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東方網

給陳永華的第119封信


陳永華是我在中大最敬佩的同事之一。我與他只是「點頭之交」,但因辦公室同在許讓成樓,而該大樓有全中大最慢的電梯,平均也要等 3-5 分鐘,所以不時在電梯口見到他。每次他總是笑臉迎人,全無架子,雖然區區數句對話,我常乘機向他請教音樂事情。記得有一次,他知道我關心港日關係,告訢我他正指揮香港日本人俱樂部的合唱團,而且用歐文(忘記是拉丁文或德文)唱
《快樂頌》(貝多芬第九交響曲第四樂章),還給我唱了一兩句。說話時他的眼裏發出光芒,這大概是服務社會的一種滿足感吧!

以個人而言,對永華兄最難忘的事情是數年前的「殺系事件」,落井下石及袖手旁觀者比比皆是,永華兄是少數關心我系安危的人,我不會忘記。

自永華兄惹上官非後,我們很多人都在背後默默祝福他,希望他能渡過難關。患難見真情,從此事我看到一幕幕令我心寒及心暖的 human drama。

最後見永華兄是數天前的一個晚上。在許讓成樓對面的小斜坡,看見他兩手拿著裝滿雜物的紙皮箱,我在對面馬路,他給我一個燦爛的笑容及親切的問候,然後是一個寂莫的背影。昨天看報章才知道他已辭去中大教席,相信那個晚上他是回辦公室收拾東西,回想起來,鼻子一酸。

人生有起有跌,人情有冷有暖,希望永華兄自強不息。很多同事及學生都捨不得您及默默為您打氣。
Posted by 知日部屋屋主 | 評論(7) | 引用(0) | 閱讀(13898)
twsex99 +
2019/12/24 23:33
思考 +
2007/01/04 09:32
我上過他的通識課「西方音樂概覽」,生動有趣地介紹西洋音樂名家、名曲及樂期,我認為是最有價值的通識課之一。就算他已去職務,我也希望將來他能夠繼續客席任教此通識課,向更多同學介紹古典音樂,知道古典音樂不是悶蛋的東西。
知日部屋屋主 Homepage +
2007/01/04 09:03
老廉的處理手法及輿論一直對他不公平,不過今次法官的判詞卻說出些公道話。
Patrick Homepage +
2007/01/04 08:54
我本人不認識他,只是從電視中見到他因瞞騙中大租金津貼被判200小時社會股務令。當然人誰無過,不過作為一位教授,社會各界對他的人格品行自然會有較高的要求。 不過事情過去之後又有誰記起過他的過犯puzzled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
發表評論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
開啟HTML
開啟UBB
開啟表情
隱藏
記住我
暱稱   密碼   訪客無需密碼
網址   電郵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