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雲のむこう、約束の場所》OS

屋主前言:這是馮友的新海誠論第二彈及完結篇。相信很多人都看過《雲之彼端,約定的地方》,對此作也不少人寫過評論。評審覺得此文前半較可讀,「對比」一節是較精彩之處,而最後的兩節是全文重心所在,是招牌的馮友風格。不論如何,馮友頗用心寫這評論,我們也熱烈地討論吧。


《雲のむこう、約束の場所》的虛幻無常感          撰文:馮友

如果換個角度來看,「雲のむこう、約束の場所(雲之彼端,約定的地方)」與佛家「大千世界」乃本同源。所云「日光之下無新事」,只是隨時代而換了個名字,思想內容上完全不變,這就是語言學上會討論及的課題。當然在此不是在推薦人家修讀語言學,而是化繁為簡,所云「大千世界」、「平衡宇宙」、「多重空間」,名雖異實相同,均是在指向同一個問題:我們存在的這個世界,是真的還是假的?套用「The Matrix」中的構思,究竟主人公藤沢浩紀及白川拓也所存在的世界是真的,還是沢渡佐由理的「夢世界」才是真的?又或是前者才是「發夢」,後者一直活在現實中?還是三人也是活在「夢世界」中,真正的世界在另一處?



在深入探討之前,先來作一個簡單的劇情介紹,不喜歡「先讀劇本」的可以跳過此節。下文多少是參考日文維基的資料再加以省略修潤,僅作為參考。 1996年以降日本國出現南北分裂局面,以津輕海峽以北被蘇聯佔領,易名為蝦夷。其後更建設了一座其高無比的「塔」,進行著不為人知的研究。此事讓美國為首的聯合國極為關注,認為「塔」乃是秘密的軍事兵器,帶來了軍事上的衝突。在津輕海峽以南,受美國保護的日本,青森地區的中學三年生藤沢浩紀及白川拓也希望到隔著大海對面,津輕海峽以北的「塔」,並為此而合力組裝一部飛機。同級的女生沢渡佐由理偶爾得知二人的「秘密計劃」,也就參上一腳。三人約定飛機完成後,一定要飛到那座塔去。然而佐由理突然失蹤了,不知去向。二人好像失去了甚麼似的,無意識地中止了製造飛機的行動,更自此分開。浩紀前往東京升讀高中,而拓也則留在青森升學。

三年後,即1999年,蘇聯與美國的形勢交惡,快將演變成戰爭局面。此時多番研究下,發現「塔」原來是一具可以進行平行宇宙交換的超級兵器。與此同時佐由理的去向也明朗化,她是在與二人分開之後的三年間陷入長期的睡眠中。其原因雖不詳,但已確定與「塔」有著莫大的關聯。因為「塔」的力量而一直把佐由理困在夢境,也就是平行宇宙理論中的另一個宇宙。在戰事快將爆發前,浩紀及拓也二人決心合力完成中止製造多時的飛機,完成與佐由理的約定,飛往「塔」並喚回在另一個世界的她……


對比
與新海誠之前的「ほしのこえ(星之聲)」不同,90分鐘的長度,多角度的敘事,與只有25分鐘的前者來得更完滿的架構,發揮得比前作更高的水平。打個比喻,「ほしのこえ」只是一部由一百分鐘長的電影「斬」成只有25分鐘長的動畫,而本作卻是「壓縮」成九十分鐘長度。沒有多餘的對白及畫面,每一分每一秒也充分運用,可見比前作進步了。作品可否讓觀眾解讀成功,是要看看作者是否匠心獨運,以及完成品本身的質素。像「ほしのこえ」根本就只是被刪得體無完膚,語焉不詳的作品相比,「雲のむこう、約束の場所」更能有一個完整的架構發揮作者所要交代的事,觀眾亦更容易明白接受並理解。詩之所以能版讀者解讀,是需要有完整的詩句組成一首「詩」才可成功,不然抽去了某數句,就算讀者可以解讀出它的「意境」,也只是讀者本身的聯想,而非作者本身賦予詩所企圖引領讀者的聯想。二者是不一樣的。

