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禁止轉載的banner(似是日人寫給中國人看)


論網上抄襲與轉載
                             撰文:piku

如何算是抄襲沒有一定準則吧。或者說,寫文本身的人就可以定下轉載自由、合理直到非常苛刻的轉載條件,而這些一切未必會在作者的文章或原出處指明。就是說,以自己(或所謂公認)的一套轉文標準也可能得害得一身麻煩。一般日本的網頁會標明「無斷轉載禁止」、「再配布禁止」等等,不過BLOG的文章則多數不寫,在下也有多次引用(TRACKBACK)日本方面文章後,被對方提出抗議的情況。本以為是照常的引用,卻被對方提出要必須收起的情況讓人相當意外。

最近使用網頁分析工具(如SHINOBI.JP)追溯至外地網站的日本人越來越多。有些表示感動,有些表示反感,也有些是對外文內容不認識,不能理解文章本質而表示出懷疑的。不登山涉水的來留言還好,要是留言的話,也可能得以半生熟的日文去回應。

php技術讓論壇和blog在中文使用地區使用發達,按自創或消息文章給予權限和獎勵的,最容易產生轉載不引來源的情況。同一個版上的使用者,抄襲者比原作者更快轉載到版上去,當然是先貼的會得分,後貼的叫回鍋。至於原作者未有參與的小型版塊,一般版友沒有認識之下當然認為是沒問題了。轉載他人的東西間接獲到了好處更讓人反感。

中文使用地區一般公認(大部份吧),轉文跟一下作者和文章連接就好了,在下得承認國內相當多的BLOG不會照這個「慣例」做事,不過要是轉到大型論壇上,能及時分辨出並說出誰是作者的可能性還是相當的多。唯有坐著看看哪個曾看過原文的,用甚麼方式來「踢爆」也是一件有趣的事。


找到自己的文章在各處出現的情況不少見。有些是消息性的文章,沒跟出處、直引都算了,有些連在下順帶寫上的不知所謂的感想也照搬不誤。這些看到了笑笑就好。不過對於不引出處(在下認為至少是作者名),抓了文卻寫著出自自己筆下的無耻之徒也遇上不少,不過越發越多的情況下,已經沒有逐一處理的能耐了。

此外,針對本質上的差異,作圖、評論和新聞(指吸收了外地的新聞後,以中文重寫後傳播)的轉載權限上也很不同。評論是最易被套名轉貼的,不過基於文筆優劣有別,尤其是某些作者的評論風格實在很易辨認出來。發佈評論時建議在人流多的站點/論區和個人網頁/BLOG同時發方並標日期,較多人見證之下,被成功抄襲(而不被指責)的可能性會減少。

CG讓人比較易分辨出作者,不易轉出後被套名(說是自己畫的)然後使用。而且外界流通時也只習慣在問起時才提到作者名字和網站,每次在CG上加上簽名和網址也不常見。只有抱著「被轉是對畫功的肯定」那種想法去處理。不過一般未經通知下商業使用,所引來的反應倒是很激烈,像是OS娘和香港某電腦誌引用本地同人CG的事件可略知一二。

在轉貼ACGN新聞遇上最大的難度就是不單純引用,而是將文章翻譯後附圖重新發佈的問題?這種做法實在非常常見,不過事實上新聞原發者卻是有著隨時可提出控訴的權利。國內相當多的動畫新聞是以網路新聞翻譯後撮要,再把其中的圖片標上自己網頁的水印,看上去會比直引圖更不是味兒吧?

會有人認為,網路公開了的東西代表了全部人都有轉載的自由,不過正如很多網站標名,給予轉載自由不等於放棄版權。抄襲的灰色地帶很多,學術文章還有規範,網路上雖有所謂的網路禮儀,也無法做到均一的標準。諸如引東西要加上作者名字、再加上作者網站名稱、再加上網址、再加上引用、再加上日期等等,甚至細心的加上一切後才發現所謂的無斷轉載,也就是沒去信給作者同意之下不得轉載的行為,不代表引了出處就可以刊載。還有就是看過文章後寫文章,也容易造成不知不覺套用觀點的程況。再者,動漫文章公開時也不好逐點加參考,基本上到最尾加一條參考文章列似乎已是不得了的事情。

作者在網路公開任何作品時,得有被轉載的心理準備;有了這種準備,至少也應該接受一般網路對轉載的不明文規定:連作者名稱和網址,不得修改,或是合理訂出一套給人家轉載的條款讓人遵守。那麼道理就是在先提出條件的那一邊,而不是突然發作的無理取閙。維基的條目,CC和GNU可算是給出了相當方便且清晰的引用參考。不過像法律一樣,規則定下來也沒有讓所有人遵守的可能,甚至沒有哪種處理違規的方法,現實世界法律訴訟和網路公審等等也只是處理冰山一角。善意轉載者只好多加留意,別引來不必要誤會,厚臉皮的惡意轉載者好自為知。一切都是網路使用者的態度和修養問題。
Posted by 知日部屋屋主 | 評論(64) | 引用(0) | 閱讀(29119)
twsex99 +
2019/11/20 22:46
持久液        壯陽藥     日本藤素       補腎     必利吉
郁奈 +
2006/12/18 17:42
大陆一向在这方面缺乏自觉。
http://games.sina.com.cn/newgames/2003/09/09165707...


