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News is Good News

| |
不指定 2007/05/21 08:06 [その他]

17歲男生拿著母親頭顱去福島縣會津若松市警局自首。來源:每日

No News is Good News

備課又是備課,希望後半可有空在日本各地走走,計劃在日期間去北海道、長野、熊野、九州及沖繩。暫時只能留在京都專心備課。

一直有留意香港的情況,不是味道,道德與政治是權力的魔術師,可以一揮魔術棒,將小變大(如學生報事件、色情
link事件及黑幫少年網誌事件)及將大變小(如馬力事件)。公道自在人心!




另一邊廂,日本盡是令人毛骨聳然的新聞。日本的殺人事件都是極度變態及惡質的。一個17歲學生為了想嘗試殺人的滋味,把母親殺掉,將頭及手切斷,帶着頭顱去網吧上網及看電影幾個小時,然後叫的士,帶着頭顱去自首,把警員嚇得半死。少年至今沒有半點悔意及難過,也沒有亢奮,只是平靜地回答查問。為什麼日本不斷出現「殺誰不重要,總要一嘗殺人滋味」的變態殺手?
Posted by 知日部屋屋主 | 評論(57) | 引用(0) | 閱讀(19680)
momopig +
2020/04/02 14:20
極樂9933 +
2020/03/11 20:17
美国黑金         印度神藥          日本藤素          保羅V8         必利勁
twsex99 +
2020/01/01 22:48
撒 +
2007/09/28 13:00
平反六四
UYGHUR +
2007/09/07 12:13
如果在可能有象六四一样的事~中共在采取一样的处理方法~那么  中国就完了~没有救了!  
  人民的心会离中共而去~因为现在的大陆腐败猖狂~民不聊生~有关系的有路子的有钱的有势的~是少数~所以~大中国~想崛起就该痛改前非
cowneyone +
2007/06/08 12:30
对就是对,错就是错,还哲学,哲学顶个毛用
以上一堆人脑筋不够用了吧
阿撈 Homepage +
2007/06/02 23:22
有時從另外一個角度看,傢庭與社會有很大責任去承擔起這一件事的相應責任。對于社會上發生這樣一些事情,很多,很多人無言以對。為什么?因為無奈,社會上有很多很多類似這樣的新聞,就如前一排引起全世界又一次轟動的恐怖事件的主角——趙承熙一樣。這些震碎人們心靈的事件,觸目驚心的事件,人們一次又一次地去評論,批鬥,痛駡......又怎樣?這些一而再再而三的事件會停止嘛?希望的,不是:殺人兇手快覺醒快后悔吧! 我覺得更應該希望的是:你們身邊的親友快覺醒吧!
ewai_leong +
2007/05/26 23:32
To 真一:

我想一開始給了大家「鑽邏輯的空子」的印象, 我明白為甚麼大家會心中有「火」, 不好意思

這回真的上了一課

關於「軍隊殺死手無寸鐵的人」是對是錯, 如果你還想知道本人的立場, 讓我考試完結後, 再思考一下, 回來這裏回答。兩個星期內。
真一 +
2007/05/26 21:37
To ewai_leong

ewai_leong開始時給真一的感覺是拋書包,說什麼邏輯歸納辯題,好像想以邏輯的詭辯來推翻六四的存在對錯,文章說得模稜兩可,從來無說出自己的立場,光說「究竟六四是對是錯,上蒼已有定斷,所以新的論點的確不會改變真相 (因為該觀點早已存在於冥冥之中,只是人類沒有發現)。」別人不但誤會曲解,還心中有「火」,你話係唔係?真一不懂邏輯哲理,但,都知道,歸納辯題是歸納所有問題來客觀的找出一個最合乎真相的答案,但你一直逃避回答「軍隊殺死手無寸鐵的人」的問題,而你選擇喜歡問題來回答,哪就不是歸納,而是選擇,係唔係?「歸納」和「選擇」是兩碼子事?在你身上學的。其實真一早就知道你想表達什麼,但你一直無回答這個問題,所以真一咬住你唔放。不過,如果真一說得有問題,都希望你「炳」下真一。
ewai_leong +
2007/05/26 12:29
>反向思考是可以讓自己更客觀的看待事件全貌沒錯,但假如解釋的不好,反而會讓自己裡外不是人,受人誤會

完全同意
尤其是經過了這幾天的筆戰
規計 +
2007/05/26 02:58
>為什麼當時會國際譁然呢?

