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前一陣子出席一個有關中日戰後六十週年的座談會。想不到く文匯報>(8月29日)竟有報導。剛才在網上偶然看到。會中我與另一位講者黃天的發言多次被「愛國人仕」「柴臺」。客觀冷靜的分析及善意換來替日人「貼金」的批評。無奈卻無悔。這報導頗為中肯,而且比較同情在下及另一位講者。現轉載給各blog友參考。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要更深入研究日本:—學者研究日本的心聲      撰文:雷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中日關係陷入前所未有的低潮,民間對兩國的外交風波都議論紛紛。在最近一個由三聯舉辦的討論會上,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系教授吳偉明提出要改善中日關係,先要了解日本;欲了解日本,先要消除隱含在中國人心底的「日本原罪」。

最怕論日本

 香港年青人普遍在日本文化伴隨中長大,但亦有不少人(特別是老一輩)一聽到「日本」就反感。日前特首曾蔭權提到禮賓府有個日式客廳,前特首夫人董趙洪娉立即高調反駁,指客廳設計應是中國式。中式日式原本問題不大,不過吳偉明指出這種對「日本」的敏感,可能與「愛國」無限上綱有關

 「研究日本是無罪的。很多人見我研究日本,就冠上『漢奸』的罪名——這種心態需要調整。」吳偉明在日前三聯書店舉辦的讀書會上,與民間學者黃天,就「知日」這個題目與聽眾作出討論。兩名日本通不約而同地表示對這類討論會的憂慮,黃天直截了當地說:「我和吳博士都盡量避免出席這類活動。」原因就是害怕原本理性的討論,隨著中國人聽眾的情緒起伏,漸漸變質成為「聲討大會」。這時學者如果再提及日人對事物的看法,就會很尷尬。「我們介紹的經驗,未必是大家中聽的。」

「不愛國」的無奈

 當觸及軍國主義復辟、「中國威脅論」等敏感問題時,兩名講者的言論經無限上綱後,可理解為「不愛國」。黃天認為修改教科書、參拜靖國神社等行為,反映民主日本的政治家籠絡陣亡軍人遺族的實際政治需要,是保守、右傾的行為,但與主張發動戰爭的「軍國主義」仍有一定距離。吳偉明表示,曾在新加坡工作五年多,接觸不少東南亞人;若問他們中國還是日本威脅較大,不少人的確會說是中國。

 會上群眾對上述「不愛國言論」反響極大,紛紛高呼「這就是軍國主義!」「中國絕無威脅!」等愛國口號。

低息貸款

 吳偉明認為,中日關係之所以有今天的結果,日方尤其是小泉上台後的多番挑釁佔很主要原因,但中方在外交上亦有很多值得改善之處。「例如中國政府沒有向人民清楚解釋日本多年來對華無息/低息貸款(ODA)的由來,使人以為這筆巨款是戰爭賠款,把之當成理所當然的入帳。」他說,上海浦東機場的建成就與ODA關係很大,國際慣例是每當有這類用外援築成的基建項目,都會在當眼處豎立紀念碑,頌揚出資者的功德,但中國使用ODA的資金時很少這樣做。

 

 黃天語重心長地說:「日本是個搬不走的鄰居,與其仇視她,不如想想如何與她和睦共處。」首先要做的是「知日」,讀書是很重要的途徑。不過吳偉明提醒大家,內地出版大量中日二戰問題的歷史書,可惜大部分質素不高;西方學者就某些重要話題如慰安婦、南京大屠殺等都有著書,表述比較客觀;日本亦大量出版這類史書,但十之有八都是右派為翻案而寫。黃天補充說,無論日人出版動機如何,他們對資料處理非常小心,中國人要駁倒這些無稽之說,需要作更多資料搜集。 