记得星宿博士原文里是标明拒绝转载的。
可惜在下想重去星宿博士的网站查证的时候却发现其已经闭站了。
感觉蛮可惜的,星宿博士的文章不管是整理的还是自己写的都含有很多信息量与独特的视点。
不知道有哪位网友还有保存这些文章吗?
書忍棗 +
2006/12/11 22:51
今天看到:
中國宋朝有執文壇牛耳的江西學派,主張可抄襲
江西學派成員有蘇識等人
Au Yeung +
2006/12/03 15:59
>赤月餮

言重了,世界上沒有甚麼事情是不可饒恕的。
論冒失,我相信自己在你之上,但當共勉。

P.S.
不過一定程度的冒失也可以作為一種可愛的屬性?笑。
引用『Pia Carrot 2』主題曲「Go! Go! Waitress」歌詞:
引用
少しくらいミスを  しても愛嬌~♪
許してほしいの★

我從多年前開始便習慣以這段歌詞安慰自己,結果間中有一二錯失,都成心中浪漫之事,不復介懷。
赤月餮 +
2006/12/03 15:33
歐陽兄:提及文章時「誤把馮京當馬涼」是我所犯下的不可饒恕之錯失。從今以後一定不會再犯。也感謝歐陽兄的指正。

路人甲:請原諒我先前說話條理不清。其實我從沒認為你在攪事,我覺得你不過是提出了你的見解,而我亦只是不同意那個見解罷了。僅此而已,希望你明白。
Au Yeung +
2006/12/03 14:24
>Kakudate Akizuki

喜見閣下留言。
再次恭賀成功出戰全世界otaku的大舞台――コミケ,期待是時的會面。

>赤月餮

把有力言論無力化的最有效手段,便是以負面的意思挪用其辭。不要說我這種小馬鈴薯,這種手法對任何古今偉人的格言也同樣適用。只是明理執義者自會一眼看透其中頑念,所以這套做法在賢士君子前面都會無效化,只能搬弄literacy未如理想的人。
然而至今的情況也有一個好處,就是讓用戶大家看清楚哪些人有正氣,哪些人一心搗蛋。這些東西不到亂時也不能看盡。你和Bernard等都是大義凜然之士,雖然未必能在現實見面,但我對於在此認識到你們感到十分高興。如果他日君等有機赴日,誠望痛飲一宵。

同意你對Bernard的回覆,心中有塵的人吐出來的也是塵,君子不惹塵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此孟母三遷之義,即使同處一板,正人不齒為伍。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
塵埃所造成的最大問題,就是如你所言容易誤導觀眾「以『陰謀論』就概括『如何妥善處理圖文轉載』這項課題」,對於據理力爭的人士極不公平。所以把塵埃分辨出來,乃是對blog、對創作人、對一般用戶均有必要的善事。

閣下對小生留言的引用沒有甚麼曲解的地方,唯獨希望在提及文章時能注意文章作者的名稱。「早前就日本欺凌自殺事件,大加評擊『空泛根性論』」的文章,本來是小生在另一篇文章下面的留言。
我為人口直心快,還望你不會介意。smile
赤月餮 +
2006/12/03 13:24
Bernard兄:

黃凱芹曾提過一句話,大意是:「生氣是拿別人的過失來傷害自己。」所以,不用將小人放在心上。

你對知日部屋內出現的不平現象「責之切」,小弟很明白。不止你,小弟之前亦曾留言,對某些小人謔稱歐陽的所為有過微詞,也對牛彈過琴;其實許多網友都認同你的看法。不過還是歐陽兄引得好(若我理解錯,煩請歐陽兄指正):「讓他們孤獨地喧鬧一輪,直至枯死為止。」我們來的部屋的原意不過是為了「知日」,實在不必費神去參與小人所煽動的塵埃之爭。

祝你考試順利


歐陽兄:

最近常見某些網友挪用你的言論,甚至將它扭曲為助紂的利器謔人。慚愧的是,小弟亦不時引用(誤用)到歐陽兄的論點。若果我引文時有斷章取義、佛頭著糞的地方,請你務必抽空作出指正。
Kakudate Akizuki +
2006/12/03 13:12
歐陽先生:

我深深同意。雖媒介不同,但您我都是同路人,如今我對於您的觀點已經清楚明白。最後,請容許我在這裡再一次向您致歉,並期待年底在日本與您再會。
CR無限圖書館長 +
2006/12/03 12:46
To Bernard:

Bernard先生是這個版裏我比較佩服的人,不得不回覆一下。這邊不是什麽[蒼星廚的朋友];跟你一樣,我看的是Argument本身。對於那些說我(們?)挑起爭端的,亂説話的,我等不必去理會。就此單一事件,我同意後來說的,面對一些人人應出手而不出手的事情而無人理會是一種惡(這邊也有政治立場,故不述),我也不反對面對你認爲的對錯的界定與定義去反對任何人的説話。

