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f – the first tale of the two」中追尋重要的人與事


撰文:馮友


跑完了。不光是本篇唯一 Good Ending 的故事,以至為了收齊全 CG 而選了 Bad Ending。看見 Memories 中的 CG View 及 Event Playback 也滿滿的,卻找不著一絲滿足感。天台上,似是月下的紅線,見證了火村夕及雨宮優子、広野紘及宮村みやこ、堤京介及新藤景……我看著窗外的風景,讓疲憊的雙眼得以休息一會。雖然看不見音羽那歐陸的美景,但故事的詩意仍在內心纏繞著。摸摸口袋,沒有通往天台的秘密鑰匙,不禁有點虛幻之感。

起初接觸本遊戲時,乃是與新海誠有關的。尤記得當時沉迷他的動畫,在網上瀏覽時,便得知他為 minori 將要推出的美少女遊戲作品「ef – a fairy tale of the two」所製作的一套宣傳短片。主題曲「悠久の翼」彷彿繞樑三日,叫人神往。再看工作人員名單,原作及腳本為御影及鏡遊,此外角色設定有七尾奈留的份兒,加上女角吸引,更叫人熱切期待。

終章完結,跑畢全部 Ending,我跳脫了以往笨拙的思維。「ef」就是「ef」,不是「悠久の翼」、不是御影、不是鏡遊、不是七尾奈留…… 與 Fan Disc 及資料設定集更無關。「ef」就是「ef」,一部獨立的故事,一部由雨宮優子向火村夕訴說的故事,一部描寫音羽小鎮中少年少女的愛情故事。

「我不知道該以甚麼表情示人,所以只能一直掛著笑臉。」

宮村みやこ,有人說她是腹黑女。誠然,叫人誤解她的,便是永遠無法叫人解讀的笑臉,以及那兩場可惡的床戲。但最後,在注定二人緣份的學校天台上,她向自己真心依賴的広野紘說出自己的感受。某程度上,她因為得到紘的愛而超脫了。


一開始接觸みやこ,不期然被吸引過去。那種可愛漂亮,在大量精彩的 CG 及語音支援下體現出一名快樂無憂,裝糊塗之餘而無法叫人生氣的鬼靈精個性。隨著故事推進,玩家更知道她是一名品學兼優的高材生,同時也是校園著名的蹺課王,上課不專心、對老師不敬、不介入學園生活。縱然行為與正常人完全不同,但藉由天生麗質及裝迷糊個性仍取得男女生群中高人氣地位。


表面上很幸福,但又每每強人所難,凡事只會由自己出發。這種個性雖說可惡,然而並無法叫玩家生氣,因為這些一切只是虛偽的表面,真正的 みやこ 只是一名可憐的少女:家人不和,自少便自力更生;不論在學校表現多好、考試取得多高分、弄出多麼可口的料理…… 還是一個人。就只是一個人,活在只有她的世界中,得不到其他人的認同及關心。


那麼她的努力有何意義?也就是說,她的人生根本沒有意義,生存至今只是行屍走肉罷了。


「紘君,你聽過這個故事嗎?
「很久以前,不知是意大利還是哪個國家的君王,進行過一個實驗……
「把大量嬰兒聚集一起,相互隔離並且不和其他人說話而成長的嬰兒,到底會變成甚麼樣呢?
「明明是給予最充足的營養,沒有讓他們生病,細心無間的照料長大…… 然而那些嬰兒不單半句話也沒說,甚而一個不剩的全死光了。
「因為他們唯一沒有的便是他人的說話及愛情,這些才是最重要的。」


みやこ 便是在差不多的環境中長大,養成如此自我中心不顧他人感受的心理,並非她的錯。再說,她也不是太過份,至多是言語上叫人不快,但並沒有幹出傷害他人的事。也許,唯一傷害過的人只有新藤景。但這也是迫不得已的,因為紘是她最重要的人。


「雖然我還未找到理想,但是我已經找到最重要的人。」


人生在世,就是人與事的糾纏。みやこ 活在沒有他人的世界,更不用說有甚麼事發生了──沒有人重視自己,那麼自己遇上甚麼事也沒甚重要。可以說,她的人生因為失去「重要的人」而沒有色彩。唯一扭轉並救贖她的,只有在那個聖誕節晚上偶然碰上的少年紘。起初 みやこ 只是覺得紘是一個十分有趣的平輩,可供作樂的對象。漸漸發現紘原來是半紅不黑的新晉漫畫家,如此「秘密」的身份令她對他的好奇度大增,再加上被他的漫畫深深吸引,於是頻頻造訪,二人見面的次數越來越密。