Posted by 知日部屋屋主 | 評論(54) | 引用(0) | 閱讀(14883)
日本藤素 Homepage +
2020/03/30 16:49
中日参与 +
2007/08/13 20:20
夜的分析比较有代表性。 我认同这大部分的看法。
夜 +
2006/07/22 11:31
在某些方面,我對這位lumijul所說的話執多數的反對意見!
首先,請你不要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並不是所有中國人都無端去指責日本。
理性的認識日本,這是不少內地的媒體都在亟欲呼籲的。
中國在資訊方面十分的便捷,並且全面的。偌大的中國,並不是所有的媒體都在昧著良心做事!就算有些媒體以偏見的目光去報導不正確的事情。馬上就會有人道出事實澄清。
同樣的,我們也看到,日本對於中國的許多片面不真實的報導也是存在的。
並且你對我們所有的認識,你敢說你不是片面的,你有真正的去瞭解過中國這個國家嗎?
就連生長在中國這個國家的人,也沒有一個人敢揚言,他瞭解了中國!
Lumijul,你認為無聊的事情,可曾想這對中國人而言是多麼大的一個苦痛,你認為中國用軍歌當國歌是很討厭的事情,那你有沒有去瞭解過其中的原委!
還有你所說的道歉賠償的事情,請你指出來,他到底在哪里,在什麼地方,日本什麼時候公然向中國道歉賠償了?在1945年8月15日 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以來,日本沒有向中國進行過任何性質公開賠償。有興趣你可以去翻看歷史,我不多復述了。
你說你是香港人而不是中國人,我啞然,地球人都知道中國香港,你說你是香港人跟你說你是中國人有何區別?啊,或許真有微妙的區別,你或許認為自己比較高等比較不同流而汙吧!
可惜的是,你永遠洗刷不了你是中國人的事實。
話題轉回,中日會如此交惡,我們很多人都在憂心忡忡。
這不是我們樂於見到的,但造成這些事情的原因到底是什麼?
有沒有人去研究過,去探討過?
我對這一件事,也找過一些資料,雖然不算是十分明確,但我知道了一件事。
中日關係會發展到如此,多數的原因在於日本。
第二次世界大戰,日本人在中國的土地上做了什麼事情,大家是有目共睹的!
或許你們那裏不曾經歷,你們沒有這種感受,那麼試問,如果你們的家人在你們眼前被惡人以極其殘忍的手段虐害而死,你們是什麼感受!
想想吧,女人被強暴倫奸,最後被無數刺刀捅死!想想吧,男人就送到實驗室,做活體實驗,被折磨而死!想想吧,老人與小孩被槍殺而死,或是被活埋——
你們沒有經歷,你們感受不到,這在中國人的心裏,是多麼大的陰影與苦痛!每一次想到這件事情,人們皆是潸然淚下,半天不能說話。
你們不曾經歷,你們難以感受,我們對於這件無法消除的歷史背負多大的哀傷。如果歷史可以重來,沒有人願意經歷這樣的事情,我們寧願當時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
你們以為我們真的願意背負這麼苦痛的歷史嗎?我們比任何人都希望他沒有發生過。但他是真實存在的,並且已經發生,我們勇於面對,並一直承擔歷史賦予我們的責任,不忘這段悲慘的歷史,吸引教訓,不讓這樣的歷史重演。
遺忘他就是遺忘曾經的屈辱,遺忘自己的先輩慘死敵人手中的悲烈!
知道嗎?最害怕戰爭的是深受其苦的我們,我們甚至期昐天天在祈禱,世界早日真正的和平。
是的,我們的歷史書上的的確確清楚記載著當年的這段歷史,但老師每次講到這裏,都會說一句話,勿忘國恥,振興中華!
講到這裏,我們這些人都會沉浸對先輩經歷過的事情的悲傷中,我們恨我們曾經懦弱的政府,因為懦弱才會被人淩辱!
到了這個時候,我們中國人多數是在自責而不是憎惡,因為中國弱才會被欺淩。對於這個在中國土地上燒殺擄掠過的日本,我僅有困惑,難道中國人就不是人嗎,何以被他們如此虐殺?
對於日本,中國人的感情是複雜的,說不清楚到底是什麼,就像在面對著仇人的子孫。是恨或是不恨,是寬容或是繼續仇恨?
這個問題早就迎刃而解,因為怨怨相報何時了?我們只希望所有人都能記住這段苦痛的歷史,絕不讓他重演!
說真的,我不恨日本,真的不恨,我也看日本的電視劇看日本的漫畫玩日本的遊戲,我為日本如今的發展而嘆服,我想在中國,多數人也是這樣的。
正是如此,更讓我們客觀理性的去瞭解日本,不會人云亦云。
中國人隨遇而安的心境可以做到寬容,中國人你來我往的禮尚讓中日關係曾經不錯,中國人銘記歷史的性格希望日本真正看待這段歷史而不是去污蔑篡改它。
只要日本做到這一點,我想,中日的關係會發展得比任何時期都要鼎盛!
我曾想,中國人都可以承認自己懦弱才被人欺淩,為何日本人不能承認自己因為強大而試圖侵佔別國?
德國的納粹因為曾經殺害猶太人,於是在現在,德國的首相會以下跪的方式致歉,那麼日本人呢,給過中國什麼?
我們這麼亟於去要求日本,只想讓他們正視歷史,只想要他們的一句誠心的道歉。
然而日本人呢,官方去篡改歷史說自己根本沒錯,首相去祭拜戰犯來傷害我們的心,然後媒體與右翼分子在自己國內大肆渲染中國威脅論,中國反日論,還揚言要與中國斷交——
看到這些種種事實,你讓中國人能說什麼?!我只能沉默。
這件兩個國家間的政事,我覺得可以用比較通俗的一件事情做比喻。
那就是兩個小孩子在吵架,其中一個孩子打了另一個孩子一下,然後他跑去向大人哭訴,說一直沒動過手的孩子打哭了他,讓大人去責備這個孩子。此時中國人的心情就猶如這個沒動過手卻被指責的孩子。
到了這種時候,你還讓這個孩子沉默嗎?背負莫須有的指責沉默?不,這個孩子不會,中國不會,他會大聲的告訴世界上所有的人,這不是真的!
而現在的中國人只是在做澄清這樣的事情而已,但是日本給予的答復是什麼?
一次又一次的參拜,為自己篡改歷史做辯解,一次又一次的傷害中國人,中國人對日本能不寒心嗎?
中國人這麼強烈的要求,只想讓日本還原一個真正真實的歷史。除了這個,中國人不會再向日本要求任何事情。
是的,我承認,在日本人的觀念中,死人是無罪的。但是中國人的觀念則是,有罪的死人還是要下地獄的!
所以,你去篡改就等於污蔑這段歷史,你去祭拜,等同於你默認了日本侵華戰爭是正確的事情,這無疑是給一直在尋求友好發展的中國一記當頭棒喝!
中日的交系,曾經也還算是維持一個良好的發展趨向,但一切停步於日本篡改歷史,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參加靖國神社。也是在這段期間,我開始感受我身邊的朋友對日本由嚮往喜歡到漸漸厭煩,他們不斷地重複一句話,日本,你還想做什麼?!
同時日本媒體與右翼分子在本國內對中國的妖魔化成功了,現在,日本人對中國的厭惡達到建交來的最低點!到了現在這種地步,你們還要說,這是誰的錯嗎?
我可以真實的告訴你一件事情,中國人害怕戰爭!
因為中國經歷了戰爭帶來的種種痛苦,除非到了緊要關頭,敵人已經入侵家園,中國才會拿起武器反抗。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這句話,中國人都知道。
日本若以謙虛謹慎的態度面對兩國問題,中國亦會以謙虛友好的態度去接納歡迎日本。
反之則不然。
敵人若已經站在我們的頭上作威作福,我們仍然沉默就是第二個清政府,就是懦弱!
遇柔則柔,遇剛則剛,這是我們做人的脾性。
我們不會盲目,我們也不會默許盲目,我們只是要求一個歷史的真相,不讓世人活在盲目之中。
我們的這點要求,一點都不過分!並且為此一直努力,終至日本正確看待歷史。
我們依然會正確理性去看待歷史,且歡迎對中國仍然友好,並為此不懈努力的日本人。
所以,我們也想讓日本人能夠正確理性看待中國,希望理解認識能夠消除彼此的誤會,而不是讓誤解越積越多,最後朝誰都不願看到的方向發展。
lumijuli +
2006/04/25 05:25
我明白參拜靖國神社在日本來說是能夠諒解的, 也明白中韓很多人不滿的原因, 但這是文化上的差異造成, 也沒甚麼好說
反正政府也只是利用這些作為手段, 有甚麼好說呢?

