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助長集體欺凌的歪理
                          撰文:Au Yeung


石原慎太郎就イジメ(集體欺凌)問題的一個典型論調,就是叫被欺凌者「變得堅強」
(タフになれ),另一方面則對他們表現出不屑一顧的態度,完全不講求援助的手段,是典型的日本式弱肉強食論者。除了石原外,幾名右派政府高官也作出相同的言行(對イジメ問題的看法,本身就因左翼或右翼而有著明顯分別。
)

(1)為甚麼我覺得叫被欺凌者「變得堅強」的論調有問題呢?
如果我們不講實際效果,單從「弱者變得堅強,便可以減少被欺凌之苦」去看,這種說法確實有其立腳點。然而我們不得不想清楚這句說話所在的文脈(context)。
對著一個飽受イジメ的人說「タフになれ」根本難起任何作用。一個正在飽受イジメ的人本身精神上長期受到壓抑,視野不可避免地會變得狹窄,根本不會明白「具體」地他們可以做些甚麼。
作為大前提是可以,但在現場的文脈說這種話,遺憾地其效果等同於叫被欺凌者「繼續被欺凌下去吧」。問題和對想自殺的人說:「珍惜生命!」或「努力活下去!」一樣。對自殺心理有認識的人都會知道,這種說法只會進一步加強當事人自殺之念。真正能救助被欺凌者的方法,是明確對他們指出正當的反抗方法或逃避途徑,一切大義凜言待回復過來才說(而且也用因應每人天性,不能作為教條強求)。



(2)另一補充。石原等人說那種話的時候,明顯站在「高人一等」的傲慢立場上,而且沒有考慮一切對當事人的效果。
聽見別人求救,卻一方面叫人變得堅強,一方面不作任何援助,也就是說他們根本沒有認真面對被イジメ人士作出過任何advice。イジメ只是作為話題,為石原等人提供了絕佳的機會,讓他們以言行向他人表示自己當年(不像那些被欺負的人一樣)很堅強、很有根性,自己至今經歷無數勞苦辛酸,但也堅強面對,然後以此為誇耀,來一番自我陶醉。這種論調我們可以叫它「空泛根性論」(是我很討厭的東西)。這不但是一種對求助者的明確拒絕,更是利用其求助來自鳴得意、利用對求助者的鄙視來抬高自己的卑劣行為。


大量日本人附和他們的心理也很容易說明。心想「我們也歷盡滄桑,但卻沒有向過誰訴過苦,以根性活到今天」的大量無名人物,以鼓吹根性論的石原等人作為他們的代言人,從而加以肯定,另一方面致力踐踏被欺凌者來確定自己identity。情形和原爆受害者一味對正處於水深火熱的神戶大地震受害者大談自己當年的奮鬥史一樣(舉例),不但沒有建設性,而且傲慢而難看。正因為沒有向誰訴過苦,於是把握這個機會希望自己的艱辛能夠被理解,同時也因為沒有向誰訴過苦,於是萌生了「我從來也沒有向人求助,這些傢伙實在煩人」的「不忿」之氣。根性論在這樣的環境之中自然大有市場。為甚麼不能夠變得溫柔一點,以自己的艱辛來猜及別人的痛苦,推己及人,對別人多一點同情呢?



(3)
最後有關提出被欺凌者「問題」的危險性。客觀而言,在部份(注意:絕對不是全部)イジメ事件之中,被欺凌者的確擔起了イジメ發生原因的一部份(注意這是與責任或善惡無關的中立判斷)。這在實際的社會文脈中討論イジメ問題時,對被欺凌者「問題」的提及是一件富有危險性而沒有意義的事。


第一,不論被欺凌者有甚麼問題,イジメ發生的責任完全歸於欺凌者本人。如果用機能主義的立場來說,即使イジメ發生的要因全部齊集,它還需要一個actor(行為者)。是否實行イジメ,以及イジメ的規模、程度、期間,皆由actor單方面決定,全部歸因於actordecision making即使有部份事件中有部份起因由被欺凌者擔起,責任在於「全權負責人」:欺凌者。可以參考wikiepdia中いじめ項。
http://ja.wikipedia.org/wiki/%E3%81%84%E3%81%98%E3...