>嚴重性不是國際譁然的惟一原因, 更重要的原因是: 事件發生在一個專制國家, 自由國家可藉此大肆炒作 (當年甚至有人提出以糧食禁運來制裁中國)

>有沒有想過為甚麼國際社會對阻止盧旺達大屠殺這麼冷淡? 其中一個原因正是大屠殺在非洲發生, 所以發達國家抱着一副「不關我事」的樣子

不是不關其他國家的事,第三世界沒這麼容易介入,就像發生六四時自由國家只能用消極的方式對當時的中國表示抗議,再說重點是六四政府的處理方式對錯及嚴重性,離題又會陷入邏輯觀念的辯證而越扯越遠

反向思考是可以讓自己更客觀的看待事件全貌沒錯,但假如解釋的不好,反而會讓自己裡外不是人,受人誤會
但至少你要大家廣義思考是好意的,我也認同
isaac +
2007/05/26 01:50
>>六四的民權份子沒有試圖殺死軍方部隊,所以以上邏輯就算是對的也不能套用在六四身上,風馬牛不相及

没有么?
我前面就说过,传媒似乎是在把他们圣化……
ewai_leong +
2007/05/26 00:19
To 規計:

>六四時政府不需要審判就可以殺害手無寸鐵的民運人士,不嚴重嗎......

我沒有否定六四時政府處理手法的嚴重性, 但不等於「政府手法愈嚴重, 民權分子便可愈隱瞞自身錯誤」。一個錯誤不會使另一個錯誤正當化。舉例: 對一個普通人濫用私刑是錯的, 但對一個殺人犯濫用私刑也是錯的。

-----------------------------------------------------------------

>為什麼當時會國際譁然呢?

嚴重性不是國際譁然的惟一原因, 更重要的原因是: 事件發生在一個專制國家, 自由國家可藉此大肆炒作 (當年甚至有人提出以糧食禁運來制裁中國)

有沒有想過為甚麼國際社會對阻止盧旺達大屠殺這麼冷淡? 其中一個原因正是大屠殺在非洲發生, 所以發達國家抱着一副「不關我事」的樣子

詳情可參考:
http://www.pbs.org/wgbh/pages/frontline/shows/ghos...

-----------------------------------------------------------------

>邏輯是用來解決問題的,不是用來製造問題的

邏輯不會製造問題, 只是把大家沒有察覺的問題揪出來。

即使本人過往留言的問題沒有被提出, 也只是本人沒有察覺那些問題, 不代表問題不存在

把問題揪出來就是為了讓結論更少漏洞

重申, 本人過去這麼多留言, 重點不在邏輯本身, 而是提醒大家「看事情不要一面倒」
規計 +
2007/05/25 20:44
To ewai_leong:
>假如「罪犯」殺了人, 原因是死者意圖殺死「罪犯」, 他無法子之下自衛殺人, 那麼該「罪犯」其實有沒有錯?

六四的民權份子沒有試圖殺死軍方部隊,所以以上邏輯就算是對的也不能套用在六四身上,風馬牛不相及

>「有污蔑」的政府是錯, 但我想強調的是「錯誤有多嚴重」和「政府是否惟一的錯誤者」。「民權分子隱瞞對自己不利的事」代表政府錯誤的嚴重性被誇大了, 也代表政府不是惟一有錯的一方。

六四時政府不需要審判就可以殺害手無寸鐵的民運人士,不嚴重嗎?為什麼當時會國際譁然呢?就是當時政府鎮壓民主的方式,不是什麼現在會覺得不應該,以後也許想法就不一樣的問題,若是發生在自己身上,你是否又能理性的"只去"思考邏輯辯證的問題而不去看事件主體呢?

