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流傳的「銅須」相片,真偽難辨

「銅須事件」太像日本的集體欺凌

日本社會有一種相當可怕的集體欺凌行為。一些人充當社會的「道德警察」,對犯罪者或行為與社會常規不同者,甚至對某事件不幸者或受害者及其家人暗里作各種陰濕、惡毒的動作,其中最常見的不斷的無言電話(特別是深夜)、恐嚇信、破壞玻璃及汽車等。不少受害者以自殺收場。以上情況日劇及電影也有反映。互聯網流行後,網上集體欺凌(cyberbullying or on-line bullying)事件屢見不鮮。其中Channel 2便是其中表表者。想不到中國最近成話題的「銅須事件」便很有日本集體欺凌的味道。

-

「銅須事件」起因是今年4月中有人在網上「放流料」,散發其妻與第三者「銅須」有染的消息。數以千計網民不實証事件的真偽,千方百計找出「銅須」的真正身份及地址,然後對他作出全天候的精神威脅。「銅須」及其家人快被迫瘋,連上班、上學、開門及聽電話都不敢。

此事在內地引起社會、傳媒,甚至官方的關注,對內地造成震盪猶如早一陣子的香港巴士亞叔事件。中央電視台抨擊這是一種「網絡暴力」,但網民的攻擊並沒有軟化,甚至反擊央視「支持姦人老婆」。連歐美報章對此事也有報導了。

-

網絡暴民已是全球性問題。他們既是網絡暴民,也同時充當網上紅衛兵及判官,破壞力很大。我十分害怕他們的行為給各地政府有籍口控制互聯網。

 

Posted by 知日部屋屋主 | 評論(30) | 引用(0) | 閱讀(23111)
林文涛 +
2006/06/15 15:29
to英仙座
你的意思我不是太明白。我觉得你的意见——問題是究竟是什麼時候開始人民有了審判的權利?現在又回到了民革紅衛兵時代了麼?
本身就是在混淆
因为“无论什麼時候人民都有審判的權利!"
难道东欧国家的倒台,不是人民的審判?

或者是我理解错了。你是想说“具体的事件"不能由“不具体的人民"来审判?——这一点我是认同的。
毕竟审判专业问题还是要专业人士来判断。

至于感情问题,还是那一句 刺猬靠得太近一定会是这样的了wound我一直没有是非对错的判定。这话的对象应该不是我吧。
孤獨槍客 +
2006/06/13 02:27
基於網絡匿名性
會有部份'公審'網民言論/行為過火、不負責任
尤其是現今網絡用戶越趨年輕
而德育教育末能追上現今科技生活
令年輕網民可以濫用網絡
blue sky +
2006/06/13 00:32
對了,教授,台灣的互聯網有沒有可能會變成官方的控管對象,哈,基本上,各大論壇確實有被監控,只是比起台灣沒什麼創意、老愛直接拍攝黑鴉鴉電腦螢幕的媒體相比較,民眾對於警方並沒有反彈聲音出現(對對,三五不時就有網友在網路上譏笑沒有創意的新聞媒體),主要也是警方單單管制槍炮彈藥、色情、邀約自殺、詐騙等訊息,看在他們很努力的份上也就很少出現微詞,頂多是對女警蓄意裝扮應召女郎、強誘民眾見面被罵而已。:P

吳教授,轉走了,先謝過。^^
blue sky +
2006/06/13 00:10
massshame,簡單來說,就是麻木到不再為了世間的紛擾感到傷神罷了。:P

>長期處在旁觀者的狀況下或許還能夠勉強做到,一旦被捲入其中,我想很難全身而退。<
沒錯,不過不可能一直身陷其中,那樣的日子未免太悲哀,總有一天會有更珍惜的人或事務出現,不論是什麼,到那時令人麻木的事務會變成你想要讓生活、對自己更好的動力。不去苛責環境,相對的,那也是善待自己的一種生活方式,可惜台灣族群對立的餘毒太深,深到過於複雜以至於無解,一昧責難的民眾還真不少,這也只能靠著時間去淡化一切了。

拉回到吳教授所談到的現象,最根本的,某些民眾的人格本身就有缺陷,惡意對他們來講反而是很純粹、自然的情緒表現,受到道德約束的旁人要從中探討出答案,這個,老實講,我對後者所做出的結論會抱持著悲觀態度。
宮澤正 +
2006/06/12 13:29
質素耶~
網絡點都好,只係一種催化劑,擴大散播範圍及架速散播
決定採取行動的,終究都是人.
群眾被煽動任何時代都會有,黃巾賊已經係一個例子
要學識分析判斷應否加一腳下去,才是每個人都要學吧
當然實際層面講,民眾會有不理性情況發生,監管是有需要
massshame +
2006/06/12 13:13
對,這跟公民素質有關係,
不過就像發生這類事件成為被煽動的一方,和年齡、教育程度都有關係,
可是沒有絕對的關係。
我相信網路(群眾)+媒體(輿論)的力量是非常強大的...