「いじめは、確実にいじめる側に落ち度がある。いじめは、いじめる側の主観的な差別感情の現れであり、いじめられる側には落ち度や問題は一切ない。仮に、何らかの報復・処罰目的でいじめを行ったとしても、それは私刑に当たり、法治国家で禁止されている行為であるから、行為者のほうが責任を問われることになる。」


第二,如上所述,有關被欺凌者問題的言及本身只是中立判斷,與責任或善惡無關(責任歸於欺凌者;與被欺凌者的善惡無關,イジメ的實行者為惡),然而即使提出問題的人深明此理,在群眾---包括大眾傳媒觀聽眾或互聯網使用者---media literacy強差人意的情況下,這種本來對於既成事實的解決無關重要的言論,很容易便會成為群眾意識的矛頭,結果使問題的解決越走越遠。與解決問題無關的意見,說來累贅,以「效果論」而言與上述的根性論結果相同(對於解決問題的效果是0),還是針對實際情況作出對策及救助來得有建設性。


P.S.
附上日本イジメ史上最慘烈的著名事件。
它不是欺凌者的行為,而是長期遭受欺凌而最終使自己「變強」後的被欺凌者之報復行為。任何人在沒有救助之下,精神長期被壓抑,視野變得極度狹窄之後,都有可能成為同樣的復仇人物。如果說他是子,把他迫成這樣的人們大概也是瘋子---至少是瘋子培養學校的教練---吧。
http://ryoshida.web.infoseek.co.jp/kaiki2/110tsuya...


講弱肉強食、「タフになれ」而不講因時、因地制宜的救濟方法的論者們需要充分注意這一點。這同時也可以說是對欺凌者(不論有意識還是無意識)的一種致命警告吧。



教育委員會及校方的官僚作風令人憤怒!
Posted by 知日部屋屋主 | 評論(92) | 引用(0) | 閱讀(36434)
99love11 +
2019/11/22 14:56
99love11 +
2019/11/22 14:56
twsex99 +
2019/11/20 22:42
持久液        壯陽藥     日本藤素       補腎     必利吉
孤城吹雪 +
2007/06/23 11:06
>教育委員會及校方的官僚作風令人憤怒!

可惜調查委員會的報告打不倒老虎,只能迫使羅范椒芬辭職。有趣的是李羅二人全無半點悔意,還說辭職是「為了公眾利益盡忠職守的公務員」...
有報導更指調查還李國章清白,特首亦一如以往地出言挽留犯錯官員。這就是「港式正義」bad
Poor student +
2007/06/22 21:07
我是一個中二生.我現在被全級欺凌及孤立,父母老師皆不理,我應該怎辦呢?還有,在現實世界中,真的是權力操控一切的,若以道德服人,其實也是權力的一種.我對欺凌問題很有興趣,但並不很認識,請多多指教.shysmile
玄史生 Homepage +
2006/12/24 11:59
個人認為,現在的日本人很少談道德,與其說是不重道德,倒不如說是討厭被認定為「汎道德化」;因為日本文化的精神比較著重圓融無礙,不喜歡被單一價值觀束縛所致。

   本よみうり堂書評  植村和秀『丸山眞男と平泉澄』

 戦後民主主義の鋭利な論客にして理性派の政治学者丸山真男。戦前の軍国主義と皇国史観の熱烈なる指導者にして著名な歴史学者平泉澄。このまったく相反する対極的な2人を並べる書名は実に巧妙である。つい手に取ってしまう。ただし、丸山の名前を知る読者層はすでに高齢化し、平泉を知る人はまれであろう。この本の著者自身、ベトナム戦争も知らなければ高度経済成長も知らない世代だという。

 国家主義を敵とした丸山と、民主主義とマルクス主義を敵とした平泉。この2人の共通の敵とは何か。それは、融通無碍(むげ)で無限抱擁(ほうよう)的な日本の精神風土。つまり一定の理念にもとづいて思考し行動することを回避してしまう日本人の価値相対主義であった。そのような精神の泥沼から脱出し創造的、倫理的に生きる道を求めた2人の共通点とは、その解決を政治的なる領域にもとめる「政治主義」であり、対立点とは国民主権か天皇主権かという相違であった。

 こうして丸山と平泉を水平に比較する視点を強調しつつもなぜか本書は平泉礼讃の言辞がめだつ。平泉の「専門的業績への評価は本書には含まれていない」といいながら、彼のために「歴史神学」という概念を用意する本書。はたして現代の歴史学者たちはどのように評するだろうか。平泉たちの歴史学が軍国主義の苛酷(かこく)な思想統制にどれだけ大きく関与し協同したか。それは戦時体制下で辛酸をなめつくした人々にとってはきわめて鮮明なことであった。