雖然二作的內容各異,但中心思想也是差不多,就是被分隔開的一對戀人之間的心靈上的契合。前者是靠電話通訊來聯繫,但後者更抽象化,只是一個「約定」。雖說佐由理與浩紀也可以靠「夢」去聯繫,但一來不真實,二來雙方雖在同一個夢中出現但永不相會,三者夢非常虛幻,如非有雙方的「約定」根本就不可能連上。換句話說,佐由理之於浩紀的關係比美加子之於昇更空洞更難捉摸。後者可以藉由「看得見」的短訊來得知雙方的存在,但前者連對方是否存在也不知道,在夢中根本就難以相會,更不要說看得見捉得著,一切只是「好像是有」的感覺,是以比「ほしのこえ」的戀人關係更形虛無縹緲。
之所以不停把二者作比較,很大程度是因為雙方也是由新海誠操刀,總會叫人不自然地雙題並論。可以說本作比前作更勝一籌,而且意境亦更深遠含蓄,說成是「詩化的電影」也不為過。當然這是一首比較完整的詩,不似前作般被迫斬得零零碎碎拼湊成一,更為交代清楚及完善。

之後不得不提畫功,很美,尤其是藍天白雲。時人常常把他與宮崎駿比較,我覺得新海是另一種風格,表面上二人的畫風很相似,可是細分之下會發現新海在用色上會更為柔和一致,宮崎比較鮮明活躍。這個當然只是個人感覺,要是仔細地量度可能會有不一樣的見解。人設上比前作進步了,不再是線條腹稿式起草人物,與背景的柔和度很合配,減少了 CG 的插入令全劇的用色更合襯,違和感大減。最喜歡的是人物的頭髮,留心發現便會看出前作中的人物頭髮是「一大塊」,今作是「一小塊下分成一條條」,柔順有致,層次分明,功力無疑是上升了。要說萌的話佐由理的水手服也不弱,不用殺必死也會叫人跪倒,當然如果有和服版會有更大的威力!




圖片來源:《雲のむこう、約束の場所》OS


約定
由表面來看,故事是集中在「約定」二字上。人們發夢,往往是受困於未知的力量,忘記了現實中的自己。比方說,某位姓馮的傢伙明明習有一身高強的武功,在夢中一樣會行動不得被小混混毆打至半死,完全不知自己有武功的;明明已是專上學生,在夢中仍以為自己是小學生,忙著穿校服上學去……同理,佐由理在夢中,也會忘記了現實中的自己。可是她的景況有少少不同,仍是記得自己曾與他人「約定」一起去「塔」,這就是她唯一可以回憶起現實,呼喚自己的方法。根據某位姓馮的經驗,在夢中一旦憶起現實中的自己,知道自己在發夢,往往就是夢醒之時。佐由理沒有忘記約定,也就是表明她仍有一線生機,可以逃出夢去。這個解讀不免有主觀成份,也有客觀的條件。「塔」的建造者乃佐由理的祖父,可能是爺爺本人的惡趣味又或是其他原因而令她本人與「塔」發生聯繫,並藉由「塔」的力量陷入睡眠,進入另一個世界。而唯一逃出生天的方法,就是要連上現實。現實是甚麼?就是曾與人家約定前去「塔」那處。而在現實世界中「塔」正正是平行宇宙的交換點,可以說是唯一的通道。浩紀可以在夢中感到佐由理在左右,只是二人的心靈一致,但無法突破物理性上的限制,最後仍是要靠接近「塔」,完成二人的約定來救回她;佐由理也一樣,可能早早以前已在夢中「預見」浩紀他們的飛機飛向「塔」,才會提出三人一起到「塔」的約定。如果沒有這個約定,就算在夢中見到那架飛機向「塔」飛去,她也不會理會。正正是因為她沒有忘記約定,要和飛機在那座「塔」會面,才會不顧一切的奔去。既完成了約定,又救回了自己。

考究其本,為什麼浩紀及拓也會造飛機?起初可能真是少年人的輕狂,一時的熱度。對他們來說,之後不停地兼職賺錢架飛機,已不再是為了當初「要去『塔』」的願望,而變成了一項「工作」──做下去好像沒完沒了,但不做又好像很可惜,「雞肋」是也。

