商提交一個好作品,出版前講到一個好的故事來服別人,投資者總會較為放心給他放手一搞的。

至於是否港色,港式我想都不是問題中心了,還是回歸原點,如何令一套漫畫令大眾覺得有趣,使出版商放心給作者一搏才是重點,這點我想陳某做到了。我想NYX的想法是,香港真真正正欠缺的是有理想,有實力去平衡到出版商和作者之間利益的編輯,好的編輯能把作者有創意點子包裝成可以賣錢的東西給出版商知,亦可以把市場現在的走勢給作者作準備等,就這兩項而矣,在香港已經是乏善足陳了

 

Posted by 知日部屋屋主 | 評論(12) | 引用(0) | 閱讀(18227)
ABO +
2005/10/28 21:36
>V
多謝指教, 閣下所言甚有道理。
在下也想提出, 現代社會經常強調「踎低食蕪(Multi-skill)」, 這是很無奈的, 不必只將眼光放在漫畫界, 這在社會中不同界別都通用的。
如果畫了幾十年畫,畫出來的東西都不可以見人,這幾十年間"磨"出來功夫豈不是枉花?
在下也不贊成超速學習,但至少學多些不同技巧是百利而無一害的,不論香港或日本的畫壇都在漸漸進步中。
例如奧浩哉的《GANTZ》,作者在背景製作和人物構圖上均用上了大量的電腦技術協助(2D和3D,一般讀者未必會留意),避免了不少繁瑣而重複的步驟,並且維持了作畫的穩定性。
V +
2005/10/28 20:24
>ABO

凡事只求速成是不行的.
每個人資質有限, 要超速學習只有學不會/機械生產兩種下場. 而偏偏漫畫是很忌機械生產的...畫工要細緻, 一定要時間"磨". 有認真學過/練過畫的人該很明白: 學畫很易, 但要似或更進一步的有神就難了.即使畫了幾十年也未必可以見人

香港的公司敗在大貪, 唉.
ABO +
2005/10/28 00:15
>只是香港人太愛速成, 什麼都要立刻學會, 當中細節可以忽略便忽略, 所以反來說流水式可是一種鍛鍊, 但那是人的問題了, 也相帶著管理方面也有同樣的情況.

愛速成,要立刻學會,未嘗不是一件好事,也不代表鼓勵學習者刻意去忽略細節。
速成,也是公司文化「促成」的。例如上級只花很少時間去教新人怎樣去完成某步驟,新人就將這步驟重複完一次又一次(這步驟不見得一定有很多細節)…。對上級而言那是「速」,對新人而言則不然。
流水作業式固然是一種鍛鍊,但距離因材施教似乎還差很遠,亦埋沒了許多默默耕耘者表現的機會。
死腐D +
2005/10/27 20:12
流水式作業 日本也有阿 只不過沒像香港這麼龐大
一個名漫畫家的工作室 8+的製作群是很正常的
子 +
2005/10/27 17:06
流水作業的確沒罪, 我反而覺得港漫之所以會來來去去都離不開固有的框架, 兩大公司(天下﹑玉皇朝)固然是顧步自封難辭其咎, 但其實作者本身亦有很大的關係。

就前文nyx提到的力奇﹑童彥明及兔仔貓來說, 力及兔兩人都是從繪同人誌出身的 ; 而童他應該是文化傳訊時期的員工, 是不是學徒我就不清楚, 但我記得他是因為作品在日本的比賽贏了個「鳥山明獎」回來(那得獎作品的畫法倒真的跟鳥山明一樣...汗), 那時<Exam>用了頗多篇幅去介紹, 名字才為人所識。

正文社旗下雜誌囊括了如此多本土作者, 看來似乎挺願意支持本地創作。但我記得<COCO>初期的所謂本土創作, 也只是從日本購入版權再改成香港製造的漫畫, 例如KOF﹑某搖搖及DigiMon等等, 現在如何我就不清楚, 沒再看了嘛。

但無論如何也證明了在香港是存在著有意識去培養本地新手創作的公司 ; 沒錯天下也有舉辦新人獎什麼的, 可是<Comic Fans>連十週年也過了, 她旗下的本地主力作者竟仍然只得兩個(之前有個因被揭發抄襲而馬上當掉的那個當然不算)......至於玉皇朝, 她也不是沒有去培育, 要知道她的主筆幾乎都是從助手培育晉升的, 但當然有更多是苦幹十年都未必能升為主筆 (汗), 甚至有連提拔助手都懶的趨勢, 索性直接請外援, 如<四大名捕>就請了成名以久的司徒劍橋上陣。
(說起來...玉皇朝也曾經鼓勵過本土的日式港漫.....就是其女兒Lisa小姐的兩本創作......據說玉皇朝的員工每人都要看...甚至連關係企業(本人的親身經歷)都會收到樣本.....汗汗汗)