 戦前の皇国史観を戦後のマルクス主義史観がそれは自分たちとは違うのだといって否定しようが、両者が文献学的実証主義を無思想だと軽侮しようが、またアナール派社会史学が民衆生活史を明らかにできる新しい視点だと主張しようが、いずれも歴史学にはちがいない。だが、本書は歴史学の外側から、歴史を神学化させた平泉を評価する。逆説的な意味で、歴史を論じる者必読の書であろう。

   評者・新谷尚紀(国立歴史民俗博物館教授)

 *出處:http://www.yomiuri.co.jp/book/review/20050207bk03....

   今週の本棚・新刊:『武士道の教科書…』=松平容頌・著/中村彰彦・訳、解説

   会津藩第五代藩主が若い藩士子弟たちの養育のために、自ら逸事を抜粋し解説をつけた「日新館童子訓」の現代語版。有名無名を問わず、親孝行の数々、主君と臣下の深い信頼関係、師や友人と接する際のマナー、武将たちの武功などが例としてとりあげられている。国家や統治とは何か、リーダーシップと責任とは何か、など現在にも通用する心得が多い。

 道徳といえば儒教を思い浮かべ、モラルや躾(しつけ)を忌避した挙句に、いまの教育荒廃が生まれた。嘆いてばかりいても仕方ない。十歳の子どもでも分かる教えを説いた本書などを父母が子どもと一緒に話しながら読むなかで、荒廃からの出口も見出せるというものだ。「ならぬことはならぬものです」という会津の教えが示唆するものは大きい。(昌)

   毎日新聞  2006年12月24日  東京朝刊

 *出處:http://www.mainichi-msn.co.jp/shakai/gakugei/archi...

 錄之於此,以窺現代日本道德觀之一斑。
holi +
2006/12/14 02:16
看了這篇文章感觸很深
深深覺得有這種欺凌是強迫他人成長的觀念的人
本身的視野就不夠寬  包容度更是有限
世界上各種人都有  為什麼要去否定特定性格
變堅強不是不好  
但是這種過程是就對嗎...
有人被欺負後可以往上爬  但有人不能  只能走向黑暗
殘忍的是
某些無知的人還擅自決定被欺凌者都該從此成長

我在小學1.2年級也有被欺負過的經驗
當時的陰影到現在都還存在
雖然只有近2年  
之後  也許因為成績變好+重新分班
班上的人都親切很多  沒有人會欺負人
我才開始敢再試著交朋友
從此在班上變成人緣還不錯

可是我永遠沒辦法忘記...
如果能回到過去  我會好好抱住那個被欺凌的我
帶她遠離那些欺凌者
使徒 +
2006/12/02 02:12
老實說.我過去也是這種行為的受害者
我現職是保全.前一陣子曾發生一個情況
有一個客戶的小孩不願去上學.甚至還勞動警察出動勸說.但小孩就是不願意去上學.後來我問他的狀況.才知道那小孩在學校似乎被欺負.其實那個小孩在班上算高大的.還練了空手道.但是他不敢出手還擊.因為怕被罵.而家長也認為者只是小孩子打打鬧鬧而已.
我很不客氣的修正了這位媽媽的想法.我告訴她.小孩子的世界比你想像的要複雜多了.那個欺負他兒子的小孩為什麼欺負他?原因很簡單.欺負比自己高大的人.讓他獲得成就感.因此食髓知味.我甚至直接告訴那個媽媽.我小學時.幾乎差點因此自殺.因為我無論如何求救.都只會遭到白眼.後來還計劃要幹掉那些欺負我的人.但後來作罷了.
聽到這裡.那個媽媽開始擔心了.她問我.要怎麼辦?
我告訴她.改變教育方式.告訴她兒子該反擊就反擊.不要客氣出手.因為喜歡欺負人的人最害怕受害者反擊.如果不敢出手的話.我借他電擊棒.只要電他幾次.保證他活著的時候都不敢再碰你.
過一陣子.這個媽媽來向我道謝.因為我讓她正視這個問題.她隔天到學校要求解決.讓這個問題學生調到離他兒子很遠的座位去.她兒子終於笑著去上課了.
有時候.這樣的問題不僅止時加害人和被害人而已.週遭的人有沒有忽視被害人受到的創傷.進而予以協助.才是最重要的
那個媽媽.原本在大街上罵她兒子的.後來她才知道.她錯了
hide +
2006/11/27 15:36
Au Yeung>
有道者有力,既能造福眾生;有道者無力,亦不失其道也。然力得之於害情者,則生希特勒之輩;庸人行惡,隣戶不驚。所以我的結論是:其實「庸碌無能」很可愛。