最重要的是,紘有她所沒有的東西:向漫畫家之路進發的理想,身邊有關心自己的「妹妹」景。自己呢?那張進路志願表,根本不知寫甚麼才好,空白一片的,正正是表示她看不見前路,沒有理想,更沒有關心自己的人可供傾訴。雖說優子偶爾會在自己身邊出現,但終歸是前輩與後輩的關係,而且對方神出鬼沒,全然沒法給予她實在感。


她要的是有個可以牢牢抓住的人在自己身邊。普普通通的一客飯可以換來讚賞,自己遇上麻煩會有人擔心趕來,證明自己是生存在世上的一名「親人」。


紘是一個普通的高中生,至少表面上是這樣。在平凡的高中生中,他卻是最不平凡的,因為就在眾人營營役役庸碌過活時,他已找到自己的未來,就是投身在漫畫事業中。更幸運的是,他已經有自己的少女漫畫連載發表。


在學園中 みやこ 是知名人士,相反紘只是寂寂無名的普通學生。表面上如此,實際上全然相反,みやこ 永遠覺得自己空虛寂寞,像是在這個世界消失了也不會有人在意;但紘完全不同,不少少女漫畫愛好者看他的作品,期待他的新作,是眾所周知的名人。


二人各自擁有對方沒有的東西,唯一的共通點是大家常常蹺課,雖說理由不同,但總算是有了走在一起的契機。みやこ 是一個獨立自主的少女,她早已發現自己找到心愛的人,當下自然是要出手抓牢,抓得牢牢的,不讓他離開自己並消失。


她不想再失去自己,這種心情出說出來有人明白嗎?


紘看似是獨立了,其實仍是渾人一個,也許每天的生活除了上學就是畫漫畫,根本沒有其他時間忙別的事。學生上課要用功,回家更要用功,根本沒有私人時間去幹閒餘事。尤其音羽是名校,不努力點必會招來老師對自己的嘮叨。兩種完全不同的生活交錯,幾近把他累死了,右手極度嚴重的肌腱炎便是最佳的例證。忙得透不過氣的人生,精神快要崩潰了,幸而他遇見了 みやこ 這個淘氣的活寶,亦是校園有名的 No.1 美女。雖說 みやこ 老是向她進行惡作劇,又或提出無理的要求,害他趕不上畫稿的進度,但紘仍是一一接受。


因為他也感到 みやこ 有著自己沒有的東西,但具體來說自己也不清楚。對方那種自由自在的生活,無形中吸引了自己。就像長年困在牢房的人,偶爾接觸到自由的空氣,總會不由自主的去接近。紘的心靈在學業與工作雙重壓迫下,因為 みやこ 的介入而舒暢了不少。


みやこ 是一直以獨特的方式支持著他走下去,形成二人一種奇妙的關係。與此同時,帶來了妹妹景的問題。


新藤景並不是紘的妹妹,只是青梅竹馬,「兄妹」相稱也只是自少習慣下來而已。景是一個堅強而勇敢的女孩,但在喜歡的哥哥面前,卻無法把愛意宣之於口。善於觀察的 みやこ 早看出景也喜歡紘,於是三角關係展開了。




「我喜歡哥哥。」


在天台上二女面對面宣戰了,みやこ 感受到景是認真的。一直無憂無慮的她開始感到可怕的壓力,因為眼前的敵人隨時會奪去自己的所有。みやこ 的所有並不多,就光光是紘一人,紘就是她全部。她直覺知道自己絕不是景的對手:既沒有景與紘之間深厚的感情,又沒有景那種勇往直前的霸氣。


她甚麼也沒有,只有紘。對一個女人,尤其是美女,在保護自己唯一的所有物時,將會變得不擇手段。


紘是一個優柔寡斷的人,人生中唯一一次的決斷可能就是背離家人獨立當漫畫家,但內心卻又丟不下家人,與一直反對他的爸爸。在學業與工作上亦如是,既想繼續升學,但又不忍拋棄理想,連在志願表上亦不敢光明正大的填上「漫畫家」,害得他左思右想的交白卷。人生的旅途上把持不住,以至愛情上亦一樣。在 Good Ending 及 Bad Ending 中同樣地遲鈍,前者不說,後者是要待 みやこ 離開自己,失去了她才明白自己是喜歡她的。