"良禽擇木而棲"倒頗能對港漫題材貧乏的情況對症下藥 : 身為一個打工仔, 你有自由跳槽去一個有利你發展的工作場所。香港的本地漫畫市場其實一點也不小, 很多讀者都願意去看新的題材, 大公司不願意去拓寬自己市場的可能性, 不代表其他公司不願意 ; 一個作者是否願意去開拓自己的可能性, 當然決定權在作者手中。大公司壟斷市場, 只創作同類(因有前鑑就算不成功亦不會成仁而頗放心)的作品是事實, 可是這並非是永遠不能改變不能對抗的, 大家都見到有仍有很多別的公司努力開拓其他新的題材, 培育香港畫壇新秀。

大家都認同流水作業會「影響其後的作者陪育,扼殺「畫師」的創意,消磨了人的鬥志」, 但就像小澤所說的, 流水作業亦會出現好作品, 這真的要視乎所創作出的劇本是否紮實。我個人覺得「編輯」這職份一早就已經溶入了港漫的創作模式中, 因為大公司總有個創作總監去規劃年度內作品的大綱, 他的職份已經近乎編輯 ; 而小公司更是一組員工總動員去把創意發揮成商品, 切合市場, 個個也是編輯。重點反而是「創作的個人/群組」(即作者?) 本身有否足夠實力, 能否創作出能吸引讀者的劇本呢?
亞力 +
2005/10/27 15:55
筆者雖然從事遊戲創作, 並不是漫畫出身, 對港漫製作本來沒有一知半解. 但筆有幾位朋友同事是來自漫畫界的, 而且最要好的一位以前在鄺氐擔任副助理, 也訓練過不少沒有經驗剛入行的"初哥". 在幾年前, 他也受不了港漫那種製作方式而轉到我以前的公司作2d概念設計師. 他所畫的東西雖然與從陳某的風格不同, 但也是有一番特色 ,而且水準不低. 筆者就從他那裡知道所謂港漫的製作及其流程是怎麼一回事:

主筆 - 大多是從學徒開始, 經過一段長時間磨練而"上位"的, 這也是理所當然的. 當成為主筆之後所畫的只是人物的頭部再以幾條單線為身體動作參考, 而手掌更只是一個梯形再加五條線作手指. 助理門便畫其他, 以年資分配工作範圍和數量, 這就是流水式作業. 而一組人大概也有三十來人. 我的這位朋友還常訴苦說若是主筆們貪玩, 到差不多週末才給他們原犒的話, 助理們就得出通霄去完成那一期的畫犒. 在這裡很明顯助理們是這種作業模式的最大受害者. 在那趕時趕命的情況下, 當然也沒有人會顧及質素了. 這與流水式作業甚至是管理方面也是絕對有關的.

磨練 - 若以學做壽司為例, 要洗多少年碗, 煮多少年白飯才有機會去開始學握壽司, 沒有人能一下掌握, 必先從最基本學起, 這絕對是正確的概念(筆者也是持此原則的). 但同樣是從基本功開始, 日本的學徒所接觸的範疇比起香港的助理為多, 而且更有趣. 學起上來, 那一方會比較容易掌握呢? 再加上日本漫畫製作人數比香港很低, 通常只有五至六個人和一個"師傅". 每一個學徒都有更多的機會向師傅請教, 得到的指導亦是更正確的. 若學習沒有趣, 沒有細心的指導的話, 也先不說將來是否成為真正的主筆, 相信也沒有太多人可以通過這種"磨練"而半途而廢了. 而港漫的"磨練"往往是以這種吃力不討好的方式去花時間走一大段不必要的路(我不是指要抄捷徑, 創作是沒有捷徑可走的. 而是經不斷努力磨練的成果).

認真態度 - Nights提出了手塚的"怪醫秦博士", 就由這裡說起吧. 香港ACG製作上大多(不是所有)沒有好好的計劃便草草開始, 以至日後積重難返的地步. 所謂的Preproduction就是包括了那資料搜集的一環, 這一環卻是全盆計劃的關鍵. 管理層通常會覺得用太多時間去做preproduction(通常是沒有實質的東西可見)是浪費金錢, 所以都會叫製作者邊做邊改, 到最後也要從頭開始, 事倍功半.  漫畫的內容若是前言不對後語的話就不是好的製作, 令讀者混淆. 就以當年的超神Z為例: 原本的故事是科幻的. 但自劉定堅參與之後, 便大量加入中式的武俠橋段. 而主筆(筆者念記了是誰, 這裡有人可以提一提我嗎 ^^)更說自己已經浪費了幾期的篇幅去"兜". 這樣, 也不又就是我之前說的製作管理問題嗎?