假如你的邏輯可以讓人啟發,那就是有建設性的,假如連你自己都不能因此有自己的觀點,那就沒什麼意義

>siu2:如果對事情無自己的觀點,愈多的理論只會令人更混亂。
>真一:真一再重申,想講的是對「六四的看法」,不是什麼邏輯中,歸納辯題的其中一項特性是可作廢性質

同意以上,邏輯是用來解決問題的,不是用來製造問題的
ewai_leong +
2007/05/24 12:06
To HyperROM:

>請不要斷章取義

撒母耳記上, 第15章, 第1-2節我有看過, 你說的那段前文, 因神之名的事, 我也十分清楚。

我也是基督徒, 但我認為《聖經》縱使有神的感召, 但和神的話語並不相同。神感召人去記錄神的話語, 和神親自記下自己的話語是不同的, 當中出現差距, 是因為人本身的能力未能把神的話語完整無誤記錄下來

公教教會 (Catholic Church) 也有神的感召, 但人自身的問題, 令教會出現腐敗, 所以才有宗教改革

其中一項影響「人把神的話語記錄下來的能力」的事, 便是人們自己的道德價值觀。過去的教廷一直認為死刑沒有問題, 但若望保祿二世卻改變教廷千多年來的思想, 宣稱死刑等同謀殺, 這便是人們道德價值觀改變的結果, 和因神之名無關。如果死刑是對是錯是因神之名的事, 理應從一而終, 不會有變 (創世記 9:5-6:流你們害你們命的、無論是獸、是人、我必討他的罪、就是向各人的弟兄也是如此。凡流人的、他的也必被人所流、因為  神造人、是照自己的形像造的。)

>當年南京的人是否真的 「手無寸鐵」, 根本沒人知道......

我只能說, 你的論點是正確的, 說不定翻查一些日本右翼著作, 真的會有這麼一個論點

>罪犯固然有作過殺人,強姦,搶劫等行為, 但受害者也可能曾犯過錯(如說謊). 這是否意味罪犯是沒有錯的......

假如「罪犯」殺了人, 原因是死者意圖殺死「罪犯」, 他無法子之下自衛殺人, 那麼該「罪犯」其實有沒有錯?

「有污蔑」的政府是錯, 但我想強調的是「錯誤有多嚴重」和「政府是否惟一的錯誤者」。「民權分子隱瞞對自己不利的事」代表政府錯誤的嚴重性被誇大了, 也代表政府不是惟一有錯的一方。

To Siu2:

非常感謝你的留言! 本人的意思就是「大家看事情不要一面倒」

沒錯, 過分執着於邏輯只會自尋煩惱, 但使用少許邏輯己可避免犯下一些最基本的錯誤

>道德價值真的會跟隨社會的不同文化有差異(包括年代)
>但, 我覺得這不是不下自己主張的理由

這是對的, 否則甚麼人甚麼事都不用下主張了 (反正下了主張, 明知將來仍會有改變)

本人對一些道德價值未下主張, 只是因為未有足夠時間去作全面考慮, 覺得太倉卒下主張是壞事
Siu2 +
2007/05/24 03:32
To ewai_leong:
我(應該)明白你的話~~
如你所言~
其實道德價值真的會跟隨社會的不同文化有差異(包括年代)
但, 我覺得這不是不下自己主張的理由...

由我回應你的前一段留言, 我就有此意思~不是你的理性有問題, 其實"你的話(是否)是叫大家看事情不要一面倒, 而且因為資訊可能不足, 引導結論大大不同?!
現在, 讀得多書的人好像經常有"(極端)相對主義"的問題...
大約是:你有你角度, 我有我角度...我的意見如何見得比別人的好?!(那是有謬誤的思考方式~怕贅不述~)

我不是否定多角度思考, 而且更認為一定要。
不過想大家減少用什麼"邏輯思維"去更加影響思考方向, 因為(一定)會愈來愈不知所云...(經常見讀"邏輯"的人最不知所云)

我喜歡用"剃刀"的思考方式(如果有很多解釋, 選最簡單的一個), 而且用"自己"的價值觀思考~至少得出的結論可由我自己負責~~我希望自己可以同人講:"係我話既, 有咩事?!有就坐低再講~"...

我同你一樣都"希望那思想將來也會如是"!!!否則好像社會鼓勵"殘殺兒童"一樣, 不是會自招滅亡嗎?!
HyperROM +
2007/05/24 03:14
To ewai_leong:

>《聖經》撒母耳記上, 第15章, 第3節這樣寫:
>「現在你要去擊打亞瑪力人、滅盡他們所有的、不可憐惜他們、
>將男女、孩童、喫奶的、並牛、羊、駱駝、和驢盡行殺死。」

請不要斷章取義, 原文如下:

"撒母耳對掃羅說、耶和華差遣我膏你為王、治理他的百姓以色列.所以你當聽從耶和華的話。
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時候、在路上亞瑪力人怎樣待他們、怎樣抵擋他們、我都沒忘。
現在你要去擊打亞瑪力人、滅盡他們所有的、不可憐惜他們、將男女、孩童、喫奶的、並牛、羊、駱駝、和驢盡行殺死。"

這只是因神之名(或以神之名作借口), 而並非聖經說人可以任意"殺死手無寸鐵的人".
請告訴我, 歷史上那個"殺死手無寸鐵的人"而沒有得到污名? (請不要再用什麼聖經神話, 我想「神話」和「對錯判斷」是兩碼子事。 也請不要用什麼個人妄想, 我想「個人妄想」和「對錯判斷」也是兩碼子事。)

>再者, 當年的學生是否真的 「手無寸鐵」, 根本沒人知道。
>習慣了香港的和平示威, 把反常當成正常。
>在歐美, 示威變成衝突是常有的事。

當年南京的人是否真的 「手無寸鐵」, 根本沒人知道。看來南京大屠殺只不過是日軍自衛. 當年慰安婦是否真的 「非自願」, 根本沒人知道。看來那班慰安婦只不過是一班淫娃蕩婦.
請告訴我, 我說得對嗎? 不過我想你還是會用"對我來講是對還是錯, 我還沒有決定", 又或者是"我也開始不太懂你說的東西了", 又再或者是"就當我沒有說過XXX這句話吧"等方法去逃避 (或者... 還是不回應).

>我只能說, 不可能有人能真正的客觀待事,
>政府固然會有污蔑, 但民權分子一樣也會隱瞞對自己不利的事。

我只能說, 不可能有人能真正的客觀待事, 罪犯固然有作過殺人,強姦,搶劫等行為, 但受害者也可能曾犯過錯(如說謊). 這是否意味罪犯是沒有錯的?
如果你說"政府固然會有污蔑", 那我只可以說, 這個政府真的是錯. 不論其他人有沒有做了錯事, 都無法改變"政府固然會有污蔑"是一件錯事.

至於那些連"是與非,黑與白"都不能分辨的人, 就請不要說別人什麼"老蒙懂"了. 是非黑白都不能分辨並作出決定, 這還不是"老蒙懂"嗎?
ewai_leong +
2007/05/23 23:11
To 真一:

我也開始不太懂你說的東西了......

那麼就當我沒有說過「希望這思想將來也會如是」這句話吧

反正「軍隊殺死手無寸鐵的人, 以一個正常人的道德價值說, 這是任何理由都不可諒解的事」也只是從Siu2那處搬過來的。關於「軍隊殺死手無寸鐵的人」, 對我來講是對還是錯, 我還沒有決定
真一 +
2007/05/23 22:23
To ewai_leong:
「希望」「軍隊殺死手無寸鐵的人, 以一個正常人的道德價值說:這是任何理由都不可諒解的事」真一唔明???
「對錯判斷」的意思你明唔明?其實你可以說殺人是對,當自己確認殺人是對,這條命題就會展開,係唔係。你連對錯都分唔清,又點樣展開這條命題。
前提: 香港多窮人,ewai_leong要殺香港窮人
結論:香港更繁榮
ewai_leong會殺香港窮人嗎?假設殺了香港窮人,香港人或ewai_leong覺得這是對或錯?
ewai_leong +
2007/05/23 22:12
To bobosing:

>我對大學對學生的態度極端反感

我不敢肯定大學是否正在要求孩子不要跌倒便學會踏單車。不過說起中大學生報, 想說些少許。

我從未真正地認真看過這東西, 所以不便評論學生報是否有問題。我只是在想, 當年蔡元培任北大校長一職, 所做之事每一件在當年都稱得上驚世駭俗,至少對年長一輩的大眾來說:男女同校、平民教育、支持新文化運動、白話文、科研......尤其是男女同校,我相信當時三十歲以上的人,是完全無法接受的 (香港大學在1922年首次招收女學生,蔡元培在1916年任北大校長)。但蔡元培所做之事在今天全被視為理所當然。我想,情色版即使被今天的社會視為驚世駭俗,一百年後的人們,可能會把今天的結論完全推翻。

還有,即使學生報最終真的被評為二級,但出版二級刊物是否真的有錯?社會大眾似乎認為「出版二級刊物 = 錯誤」,有些人甚至認為「二級刊物 = 垃圾」,我卻認為二級只是代表:社會認為這刊物不適合未成年人士觀看,但不代表這刊物的本質有問題。難度一本刊物的價值,只在於它適不適合未成年人士觀看?