本來並不算再留言(本身是一個不太喜歡發言的人),但別人替自己解決了心中很久的疑惑,而且解答者是一個很正直的人,我想我是應該道謝的,希望可以作為一種鼓舞.(不過能夠堅持自己的道的人需要他人的讚賞嗎?)

因為現實的洗禮,使我對'變強'一字有很深的體會.在一年前我從來都沒想過要'變強',但現在我郤深深渴望變強.但和一些人不同,我希望變強其實是希望保護自己的理想(夢想?).我現在是一個phd學生(但研究的是物理),很喜歡物理,很想一生人也研究物理.但現實告訴我,如果我能力不強(因為這行競爭很大),研究這條路便不能走下去了.而且現實也好像告訴我,你要變強且獲得權力,你才能以你自己認為的正義去改變你認為世界上的不公.我並不是說你能力強便代表正義,但沒權力的你對一些你認為不義的事的確感到深深的無力感.所以如果希望變強是因為你有要保護一些東西,我認為其實是反映出你對現實世界的理解之後所作出的理智行為.

另外很佩服Au Yueng先生經過現實世界的洗禮也還能保持著那份正義感.現在的我是對不熟識的人和事抱有一定的介心,因為我不知我那份僅有的赤子之心能否再經歷得起現實的考驗而磨滅了.能理解現實的殘酷之後仍保有正義感是最難得且令人偑服的!
Au Yeung +
2006/11/26 12:04
Another additional remark.
如果是為了幫助弱者而圖強的強,不但沒有問題,而且very good啊。
所以我才會喜歡Only You,為它多次淚,甚至以巨大聲優式聲線讀出最終戰鬥主角的台詞呢。laugh
Au Yeung +
2006/11/26 11:55
再重申一次吧,不論富國強兵,還是被欺壓者圖強,在本質上都不是壞事。
我始終認為,抱持愛而助人的道德觀---或者一般人會稱之為正義感---是非常重要的事。圖強是個人的選擇,不論幹不幹,怎樣幹,都是本人的自由判斷。站在第三者立場,與其眼見弱者受苦而不助,我寧可盡能力幫助弱者之後被其背叛而死。我本身是一個很容易欺騙的人,但(除了小孩年代之外)與其說是內心純真而不能察覺世間險惡,應該說是我循著自己的正義感而甘心面對被騙風險所致。我之所以屢次被人背叛欺騙而受傷,結果很快便能回復,無悔地再次信任別人,原因在此。任何想沾污我的人都不可能成功,因為我就是變成屍骸也要以最美麗潔淨的自我前赴黃泉。比較無數比純粹生存更加重要的價值,死簡直微不足道。但須吾生明淨圓覺,則天地彼方,日夕此時,死之備具矣。
我本身是一個正義級極強的人,而且非常討厭鬥爭,加上好古而化,小中學時經常被形容為恐龍,建立了道德威儀之後亦曾被稱為皇帝。現在則自稱乙女(爆)。真乙女者,大丈夫也。
凡鳥雛 Homepage +
2006/11/26 11:30
兵家的率然之勢、墨家的兼愛、孔子的仁……國家之所以是國家,社會之所以是社會,是因為我們不是一人,一人受傷,舉世同哀。

並沒有「等待人來救援的想法」這問題,無論「小團體欺負人」抑「大團體欺負人」都是錯的,人是應該互相幫助。要受欺凌者變強,是要受欺凌者死忍?還是殺光所有施暴者?我讀的中學,除了有風紀隊,還有朋輩調解團,嘗試以朋輩介入,化解欺凌事件。日本其實可以考慮一下。

弱肉強食,只是苗民養蠱之法。右派想的是國富兵強吧。
Izusl +
2006/11/24 13:39
适者生存的前提是自然选择而非同类相残,强者不一定是适者。恐龙强不强?蒙古帝国强不强?现在都到哪里去了?