因為佐由理的出場,一切也改變了。二人也很喜歡佐由理,因為她一句「約定」飛機完成後大家一起去「塔」,才再生出二人內心那團火。與佐由理訂立的約定,才是驅使他們完成飛機的動力,而不是別的事物。所以這個約定是多面性的,並非是單向的。既改變了佐由理,也改變了浩紀及拓也。假如她沒有出現,兩名少不更事又血氣方剛的年青人只會放棄製造飛機的大業,畢竟他們既缺乏一個真真正正的目標,其次在經驗智慧也不足以應付需求。最終也許只會是中途放棄,不再繼續完成。初生之犢不畏虎,年青時會口輕輕許下到「塔」的志願,實質上那是另一個國界,當他們長大成人後便知那是多麼嚴重的事啊。可以說,即使沒有戰事的爆發,只要有佐由理,為了救回她,為了實現與她的約定,也必定會完成飛機向「塔」飛去,如此才是真真正正必定所為的理由。

最後要一提的,是浩紀及拓也二人的變化。佐由理突然昏睡,無聲無息的離開他們。那末三人的約定還算不算數?浩紀繼續是記掛著佐由理,但拓也卻另結新歡。這處先說比較簡單的拓也,既然有了新的對象,又不再碰上佐由理,二人之間的關係開始轉淡,幾近於無,甚至會為了現實利益而破壞了三人年青時的約定;浩紀卻不同了,雖然與佐由理分開,但在夢中二人也會感到雙方的存在,最後更走在一起。本作對於二人感情的發展並未多加詳述,只能片面聯接。二人好像沒有多麼明顯的開始便突然跳接到戀愛的地步,又或是開首便設定佐由理是屬於浩紀?這處算是少少的敗筆。照道理佐由理分開時浩紀及拓也二人也是懷著對她同等的愛意,不可能在分開後只有前者夢到而後者卻沒有。拓也也是在數年後才變心,那末之前為什麼沒有在夢中見到她?也許是有,卻省略不說,一切只能靠讀者去聯想。不過反正最後拓也另有意中人,那末這一點也不大重要了。


真假
進入更深層次去探索,其實我們更加要反思一回事,就是哪一個世界才是真?哪個才是假?如何肯定大千世界中我們身處這個世界是真的還是假的?這個一直是鄙人思考的問題,如今便借本作來發表一下劣見吧。

我們是如何確定身處在「現實世界」?古往今來多少聖賢先哲也在探求這個疑問,可是過了千多年又得出甚麼答案?說得恐怖一些,「世界是以我為中心運轉」,因為「這個世界只有我一個人」,其他人也全都是虛幻的;或,你本身已是一個虛幻的存在,形同遊戲中的 NPC 。看見佐由理在夢中,我反而覺得她才是唯一可以超脫俗世的人。當其他人仍被困在夢中時,獨獨只有她一人能夠逃回真實的世界,所以是如此孤伶伶的一個人生存。

這樣反轉思維地推想,可能性是無限的。鄙人不才,豈能論證如此高深的論題?豈可分析現存的一切是真還是假?當我們細心一想,要是佐由理是由「真實的世界」帶回「夢境的世界」,那樣又是不是一樣值得高興的事?浩紀千方百計要把她拉回虛假之中,這樣一來觀眾們會如何想?代入其中,並沒有好壞之分。當我們見到二人最後終於實現約定及重聚時,便覺得真真假假也不重要,最重要的還是活得開心,順心而為。

屈原不隨波逐流,我們不能由此而強求佐由理也要效法其行,永遠獨自留在真實世界那一邊。難分真與假,那樣不如不去強行劃分,率性而為更好。人生在世,唯一要抓住的,不是等待死亡,而是隨心所欲地活下去。
Posted by 知日部屋屋主 | 評論(25) | 引用(0) | 閱讀(19265)
twsex99 +
2019/12/24 23:37
99love11 +
2019/11/27 16:30
美国黑金               印度神藥          日本藤素          持久液          壯陽藥
99love11 +
2019/11/27 16:30
美国黑金               印度神藥          日本藤素          持久液          壯陽藥
馮友 Homepage +
2007/01/19 11:55
回黃昏君:
想實現閣下的願望很簡單,只需要派人宰了我就成,一如在上者看見不合自己心意的文章,就叫作者去死,好叫眼睛乾淨。

閣下不可能叫全世界所有作者的文章也按汝之所想去寫吧?看得不順眼可以批評,但不能夠叫人家停筆的。
知日部屋屋主 回覆於 2007/01/19 14:04
小心語氣,虛心接受意見,請勿挑起罵戰
黃昏君 +
2007/01/18 20:28
》其實我也想說一說,可是怕被人說是惡搞……
》要建一座如此高入雲端的巨塔,是萬萬不能選在日本!
》一個經常地震的國家,怎可能建造如此建築物?