對於這種遲疑的人,甚麼也沒有的 みやこ 唯一可以反擊的武器就是容姿端麗的絕色美貌,向紘這個笨人獻出處女之身,甚至以任他 H 一天來阻止景向他告白。縱使如此,紘仍是放不下景,長久以來的兄妹之情是難以割斷的絆腳石,至此 みやこ 只有認真起來,「恨下毒口」的代紘與景一五一十的說清楚,把她趕跑了。


不能由此而說 みやこ 是腹黑,耍陰謀。愛情路上不為自己,到頭來只會空餘遺憾。みやこ 只是為了自己的幸福,為了自己身為女人將來一輩子的幸福,她狠心些有錯嗎?最錯的人是紘,左右不是人,遲疑不決,不然何需 みやこ 出手又出口的解決三角戀情?


人生有涯,而世間萬事萬物太多,窮一人之所有,豈能盡保有之?


「如果不能守護所有,那便必須守護那最重要的東西。」


紘在迷途時,往往有優子亂入,勸勉指導。紘在經歷這麼多事後,終於悟明此道理。他最終下決心選擇了 みやこ,而且選擇退學,義無反顧的走上漫畫家之道。對於景,他是內疚的。他沒有怪 みやこ,因為他知道罪在自己。然而這樣又如何?他不要一直的遲疑不決,作出了決定的事,便要一直走下去,因為這個世界只有一個選擇,人只可以活在一個世界中,走一條道路,一直走下去,走到死。


景失戀,一直以來的努力化為烏有。她之所以像管家婆的常常在紘身邊吵這吵那,又努力在籃球場上出征,只是為了哥哥。她仰慕哥哥年紀輕輕便成為漫畫家,所以自己也有作出同等的努力,好使可以追上哥哥的步伐。


「然而我卻敗了。」


不光是那場籃球賽,連與哥哥的愛情也敗了,敗得十分徹底。一直以來的努力,已經與白費畫上等號。紘選擇了 みやこ,宣示著她失去了最重要的人,自此她變得自暴自棄,退出籃球部。縱然如此,她仍偷偷在球場中拋球,以接觸那一股失去的感覺。她想投籃,然而明明用上最正確的姿勢,仍是沒法投入。可恨的是外行人京介與優子,那一手笨拙又差勁的動作卻輕巧投中,暗示景投不中,不是別的,只是自己的心魔在抑止著。


「如果是以前的我,絕對不可能投不中。可是現在……」


就在行屍走肉的升上高二時,一名「跟蹤狂變態色魔」提出請她當電影女主角,這個人就是哥哥紘的好朋友,高三的堤前輩。京介想找景當女主角只是偶然一發的靈感,在運動場上碰上落寞的景,滿腦子只有電影的狂徒也就想到請她拍電影,當女主角而已。


實際上二人也不知自己真正的內心在想甚麼。


景固然如此,一直任由膝蓋的傷束著自己前進的腳步。雖然肉體上早已不痛了,但精神上仍在痛,無形的傷口正正是失去哥哥的愛而來。比賽那天的摔倒,代表了她失去哥哥。這是相對的關聯,下意識地景把二者串連起來,於是老是感到自己仍在痛,因為痛所以退部,沒有打籃球。她一直以為自己努力奔馳在籃球場上,只是為了讓哥哥看見自己的努力,認同自己的存在。然而她錯了,大錯特錯,她之所以會打籃球,不是為了其他東西,單單是因為自己熱愛籃球,享受籃球。這一點,因為失戀而帶來的衝擊,叫她看不見這一點,永遠被那道傷口拘禁著,靈魂永遠沒法向前走出一步。


京介表面上風流快活,無憂無慮。他與紘有相同也有不同,相同的是二人同樣找到自己的夢想,不同的是他是高材生,可以兼顧學業與夢想,在高成績升學同時又能拍攝自己喜歡的電影,是以沒有紘面對的難題。對他來說,人生只有電影,為了追求螢光幕的美麗景象而一直向前走的他從不會回頭,因為他只會抓緊現在向前進發。找景拍電影也是這一回事,縱然因為意見不合而退部,為了高三密密麻麻的考試而努力,仍會因為腦中突如其來的靈感而去拍自己想拍的電影。




