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這文應明報撰寫。對日本的不滿明顯加強。


德國歷史教科書對中日的啟示

戰後德日兩國在處理歷史問題上的異同引起學界及輿論界的關注。解釋其原因的論說可歸納為三大類:民族性論、歷史文化傳統論及國際地緣政治論。民族性論以日耳曼民族及大和民族的民族性格或文化思想模式去解釋他們如何去面對過去的不光榮歷史。最常被引用的是美國心理人類學家潘乃德(Ruth Benedict)在其名著The Chrysanthemum and the Sword(1946初版)[漢譯『菊花與劍』 (1974初版)]對日本民族性格的分析。此派論者(多人類學者及心理學者)指出德國屬於長期受基督教影響下的罪感文化(guilt culture),日本則是典型東方社會的恥感文化(shame culture)。日本人知恥但不知錯,缺乏德國人所擁有的內在道德觀。


歷史文化傳統論者(多歷史學者)認為德國是歐洲自由民主傳統的一部份,納粹統治的12年只是德國歷史文化傳統的短暫「脫軌」,所以戰後容易重返自由民主之路。與此相反,他們相信日本歷史文化傳統(如上尊下卑、忠孝一本、尊內攘外等)種下軍國主義的種子,戰後雖然建立自由民主的制度,但仍無法擺脫其傳統的保守思維。


國際地緣政治論者(多國際關係學者及時事評論員)着眼戰後世界秩序及意識形態的變化對德日的影響。他們指出戰後德國一直是歐洲的主要成員,與美國保持一定的距離。另一方面,日本成為美國在亞洲的主要盟國。基於反共的戰略上考慮,美國在日推行的自由民主化運動半途而廢,造成日本保守勢力擡頭。


以上三派學說互有長短,可批判地兼採併用。這些比較分析雖然有助我們了解戰後日本對歷史問題的看法,但對中日韓如何解決歷史問題缺乏啟發。因此今後的研究重點可從日德相異原因的比較轉移至德國如何處理歷史問題(如道歉、賠償、歷史教科書、疆界領土糾紛等)。德國的經驗值得中日韓三國政要、專家及有心人仕認真學習,作為共同解決歷史問題的重要參考。因篇幅所限,以下只集中討論德國歷史教科書,希望德國的經驗對中日在處理日本歷史教科書事件有所啟發。



德日歷史教科書制度的異同


戰後德國的教科書制度跟日本大同小異。兩者都是由民間人仕按政府(日本是文部科學省;德國是聯邦文化部長理事會)的教科書作者指導大綱編寫教科書,經官方(日本是文部科學省;德國是各州的文化教育部)檢定後,由地方(日本以地方教育局為主;德國以地方學校為主)從合格教科書的名單中選取。各校教師按政府編訂的教學指導大綱教授教科書的內容。德日教科書制度的特色及精神是讓民間及地方作主導,政府只負責把關及監督的角色。這種制度在現代民主國家十分普遍,值得一些由政府「一條龍」包辦教科書的國家學習。


為什麼這樣富於自由民主精神的制度能夠為德國帶來國際讚譽,在日本卻引起以中韓為首亞洲各地的強烈不滿呢?歸根究底是因為德日對過去戰時罪行的反省有所不同所致。德日政府都積極地透過指導大綱及官方檢定這兩大殺手鐧去影響教科書的撰寫與應用。德國官方對教科書作者及教師的指導大綱中清楚列明德國歷史教科書要重點地清算納粹罪行。官方檢定亦重視歷史教科書是否貫徹這與歷史罪行劃清界線的大原則。所以經過德國官方通過的眾多歷史教科書中,從來沒有出現一本合理化及淡化納粹罪行的課本。



除教科書政策外,德國政府在法律、國際合作及國民教育上亦作出相應配合,以求根絕納粹思想。政府立法(如『教育法』、『學校法』及『反納粹與反刑事犯罪法』等)規定不得美化、宣傳及使用代表納粹主義的東西。1951年德國在聯合國教育科學及文化組織(UNESCO)及歐洲理事會(Council of Europe)的支援下成立「佐治艾克國際教科書研究所」(The Georg Eckert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Textbook Research)去促進歐洲各國在教科書上的交流合作,以求達至共識,減少分歧。透過這個研究所,德國主動與以色列、美國、波蘭及法國等國家成立教科書合作委員會,對德國歷史教科書中有關雙邊的記載進行磋商。例如德國與波蘭在1972年成立教科書合作委員會,就德國歷史及地理教科書進行諮詢。該委員會在1975年向兩國政府提交報告書。德國遂依報告書修訂教科書政策,獲得波蘭的讚賞與友誼。在國民教育方面,德國鼓勵學校帶學生參觀猶太人集中營遺址、出席戰爭記念活動及邀請死裡逃生的猶太人講述戰時經歷等活動讓年青人感受納粹帶來的傷害。



日本教科書的問題並不來自制度本身,而是在實行時出現偏差所致。日本戰後初期歷史教科書對戰時罪行絕不含糊。後來隨着保守政治勢力坐大,歷史教科書對戰時罪行的記載變得含糊及薄弱。自1980年代以來引發多次教科書事件。日本歷史教科書的變質主要是因為官方在檢定時要求教科書作者大幅删減戰時罪行(如南京大屠殺、慰安婦、七三一部隊及花岡事件)及通過合理化侵略戰争的教科書[如右翼學者撰寫的『新歷史教科書』(扶桑社,2001)及『最新日本史』(明成社, 2005]