p.s.: 看来首先进化出ディクロニウス的,的确最可能是日本人,呵呵
NiGHTS +
2006/11/24 11:13
SSE

> 最適合演化的「法則」是「保有最大多樣性基因庫」而不是什麼弱肉強食的唬濫規矩。
> 以「保有最大多樣性基因庫」的前提來看,保障弱勢才會使人類這個物種能夠繼續保有「傳承」的利益。

你所說只是其中一個由人而來的定義. 對星體來說, 所有生物 (包括人) 也可能只是多餘的東西. 即使沒有了生物, 地球還是會轉的. 那些什麼環境保護之說, 說到底只是保護能讓人健康生存的環境.
Au Yeung +
2006/11/23 23:37
>小櫻的kero

不過也有一事必須提醒你。不宜把古代王朝過份美化。說大唐行王政威服四夷非常牽強。我說的重德輕力,乃是指我們每人自己的修行。

托古不是壞事,然而要托得有分寸,以史為達善之「物語」。人類厲害的地方,在於他們擁有「以主觀規定客觀」這種萬物皆無的能力。在托古的時候,不知己力而反為之制,結果只會墮入是非不分的邪道。
我永遠都以浩大的「真理」為前提,醒覺地活在一個又一個的「物語」之中,所以才有嘲笑拘泥於微小的「事實」而立於天人之際的意志。
SSE +
2006/11/23 15:39
> 適者生存,強者得勝。這個本來就是自然界進化法規(相信創世論除外),為什麼我們人類會對此反感?人身為動物的一種,卻奉行有違大自然的理念,是不是我們6000年以來的進化全是錯的?

非也非也~
最適合演化的「法則」是「保有最大多樣性基因庫」而不是什麼弱肉強食的唬濫規矩。
以「保有最大多樣性基因庫」的前提來看,保障弱勢才會使人類這個物種能夠繼續保有「傳承」的利益。
Au Yeung +
2006/11/23 10:46
個人希望變得強並沒有錯,問題出於第三者(尤其是收到救助請求的社會有力者)要求他人自己變強的舉動。仿如日本露宿者身死地,卻永遠不會受到社會的援助一樣。日本政府和其他日本人也是對他們說這句話:你自己圖強(=自生自滅)吧。一切弱肉強食,「無用」的弱者死有餘辜---即使他們身處全世界其中一個經濟最富饒的社會。
小櫻的kero +
2006/11/23 10:18
適者生存,強者得勝。這個本來就是自然界進化法規(相信創世論除外),為什麼我們人類會對此反感?人身為動物的一種,卻奉行有違大自然的理念,是不是我們6000年以來的進化全是錯的?
我個人認為,人之所以奉行有違大自然競爭的理念,正是人有別於禽獸的真正原因。如果是在自然界,有病者、殘疾者、弱者一早被無情地淘汰。可是人類卻不會這樣,抱有這種想法的,多數要受很大的非議。你也許會說現今社會的競爭不是須激烈嗎?是的,社會的生存壓力只有在儒家的大同之世和真正的共產社會才會完全消失,可是現在有法例定會考不合格者必須判處死刑嗎?明顯沒有。
為什麼人本是動物,可是在佛教裡為三善道而其他動物則入三惡道,我個人認為當中有部份的原因在此︰人類有擺脫大自然競爭法則的能力,也有這樣的決心和信念。至於石原之流的,就不多說了。
Au Yeung +
2006/11/23 06:26
>既然是本來就在身邊的東西, 又有何需要渴望呢?!

世上無事,庸人自擾。
我只是一個庸人而已。grin

>如果說不給予幫助就要自己脫離被欺負的環境
那同等於弱肉強食

我們得要想想現代的社會是用來做甚麼的。又或者想想,教師、社工一類職員是做甚麼來賺錢的。
自已責任論完全不理會這些事情,把所有東西搬到個人的範疇去了。
行使緘默權 +
2006/11/22 18:02
如果說不給予幫助就要自己脫離被欺負的環境
那同等於肉弱強食
我以前也是長期處於被欺負的情況
雖然我不認同"等待人來救援的想法"
不過我也不贊同這種小團體欺負人的想法
凡鳥雛 Homepage +
2006/11/22 16:56
>真的是「大道廢,有仁義」,似乎我們都要絕聖棄智,絕仁棄義,則民利百倍,民復孝慈(笑)。

按石原的邏輯,日本的確可以廢除大部分法律,甚至可以辭退所有警察。個個警察除暴安良,致姦禁惡止,令一眾日本人沒有機會學石原的「歷盡滄桑,但卻沒有向過誰訴過苦,以根性活到今天」豪情壯志。

我不過推敲石原的「無政府」主張而已。
NiGHTS +
2006/11/22 15:46
小櫻的kero

只要是有用的資訊, 管它是從哪裡來的. grin

isaac
我有點不同意. 我認為先進的科技實不能填補心靈的空虛. 真正填補心靈的, 是記載了科技的知識. 知識才是其中一種可以填補心靈的東西.