另外...我倒覺得戰爭是個很可怕的時代
在戰爭時, 所有道德都會不知去了哪
君不見有些在日本殺了很多中國人的戰犯到現在會後悔嗎?
但他們在當時的世代是甚麼? 作為一個人, 有些事是可以決定做或不做
但作為一個軍人, 有些事是不到你去選擇做或不做
所以, 我覺得道歉了, 賠贖了, 那些過去的東西就讓他成為歷史好了

所幸的是我生在香港, 受殖民地政策影響
倒沒多少愛國思想
加上我沒那些經歷, 我可以抽身其外
如果中日以那些東西去吵去罵, 那跟那些父恨子報...一代又一代
真的是怨怨互報何時了呢?

有人說中國是愛好和平的國家(我也忘了誰說的)
但君不見歷代皇帝好大喜功,
歷史書上面有多少是正面評價和負面評價呢?
中國國歌也要用首軍歌...這是我超討厭的

也許是我沒有中國人的認同感吧
別人問我是甚麼人, 我想我會說我是香港人/ 人
大家都是人, 就不要為了無聊的事互相殘殺吧
満鉄調査部長 +
2005/12/18 15:13
东条等人被认为是在美国佬打进来时挺身守护了天皇没有被追究责任的尊皇有功者,若认定他们是发动了有损天皇的战争的主谋作为朝敌处理也就进不了靖国神社了……phone
若天 +
2005/11/30 00:13
沒有看下一篇的貼文嗎?我寫的很清楚了
SSE +
2005/11/30 00:09
只要你把三個地方敘述二戰前後的教科書拿過來看就知道
活像打三個不同的戰爭似的~XD
朱雀 +
2005/11/30 00:04
知日部屋屋主在 2005年9月24日16:48星期六 評論:
中港臺(特別是中國大陸)的歷史教料書問題之嚴重是有目共睹。歪曲歷史似乎我們不弱於日本。可悲