我只反對你一開始就援用權力而放棄說理。天大事情也可說理。這跟我認識的讀邏輯的Bernard不同,故不忍睹。對的,就算任何人亂說一百句話,他要是說了一句重要的話給連帶消滅,也是一種惡(wrong)。只是這一件事的這一點,我不能妥協-----要是屋主聼你說把兩段留言消除,則連唯一替屋主辯護的唯一聲音就此消滅,從此含冤莫辨。
Au Yeung +
2006/12/03 11:57
遲來的錯字修正(剛才外出吃早餐了XD)。

毀譽早置道外

毀譽早置

為避引致閣下誤解

引致閣下誤解
Au Yeung +
2006/12/03 10:05
>Kakudate Akizuki

為避引致閣下誤解,所以把這篇回覆與之前的留言分開過來。
閣下所指文言,是以假設為前提的句子,寫作時並沒有想著特定人士來寫。希望您能充分理解這點。
況且文意流暢,則如黃河瀉地,逸興若飛,有時的確難以顧及眾人對其中一字一句的解釋(所以我認為對於詩文字句的零碎研究,與今文經之所謂微言大義沒有分別)。
小生寫文章詩詞,閣下繪圖,大家都是以細筆代豪腕的人,相信心思能夠相通。
我斷不會對無辜者蓋上無實之罪,小生願以人格作為擔保。希望閣下能理解。
Au Yeung +
2006/12/03 09:37
(對角館秋月小姐的留言容後再覆。)

抓住一些末枝末節,便可以輕易發動攻擊,避開議論本身,這類做法在2channel看得太多,這種手法基本上對任何人的任何發言都可以做得到,無限生成,我根本不會逐點作出反應。希望Bernard也能平心靜氣。
小生自問良心,但欲秉義而行,此身豁然,毀譽早置道外,恁他,就只驚訝居然有人如此缺乏自尊及羞恥之心。羞恥之心,人皆有之,孟軻此言恐怕尚未經過統計學洗禮(苦笑)。

只就一點回應。有人提出Timing問題,無他,本人膽怯懦弱,在人前踏出一步,發表正論乃需要勇氣之行為,明知事不關己,而一言既出便會聊輩纏身,另一方面亦不肯定屋主會否納言,在這種情況下,我直言自己未能即時有所覺悟。然而苦思兩日,自覺不說點話,我一生都不能面對自己的良心。一直以來在此blog與我有交流的人士,尤其是就イジメ問題與我交流過的人士,相信都會理解我的這種性格。
最可惜的是自己從來沒當過是敵人的陌生人,擅自把自己當作眼中釘,不過沒有正氣者在我心中等同塵埃,「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来無一物,何處惹塵埃」,於君子無害,所害者自己而已。塵埃越集越多,覆蓋內心,心靈無法呼吸,精魂亦枯萎而竭,為人至此,哀矣。
我每一言皆出真心,只以鬥爭來看世界的人,但知惡言相向,大概不能體察這點。想製造敵人的話隨便,那個敵人不存在於客觀世界,而只存在於你的內心之中,不日便會成為覆蓋自己心靈的塵埃,使自己的人生,又再少了一分的精彩。
回覆至此,今後對於同類留言,希望包括我在內的大家不要再作回應。請到2channel去,不要把這裡變成2channel,在2channel自然有大量無事可做的傢伙奉陪這種自亂其心的不毛行為。別矣。
Bernard +
2006/12/03 05:18
I wasn't going to write more on this subject, but, to quote Au Yeung, "千言萬語縈燒腦中."  I feel like I must say something.  
To the readers of this website.  Can you guys not distinguish right from wrong?  Or are you guys just too afraid to speak up.  There's a number of you who are regular commenters on this website.  I'm sure you guys noticed the bullying and the sarcastic remarks.  Why didn't you guys say something?  I couldn't type Chinese, so I waited until 6pm of yesterday, when it was clear nobody was going to say anything, to speak up.  Come on, what do you guys have to lose by saying something?  I know it's foolish to get into a fight with a 小白, but what's the worst that can happen?  The worst that can happen is never returning to this website, right.  I'm willing to face that consequence.  Do you guys love this website so much that you're afraid to say what's on your mind?  If so, what's the point of coming here in the first place?  
That's all I have to say.  Good luck.
Bernard +
2006/12/03 04:11
>事情已經告一段落,何必追究這麼多?
>你們對罵的最後又可以得到什麼?
This is ridiculous...
You know what, I'm never coming back to this website.  You guys have fun.  Ciao.
Before I go, I'd just like to say this.  Use your common sense, people.  Think about the logic, the argument techniques, and the reasoning of 蒼星廚 and his friends.  Just read what they wrote, and think for yourselves whether they're write.  蒼星廚 has a number of friends, so they have a stronger voice, but just because they're louder doesn't mean they're right.
Don't listen to those people.  Just read their comments and decide for yourself.  Au Yeung is insulted and targeted for completely no reason, and I'm starting a 對罵 for speaking up?  Can you guys even think clearly?  I knew from the very beginning that by speaking up, I'd be criticized for stirring up troubles, but you know what?  I don't care.  You guys have fun.  I still have finals to prepare for.
CR琵琶湖支社長 Homepage +
2006/12/02 23:37
回絲摩姬:
CR無限圖書館長與我也是同屬CR 社,就是這樣。