當然地,  "仇恨" 也是一種會霸佔心靈的東西, 亦因此, 之前我是比較關注及強調這類別所帶來的問題.

Au Yeung

續閒話一則:
渴望也只不過是一種執著. 執著是會矇閉理智, 令本來就在身邊的東西就看不清了. grin

再者, 既然是本來就在身邊的東西, 又有何需要渴望呢?! grin
小櫻的kero +
2006/11/22 12:56
to NiGHTS
慚愧!只是一個動漫方面的bbs,因為最迎看到日本10月新番裡有一作品,裡面的反派似乎和這種欺凌態度十分相迎,想把這樓的link放到那裡。
isaac +
2006/11/22 12:24
NiGHTS 2006/11/22 10:47
> 世人皆以權勢、力量為美

這個與科技無關的.


不但无关……其实科学是可以填补内心空虚的……对能体会到那种美感的人来说,真的会觉得权势力量国家……全都无足轻重。
Au Yeung +
2006/11/22 11:51
>這樣國家可以輕刑簡律,無為而無不為,舉國強者,天下大治。

爆笑。
真的是「大道廢,有仁義」,似乎我們都要絕聖棄智,絕仁棄義,則民利百倍,民復孝慈(笑)。

和這個一百八十度相反的論調(出於小生中學時期的語錄):
苟人人皆秉陶唐之志,則天下大同,豈不易事。

天下無德而尚力,輕情而重器,病之所以也。

>我的虛是道家的虛

羨慕非常。
閒話一則,我一直渴望到達逍遙遊的境界,因此對於時間、空間、社會契約的束縛都相當反感。
Au Yeung +
2006/11/22 11:33
性本非善亦非惡,惟篤情者使人性為善而已。此學之本也。
學苟知本,六經皆我注腳,何必拘泥於四書五經乎?予之於現代學術,亦此而已矣。
NiGHTS +
2006/11/22 11:23
如果將來小學有一科叫四書五經的必收科, 就連家長們也會熟讀. 因為他們必定會幫子女背誦, 但也只是熟讀字面而已.

另外, 那個bbs 叫什麼名??
小櫻的kero +
2006/11/22 11:05
to NiGHTS

現代的家長,恐怕是連看四書五經也會當成看淫書,因為不能夠讓下一代成為暴發戶。而宗教也不過是會考裡的科目以及進名校的鑰匙而已。

ps最近在另一個bbs裡討論相近的話題,可以轉載一下這個討論嗎?
NiGHTS +
2006/11/22 10:47
> 世人皆以權勢、力量為美

這個與科技無關的.

這只是說出現代的人心靈太脆弱了, 換句話說, 就是沒有接受過心靈的鍛鍊/ 成長, 結果以物慾填補心靈的空虛 (幸好, 我認我是心靈空虛, 但我的虛是道家的虛 gringrin). 以往的教育, 德育上最起碼也會教學生一下什麼叫克己. 但現代的教育, 就連修心也是被視為妨礙學業的一種理由. 學生會自發讀書的, 很多時理由也只會是為了利益. 在這種環境下, 被教育出來的下一代自然是會視權勢, 力量等價值觀為美的東西. 可笑的說, 他們有的是根本從未學過什麼是 "道德" .
凡鳥雛 Homepage +
2006/11/22 10:45
「被欺凌者應自強」、「弱者變得堅強,便可以減少被欺凌之苦」一論調不錯。

如此類推,被姦少女要「變得堅強」,政府不宜緝捕強姦犯;受騙消費者要「變得堅強」,政府不宜嚴懲騙徒;當然政府也不宜處罰殺人犯,市民要變得堅強,學武抵抗殺人犯,甚至自己做殺人犯……弱者亡,強者生,人人莫訴苦,忍辱暗自強,這樣國家可以輕刑簡律,無為而無不為,舉國強者,天下大治。