「我認為那一瞬間只會在眼前,要是讓它逃走了,那怕只是一次,就無法再取回來拍攝。」


身為導演的觸感,也運用在人生上。他第一眼看見景,已被她深深的吸引。他以為這是拍電影的靈感,其實並非如此,到最後他才明白那種衝動並非是電影,而是愛情。京介在校是有名的情聖,女朋友多多,甚至乎與女生幹了很多見不得人的事,隨便抽一樣出來也可以叫他這名高材生立刻退學。縱然如此,他仍不知甚麼叫愛情。女人對他來說只是玩物,愛情甚麼的他不知道,只知道追逐夢想。與紘相比,他在向夢想進發的努力十分強,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他的母親。


從不回首過去的京介,其實才是深深的受過去影響,他一直只是為超越過去,而不斷前進而已。紘會走上少女漫畫家之路,只是因為偶爾在新藤家中看到少女漫畫;京介是不同的,因為很少很少時,在螢光幕上見到媽媽還是女演員時所拍攝的電影,自此立志要當這個彩色世界的主人。縱使母親死了,連她的樣子也想不起來,但仍無法忘卻美麗的電影世界。


推動他不停前進的,就是這個「過去」。不過「過去」的東西已然消逝,不復存在。正如他的母親,死去了便不能再回來。在生的人可以做的,只有抓緊現在自己擁有的東西,向前進發。而這一點,正正是景所不知道的,於是二人在拍攝電影時,也就慢慢拉在一起。京介在景身上找到自己從未體會過的愛情,景亦在京介身上找到拋棄過去的能力。


「已經不痛了……膝蓋已經不痛了。」


藉由京介,景可以向前行了。她的膝蓋其實早已康復,未康復的只是她內心那道傷口。她在京介的笑容下,也染上了開朗的心情,走出了過去,走出了那道傷口。所以,她的傷口不再痛。膝蓋的傷口不光是外在的,也是內在的。這個串聯仍在,但已經是過去。向未來出發的景,已擺脫這道傷口。


「我不是要在螢光幕中的你,而是真實中的你。」


在景身上找到愛情的京介,在電影世界以外的真實世界中得到存在的證明。一直以來他只是追逐著電影,漸漸失去了現實。與很多女生混上,也只是一夜幽情,沒有別的。曾有過真正喜歡他的人,部長泉,但終歸只是過客,沒有觸動他的內心。然而景卻不同,也許是同病相憐,也有可能是景的暴力「打醒」了他,讓他不會長期沉淪在虛構的螢光幕世界中。螢光幕中的景,終歸及不上眼前實實在在的景。找景當電影女主角,只是他執迷在電影世界的誤會。在運動場中對景的衝動,其實與電影無關,而是愛情的本源,一見鍾情。


「不要說只要有夢想便成,那重要的人亦絕不可輕易放棄。」
「即使我們不斷失去,仍要一直向未來追尋。」


京介與景走在一起,比紘與 みやこ 來得感人。那是二人共同的努力,二人相互在迷失之中走出來。在人生的路上並肩前進,不正正是每一個人也該悟明的道理?二人的故事簡單,卻比誰都要複雜。若說紘與 みやこ 中是 みやこ 一人的努力,那麼京介與景便是雙方並行的成果。心路歷程是沒有人比得上的,走出過去的傷痛,重回現實,豈是如此輕易的事?最後與京介一樣,景沒有忘記哥哥,而是超脫了,不再為此而刺痛。縱然人們是一直向前走,仍是不可背棄過去,亦不可在過去裹足不前。


正如音羽一樣,在大火中全部燒毀。人們會向前進,重建一座新的音羽;同時又沒有背棄過去,在一角留下大火燒毀,前代城市的廢墟。整個音羽城,正正是故事中的舞台,也暗示人生前進的態度。




「我在這裡,是要讓每一個人感到幸福。」


優子,謎一般的優子。神龍見首不見尾,長髮飄飄的穿著一身修女服,然而並非神職人員。會亂入各人中間指引迷途的少年少女,對於自己的身世及職業絕口不提,一問及年齡會發怒,但又會以前輩的身份炫耀人生經驗。