請你注意你的留言,極度離題兼有暗示性攻擊,為了澄清事件我再覆你。
希望下次負責人請考慮刪除此等垃圾而沒有建設性的留言。
Godoword +
2006/12/02 22:47
事情已經告一段落,何必追究這麼多?
你們對罵的最後又可以得到什麼?
CR無限圖書館長 +
2006/12/02 21:33
To Bernard :

先不論其中内容如何(人身攻擊之所以有問題是因爲論證内容與個人性格無關;要是蒼星廚的目的就是指出發言者的個人品德問題,則無所謂離題與否),我倒是想問,要是全部Delete掉發言者的内容,那麽蒼星廚替屋主辯護的内容該當何如?任何依賴權力去掉別人發言内容的行爲,對論壇的聲譽而言也是很冒險的。
絲摩姬 +
2006/12/02 20:02
其實跟無限圖書館長蒼星廚一樣,我也很景仰蒼星廚:一個人可以將自己變得那麼教人唾棄,實屬不易。也可以見得到他為了不想被別人漠視,花掉了大量的時間和心思。有時候真擔心對他不理睬,會令他崩潰,不過他又好像自言自語樂在其中似的。他這麼堅強,應該是個EQ十分高得近乎無恥的人吧。

他比大智若愚更厲害,因為他的言論若愚得令所有網民都察覺不到他有大智。但他卻教曉了大家「塵世本無事,小人惹塵埃」這大道理。

To屋主&各讀者:我也是CDROM,今特為蒼星廚抱不平。蒼星廚不是小白!請不要對號入座,將我為蒼星廚辯護的說詞詮釋成Personal Attack。
xelein1 +
2006/12/02 19:43
各位還是不要理會。
轉ID好方便,隨意登出,又可登記改新名字。
這類無謂的留言還是不要回覆的好。

我也可以弄過CR XXXX 來自彈自唱。
絲摩姬 +
2006/12/02 19:39
To CR琵琶湖支社長:「CR無限圖書館長」跟你有沒有直接關係?若沒有,請說明。
絲摩姬 +
2006/12/02 19:34
「蒼星廚先生的發言一向大智若愚、破邪顯正,常被誤解為小白,實屬不幸。」

敢問如何大智若愚?如何破邪顯正?願聞其詳。
Bernard +
2006/12/02 19:29
To CR無限圖書館長

I just read his comments again.  His comments were filled with sarcasms and personal attacks.  For your benefits, I'll quote the things he said.  I honestly don't know how you managed to overlook them.

>"事情發生左都一段時間,點解你會在有人留〔AY=屋主〕後,才突然義正詞嚴地發表對屋主既意見?
grin"
>"你強調既道德力實在令本廚大開眼界good"
>"的確,經一事會長一智,好多人在有難或者最要人解圍果陣,先有機會睇到身邊既人既真本性。"
>"呢句說話的確好有意思,我認同AY,可惜小人賢臣唔係咁易分,因為世界大部份人都鐘意將道德掛在口邊"
>"有些人原本打算作壁上觀,但當火燒到自己頭上,才被迫站在強的一邊對弱的一邊出來訓話一翻,能夠像AY一般適當時候自動自覺發表意見(沽且不論對錯)的人可謂難得shy"
Bernard +
2006/12/02 19:06
To CR無限圖書館長,

>"還無端要屋主替你出氣"
I have no personal grudge against 蒼星廚.  In fact, he has never made any comment about me.  My motive is the same as yours:  fairness.  I'm not asking 屋主 to 替我出氣.  
The decision is up to 屋主.
CR無限圖書館長 +
2006/12/02 18:38
To Bernard 先生:

你所說的蒼星廚的兩個發言,我如何讀法,除非對號入座,否則我也詮釋不到什麽所謂的Personal Attack。

蒼星廚先生為屋主辯護,説明AY一文的一些不大確當的地方,合情合理之至,大情大聖。蒼星廚先生的發言一向大智若愚、破邪顯正,常被誤解為小白,實屬不幸。他說所謂[有難臨頭各散東西],正式一衆平常無事來吃飯,有事不見人的世間寫照。塵世本無事,何處惹塵埃,偏偏無端又來搞這種指責,實在替蒼星廚先生不值。

相反,Bernard先生早前引用AY的斷句,以爲他在打小白?文字出來,讀者各有各詮釋;我的詮釋反而是:現在無事起風浪,還無端要屋主替你出氣,諉過於他,要是又起風浪,打搞屋主,實在不義之至。

To屋主&各讀者:一向做CDROM,今見不平,也學學AY先生的精神,爲面衆生不幸,特別冒昧留言。望各位安好。smile
Bernard +
2006/12/02 18:01
屋主,
Please delete 蒼星廚's comments on 2006/12/02 06:36 and 2006/12/02 07:24.  They're personal attacks not meant for serious discussions.
Kakudate Akizuki +
2006/12/02 08:06
給一位我尊敬的朋友──歐陽先生:

或許我一直以來也很少在人家的 Blog 或者論壇裡發言,所以我自己的處理做法都是能避開爭執就避開,對於他人的意見只要是有理據的,都不會明白作反對之聲。以致在閣下眼中反成為與小白為伍的人物,甚至「甚至以嘲笑侮辱式方法互相和應」。

但請您明白在我看到屋主的第一段道歉之後,心中雖有疑惑 (亦跟後來的「小白」提出的疑惑相同),但我認為接受屋主最初的道歉,平息這次事件比我個人的疑惑重要。只是到了後來事件「失控」,雖然並非意料之外,但希望屋主和自己思考問題之心,並無虛假。歐陽先生亦為性情中人,不難理解我當時的心情。

或許我們在現實中只是見過數次面,但一直拜讀您的文章,仍然是打從心底裡尊敬您的。如今讀過您的回文,雖然認同您的觀點,但對於您提及的「甚至以嘲笑侮辱式方法互相和應」一句,我在電腦前沉默了一會,眼淚竟不能流,只是有不能言喻的痛楚。

如果您指的「甚至以嘲笑侮辱式方法互相和應」者另有其人,甚至僅屬一般論,請容許我在這裡就對您的誤會在這裡向您致歉。

最後,關於對屋主的回應請容許我在另一篇中回覆。
蒼星廚 +
2006/12/02 07:24
〉然而在純粹的投訴人士之間,夾雜了一些屢作無謂嘲笑
〉或煽動式留言的無聊之徒,此即日語所謂「便乗荒らし」,
〉即使不是著作權問題,只要有可「便乗」之窺,該輩都會乘
〉機搗亂大鬧一番,以滿足心中淺薄的懷恨之心。

這種投機份子的確恐怖
有些人原本打算作壁上觀,但當火燒到自己頭上,才被迫站在強的一邊對弱的一邊出來訓話一翻,能夠像AY一般適當時候自動自覺發表意見(沽且不論對錯)的人可謂難得shy
蒼星廚 +
2006/12/02 06:36
TO AY:

雖然本廚對屋主既印象只係一般,但見到你義正詞嚴既樣,都忍唔住在此講句公道說話,

〉(1)屋主不應該對投訴採取漠視姿勢。
〉既然有錯在先,加上苦主現身抗議,便應該堂堂正正發表
〉聲明,交代清楚。只是不斷回避的話,當事人的不滿不會
〉平息,問題也不可能得到解決。

屋主有處理我既投訴,佢真係為左秋原既感受而將〔網上抄襲之風不可長!〕一文既用字改變,令網友睇上黎舒服d,總算叫將網友既建議當成一回事,你話佢不斷回避果陣點解完全無題到呢件事?sweat

〉小白和投訴是兩回事,如果誤把正當的投訴當作小白一
〉併處理,視之如無物,解決只會越走越遠,而與被投訴問
〉題無關的此blog普通用戶也會成為無辜的代罪羔羊。

事情發生左都一段時間,點解你會在有人留〔AY=屋主〕後,才突然義正詞嚴地發表對屋主既意見?grin
閣能在適當時機發表自己對今次事件既意見,你強調既道德力實在令本廚大開眼界good

〉期待屋主能拿出道德勇氣,發表正式道歉,知錯能改。誠
〉然,屋主的網站管理的確有欠熟練,而把用戶留言獨
〉立成文之舉也往往有欠審慎。苟若剛愎自用,樹敵繁多,
〉則易成孤軍作戰之局。

若屋主剛愎自用,屋主就唔會聽我既建議將文章改變,令當時人可以有個下台階

屋主亦對某些網友道過歉,一早已經拿出你所謂道德勇氣,麻煩你追一下post

屋主無疑處理某d問題上有不足,但唔見得話佢果陣可以完全唔提佢做得好之處

〉經一事,長一智,希望他能把此事
〉作為自己和blog成長的契機,對屋主、blog及網友都有百
〉利而無一害。

的確,經一事會長一智,好多人在有難或者最要人解圍果陣,先有機會睇到身邊既人既真本性。

〉我的說話可能會忠言逆耳,但我只想說這句話:
〉親小人,遠賢臣,此後漢所以傾頹也。

呢句說話的確好有意思,我認同AY,可惜小人賢臣唔係咁易分,因為世界大部份人都鐘意將道德掛在口邊
Bernard +
2006/12/02 05:13
>"以輕薄的醜陋仇心為動力,一味單單打打,痴纏失態,猶如潑婦罵街,作為一個人,不感到羞恥的嗎?你就是給我滿山銀寶,我也幹不到。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謂大丈夫。見人落難而踐踏,非人之所能為。"