中國也該學學吧。
Au Yeung +
2006/11/22 10:13
應該找同時對以該事件為題材的作品(小說、電影等)有認識者寫作。我只知道原來的事件,對衍生出來的作品並不認識。
知日部屋屋主 回覆於 2006/11/22 10:19
我也許將來會寫。也看過改編的電影及劇集,不過印象已不清了。
知日部屋屋主 Homepage +
2006/11/22 10:00
想不到中文讀者對「津山33人殺傷事件」不太認識,也許應該在部屋獨立成文介紹。不過我暫不想寫。現在很忙。看有沒有高人代筆?
小櫻的kero +
2006/11/22 09:43
to Au Yeung
聽君一話得益不少啊。自古以德服人者勝,當代則有「道德言地」之說。可惜隨著科技發展,世人皆以權勢、力量為美,道德成了成功的絆腳石,善良人成了被欺壓的少數。
isaac +
2006/11/22 09:33
》》民主是少數服從多數,但更重要是保証少數人的權利免受多數人的暴政所剝削
实际上后者是属于“自由”的范畴。现代民主制度来说,后者的成分还往往重于前者呢。
不过,谁的什么权利得到保障,其实都是政治群体经过博弈争来的……罢工、言论自由、妇女选举、同性恋、黑人受教育权……都是需要弱者们联合起来跟强者进行斗争——未必是暴力的——而得来的。每次改良,都免不了这种斗争。
isaac +
2006/11/22 09:26
谢谢Aufeng。
虽然是日文的,但是连猜带蒙倒也能看懂基本的来龙去脉……
可能是因为中国人对38年的日本,主要注意力在于战场吧。
不过其实这个事情也有折射出当时日本军国化带来的影响。比如当地居民居然大部分都只剩下老弱妇孺……
Au Yeung +
2006/11/22 06:05
>「民主是少數服從多數,但更重要是保証少數人的權利免受多數人的暴政所剝削」

這句說句有漏洞。
(1)任憑暴政剥削的少數派內少數派,才是最可憐的。
(2)少數派在被認識及認同之前,它不會在社會中「出現」。不被認識為少數派的少數派完全不受保障。
Au Yeung +
2006/11/22 05:57
老實說,追求以德而不以力服人,本身就已經與王道思想一致。我本身不是忠實的儒學信者,然而不少儒家理論經過我自己的哲學體系的filter之後,以「自己流」的形式吸收了。
我的哲學就是「情」的哲學。不論各家各派,其實同歸一道,根本都是一個「情」字,各以不同概念表述而已。情者生之本也。在我自己的哲學體系之中,所謂「otaku」只是循道而行的「天的使者」之名稱,otaku對象無窮無盡,然而論其質,卻是天下同一,和諧而無衝突。從此發展出來的是包容無限多樣性的思想。大家唯一的敵人只是「害情者」,即傷害他人(情的主體)之輩。「力」(有曰才,有曰能,有曰知,有曰術)在「情」(有曰德,有曰仁,有曰道,有曰佛)的哲學體系之中完全中立:有道者有力,既能造福眾生;有道者無力,亦不失其道也。然力得之於害情者,則生希特勒之輩;庸人行惡,隣戶不驚。所以我的結論是:其實「庸碌無能」很可愛。(笑)

最後一提,那篇文章的題目應是「弔古戰場文」吧。
C +
2006/11/21 23:22
To hide :
令我想起當年被加害者利用民主制度欺壓我和我的朋友

我承認因此我對民主制度是不信任
直至看一本雜誌評論台灣情況指出「民主是少數服從多數,但更重要是保証少數人的權利免受多數人的暴政所剝削」一句改觀
小櫻的kero +
2006/11/21 16:53
to hide
這就是過去儒家曾經一力提倡的「王道」
你可以強大,可是你不能以力壓人,對弱小者當以王道待之。這也許是唐朝的國土不大,但無阻它成為天朝大國的原因,「悼古戰場文」有雲︰
古稱華夏,不抗王師
文教失宣,武將用奇

世風日下,人心不古。難道人類當真是危害天地的毒虫?
分頁: 1/3 第一頁 1 2 3 下頁 最後頁
發表評論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
開啟HTML
開啟UBB
開啟表情
隱藏
記住我
暱稱   密碼   訪客無需密碼
網址   電郵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