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主前言:對本人來說,「知識產權在香港」的座談會有助加深對這方面的認識,是不枉此行的。不過事後不少出席者似乎對講者立場渭涇分明、缺乏對話而表示失望。以下是大會發言人之一小狼的會後感想。在這里也順便預告一好消息,小狼已將他當晚的演說(個人認為是全晚最精彩的部份)整理出文字稿,將於本週內在部屋率先刊登,敬請密切注意。

把創意割賣的知產署:「知識產權座談會」有感 撰文:小

受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知識產權關注小組的邀請,在「知識產權在香港──創作與再創作」上說說話。本來還抱着一些期望,卻是失望而回。

在講座前,大會的工作人員約見我和朋友,說明了講座的主旨、內容,並希望我以「網絡創作人」的身分,談談對「再創作」的看法。再創作(re-creation),又叫二次創作、衍生創作,是指在作品內明顯包含其他已有作品元素的創作。中國古人寫詩詞,每每要字字有出處,甚至像黃庭堅的「江西詩派」般,以前人詩作「奪胎」而成以求「換骨」,新作品的七、八成文字由一首或數首舊作而來,這肯定已是一種二次創作。今天,致敬、惡搞、戲仿、拼貼、改編等的多種藝術表現模式,也屬二次創作的範疇。

講者中,好戲量的楊秉基有他的「吉蒂與死人頭」個案,何國良有他的社會學分析。我則向大會表示,我會集中談一些肯定是並非以商業為目的、不會賺取金錢的二次創作實例,希望在彼此的交流中,尋到這些作品的生存空間。

-

二次創作依賴「站在前人的肩膊上」,對前作的借用。不過,現時版權法例所保護的,是版權持有人把作品如何複印、發行、流傳之權利(注意:並不是「創作」的權利,在《著作權保護了誰》一書中,作者清楚說出版權法保障的不是創意,而是表達,即發行出來的形式,「Copyright」一詞也是指「Copy」的「right」)。一個要借用作品,以求更佳的創意表現;一個要把作品被用權留在自己手上,以此來換取金錢,自然有矛盾的地方。

如果那二次創作,為的是賺錢、作商品,那麼依商業的一套來辦,例如創作前先怎麼樣去購買版權、談好如何分賬等,那似乎也只是商家對談。然而,對於不會賺錢的二次創作,要求作者付出天文數字的費用才可創作,否則就等於「犯法」,這無疑扼殺這些創作的可能性。

不過,人們最先提出版權法,原意是希望在作者辛苦付出後給予回報,保障一個良好的創作環境。只是由於版權法的保障對象是「版權持有人」不是作者,以致對於要保護誰的權利,與版權被提倡的原意有出入。而版權法的前設是商業上的考慮,這也漠視了並非為了商業使用的創作人和作品。

知識產權署是香港版權、知識產權法例的專科部門,他們的書籍,說他們要去保護知識產權,為的是「保護人的創意」、「以期創造一個環境,讓上述人士可以盡情發揮」。既然如此,若發現現行法律有反過來,桎梏了創意發揮的空間,按照該署所說的宗旨,就應該要把這些問題改善。

-

在會前,主辦大會告訴我,知產權的張錦添副署長對他們說,他會談論關於再創作的「豁免條款」。豁免條款是舒緩版權法對公共知識領域明顯構成扼限的一種方法,把像只使用一定數量的教學用途等情況,豁免於以商業邏輯運作的「邀費予版權持有人才合法」的條文。

雖然現時的「豁免條款」,對非商業性的二次創作並沒有什麼保障,我遍找資料卻只有很少收穫,而豁免條款亦只是一個「頭痛醫頭」的方法,並沒解決版權法向商業傾側(何國良說,不只是傾側,而是為商業而立)的問題,治標不治本,但也是一個向解決問題前進的方法。故我準備了不少實例,希望能向張副署長和台上台下各位談論。

知在會上,張副署長說的是一堆意料之外的廢話。他首先說什麼是「創意」,創意是要有新感覺、已增值,接着話音一轉,就說要對創意給予支持,就要「在經濟上得到回報」,「你(創作後)賺到錢會好開心」,故此版權法保障人們對創意的「投資」及其「商機」,又說希望大家加入「創意經濟」行列。張副署長說完後,我只有臨場「執生」,表達我認為現行法律的不足之處,它不應盲目向商業賺錢處傾斜,反而犧牲非商業性的創作之可能性。

結果,無論我和台下一些發言者,「咬牙切齒」地(何故語)舉出多少在現行法例上視為犯法的非商業性創作,張氏不是迴避它、只把發言者其他內容滾大,就是說什麼「WTO也是如此」,再不是就是否認該等情況的存在。

在經濟強國控制的WTO裏,把教育、醫療、民生等種種社會事務都視為商業,威逼全球以他們那套商業邏輯來運作,鞏固既得利益者利益。可是不少地方仍有「版權所有(Copyright Reserved)」以外的版權模式供作者選擇,台灣更有官方參與推動「創用CC」(Creative Commons)。香港難道就不可以?