恕我直言,閣下的所謂挑bug之舉根本就是焚琴煮鶴。

雲のむこう這部動畫並不是什么科幻大劇,其中假設的各種理論和背景也完全禁不起推敲,與其稱之爲軟科幻設定,的確還不如說是奇幻來得更為確切。

但問題是,這些又有什么關繫呢?

所謂塔不過是一個簡單的意象,佐由理的夢也不過是一個有沒有理由都無關緊要的劇情設定;新海誠想表達的既不是什麽老套的平行世界理論,也不是什么因爲莫名其妙的原因而打起來的世界大戰,雲一劇的主旨和它的原身——那部僅十數頁的短篇漫畫幾乎毫無不同,遙遠的終點,微妙的孤獨感,除此以外的一切情節都是後天添加的商業要素。雲受到的評價遠低于星之聲也正是因爲這一點,新海誠不善于表達太過複雜的情感与太過劇烈的衝突,他的長處僅在于捕捉臺詞和人物之外一閃而過的某种單純而感性的東西。
所以我個人以為,這部動畫連劇情都不適宜以一般標準去衡量,更何況是僅僅作為舞臺道具出現的背景設定。

就我個人讀了作者對于新海誠的兩篇觀感來說,我覺得此文作者的觀賞需求同新海誠的個人風格實在是差別太大,如果秒速5厘米放映以後能不用再看見閣下的高論,我將深感欣慰。
馮友 Homepage +
2007/01/18 07:47
其實我也想說一說,可是怕被人說是惡搞……

要建一座如此高入雲端的巨塔,是萬萬不能選在日本!

一個經常地震的國家,怎可能建造如此建築物?

上次星之聲老在挑毛病,這回不挑,但老是不通氣……
贱贱狗 +
2007/01/17 20:13
>天師
通过对影片中的对话及影片中电视新闻的影象辨认后可以知道占领北海道的应该叫“联盟”,也可以说是苏联(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的另一种称谓,如果翻译做“联合”或“联合国”似乎不太合理。

喜欢新海诚的背景,但对剧本设定方面不是很欣赏,主体故事换一个世界背景设定应该也能通的,为什么要以“塔”为线索呢?人类如果能制造这么巨大的塔,必定在其他科学技术方面有比较大的发展才对,但是影片中看不出来。而影片中苏联一方能建设这么一座“巨大”的塔,在国家力量、武器方面却似乎比美国、日本一方还弱(但反抗组织的那枚导弹倒是比真实世界中的武器厉害许多)。整个片子几乎没有对苏联一方有更多的描写,反正片子看完后俺觉得人们对“塔”的迷惑应该比佐由理梦的迷惑更甚才是。关于“塔”的设定,不知道小说会不会有详细一些的说明,或者“塔”是有某种特殊意义的?佛教僧侣死了也是建塔,似乎和这个是有联系的。
馮友 Homepage +
2007/01/17 11:02
回屋主:

fear不如問問為什麼全世界的鐵路路軌也是差不多?
知日部屋屋主 Homepage +
2007/01/17 09:43
為什麼圖中左邊的格音板跟吐露港高速的一樣laugh
馮友 Homepage +
2007/01/16 16:53
回太史宇:

經兄台一提,我才忘記了此首詩。當初寫文時真是考慮引此詩入文,但最後不了了之,可惜。在夢中之見佐由理,不就是在霧河之中見美人一樣似在猶不在之嘆嗎?真是一針見血,鄙人拜服。

把新海的電影形容為詩只是鄙人拾人牙慧,而且讀者們也只是對於我在文中若干的問題指導去看小說,並不一定表示要看小說才可以明白內容。就此問題我還是一如以前所說,解讀一部作品就是一部作品,要靠看官方設定解說才明白的就不是好作品。詩化不是問題,最大的問題是連詩化也「詩」不起來,斷裂成一字一詞的根本就看不明白的斷句。
太史宇 +
2007/01/16 16:10
我觉得还是不要把小说的补完掺入去再来理解电影的好,因为电影可以也应该被作为一个独立完整的作品加以讨论,由此才可能理解导演的电影语言和什么才是他真正希望表达的。