在下之前所說的"每一個創作人也會希望自己的作品有知音人", 在心態上他們有很多是有鴻圖大志的, 只是製作方面出現問題而沒有自由空間去發揮. 所以, 改革絕對應針對製作方式而不是心態.
知日部屋屋主 +
2005/10/27 13:47
漫畫流水作業跟動畫加工一樣難說好壞
這也是「少林寺」的練功房。
小燕子 +
2005/10/27 12:44
這裏有很多個高手^^~~~
有感而發吧....我算是把漫畫當飯吃的人,從少都看漫畫長大
太過理論化的我不會說,純是經驗之談,有錯請指正

我也認同小澤所說的觀點,不論你用什麼方法,總之你畫出來的東西
有趣好看,就有一定的讀者支持你,做法跟本是次要
而且流水作業沒有什麼不好,分工能讓熟習那部分的人更為專業,不過,這種模式的作法,容易使製作的一組人易循規蹈矩、固步自封,好像工廠生產一件product,使一套漫畫越來越無趣,甚或追不上讀者的口味
以馬生的天下為例,我曾幾何時是那套漫畫的忠實讀者,但....到最後,我還是因為「無趣」而不再看,我只是一個很普通的讀者,花錢買漫畫是想看有趣的故事、好看的圖畫,我不會管作者是用什麼方法去畫,即使有人說畫的不再是馬生,但我真的看不出(我知我很笨="=)

什麼是港漫,打打殺殺、講黑社會暴力、每一頁都是彩色便是港漫?
我不知是誰開始下這種定論,稍為有印象是一個議員講的,我就想他到底看了多少港漫?他一定沒看過牛仔、老夫子跟十三點了,我還記得老媽看了那議員的言論後,便跟我說「漫畫有毒」。媽不會跟我看漫畫有多有趣,我想香港的漫畫巿場易給人誤解,好多時是社會做成

我便引申出這個想法,為什麼沒看過港漫的人會這麼說?(特別是位高權重的那一批)
當你看每一個報檔的薄裝的港漫,大部分不是色情暴力便是鬼故,陳某的火鳳因為在釘裝上、作風上的不同,曾經給人誤會是台灣出產的漫畫.....
我在想,所謂的港漫,是不是需要在風格上變一變,別要大眾有所誤會?因為要開展巿場,社會的支持很重要,尤其是讀者群多是年輕的一輩,萬一某一天,某議員又說「漫畫(港漫)荼毒青少年」,那可能會扼殺一些新進的、或者是另類港漫。
digiharuka +
2005/10/27 12:38
前文忘了打招呼, 失敬

>>"如果陳某與工作的不是東立或其不始與這種自由度去創作. 而是與香港漫畫家為伍, 在創作歷程中每每受到制肘, 他有可能成為現在人所皆知的陳某嗎?"
先一點, 為何可以自由度去創作, 因為作者已能找出出版商利益, 吸引讀者的點子以及作者本身(那作品)前景的平衡點, 這方面正正是一個編輯的工作. 如果以以上問題作中心, 為何所謂創作受肘? 一方固執的不用理, 但是可以說是作者想出來的點子不能夠發揮盡致, 浪費中. 環顧日本歷年的漫畫家有多少人可以看成自由度去創作?? 數得出50個嗎?? 在日本每年有不少漫畫家出道而言, 香港仍在"培育起步"的階段下, 我想, 真的多少像陳某般的蛟龍終日浸在這淺水裡?? 不可以說"不", 但絕對僅有!

再指, 流水製作模式不是問題, 日本若要學做壽司, 要洗多少年碗, 煮多少年白飯才有機會去開始學握壽司?? 真的一開始就能給你學握嗎?? 不要說什麼扼殺, 這是一種方式; 有不少的"漫畫家"以為畫得好似好看的圖案就可以, 但人物結構, 比例, 透視, 背景等仍要琢磨, 但他們不然以為; 就算以日本方式來說, 真的作者一人全數繪畫人物背景上網等, 別說笑, 也不是給助理幫手; 流水模式只是把這些工序再拆細而已! 追回所說, 只是香港人太愛速成, 什麼都要立刻學會, 當中細節可以忽略便忽略, 所以反來說流水式可是一種鍛鍊, 但那是人的問題了, 也相帶著管理方面也有同樣的情況.

真的要改革, 和前文所寫的一樣, 不是模式也不是管理質素, 最首要的是個人的思想及心態!


>>點解港漫都要係彩色?.. 點解港漫格格都有"文字說明",說明該格圖既角色做緊乜? 當讀者弱智.. 超唔明..