張氏堅持企硬「版權法向商界靠攏」的立場,辯才不精的我,問了許多實際情況,都變成遊花園,最後只有無奈地說「要麼就直的保障回創作,檢討、收改法律;要麼就不要再說保護創作,直接說『保護商界割賣創作』」。

會後我主動向他握手,更他說這是實際問題,許多有志創作的朋友都被打擊,「諗吓點啦!」。豈料張副署長的回應,竟是:「大家有表達不同言論的空間,很正常的。」

有時事評論人批評香港「官商勾結」,這是否其中一例?

補充1:在講座當天才知,香港作曲家及作詞家協會(CASH)在講座前一晚,聲稱他們曾安排派人,但各人皆有要務在身,不能出席。同時,他們不允許一名Blogger批評CASH的文章,張貼在論壇上,並向他索取私人電話,要求以私人方式跟進,Blogger認為這是大眾事情,並非私事,故拒絕留下電話。

補充2:張副署長叫大家看知產署的書,內容簡化了版權的概念、問題的書,例如「保障版權持有人」常直接以「保障辛勞的創作人」同義詞姿態出現。要認真思考,不能不看 Siva Vaidhyanathan:《著作權保護了誰》(Copyrights and Copywrongs)和 Lawrence Lessig、Richard Stallman:《自由文化》(Free Culture)。怕太厚太深,最起碼可看看 許煜、劉細良:《勇敢新世界:互聯網罪與罰》。

補充3:當晚時間控制失當,臨場應變、口才都不足,敬希原諒。

Posted by 知日部屋屋主 | 評論(15) | 引用(0) | 閱讀(16197)
甲B +
2006/08/06 16:31
我就唔同意Alf,咪講到反而係小狼要負責咁.我自己見倒佢係同人界最努力果個.
睇下D大手,字幕組,佢地自己有冇努力過?
CW唔單止唔努力,仲掉轉頭唔畀同人詞.其實佢地如果真係向CASH買晒授權許可,根本就可以唱同人詞,但係佢地仲掉轉槍頭.仲試過連改篇誌都話唔好,不過太多人畫,禁唔倒咁解唧.
個問題真係因為個署長.政府官員,冇錯按本子辦事,但係個本子都要係考慮整個社會至得,而唔係只係商家!佢根本連個"本子"都有問題!好明顯佢係有責任,難辭其咎!!
英仙座 +
2006/07/31 09:41
>san4
香港沒有肖像權......
san4 +
2006/07/29 13:11
唉...
張副署長的觀念是否可以憑多開幾次坐談會就可以解決呢?
如果他是以代表知識產權署來出席的話...
不能以"版權法向商界靠攏"來蒙混過去吧?除非是想挺起腔膛說"我們官商勾結"...不,是"官商合辦".邊提倡人人平等,邊把商家抬得高高在上...
===
印象中好像香港的創作人是可以沒有"自己創作的物件")的版權?(如A曲作者沒有A曲的版權)而在版權持有人手中?
===
愚見:
大眾對二次創作的認識不深,也不太關注這個對自己切身關係的議題...

學校也好機構也好,流行的"舊曲新詞創作比賽"...
如helloluke大所說,臨摹作品...
把某圖片印在T裇上...(當然...香港的肖像權問題也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學琴/夾band時用上流行曲的曲譜來練習...
etc.

這些都關係到大眾利益,大家也會常做的事...總不能讓版權法壓制人身自由吧?
小狼 +
2006/07/22 04:35
我認同Alf的說法,問題是怎麼樣做。畢竟個人之力有限,而面對這個計時炸彈,是需要大家共同關注和努力的。但連要有「足夠討論」,講座前的經驗,卻是盡個人之力都未必可以。
Alf +
2006/07/22 03:12
雖然這樣說好像有點事後孔明, 但是個人以為, 這是意料中的結果. 因為圈內本身未有足夠討論, 也沒有足夠的法律意見諮詢, 亦沒有製造出輿論壓力, 更不用說香港那些政客關不關心這方面的問題, 也更惶論談甚麼具體解決方案. 在這種條件下貿貿然去找以政務官為主的政府官員商量, 碰一鼻子灰是必然的事. 要知道政府官員不是憑理念行事, 而是依本子辦事的, 那個職位就是要扮演這麼一個角色.