Well said, Au Yeung.  good
Au Yeung +
2006/12/02 02:05
冒失鬼屬性健在……ドジっ子屬性者必萌無疑(マテ)。

千言萬語縈燒腦中

千言萬語縈腦中

只要有可「便乗」之窺

只要有可「便乗」之

卻在攻擊他等如攻擊blog」的歪斜心態之下

卻在攻擊他等如攻擊blog」的歪斜心態之下

OK,回到電腦遊戲世界。
・・・ボクは、正しいことをやっているよね、ゲルドさん?
Au Yeung +
2006/12/02 01:42
本來無心回覆,但千言萬語縈燒腦中,還是說句公道說話。

(1)屋主不應該對投訴採取漠視姿勢。
既然有錯在先,加上苦主現身抗議,便應該堂堂正正發表聲明,交代清楚。只是不斷回避的話,當事人的不滿不會平息,問題也不可能得到解決。
小白和投訴是兩回事,如果誤把正當的投訴當作小白一併處理,視之如無物,解決只會越走越遠,而與被投訴問題無關的此blog普通用戶也會成為無辜的代罪羔羊。
期待屋主能拿出道德勇氣,發表正式道歉,知錯能改。誠然,屋主的網站管理的確有欠熟練,而把用戶留言獨立成文之舉也往往有欠審慎。苟若剛愎自用,樹敵繁多,則易成孤軍作戰之局。經一事,長一智,希望他能把此事作為自己和blog成長的契機,對屋主、blog及網友都有百利而無一害。
我的說話可能會忠言逆耳,但我只想說這句話:
親小人,遠賢臣,此後漢所以傾頹也。

(2)小白和投訴是兩回事,這句說話既是對屋主說,同時也是對一般用戶說的。
屋主在著作權處理方面既有不當之處,被侵權的苦主表達不滿是理所當然的。
然而在純粹的投訴人士之間,夾雜了一些屢作無謂嘲笑或煽動式留言的無聊之徒,此即日語所謂「便乗荒らし」,即使不是著作權問題,只要有可「便乗」之窺,該輩都會乘機搗亂大鬧一番,以滿足心中淺薄的懷恨之心。
彼等見事態一發不可收拾而歡喜若狂,趁火打劫,唯恐天下不亂。更甚者,部份甚至對與是次問題完全無關的第三者也作出毫無內容可言的攻擊。我本身對之毫不熟悉,更未曾視之為敵,擅自把無關的他人視作敵人,實在何苦?
處心積慮只想從事破壞活動的小白,間接貶低了投訴者們的人格,使正當的投訴者看來也變得像小白一樣,對當事人毫不公平。我在另一頁的留言中「觀乎濁流之中,則青白莫識,賢愚寡辨,孰人孰鬼,安知耶,亦無庸知耶!」等部份,指的正是這回事。因此不但屋主,據理而爭的投訴者(也就是問題的苦主)也應該小心把小白分辨出來。如果投訴者誤以小白為同伴,甚至以嘲笑侮辱式方法互相和應的話,無異自貶身價,自己把自己的理據變得無力化。
不平要鳴,但要鳴得堂堂正正。一些鼠輩對全體投訴者的印象做成損害。世界上沒有絕對的錯,也沒有絕對的敵人,曾幾何時我也曾與網站管理人反目,但從未視之為仇,只會把網站無視到底。以輕薄的醜陋仇心為動力,一味單單打打,痴纏失態,猶如潑婦罵街,作為一個人,不感到羞恥的嗎?你就是給我滿山銀寶,我也幹不到。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謂大丈夫。見人落難而踐踏,非人之所能為。

(3)最後對不起,借一點地方說說和自己有關的事。
有友人說我被一些人擅自「供奉」為「象徵」此blog的「圖騰」,因此即使身為普通用戶,卻在攻擊他等如攻擊blog」的歪斜心態之下被冠以無罪之罪。這只是一種「連坐」式的卑劣行徑。我從來只是互聯網用家一名,在8年前開始,於日本及港台到處留言,廣結交情,從未以特定網站的「象徵」自居,經常留言的網站也不限此地。根據「連坐」思維,我在blog A、blog B、forum C、BBS D、chat room E頻繁發言的話,則無論blog A、blog B、forum C、BBS D、chat room E的任何一個管理者被批評,我都要連帶受罪,實在永無寧日。
我即使不喜歡一個人,也絕不會向其身邊人士下手。著作權問題處理不當固然失德,單純以憎恨為動機的報復行為更是醜惡非常,比較著作權問題,其失德更為嚴重。懷著這種心態的人根本沒有資格批判人家。

小生要說的就是這麼多。但願網上仍有良心存在。
懇切希望屋主能發表公開聲明,堂堂正正示人,經此事而有所成長。否則我大概以後都不會再在此留言,對事而不對人,我永遠只會站在「道德」那邊。
祈願網上諸君共勉。