啊?中国大陆有篡改历史教科书啊?不会吧.....
你怎么知道啊?puzzled
rgp1698 +
2005/11/21 12:33
不能以“知日”的名义向日本进行任何妥协,吴教授是知日派,那是否知中呢?我看本文关于中国对待日本就有许多不合事实!
我在日本 +
2005/11/05 17:51
不能因为要和日本和睦共處而向错误妥协!这正是日本人想要的
我在日本 +
2005/11/05 17:47
今年8月12日,是《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签署24周年的日子,在对外友协一间古色古香的会客室里,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副会长、中日友好协会副会长王效贤女士平静地对《21世纪环球报道》回忆说:现在回过头来看,在两国已经复交并且缔结了友好和约的今天,当时的中日友好事业所遭遇的困难和阻力是难以想象的,完全是一条荆棘丛生、前途未卜的道路。日本政府不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却和台湾有着所谓的官方“外交关系”,再加上美国的钳制和东西方意识形态的对立,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很多到中国来的日本友好人士不仅要冒着对抗国内政府的风险,甚至有可能付出生命的代价。“我们在这方面有过血的教训。1960年10月12日,日本社会党书记长浅沼稻次郎先生就是因为鼓吹日本摆脱美国控制,实行自主外交,尽快与拥有6亿人口的中国恢复邦交而惹怒了右翼分子,在众目睽睽之下遇刺身亡的。”
  在田中内阁中担任官房长官、与宰相田中角荣、外相大平正芳一起被称为“三驾马车”的二阶堂进先生是那一代中日友好的开拓者当中,惟一健在的日本政治家。谈到当时日本国内的政治情势时,他这样回忆道:“那时在日本,特别是在执政的自民党内对恢复日中邦交正常化尚有不小的阻力,我本人也曾多次受到过种种威胁,就是在这种严峻的情况下,田中先生、大平先生和我达成了必须尽快恢复日中邦交的共识和信念。为此,我们于1972年9月访华……”每次出访海外必携爱女(即曾做过小泉内阁外相的田中真纪子)同往的田中首相考虑到国内右翼反对势力的猖獗,为防不测决定把女儿留在国内,只身飞赴北京,似乎做好了赴“鸿门宴”的准备。
  “在那样艰难的环境和条件下,我们的中日友好事业都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一步一步地走过来了”,现在面对中日关系暂时的困境,只要日本重新回到中日建交的“原点”上来,信守三个基本文件,恪守对中国的承诺,“还有什么困难不能解决,有什么障碍不能跨越呢?”王女士有些激动地说。
-------------(日本:一个遥远的邻邦)作者:刘柠
bobo +
2005/10/05 10:01
我看過一篇研究中日關係的論文,裡面說中日問題不單是歷史問題,而是地緣爭霸戰的問題,兩者都位於亞洲,少不免惹起權力爭鬥。
Au Yeung +
2005/09/30 20:32
In fact, I think that the content about Asian history in HK history textbooks (including both Chi. His. and World His. ones) are more neutral and comprehensive than the Japanese ones.
I have checked several Japanese textbooks and all of them virtually end at WWII all in a sudden. Then don't introduce post-War Japan at all.
Some Japanese always criticize that Chinese official textbooks are baised and are the culprits of anti-Japanese sentiments.
However, what about the liberal metropolis, Hong Kong? Many people have bad feelings upon Japan's recent movements, but we were educated in HK with non-official textbooks and even colonial education.
Those complaints of Japanese are nothing more than ineffectual self-abuse. badbadbad
方潤 +
2005/09/30 19:47
Ming-Long 先生﹕
我想你忘了日本的教科書不是官定的,可以批評也沒甚麼大不了。
更何況日本是民主國家﹖

正如香港的教科書,誰都可以批評﹔香港的課程也是一樣。中國歷史課程,回歸前有人罵殖民地政府,回歸後也有人罵特區政府。

當然,像大陸那樣就很有問題。
真善美 +
2005/09/28 00:16
我相信香港的教育,仍然是較中國大陸開放的,起碼我們香港人還可以公開評擊自己的政府。另外,有個問題不知屋主是否方便作答,日研系歴來的收生標準是怎樣的?畢業生的出路又如何?

smile
Ming-Long〈住在台灣的日本人〉 +
2005/09/25 14:49
What China textbooks don't say
http://zhang3.blogspirit.com/archive/2005/04/14/cn...

Education? Brainwash?
Can you criticize your country's textbooks in public?
In Japan, YES WE CAN!
分頁: 1/2 第一頁 1 2 下頁 最後頁
發表評論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
開啟HTML
開啟UBB
開啟表情
隱藏
記住我
暱稱   密碼   訪客無需密碼
網址   電郵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