不過這只是一個中途站, 與其責難充當答話機角色的官員, 還不如想想如何能形成對這話題的討論風氣, 得到更多跟官方對話的籌碼. 不然再開幾次會都是不成氣候.
helloluke +
2006/07/22 01:24
看完講座,我才明白到什麼是「惡法」﹗
會後我問副署長,小學生想畫卡動人物,這可以嗎?他就說根據條例,未經版權人同意,是不能的。他說為何不自己畫,要抄別人呢?我就話因為可以提高學習興趣和動機,這是很重要的。
這即是說所有學生都犯了法,關鍵在於版權人會不會告你。
我有個設想。我請學生畫有關迪士尼的人物,然後公開挑戰迪士尼。如果迪士尼因版權而告,你估最後的輸家是誰呢?
NiGHTS +
2006/07/21 11:50
> 誰先註冊就是勝利者

這不是真的. 是誰較有錢請一個強大律師團, 誰就是勝利者. 即使你是先用先註冊, 一樣有先例, 一間漫畫公司被另一間更有錢的漫畫公司起訴侵權, 而且是成功告入.

較出名的訴訟例子為美國一漫畫公司的角色與DC Comic的超人造型相似有關. 勝訴者為DC Comic. 敗訴者連本身的創作及版權, 也要一拼給予勝訴者. 至於時間我則記不起, 大概是四五十年代的事.
小狼 +
2006/07/21 01:19
知識產權署身為一個政府部門,我認為它有責任平衡不同方面的看法,不應一面倒為商家服務。

即使版權法的本質,是何國良所言的為商業賺錢而立,但不見得就要全盤認同,什麼也不做,不嘗試平衡一下。

好像知產權本來跟Ben他們(主辦大會)說,會談的「豁免條款」,雖然仍然沒有改變版權法傾向商業賺錢的本質,但起碼開了一些「終戰區」。

要是知產署的觀點全對,對作品的保障就只是在商業賺錢這大道理上,那麼根本毋需有「豁免條款」、「合理應用」等的例外情況。有這些情況,就顯示了現行法例並非不能改善。問題是「為」與「不為」。

如果能有下文,我不介意付出個人時間和精力,相信有不少朋友也是。不過前題是,這是有可能有結果的,大家有心去面對問題的討論,而不是早已關上後門、不斷否認或迴避各個當下所見實際問題,只有「食白果」這結果的花瓶。
EternalTraveller +
2006/07/19 23:01
讀了小狼的文章,覺得他的話很值得我們深思。問題已經提出,相關人士有責任詳細解答。往後的討論(最理想的是,再安排多次座談會,讓大家有充分時間思考和閱讀相關文獻)應實事求是,不能馬虎應付,也不能一時意氣,最後讓人了解到可行,不可行的原因。
其實,創作本身,不能只從商業角度去理解,但任何的創作,都可能有商業的價值,再創作也可能收到商業的效果。陳凱歌的電影被剪輯成搞笑的版本,有人因此而出名。毫無疑問,再創作者沒有要我們付款看他的諷刺作,但他的人是出了名,本身變成有一定的商業價值。那事情就複雜了。這些個案實在需要大家不斷討論,也要參考有關的法律。總之,不是一個座談會就能把問題解決。大家抱著真誠和耐性去討論問題,方為上策。祝有完滿結局。
Chpapa +
2006/07/19 01:13
我係果日既攪手... Ben...

要跟各位...Sorry.. 當日由嘉賓到時間安排都不好,>.< 對不起大家...

我們往後還會有更多跟進的工作,希望大家能提供意見 ^_^... (當然有興趣參與便更好了~~~ 我們現在只有三名成員.... 而且其中一名九月便會去德國 >.<....)
xelein +
2006/07/19 00:05
誰先註冊就是勝利者,所以在網上創作的人應該要小心吧......puzzledpuzzledpuzzled
小櫻的kero +
2006/07/18 23:38
to Bomb_Dance
二次創作從某角度來說是日本acg的根源
kurisi +
2006/07/18 23:33
一向在下都覺得所謂版權法都只是為有錢人而服務的
一般民間創作人都無法為自己的作品註冊版權 ,誰來保障他們啊 ?

唱片商會建議購買盜版 ,下載刑事化又是官商勾結的又一表述
Bomb_Dance +
2006/07/18 23:24
我當日都有去到……

都係何國良說得對,資本主義下大部分法律定下來都是為商家謀福利的……
於法例上,根本從未有過二次創作權利……
日本之所以有二次創作,並不是日本法例不同於香港,而是版權持有人不會起訴二次創作人士……如果版權持有人唔like,照樣可以告……
似乎唯一保障二次創作自由的方法,便只有叫商家不抵制二次創作吧……

日本商家好有遠見,明白二次創作不單可以替作品宣傳,更是一個培育人才的好地方……
香港商家則短視得很,有錢就只會刮盡,不讓二次創作發展,使香港缺乏培育人才的地方,結果使香港缺乏人才,創意工業如何興起?

P.S.︰某程度上我認為唔可以怪張副署長,只是各人立場不同吧,他只是盡自己本份吧……
知日部屋屋主 +
2006/07/18 18:04
令人擔心的發展

Trusted Computing:自由終結者?
http://hkxforce.net/wordpress/329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
發表評論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
開啟HTML
開啟UBB
開啟表情
隱藏
記住我
暱稱   密碼   訪客無需密碼
網址   電郵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