「我留在這裡,是要等待一個人。」


沒有人知道她在等待甚麼人,也許 みやこ 及景二人知道她的底細,秘密就在紘收藏量豐富卻又沒多少看的剪報資料中。劇情強烈地暗示她不是人,很可能是天使。無論她是人還是天使也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她能醫不自醫。醫治了音羽中迷途的少男少女,卻找不著自己遺失的東西。


某程度上,優子並非在找尋自己的遺失物,而是在等待。她的遺失物,不光是夕,不光是與夕一起的時間,總之是某樣捉不住抓不牢的事物。也許,是她的幸福。與夕相處,容許她選擇變成凡人,又或是繼續當天使。當年二人因故而分開,很可能是優子選擇了當天使而不是凡人,自此失去了自己最重要的東西。誠然,以上只是個人虛想,未必屬實。


「正因為有她的存在,我才知道優子你在這裡不停等待我回來。」
「她的名字叫新藤千尋……」


優子說完一年的故事,便輪到夕了。夕的故事,是另外兩對戀人的故事。不論如何,我們只有繼續跑下去,尋找未來,「ef」的下半部故事。人生只有經過生與死,開始與終結,才是一個「圓」,完全的人生。


「a story is beginning…」
「The tale will continue, to the “latter” tale…」
「see you again someday soon.」

Posted by 知日部屋屋主 | 評論(22) | 引用(0) | 閱讀(20277)
wjqdj100 +
2007/07/17 11:03
ef – the first tale of the two??
那位解答下,以前DOWNLOAD一個ef – the first tale,是不是同一個作品??
星夜 +
2007/07/11 14:13
这篇感想极好,共鸣,超顶。
优子的话应该非天使即精灵吧。[fairy]
馮友 Homepage +
2007/06/09 22:14
>西伯利亞的漂泊者

根據CC法則,注明來源及作者即可。
西伯利亞的漂泊者 +
2007/06/09 22:05
不好意思,請問可以轉錄此文嗎?
知日部屋屋主 回覆於 2007/06/10 07:33
sure
hero +
2007/06/05 03:58
優子本命!
當初就是這隻遊戲才找到馮友的blog XD

"她能醫不自醫。醫治了音羽中迷途的少男少女,卻找不著自己遺失的東西。"

這個很認同!當初就覺得優子是在引領別人的道路同時郤抓不住自已的道路,而本人正是萌優子這點
馮友 Homepage +
2007/06/04 21:16
變成新聞透視交流XD不過偶也沒看過

卻說此作終於要TV動畫化了,太巧合啦
catly +
2007/06/03 16:22
其实宫子是想找个父亲样的BF来撒娇吧==

阴差阳错被某男的阳光梦想冲昏了头变成固执于恋爱
而忘我的小女生
zrurutia +
2007/06/03 14:21
我唔知道新闻透视会不会重播,但呢个节目系在TVB(翡翠台)嗰星期六晚7:00放噶
知日部屋屋主 回覆於 2007/06/03 14:29
我還未看。
zrurutia +
2007/06/03 14:18
绝对自持CC!!!!
zrurutia +
2007/06/03 14:17
呵呵,都是从新闻透视上面看来的啊?我都喜欢看新闻,但更喜欢上网,所以琴晚见到嗰网,立即飛咗上呢度睇嘢了
小櫻的kero +
2007/06/03 13:54
大家說的新聞透視.....是什麼時候的?有沒有重播?
lkyjimmy Homepage +
2007/06/03 13:24
我都係在tvb看到這個blog
有了cc
以後上傳動畫就多一份放心
白河織 Homepage +
2007/06/03 00:15
有幸於新聞透視中看到有關吳教授及此部屋的消息
亦對終於在某大電視台中見到有介紹cc的環節感到欣慰

To馮友:

雖然一開始說07年冬會出last tales
但first tales已經要大家久候了~
這篇應該還是要大家久候吧XD"

話說~小弟覺得此game的劇本中有關h暗示很強
好像由一開始就被引導的一樣~而h是必然的過程
...是手法的問題還是求財的手段就不得而知了
雖然小弟覺得不損整體的故事性呢^^"
hkaiw +
2007/06/02 23:20
另外,可否在這裡提及一下 Zard 成員坂井泉水的死訊呢?因為差不多一個星期,都未看到吳先生講述一下。

我是 Zard 的支持者之一,看到坂井泉水的死訊後,到了現在仍然覺得很不開心。cry
知日部屋屋主 回覆於 2007/06/03 11:32
Henryporter has written a good article.  It is sadden to lose her.  I am very busy, but might write something to pay my resepct to this singer-songer.