電影《美麗有罪》(American Beauty) 在香港被評為三級,但這是否代表電影製作人浪費了時間去製作一部垃圾?如果真的,為甚麼這電影能贏得五項奧斯卡獎項?

To 真一:

如果我還沒有忘記掉大學學回來的東西 (考試已過),我記得「希望」和「對錯判斷」是兩碼子事。我只說過希望「軍隊殺死手無寸鐵的人, 以一個正常人的道德價值說:這是任何理由都不可諒解的事」這思想在將來也如是,但不等於我同意這是對的 (我也沒說過這是錯的)。
pinkcocaine +
2007/05/23 20:54
昨天的報紙說三重又一個女生被3個惡少欺淩,而且爲了讓她長急性,就用菜刀切下她的手指。真的十分可怕。在日本少年暴力事件真的讓你感到寒心。
真一 +
2007/05/23 19:58
ewai_leong終於明白別人說什麼了!又表明對「軍隊殺死手無寸鐵的人", 以一個正常人的道德價值說:這是任何理由都不可諒解的事」!!! 「希望這思想將來也會如是」。然後,ewai_leong可以用剛在大學學回來的歸納辯題法,慢慢宏觀分析六四這事件了。
ewai_leong +
2007/05/23 19:36
To Siu2:

>「軍隊殺死手無寸鐵的人」, 以一個正常人的道德價值說:這是任何理由都不可諒解的事!!!

希望這思想將來也會如是。

你說對或錯是人的道德價值, 我同意這個。

曾幾何時, 「軍隊殺死手無寸鐵的人」 根本不會有人關心。《聖經》撒母耳記上, 第15章, 第3節這樣寫:

「現在你要去擊打亞瑪力人、滅盡他們所有的、不可憐惜他們、將男女、孩童、喫奶的、並牛、羊、駱駝、和驢盡行殺死。」

在《聖經》的年代, 根本沒有 「殺死手無寸鐵的人」 這概念。

到了現代, 由於人權意識出現, 才有了 「軍隊殺死手無寸鐵的人」 是錯的觀念。不知到了將來, 又會變成如何。

再者, 當年的學生是否真的 「手無寸鐵」, 根本沒人知道。習慣了香港的和平示威, 把反常當成正常。在歐美, 示威變成衝突是常有的事。

To isaac:

我只能說, 不可能有人能真正的客觀待事, 政府固然會有污蔑, 但民權分子一樣也會隱瞞對自己不利的事。
真一 +
2007/05/23 17:37
道德與政治是權力的魔術師,在這前提下,說什麼是非黑白都是廢話, 絕,一語中的。公道自在人心!這樣說覺得會公道點,bobosing覺得意下如何?
竹本疋虫 Homepage +
2007/05/23 12:40
這類人(sociopath)的來龍去脈於 Thomas Harris 的 The Silence of the Lambs(小說,非指電影)有深入詳細的說明。

.
isaac +
2007/05/23 04:51
Kardashev scale这种东西,看看就好……当真的话就见鬼了。哥德尔不完全定理限制了人类的能力,人类是没法做到全知的——至少在可见的未来。
对6.4这个东西……感情很复杂。倒不是说邓这事情做得对。只是觉得,不像一般舆论说的那么……邪恶。媒体的报道跟亲身的认知之间……
开枪死了人——但是开枪之前就死了人啊。
屠城、用机关枪扫射广场学生——广场上死人很少(当时留在广场的候德健回忆。柴玲吾尔凯西等人都是事先就抽腿了)。
和平示威——5月份就开始出现暴力事件。别跟我说啥那是政府污蔑,我父亲的同事被那些人打伤住院,原因仅仅是他试图去上班。类似的事情不是一起两起。
要求改良政治——整个事件从开始就跟赵脱不了干系。事件的几个“精神导师”都是他的宣传班底。

CCP的内部斗争最后搞到流血收场……真是很可悲也很可厌的一件事。但是老觉得现在似乎是在把6.4的学生方面sanctify……有点像台湾对于228,或者大陆对于双12的宣传……
Siu2 +
2007/05/23 02:23
to bombcantona:
對不起, 我不是找碴, 但突然對這個討論很有興趣, 所以想多作回應, 希望大家以理性為前題討論下去~希望大家一起能長見識。
------
前提:母親打兒子
結論:母親是錯誤的

之後知道了兒子吸毒

前提:母親打兒子,兒子吸毒
結論:母親是錯誤的
-----
我們說"母親是錯誤的"是基於什麼呢??如果是說"母親用打兒子的方法教育兒子"會不會好一點??

