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前一陣子出席一個有關中日戰後六十週年的座談會。想不到く文匯報>(8月29日)竟有報導。剛才在網上偶然看到。會中我與另一位講者黃天的發言多次被「愛國人仕」「柴臺」。客觀冷靜的分析及善意換來替日人「貼金」的批評。無奈卻無悔。這報導頗為中肯,而且比較同情在下及另一位講者。現轉載給各blog友參考。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要更深入研究日本:—學者研究日本的心聲      撰文:雷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中日關係陷入前所未有的低潮,民間對兩國的外交風波都議論紛紛。在最近一個由三聯舉辦的討論會上,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系教授吳偉明提出要改善中日關係,先要了解日本;欲了解日本,先要消除隱含在中國人心底的「日本原罪」。

最怕論日本

 香港年青人普遍在日本文化伴隨中長大,但亦有不少人(特別是老一輩)一聽到「日本」就反感。日前特首曾蔭權提到禮賓府有個日式客廳,前特首夫人董趙洪娉立即高調反駁,指客廳設計應是中國式。中式日式原本問題不大,不過吳偉明指出這種對「日本」的敏感,可能與「愛國」無限上綱有關

 「研究日本是無罪的。很多人見我研究日本,就冠上『漢奸』的罪名——這種心態需要調整。」吳偉明在日前三聯書店舉辦的讀書會上,與民間學者黃天,就「知日」這個題目與聽眾作出討論。兩名日本通不約而同地表示對這類討論會的憂慮,黃天直截了當地說:「我和吳博士都盡量避免出席這類活動。」原因就是害怕原本理性的討論,隨著中國人聽眾的情緒起伏,漸漸變質成為「聲討大會」。這時學者如果再提及日人對事物的看法,就會很尷尬。「我們介紹的經驗,未必是大家中聽的。」

「不愛國」的無奈

 當觸及軍國主義復辟、「中國威脅論」等敏感問題時,兩名講者的言論經無限上綱後,可理解為「不愛國」。黃天認為修改教科書、參拜靖國神社等行為,反映民主日本的政治家籠絡陣亡軍人遺族的實際政治需要,是保守、右傾的行為,但與主張發動戰爭的「軍國主義」仍有一定距離。吳偉明表示,曾在新加坡工作五年多,接觸不少東南亞人;若問他們中國還是日本威脅較大,不少人的確會說是中國。

 會上群眾對上述「不愛國言論」反響極大,紛紛高呼「這就是軍國主義!」「中國絕無威脅!」等愛國口號。

低息貸款

 吳偉明認為,中日關係之所以有今天的結果,日方尤其是小泉上台後的多番挑釁佔很主要原因,但中方在外交上亦有很多值得改善之處。「例如中國政府沒有向人民清楚解釋日本多年來對華無息/低息貸款(ODA)的由來,使人以為這筆巨款是戰爭賠款,把之當成理所當然的入帳。」他說,上海浦東機場的建成就與ODA關係很大,國際慣例是每當有這類用外援築成的基建項目,都會在當眼處豎立紀念碑,頌揚出資者的功德,但中國使用ODA的資金時很少這樣做。

 

 黃天語重心長地說:「日本是個搬不走的鄰居,與其仇視她,不如想想如何與她和睦共處。」首先要做的是「知日」,讀書是很重要的途徑。不過吳偉明提醒大家,內地出版大量中日二戰問題的歷史書,可惜大部分質素不高;西方學者就某些重要話題如慰安婦、南京大屠殺等都有著書,表述比較客觀;日本亦大量出版這類史書,但十之有八都是右派為翻案而寫。黃天補充說,無論日人出版動機如何,他們對資料處理非常小心,中國人要駁倒這些無稽之說,需要作更多資料搜集。 