http://www.cuhkacs.org/~henryporter/Bo-Blog/read.p...
Dreamlala +
2007/06/02 22:53
嗯~我都系從新聞透視認識這里的!我八年前開始中意日本文化,除了音樂,戲劇之外,我都好想知多點關于日本的文化,所以希望多點跟大家,版主交流!!我今年year 3,未去過日本,但系好有興趣同埋期待!
知日部屋屋主 回覆於 2007/06/03 07:06
yoroshiku
ahoo +
2007/06/02 22:36
你好啊..我是在今天晚上的新聞透視裏面知道你這個blog....
我覺得你這個blog很有知識性....對于日本態度...我跟你很相似....我覺得必須理智的認識這個國家...而不是盲目的哈或者反.....
第一次來....不是看了太多.....
馮友 Homepage +
2007/06/02 12:04
>Titan
總算可以抽空回覆了,當然留言太多偶就不會回XD

認識一位前輩對這類遊戲沒愛的,再次證明凡事是見仁見智,有支持必定有反對 :P

>ewai_leong
其實全動畫的便要數片DVD了,現在光是用電影鏡頭的豐富CG說故事也花掉一片DVD的份量,可以想像其內容是多麼巨大。

其實故事很簡單,要是像其他Gal Game來搞的一片CD也就成了。所以偶十分佩服製作群如此精細的去豐富內容

倒是下半部何時出……(優子應是不能H的了)

>Deb
偶已經「以為」自已是火星人

想不到……

>san4
事實上玩本作時偶也是如此,最煩惱是製作公司非常惡搞,除了鬼畜之前說過的「檢驗Windows時鐘」來驗正版外,更有save檔備份不能的鬧劇!偶快攻完Miyako篇時硬碟快要壞死,於是買多一部新的安裝,當然也把舊硬碟上的save檔copy來新硬碟上,但發現是無法讀取的……結果要重跑一次ORZ

縱然是防範盜版,這種手斷似乎太誇張了,連正版也殃及池魚,叫玩家大為麻煩的。

>白河織
對偶對說此作不是H Game,日文版是強制要看H情節,幸好國內有破解檔可以去H化(笑)

看官網優子一切謎團也會在最後解開,但由Op來看她應該是天使,至少國內很多同好也是持這個見解(沒有人會錯看成吸血鬼吧……)

Last tale應該是改由夕來說故事,最近在日文雜誌又見宣傳,但仍未聞何時推出,汗
白河織 Homepage +
2007/06/02 01:15
>起初接觸本遊戲時,乃是與新海誠有關的

新海誠的名氣,招來了很多的支持者呢
小弟原本對此作已經十分期待
在op時見到新海誠的名字更加喜出望外
礙於時間有限的關係~沒有正式攻略到
可說的不多

整個遊戲的表達手法很有電影的風味
但又在序章以及第一章的開首留下大量的伏線
令玩者有種想欲罷不能的感覺
先不管是否_ game,劇本已經值得玩味了

而優子在冥冥中擔當起串聯整個故事的角色
這種明燈的角色所隱藏的情感比みやこ和景層次更深
也許,有在last tales時有個關於她的總結都不錯吧
但現在由頭到尾都帶著謎團的處理手法都很出色

小弟十分喜歡這個的劇本,亦顯得其製作的認真
希望能抽到時間好好的享受這"遊戲"
(以上為小弟愚見^^")
san4 +
2007/06/02 00:55
唔...
我玩到快玩完第一次的時候...
死硬碟...
所以就沒看本文了...
玩完再看..
Deb Homepage +
2007/06/01 23:35
看了宣傳短片后一直都很想玩ef,但是一直都沒時間.

無奈...cry
ewai_leong +
2007/06/01 11:35
>起初接觸本遊戲時,乃是與新海誠有關的

和本人接觸這遊戲的緣起一樣
看了新海誠的OP動畫, 差點以為整隻遊戲也是動畫 (像 School Days)

ef也算厲害了, 一隻遊戲分兩次來賺錢
Titan +
2007/06/01 08:59
嘻,搶到頭篇發言了

不過我對這類遊戲沒甚麼認識就是了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
發表評論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
開啟HTML
開啟UBB
開啟表情
隱藏
記住我
暱稱   密碼   訪客無需密碼
網址   電郵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