那麼無論如何, "母親教育兒子"我想都是對的, 但,
"母親用打兒子的方法教育兒子", 無論理由是什麼, 都一定不是好的方法, 錯不在"教育兒子", 而是打這個"方法"。

"既然你看不明白,又如何知道他「對事情無自己的觀點」"
不明白=無, 對於我不明白的事(不能感覺到), "對我而言"可以說是"無"。如果你看得明白, 對你而言就是有了~~
Siu2 +
2007/05/23 02:12
to ewai_leong:

多謝你認真回應我的意見:), 因為不擅長打字, 所以有時表達比較"掘", 對不起~

我開始知道你的意思了~~
看來有時大家到"事實"和"真相"有誤解~
不過以我看, 科學理論的"事實", 和道德價值的"事實"不可放在同一水平。
目前的已知真相是"軍隊殺死了很多手無寸鐵的人", 已經是"事實", 至於"對/錯"是人的道德價值, 所以我不同意你所說的什麼"...到達絕對肯定真相...", 我認為這是人的虛妄。

另外, 好像有一種思想是(好像是解構主意): 如果把一件事看得太仔細, 得知事情的"前因"和"後果", 會發現所有的"前因"和"後果"都有自己的"前因"和"後果"...到時會沒完沒了。所以我對如何介定"六四的事實"中的"六四事件"很不以為意...硬要說今天的什麼事和之前的有關與否, 都可以找到理由去"吹水", 但如何去驗證?!靠的是賦能, 不是理論。

所以, 我只對"軍隊殺死手無寸鐵的人"這事, 以一個正常人的道德價值說:這是任何理由都不可諒解的事!!!
bobosing +
2007/05/23 01:25
幾天上不了網,今天終於能看部屋。
孩子能踏單車,是因為都曾在學習途中跌倒過,方能從失誤中學會踏單車。先不要說學生是否真的有錯,大學的態度便不是在搞教育,他們正在要求孩不要跌倒便學會踏單車,香港社會現在不少領袖便是當年在大學中不斷犯錯的人物,所以他們現在成功,我對大學對學生的態度極端反感。

祖國愛把人或事物簡單的定性,再加一點陰謀論解釋。馬力的行為,我們只能把他定性為民主黨放在民建聯的二五仔,目的是叫多些人去維園,他用心良苦,人格分烈而能自處本是政治人物的生存技能,所以都讓正常人討厭。

現在上網都感覺正在被人監視,很有白色恐佈的情調。不如把討論區都關掉便算,何必還放著讓他們百花齊放,再來便說是在搞陽謀,正是要引蛇出洞。唉!溏太清則無魚這麼簡單的道理也搞不懂,香港是要完蛋了。

說什麼是非黑白都是廢話,"道德與政治是權力的魔術師", 絕,一語中的。

日生
mint +
2007/05/23 00:20
to dear ewai_leong,

suggest you to study more on history.
ewai_leong +
2007/05/22 22:23
本人只是想提出大家考慮六四是對是錯時, 對所有論據應該一視同仁, 以事論事, 不應偏袒或刻意否定「殺死了很多手無寸鐵的愛國人」或「每年15%的GDP增長」。

感覺有些人持雙重標準, 因為「每年15%的GDP增長」不會改變六四的事實, 所以不去理會此論據。但同樣道理, 無論怎樣談及「殺死了很多手無寸鐵的愛國人」, 一樣不會改變六四的事實, 為甚麼有些人又如此執着此論據?

歸納辯題的部分原打算用來說明以上觀點, 但似乎失敗了

本人其實也不是甚麼哲人, 只是因大學課程編排, 被迫上了一個關於邏輯的課程, 加上最近考試, 不知不覺連在部屋留言也把考試內容寫了進去
分頁: 1/2 第一頁 1 2 下頁 最後頁
發表評論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
開啟HTML
開啟UBB
開啟表情
隱藏
記住我
暱稱   密碼   訪客無需密碼
網址   電郵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