确切的说,新海诚电影中一贯的“不完全”难道不正是导演重要的电影语言吗?其实我认为冯君称新海诚的电影为“诗化电影”的把握是很精到的,问题在于,诗是借助文字或语言为载体,相对于电影而言,诗是扁平的,这是一种局限,但正是这种局限造就了诗无限丰富的内涵。新海诚本该是个诗人,但他却当了导演(是因为比较赚吗?),他希望把电影诗化来创造自己的电影语言,要强调的是,这里的诗化并非我们通常所谓的意境上或者风格上,而是在更加基本的层面,结构上(或者形式上)。但是问题来了,电影相对于语言文字而言是立体的,他的表达更加丰富,这是其作为新一代媒体的优势,但这个导演却试图在使用这种优势的同时抛弃他,电影本来是丰满的立体的,但新海诚想要压扁他,使他像诗一样成为一种扁平的存在。这种尝试无疑是非常困难的,因为他首先违反电影的天性,但一个更加扁平的电影或许意味着某种更加直接的,直指人心的表达方式。应该说新海诚在自己的作品中不断重复着这个试验,但还远远没有成功,所以其电影的“不完全”才会产生令观众十分困扰的违合感。

“蒹葭”,应该被认为是新海诚电影一个最基本的主题,这个主题在ほしのこえ表现的十分直白,在之后的作品中变得有些隐晦。蒹葭这样的古老主题早就被无数次的吟唱过了,但越是古老的越是隽永的,这或许是新海诚可以感动我们的原因吧?
馮友 Homepage +
2007/01/16 07:55
回天師:
多謝指正!看來此篇文章日後要重修一番。

回xelein:
各人自有各看法,即如同一人在不同時間看同一部作品的感受也會不同。

回5465465:
劇情如何主觀法?順帶一提,可以看天師的留言,拙作果然是有若干錯誤。

回Ruki:
此句真是說得太妙啦!非常支持!我想 ef 人設換了新海,那麼我的みやこ會變成甚麼鬼樣……七尾大大謝謝你。
Ruki +
2007/01/15 23:40
人設進步了是因為《雲》的人設不是新海誠,而《星》就是新海一手包辦當然包括人設。就如ef的影片,新海誠不是畫人,只畫景。新海誠還是不適合畫人的了,他畫景算了……
5465465 +
2007/01/15 23:24
感想主觀就算了
劇情敘述得太主觀了就有點白目了
誤導的成分很重
xelein Homepage +
2007/01/15 23:02
昨晚翻看這作品。
發覺和馮大所說的感想不太相同,你所說的也有注意到,好像真實與虛幻,和浩紀的戀愛問題。但我覺得整套作品的重點並不在此,也不是戀愛故事中的配對.....

『約定』是其中一個重點,還有的重點是『思念』和『寂寞』
新海誠的作品,並不重點描寫科幻故事,那些平行世界,真假問題,沒有理會。
重點反而是人間那種離離合合,寂寞的感覺。
為什麼要選學校?為什麼要選東京?學校代表過去,東京代表社會......
最強的要算是觀衆的代入感,『雲約』雖然sf為題材,但當中的場景也是觀衆熟悉的,為的只是代入感.....
每一個人或多或少都有些遺憾,曾幾可時要想過實現夢想,但被社會的生活壓力,被逼放棄.......
『塔』可以代表夢想,現實中又有多少人能夠多年後遵守『約定』,實現『夢想』。所以我覺得最後的高潮位是很感動.......