Posted by 知日部屋屋主 | 評論(61) | 引用(0) | 閱讀(14890)
我在日本 +
2005/11/05 17:51
不能因为要和日本和睦共處而向错误妥协!这正是日本人想要的
我在日本 +
2005/11/05 17:47
今年8月12日,是《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签署24周年的日子,在对外友协一间古色古香的会客室里,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副会长、中日友好协会副会长王效贤女士平静地对《21世纪环球报道》回忆说:现在回过头来看,在两国已经复交并且缔结了友好和约的今天,当时的中日友好事业所遭遇的困难和阻力是难以想象的,完全是一条荆棘丛生、前途未卜的道路。日本政府不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却和台湾有着所谓的官方“外交关系”,再加上美国的钳制和东西方意识形态的对立,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很多到中国来的日本友好人士不仅要冒着对抗国内政府的风险,甚至有可能付出生命的代价。“我们在这方面有过血的教训。1960年10月12日,日本社会党书记长浅沼稻次郎先生就是因为鼓吹日本摆脱美国控制,实行自主外交,尽快与拥有6亿人口的中国恢复邦交而惹怒了右翼分子,在众目睽睽之下遇刺身亡的。”
  在田中内阁中担任官房长官、与宰相田中角荣、外相大平正芳一起被称为“三驾马车”的二阶堂进先生是那一代中日友好的开拓者当中,惟一健在的日本政治家。谈到当时日本国内的政治情势时,他这样回忆道:“那时在日本,特别是在执政的自民党内对恢复日中邦交正常化尚有不小的阻力,我本人也曾多次受到过种种威胁,就是在这种严峻的情况下,田中先生、大平先生和我达成了必须尽快恢复日中邦交的共识和信念。为此,我们于1972年9月访华……”每次出访海外必携爱女(即曾做过小泉内阁外相的田中真纪子)同往的田中首相考虑到国内右翼反对势力的猖獗,为防不测决定把女儿留在国内,只身飞赴北京,似乎做好了赴“鸿门宴”的准备。
  “在那样艰难的环境和条件下,我们的中日友好事业都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一步一步地走过来了”,现在面对中日关系暂时的困境,只要日本重新回到中日建交的“原点”上来,信守三个基本文件,恪守对中国的承诺,“还有什么困难不能解决,有什么障碍不能跨越呢?”王女士有些激动地说。
-------------(日本:一个遥远的邻邦)作者:刘柠
bobo +
2005/10/05 10:01
我看過一篇研究中日關係的論文,裡面說中日問題不單是歷史問題,而是地緣爭霸戰的問題,兩者都位於亞洲,少不免惹起權力爭鬥。
Au Yeung +
2005/09/30 20:32
In fact, I think that the content about Asian history in HK history textbooks (including both Chi. His. and World His. ones) are more neutral and comprehensive than the Japanese ones.
I have checked several Japanese textbooks and all of them virtually end at WWII all in a sudden. Then don't introduce post-War Japan at all.
Some Japanese always criticize that Chinese official textbooks are baised and are the culprits of anti-Japanese sentiments.
However, what about the liberal metropolis, Hong Kong? Many people have bad feelings upon Japan's recent movements, but we were educated in HK with non-official textbooks and even colonial education.
Those complaints of Japanese are nothing more than ineffectual self-abuse. badbadbad
方潤 +
2005/09/30 19:47
Ming-Long 先生﹕
我想你忘了日本的教科書不是官定的,可以批評也沒甚麼大不了。
更何況日本是民主國家﹖

正如香港的教科書,誰都可以批評﹔香港的課程也是一樣。中國歷史課程,回歸前有人罵殖民地政府,回歸後也有人罵特區政府。

當然,像大陸那樣就很有問題。
真善美 +
2005/09/28 00:16
我相信香港的教育,仍然是較中國大陸開放的,起碼我們香港人還可以公開評擊自己的政府。另外,有個問題不知屋主是否方便作答,日研系歴來的收生標準是怎樣的?畢業生的出路又如何?

smile
Ming-Long〈住在台灣的日本人〉 +
2005/09/25 14:49
What China textbooks don't say
http://zhang3.blogspirit.com/archive/2005/04/14/cn...

Education? Brainwash?
Can you criticize your country's textbooks in public?
In Japan, YES WE CAN!
Au Yeung +
2005/09/25 06:59
The flow is the same as Japan. Really miserable.
Even the introduction of "2 Channel" in the Japanese Wikipedia also includes anti-Chinese propaganda. You can check it if you have interests.
黑田 明 +
2005/09/25 02:57
屋主:我不是日本人,不過我對武士道有研究,這是一種對日本影響很深的東西
知日部屋屋主 +
2005/09/24 16:48
中港臺(特別是中國大陸)的歷史教料書問題之嚴重是有目共睹。歪曲歷史似乎我們不弱於日本。可悲sad
若天 +
2005/09/24 15:20
教科書嘛,根本就是記錄對自己國家民族有利的歷史

看看中學的教科書,漢武唐皇開邊彊土,何等偉大,反之外族南侵亂華,是何等的悲憤。看看二戰:長沙會戰、台兒莊大捷......四行糧倉也該有不少人會知,因為教科書有教的,何是很多人就是不知誰是唐生智*,不知蔣介石決花園口之堤以阻日軍,卻淹死近百萬平民?

其實我很興趣問問那麼"愛國"人士,對自己國家的文化歷史認識又有多深?


*唐生智是當年的南京戍守,錯定戰略後棄守南京,拋下全城平民遠走高飛,可恨的是此人在戰後依舊當官
知日部屋屋主 +
2005/09/24 11:48
Xelien:島耕作的說話,我想確代表大部份日人的看法。不過一些日人言論也有不正確之處。(1)中國並沒有用日ODA用作對外援助。ODA都有具體規定如何使用(由日方決定)。(2)中國並無用ODA於軍事現代化上。
ruze +
2005/09/24 11:16
以一囯首相的身份去參拜A級戰犯,在其他國家簡直是無法想象。誠然我們可以去了解日本人對東亞戰爭缺乏集體犯罪感的心態。但看看每年右派組織搞的那些活動,我覺得身爲中國人絕不會覺得繼續參拜存有戰犯靈位的靖囯神社是件可以諒解的事情。無論如何爭辯制定這份戰犯名單只是勝者強加于敗者的東西,但日本在戰爭中對東亞各國所造成的損害怎麽也無法抹消。作爲其象徵,找出發動戰爭的主要責任者並為後世加以正當的評價以及對待是非常必要的。