這就是香港色彩的漫畫了! 那種香港色彩的漫畫是香港漫畫的一部份, 不愛看這種色彩的, 請看另一種, 不要一竹篙打掉一船人.


>>而本地超過一半的有名創造人, 所認識的都是局限於香港的頰小的知識, 而專門知識都是欠奉的 (有點過份的說, 就是他們太無料, 除武俠, 愛情, 黑道外便什麼也不懂). 我很喜歡用手塚老師做例子, 他畫的black jack之所以好看, 除了有劇情外, 更大的原因是手塚老師更把醫學的資訊都放到故事內類. 這種要有一定專門學科知識才有的創作, 在很多外國的著名科幻作品內都是一個相同的特徵. 但在香港, 不論漫畫, 電視, 電影, 都一概欠奉.

+1, 有沒有料子不知道, 不去找資料才是問題 ^^;;;


NiGHTS +
2005/10/27 11:13
流水作業只是一個提高制作效率的方法. 正如電腦只是工具, 用得其法便會提高工作效率. 我個人覺得, 流水作業本身對創作並沒有什麼限制, 用得出色, 反而會是在畫面上有更專門的分工, 創造出更好的作品.




而我們所看到香港漫畫的問題, 我認為管理層對該行業的認識不足, 什至是有點不認真, 或不夠熱血, 以致不適當用像流水作業這類好工具所致. 始終, 香港的出版社/漫畫社的管理層都只是商人, 而且只會簡單考慮以最少時間賺最多的錢, 更沒有對外的廣闊視野, 不懂吸收他人的長處引為已用. 部署更有效的經營模式.

而本地超過一半的有名創造人, 所認識的都是局限於香港的頰小的知識, 而專門知識都是欠奉的 (有點過份的說, 就是他們太無料, 除武俠, 愛情, 黑道外便什麼也不懂). 我很喜歡用手塚老師做例子, 他畫的black jack之所以好看, 除了有劇情外, 更大的原因是手塚老師更把醫學的資訊都放到故事內類. 這種要有一定專門學科知識才有的創作, 在很多外國的著名科幻作品內都是一個相同的特徵. 但在香港, 不論漫畫, 電視, 電影, 都一概欠奉.

這兩點都是其中一些阻礙香港漫畫發展的原因.
laxinixal +
2005/10/27 11:02
>>黄生和馬生也不是傻子,他也會知道接棒人的重要性,我想他也不會不知>>流水作業式的害處,問題是轉了制度後,能否可以確保給其他新進畫家上>>位呢?
你諗多左啦, 黄馬等根本無考慮得甘長遠. 拒地只係注重效率同成本,漫畫對拒地只不過係搵錢工具. 絕對係無良知既奸商!

P.S.點解港漫都要係彩色?.. 點解港漫格格都有"文字說明",說明該格圖既角色做緊乜? 當讀者弱智.. 超唔明..
亞力 +
2005/10/27 09:31
拜讀過小澤君之感想後知道可能編輯與製作者持有的觀點角度原來不同. 在下有些地方確與小澤君差異的地方.

首先, 筆者認為說陳某是"異類"是間接抹煞了在香港默默耕云的漫畫家. 陳某的確是漫畫界不可多得的人才, 若問: "不用流水作業式,甚至用日本的師徒模式,我放任給作者去做,又有幾多人做到陳某的地步?" 相信不說這裡, 也沒人真能回答這問題. 反過來問: "如果陳某與工作的不是東立或其不始與這種自由度去創作. 而是與香港漫畫家為伍, 在創作歷程中每每受到制肘, 他有可能成為現在人所皆知的陳某嗎?" 在香港有多少像陳某般的蛟龍終日浸在這淺水裡, 難道就只有他一人能達到那種水準? 這筆者可以肯定地回答"不".

流水作亦只是其中一個令港漫停滯不前的成因, 沒有好的管理也是一大原凶. 就像Nights君在上一個討論之中說香港其他娛樂媒體一樣有類似的封閉式管理層的問題. 記得筆者還在香港參與電腦遊戲製作那段日子裡就深深體會到這一點. 何謂管理? 在這篇文章所提及的出版商正是其一.  出版商/管理層能不能放心給作者一搏實也只是重點之一. 中華英雄末落的原因不就是管理層無能以至將帥不和而導致的嗎?

真正要改革的正正是那古老的工作模式及提高管理層的質素. 若怕風險而不思求變的話, 被汰舊換新也只是時間問題而矣.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
發表評論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
開啟HTML
開啟UBB
開啟表情
隱藏
記住我
暱稱   密碼   訪客無需密碼
網址   電郵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