歐陽霽晴  2006年12月2日 識
hanaichigo +
2006/12/01 18:26
2/2
Moreover, the critics criticize blog master because blog master said "網上抄襲之風不可長". In the same time, he just download pictures using yahoo and google images, and use the picture without creators' permission, even the creators' name is omitted. It is a contraducting behaviour and 自打嘴巴.
As other readers' disscussion in "網上抄襲之風不可長", if CR角館支社長 did not come out to tell us the truth, is it implies that blog master can continue to 無斷轉載. (I may not realize that  blog master have 無斷轉載 many times also)
The problem of CR角館支社長 is over, as CR角館支社長 said. But blog master even doesn't say a word about other 無斷轉載, and continue 無斷轉載 in this article.
May be, I've better to do a CDROM forever with disappointing feeling, because blog master doesn't think reader's opinion is a opinion.
hinaichigo +
2006/12/01 18:10
I don't think anybody, including the creator of the train girl picture, or creators of other pictures 無斷轉載ed by blog master, want to sue the blog master. But I , and someone who thinks that blog master's 無斷轉載 behaviour is wrong, would be extreme disappointed becase blog master just ignore their reasonable opinion (though in different tones). It is a very arrogant behaviour in my opinion.
I, as a CD-ROM, thinks that the blog master is a very moral person as a professor. But when I read the discussion these few days, I think I was wrong.
宋光 +
2006/12/01 17:24
咁一句到尾,你係咪要控告屋主先?
NiGHTS +
2006/12/01 17:10
> 第二十二条 在下列情况下使用作品,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不向其支付报酬,但应当指明作者姓名、作品名称,并且不得侵犯著作权人依照本法享有的其他权
> (二)为介绍、评论某一作品或者说明某一问题,在作品中适当引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

有一點請留意, 是在二十二條內指明的情況下. 而二中是用"適當引用", 而不是直接轉載. 如果你再看二十二條其他類別時, 也有明確指出是要有特定的環境才不構成侵權的.

> 根据四十七条的规定,转载的时候,没经过你的许可,在网络上传播了你的作品,你违反了著作权法呢。

不明白你的意思. 是不是:
"你"违反了著作权法呢
要改成
"便"违反了著作权法呢

另外, 如果有興趣可以順道看一看第四十六條. 第四十六條是說民事責任, 而四十七條是同時說民事及刑事責任. 內容也大至相約. 也是頗有趣的條文.
小燕子 Homepage +
2006/12/01 16:57
我不敢跟大家討論太深奧的字眼,什麼公眾場所、特權或什麼,我很難去為網絡世界下定義。
或者我用我個人的經歷來作為一個案例跟大家研究一下。
話說我有一個個人網,大都是用來寫下日記、貼一些文章及放一些自己畫的圖,加上自己是火鳳迷,文章都跟這本漫畫有關係。
一開始我都在自己網站首頁寫明:「未經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會有人禮貌地透過電郵詢問我轉載事宜,只要列明作者及網站(出處),我大都會同意,因為這是他們認同我的文章並尊重我的意見轉載到其他地方,順帶一提,我有一篇《火鳳一叮》是刊登過報紙的
詳細如下:
火鳳一叮

正如某路人所提,網絡上的東西一公開,便要有心理準備給人傳開,這個我是意料到,亦開始有網友想把我的文章收錄在他們的論壇精華區,一來自己常瀏覽那些論版,二來那些版主、副版主都是混得很熟,也同意他們把我的文收錄。
結果麻煩便跟着來了,有一天收到同好的通知,說我的《火鳳人物論----八奇系列》給人轉載至某某網站(順帶一提,好巧不巧,都是大陸的網站)。於是我便看看發生何事,更跟轉載者交談過來龍去脈。
第一次發現有人冒認我,在討論版貼我的文,有人看自然有人回文,給人稱讚幾句,那個冒牌貨開始有一種虛榮感,甚至在回應文裏說:「我想了很久才想到這個題目。」而且更扮成我回答網友的問題(當然回答得很空泛),諸位,如果你是我,看到自己的辛苦的文章給人這樣轉載,你會不會誠心地說:「你真好,把我的文傳揚開去了。」
另一次則是美麗的誤會,原來是某個人在有收錄我文章的精華區看到這個文章,跟著他轉給海外某位朋友閱讀,接著A君給B君給C君….X君發現好文不能私藏,便貼到某一個論壇公諸同好,由於幾經波折,X君也找不到原作者,但又不在貼文的同時寫明這不是他的原創文,好了, X君便被人誤會是盜我的文,可能有些富正義感的人表現得比較火爆,嚇得X君又留言又電郵跟我道歉或什麼,當然他最後亦問我可否轉載,不過那時我也感到難受(雖然X君一點也不好過),所以便拒絕了他的要求。
網絡是一個資訊交流快捷的地方,只要你公開一些文字圖檔,可能不出三秒便給人傳到很遠很遠,我不是要禁止人傳閱,因為我跟本是不能阻止,但一些像上述的情況是不能忽視或縱容,我把我的寶貝跟你分享,就代表你可以拿我的寶貝到處炫耀,滿足你的虛榮感嗎?或者可以用如某路人所說的方法,「你不想給人傳閱,便不要公開。」這根本是本末倒置、壓制資訊交流的方法
馮友 Homepage +
2006/12/01 16:43
回 doomleika :

曉得如何宣傳,以及可以強勢地宣傳,只是大企業大商家才有,普通的小創作者根本不可能成事。以現在最佳的宣傳,無非是把自己的作品交給網友自由轉載,不然死了發臭了也不會有人知道你的偉大創作。一如柳田的空想科學讀本,如非被人獨狂轉帖變成佚名,也不可能叫我們認識甚麼是「空想科學」,也間接「強迫」了出版社出中文版。沒有網絡有心人的轉載,柳田死守版權,那麼他的大名也不能揚傳而至。