中國官方多年來有意識地淡化ODA在中國的作用,令多數民衆並不了解ODA對中國的幫助。我認爲這是一件非常大的缺失。假如當今的大陸的右派民粹份子從小就知道首都機場、浦東機場、無數的道路橋梁都是借助日元低息貸款方得以順利建成,恐怕對於日本的看法能更加理性、清醒。
xelein +
2005/09/24 10:31
>>參拜靖國神社我覺得是能夠諒解的。
這點是能理解的。
...但日本政客早己把參拜靖國神社作為政治手段。
每一次參拜靖國神社後,他們都會發表一些不知所謂的言論,挑釁中國人民。
---------

研究日本是無罪的。但有很多人都不明白這一點。
有些人甚至把喜歡acg的人視為不愛國。
這是真的。我的弟弟在星加波讀書,他認識的中國人對日本的認知很少,
因為他們只要一接觸到日本的東西,就會不屑,根本連知日的心態都無。

在香港,這情況當然很好多。
但我在香港認識一些人,他們喜歡用國貨,喜歡看內地製作的電視,家裡與日本文化的東西也沒有。
(其實我都有點感慨,香港對於日本的認知,只限於娛樂文化,香港政府很少教育學生正視歷史。我又識得有個現讀中五朋友,他是acg 通,家裡的都是精品和漫畫,但對於第二次世界大戰的事情,竟然完全不知。香港人對於歷史,何其冷漠。)

這可能和中國文化有關係?
對於不是自己種類的東西,予以排斥,連理解也沒有。

上面的是個人觀察。

我看島耕作的時候。
曾經看過這兩個句:

oda是代表日本對中國的賠償,但現在中國已有一定的經濟能力,一方面接受賠償,另一方面把oda的錢去援作東南亞國家。應該對oda這個過時的項目進行檢討。
日本人對中國人伸出友情之手,但中國人對日本卻給予忽視和排斥。

這兩句是否真的代表日本人的心態?

flower
知日部屋屋主 +
2005/09/24 07:11
黑田明:您是日本人嗎?您的心情我能明白。其實中韓官方只要求將「甲級戰犯」移走而已。這也是合理不過。
黑田 明 +
2005/09/24 01:54
參拜靖國神社我覺得是能夠諒解的。因為在武士道中為主公犧牲是一種光榮的事,我想屋主應該明白我想表達甚么。
NiGHTS +
2005/09/24 00:05
這點只是政治上的需求. 是中國政府想要的發展.

政治上, 中國人要有一個共同的敵人, 社會才會較為穩定. 當國家有較大的動盪時, 可以借此轉移國內民眾的視線. 而這個共同的敵人, 最好是有歷史上的包袱. 在中國政府的立場上, 日本便剛好有條件成為這個角色. (可能當年六四, 就是沒有這個共同的敵人, 才把事情鬧大.)

至於ODA的錢, 人家說有錢低息借給中國政府辦事, 有著數又為何不要呢!

而事實上, (官方)一邊拿人家的錢, (民間)一邊批評, 對中國政府而言, 不但是百利而無一害, 更能保持社會穩定. 所以, 在國策需要時, 容忍(容許)民間對日本的批評是合理的.
Depth +
2005/09/24 00:01
中國人在談論仇日,大抵上是有著鞏固國家向心力的方針在;正如同台灣政客炒作統獨,也只是為了自己選票。

我曾在某論壇談論中東西方武器護具沿革,但總是遇到自覦所謂愛國者,常以「澎風」中國在這領域的前衛、進步,完全不見容事實的情況;偏見認為,這種無知自大的愛國教育所造成的反效果遠比仇日情緒更加嚴重...

岔題遠了...,正如呉老師在此碰到的難題,目前正在大陸演講的李敖先生亦是如此,官方對於北大的冷處理,以至於清華的低調...有道是:「人在屋簷下,豈能不低頭」,但是新時代的種子總算是種下了。李敖先生是老派人物,自然不會對日本有好感,但是呉老師若能以新文化來區分文化日本與軍國日本的差異,不假時日應該會有意識到兩者間矛盾情感進而深究者,已然是最好的第一歩了。
知日部屋屋主 +
2005/09/23 22:59
中國民間人仕常批評日本ODA是self-serving,我覺得一邊拿及借人家錢一邊批評不太公平及大體。任何國家的海外援助在人道以外多少有政經目的。中國也對很多發展中國家提供海外援助。
Chris +
2005/09/23 22:49
I just searched a good reference from Internet about ODA. Because I heart it before but I don't know much about it.

http://www.qianlong.com/2955/2004/11/30/[email protected]
知日部屋屋主 +
2005/09/23 21:50
這個報告有些小地方有些不太準確。(1)我說ODA最初有間接戰爭賠償之意,但現在日人已不這樣想。因此現在中日對ODA態度不同。(2)國際慣例是接受ODA完成的工程有金屬記念牌。
分頁: 2/2 第一頁 上頁 1 2 最後頁
發表評論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
開啟HTML
開啟UBB
開啟表情
隱藏
記住我
暱稱   密碼   訪客無需密碼
網址   電郵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