對「中日歷史審議委員會」的期望


德國的經驗告訴我們,誠意是最重要的。教科書只是反映政府是否有對戰時罪行劃清界線及深切反省的誠意。日本若沒有這種誠意,一切的道歉及善意的姿態都不過是外交戰略上的虛招及權宜之計。若日方有誠意解決教科書問題,必須在歷史認識上作出改善。若日方有這樣的誠意,那麽德國的經驗將會是上佳的參考。不然只是學其皮毛,失其精神。最近日方向中方提出成立「中日歷史審議委員會」的建議確多少有向德國取經的味道。我們對此建議一方面應該積極回應,另一方面也要確保這個委員會對日方改善歷史教科書收到實際成效。


「日韓歷史共同研究委員會」的不足值得我們引以為鑑。日韓在2002年成立該委員會讓兩國專家學者討論日本歷史教科書有關日韓關係的記載。這個委員會的運作以三年為期,2005年向兩國政府提交報告書。該報告書對日方改善歷史教科書有具體意見。韓方希望日方將有關建議付諸行動。日方卻以國家無權操縱民間作者為理由,表示只能讓教科書作者自行決定是否採納該委員會的建議。報告書頓成一叠廢紙,兩國學者的努力付諸東流。更令韓國官方及民間失望的是20054月日本政府通過的七種歷史教科書在有關韓國的記載不但毫無改善,反而出現被韓國評為「開倒車」的傾向[例如删減慰安婦的記載及加入獨島(日本稱竹島)為日本領土的字句等]。我們不希望「中日歷史審議委員會」成為「日韓歷史共同研究委員會」的翻版。


最後我對於將成立的「中日歷史審議委員會」有以下具體建議:(1) 禮聘有學術地位及立場中肯的兩國學者,避用立場鮮明,缺乏溝通能力的極左或極右的「半官方」學者。(2) 將它作為聯合國教育科學及文化組織的一個計劃。德國專家可作該組織的代表參與。(3) 報告書最後呈交聯合國教育科學及文化組織及中日兩國政府。由聯合國教育科學及文化組織負責監察,確保報告書的建議會在新一輪日本歷史教科書中反映出來。日方要拿出誠意,透過檢定及指導大綱改善歷史教科書,才是贏回中韓及亞洲人民尊敬及友誼的重要一步。


[推薦參考書籍:對德日處理歷史問題及教科書政策的比較有興趣的讀者,可參:(1) Ian Buruma, Wages of Guilt: Memories of War in Germany and Japan (Vintage, 1995) (2) Laura Hein & Mark Selden, eds., Censoring History: Citizenship and Memory in Japan, Germany and the United States (M.E. Sharpe, 2000) (3) 彭玉龍『謝罪與翻案:德國和日本對第二次世界大戰侵略罪行反省的差異及其根源』(解放軍出版社,2001(4) 近藤孝允『歴史教育と教科書―ドイツ、オーストリア、そして日本 』(岩波書店,2001]

Posted by 知日部屋屋主 | 評論(5) | 引用(0) | 閱讀(19280)
Au Yeung +
2005/05/28 17:25
我比較贊同benng的說法。誠然,德國人確實有把納粹當作外人(outsider)、與之劃清界線的傾向。在日本國會,外相的町村也曾以此暗示德國人偽善。然而從我現在今天接觸的日本人、日本傳媒所得到的訊息,卻是一面倒的轉移框架(reframing),對戰爭之事隻字不提,只是歸因於江澤民的「反日教育」,但卻從來沒有比較過江澤民掌政時代前後的教科書。「反省」對很多日本人來說只是笑話,不戰之誓從始至終只是原爆情意結。隨著近年日本政界和社會明顯的右傾化,對侵略事實置之不理,或進一步為其翻案的風潮更為盛行。我甚至在大學被博士課程的日本學生詰問中國(包括香港)「反日教育」的功罪。很多人根本否認日本曾經發動侵略,反指中國對日本輸入大量無業的犯罪者才是侵略行為。德國能為猶太人的戰爭死難者建造陵園,至少比只懂得罵「反日教育」的日本要好得多。
benng +
2005/05/27 10:16
我基本上贊同人民也要負責。可是德國人並不抱罪全在納粹,而自己也是受納粹所害的心態。他們明白自己是加害者,至今仍覺罪惡感。日本政客與傳媒卻完全缺乏反省之心。
Emperor +
2005/05/27 08:26
> 歷史文化傳統論者(多歷史學者)認為德國是歐洲自由民主傳統的一部份> ,納粹統治的12年只是德國歷史文化傳統的短暫「脫軌」,所以戰後容易> 重返自由民主之路。與此相反,他們相信日本歷史文化傳統(如上尊下卑> 、忠孝一本、尊內攘外等)種下軍國主義的種子,戰後雖然建立自由民主> 的制度,但仍無法擺脫其傳統的保守思維。

我個人蠻同意這樣的看法的,德國人能在自己的教科書罵的那麼直接,是因為他們劃清了界限,好像納粹主政發動戰爭跟他們無關一樣,一切都是帶頭的人的錯。

但是日本呢?日本一樣尊奉著有名無實的天皇,能把罪都冠在當時帶頭的人嗎?再加上日本似乎有蠻多人依然認同「大東亞共榮區」的理想…要他們承認過去的錯誤?我想他們可能有不少人從來不覺得那是一件錯事。

雖然說以受害者的角度來看,或許會覺得德國的教科書乍看之下較不讓人氣結。不過我個人的意見上,是覺得日本反而還比德國這樣的處理方式來的誠實、負責多了。錯全出在帶頭的納粹?當初狂熱支持他們的是誰?受民族主義鼓動而侵略的是誰?這種不負責任的思維方式重蹈覆轍的機率實在太高了。

==
有誤請不吝指正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
發表評論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
開啟HTML
開啟UBB
開啟表情
隱藏
記住我
暱稱   密碼   訪客無需密碼
網址   電郵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