BT 的舉例只是說明「轉載必需加注原作者名」,並非是你所指的那回事,煩請別把舉例的原意搞錯了。網絡的出現,本身就可以為弱者提供生存的空間。你說「我相信那些靠這些智財物賺錢的人不是白癡,怎麼樣散布
他們的成果能達到最大的效果他們要比我們清楚得多,不
需要別人替他們雞婆。 」只是有錢有組織才可辦得來,要是沒錢又沒名,我想免費派街坊才可以「散布」你的成果,不然就拿去封塵好了。如今最大的事實是,在網絡上發動的轉帖宣傳,往往會影響到現實的動向,已是無可爭辯的事實。那些沒錢沒名的創作新人,正正是需要我們在網上多加宣傳的支持,當然轉載他們的作品時,也必需正式地標明他們的名字以及來源,方為正荷。
路人甲 +
2006/12/01 15:16
to NiGHTS
网吧这东西在中国大概是几乎所有的县城都有的,或多或少而已,至少在中国不能跟特权挂钩。且抛开网吧不谈,根据调查,中国网民已经突破1亿了,那么,这1亿网民所处的网络能否称为公共场所呢?公共场所的定义是什么?一个可以随意出入,不用买票,不用身份认证,众人聚集的地方是否可以认为是公共场所?网络世界里,可以那些随意浏览、进出、发表言论、免费的网站论坛blog算不算?另外你说得是抄袭=公园里乱采花草,那转载呢?我也没有为抄袭辩护过,抄袭和转载是两回事。不管是没有著作权法的古代,还是有著作权法的现代,抄袭都是一种可耻的行为,是人人喊打的。
我google了下国内的著作权法,http://www.edu.cn/20011105/3008137.shtml
第二十二条 在下列情况下使用作品,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不向其支付报酬,但应当指明作者姓名、作品名称,并且不得侵犯著作权人依照本法享有的其他权利:
(一)为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
(二)为介绍、评论某一作品或者说明某一问题,在作品中适当引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
(三)为报道时事新闻,在报纸、期刊、广播电台、电视台等媒体中不可避免地再现或者引用已经发表的作品;
又第四十七条 有下列侵权行为的,应当根据情况,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同时损害公共利益的,可以由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责令停止侵权行为,没收违法所得,没收、销毁侵权复制品,并可处以罚款;情节严重的,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还可以没收主要用于制作侵权复制品的材料、工具、设备等;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一)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复制、发行、表演、放映、广播、汇编、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其作品的,本法另有规定的除外;
不知道其他地区或者国家的法律法规如何。如果按照二十二条的规定,那么我在某论坛或文章中引用了某人的一张图片,或者一段话,可以不经过他的许可。按照情理,是改打个招呼,获得许可呢。而根据四十七条的规定,转载的时候,没经过你的许可,在网络上传播了你的作品,你违反了著作权法呢。那么如果因为转载而起纠纷的时候,法律应该按哪个判定呢?我不是律师,还请网友里懂法律的解答。
豪 +
2006/12/01 15:05
>路人甲兄
無辦法,小弟拜見鴻文之後驚覺先生論點精奇,實在忍不住借用,請先生大人不記小人過多多包涵.係呢度僅借用鴻文來提醒一下口黎踼館或者將會口黎踼館既原作者諸位

>为什么你的东西贴在墙上,然后说只准你看,但是不准告诉别人内容,要他自己路过这里看到才可以?
點解普天下既畫家作家貼圖貼文口係自己個blog度同人分享,然後話只準你睇,但唔可以轉載俾人睇 ?要網友勞駕去到你個blog先可以睇?

>转载你的作品,不代表不尊重你的版权
轉載你的作品,不代表不尊重你的版權,相反有可能係想推介你個大作添雖然原作者好可能唔知道caption係乜字眼(好似「惡攪貓耳新幹線」之類既都可以同原作者立場相反)

查實小弟由始至終都係針對住「點解D人要無斷轉載」。但依先生上述高見,即係話當日貼圖寫文上網口既原作者自己都有責任啦? 「唔好問點解你俾人偷,而係反省下自己點解要咁揚擺出口黎就要俾人偷」至於先生雖曰「如果你因此而受到损失,追根究底,罪魁祸首是因为你说了不该说的话,传播渠道只是帮凶而已 (總之出口左事都係個原作者問題,唔關轉載者個CAPTION問題)」,雖然唔同意原作者話「未經許可不得轉載」但個人層面又會對原作者立場尊重。這種不偏不倚的精神真係值得學習。
最後小弟資質愚笨,希望跟版上各位前輩學習學習.如果有誤解口左先生論點,請多多指教
分頁: 1/2 第一頁 1 2 下頁 最後頁
發表評論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
開啟HTML
開啟UBB
開啟表情
隱藏
記住我
暱稱   密碼   訪客無需密碼
網址   電郵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