故事當中好多地方大量描寫失落的感覺,有種沉重的感覺,擅用時間,距離,再利用畫面制造意境是新海誠的強處。
看這篇作品,感覺到新海誠是怎樣的,他太明白什麼是孤寂,細心的想,作者一手一腳包辦所有的東西,花了許多時間和心力,創作者大多是孤獨的人,作品也流露出這種感覺。接著來的<<5 CM>>,也是以上面所說的東西為根本。

每個人的覆歷和年紀不同,看這套作品的感受一定不同,每個人也未必能夠體會作品中深刻的寂寞。
天師 +
2007/01/15 22:03
我冇記錯的話
應該係聯合搶左北海道
另一邊係美國同日本為主的聯軍
馮友 Homepage +
2007/01/15 11:52
還有一事未說的,是回應屋主的介紹。

我國文人古來為文者,皆卒章顯其志;即如語言,也是把重心置於句末,是為「揭後」也。此乃中文之特色,當中乃語言學之研究多有接觸,在此從略。然「開宗明義」不是沒有,而是乃最終之手段,非常而用之。今天國民多「開宗破題再立論析之」,乃西洋之文風,先言明再細述,非吾國本有之法也。
馮友 Homepage +
2007/01/15 11:48
咦?這麼快就出了,真好。

首先我想問一條問題,是興道學長說是「聯合國佔據北海道,與美國日本打對台」,可是我的維基卻是「蘇聯佔領北海道,與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打對台」,究竟何者才對?因為動畫本身就交代不周而惹禍……

回doraemonserv:
努力地閱讀閣下的英文中……

不過還是看不明(花了五分鐘),只好放棄。

回cebi:
不要說得好此高尚,鄙人只是騙文字來塞入敝博賺人流。

騙你的,只是想告訴世人動漫絕不輸於傳統文學,並非是「小兒科」。只有不停地擴充研究,才會叫人重視,另眼相看。

用心感受,只可在動漫迷本身中流傳;想向傳統的外人介紹,非得用傳統的文章手斷去「攻陷」他們。把他們視為「幼稚園」的動漫提升上「人文學科」的層次,不努力些是不行的。

回天師:
哈哈,這個月的錢花得七七八八,看來要儲多一兩個月才有空去旺角找小說版。

真正的結局,還是不看的好。個人最喜歡是不看結局,以免影響拙小說的創作。只有沒有束限才可以有無限的發展與想像。
天師 +
2007/01/15 00:47
先感謝 馮友 的一篇文章
馮友兄有興趣而又未睇的話
可以找找雲約的小說看看
小說係當然建基於戲的故事上
但當中加入左大量原創情節描寫3人的內心
但原創又有點不對
因為有些劇情~~戲不是沒有
但可能只有用數個分鏡就帶過去了
小說就完整的寫了出來
值得一看
重要的是小說有提到佐由理醒後的生活和真正的結局
有機會的話~希望 馮友兄 也說說小說的觀後感
cebi Homepage +
2007/01/14 23:16
憑友大大真有心。我看這類作品只會用心去感受,雖然都有想過寫文章,但往往千頭萬緒不知從何說起 ^_^
doraemonserv +
2007/01/14 21:26
proofread:

whisful == wishful
doraemonserv Homepage +
2007/01/14 21:13
Since most of my "anime thesis" is written in English, it is impossible to post it in Ben Ng's site. So I would have no choice but upload some of them in my antiblockbuster blog in the near days. Wait for my arduous work - one will be Ojamajo Doremi and Comet-san.
doraemonserv Homepage +
2007/01/14 21:07
This valuable article can be classified as:

1. Fundermental analysis - characteristics, connotations and scenes.

2. Techincal analysis - a sample analysis on the general doremotional flow of an anime

Some suggestions:

1. Adding an appendix of "Further Problems with Solutions" would be more appropiate to provoke reader's thinking. For example:

Problem 1: When will「雞肋」exist in anime scenario?
Answer: Dilemma. Eg: In Ojamajo Doremi, saving Onpu implies losting their way of satisfying their will by maho(magic).

Problem 2: 「真實的世界」and「夢境的世界」 which is more important for a okadaian otaku?
Answer: Both. Reality (Trinary world) is the realm where he can fulfill his ambition, while the virtual reality (binary world) is the realm where he can frame his whisful vision.

Problem 3: Prove that 佐由理 is a transitional aikolise
(Note: this question is only understood by those who frequently visit my blog site)
Answer: She is a omniphile.

2. Comparision of authors' and main characters' profile is also important to let those who don't familiar with the anime understand the general picture of the theme

3. Further reference can be given (like the external link in wikipedia) to let self-initiated reader explore more.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
發表評論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
開啟HTML
開啟UBB
開啟表情
隱藏
記住我
暱稱   密碼   訪客無需密碼
網址   電郵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