所以blue sky,我很想相信你所說
到了某一個年紀就不會再煩惱這種事,
不過保持理智不受周遭大小雜訊影響很依賴個人修養,
長期處在旁觀者的狀況下或許還能夠勉強做到,
一旦被捲入其中,我想很難全身而退。

抱持著比較悲觀的態度
U.B.C.S. +
2006/06/12 12:21
應該是公民質數的問題
和互聯網沒有關係吧?
李學斌 +
2006/06/12 09:39
To: 英仙座

那是資訊佈局的問題﹐眾口可以鑠金。那自命公正的大報﹐以及那自命關注教育的正經業報集團﹐都不能自控地參與、製造流言猜測。有時﹐甚至連「學者形」的專欄作者﹐也參了一腳。本來是有限的失誤﹐在資訊社會下﹐會被放大而形成暴民群體。

那怕只有 0.1% 旁觀者加入欺凌﹐他們的言論都會在網絡上合流﹐而終於結集了成千成百的論述﹐化成暴力。

個人的理智﹐在資訊的充塞下﹐會顯得相當乏力和疲累。

(如果不是港燦把屋主這篇網誌﹐跟我寫的放在一起﹐我也不會察覺這題目值得深化下去。

這事例正說明﹐網絡交流有相當大的凝聚力﹐無分建設與破壞。但破壞成份敏感﹐容易超過臨界點;有沒有建設﹐卻往往流離於可否自證的邊緣。)
blue sky +
2006/06/12 09:30
massshame,到了某個年紀,你就不會再為這種事困擾了,反而會想不通為何有人能樂此不疲。

學斌兄,那有什麼問題。不過,講真的,我覺得你談的觀點更加有參考性。
英仙座 +
2006/06/12 09:23
To: 林文涛
根本問題就不在於是否「放流料」。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問題是究竟是什麼時候開始人民有了審判的權利?現在又回到了民革紅衛兵時代了麼?

而且感情這回事,有錯的絕不可能是一個人的問題。難道這世代是誰先訴冤誰就是苦主的年代?民智真的倒退如此嗎?
lxb +
2006/06/12 05:52
blue sky :

不知可否引述你的留言?

你所說的第三四段﹐很適合放給論壇和 bbs 上的朋友參考。

網上交際實則很疏離﹐得罪了人既不自覺﹐也很難被追究責任。而人的承受力十分有限﹐無法承受輿論的放大壓力﹐一不小心犯眾憎﹐想道歉或挽救都是困難的﹐因為討論早已失控﹐囂揚到不及得知不及得反應的場所上。

本來﹐法庭可以提供封閉空間﹐在此之內作有解的審訊。但畢竟不是所有爭端都可以在法庭上解決﹐而營造法庭權威的經費相當大﹐使法庭本身也容易被權威成本所扭曲。

網上討論可不是被政治事件感染﹐而是網上的訊息流通度之大﹐足以使很多東西「公共政治化」﹐本來不必以政治正確的條件來規範的言論﹐都因為網絡動員公眾的能力﹐而非政治正確不可。

那當然是對於評論自由的殘害。眾數的暴力﹐由管束於政府之中﹐變成無處不在﹐這不正網絡續漸展現的負面性?

我們把槍炮交給軍人﹐而要求(期望)軍人服從軍紀﹐以保障我們的自由﹐但沒事就不許亂動。如今﹐我們把槍炮扼在手中﹐四處都有人在亂射﹐變了是我們自已不敢動。

--
( 我是李學斌﹐但忘了登入密碼 sweat )
肥雞 +
2006/06/12 00:31
真的也讓我想起高登的「起底組」
他們真的不消一刻就可得知你的email,xanga,icq等資料
如果他們影響力夠大,大概也會引起相近的事吧?
網上世界真的要事事小心
琴少 +
2006/06/11 17:23
这件事情MS也是最近的热门了.不过我们这边的魔世工会的人似乎并不热心这件事情,就如我同学说的,没想到这种事情居然也可以上新闻,中国人实在太无聊了.

在对着后来那位"受害者"承认杜撰这件事情之后,网民似乎还是一厢情愿地相信他这样做只是为了息事宁人.还有很多网友异常感兴趣地继续铜须的下落.
若果这件事真系假的话,后果也是可怕的,网上数万的"热心人"一下子就被证实是个傻B,所以也有些人至今也不懈地通过HACKER式的方法,去查铜须的事.

感觉这次的事情与之前的那次"贵族"讨论很相似,某人的贵族论惹起了大规模的网民的声讨.其实就算是承认自己是平民又如何,这样有贵族意识的平凡人跑出来叫下也只是个小丑般的行为.那种牵动很多人的集体声讨也只是单纯一场闹剧.

这次的事情刚好是碰触了大家的社会道德底线----偷情,外遇,似乎这就是让大多数网民所不能原谅的其中一个原因吧.但是在平时国内很多人对这种所谓社会道德是视而不见的,就算是平时政府所说的什么"五讲四美","八耻八栄".差不多也就没什么人会去在意它.但这些时间中,网民却如此热心,这种冷热真的让人深思.

massshame +
2006/06/11 13:58
>曰本網上犯罪確嚴重,以殺人網站為題的レネゲイド確是十分精彩的漫畫,可惜沒有港版。臺灣不知在港可有?

有台灣版,中山昌亮<<網路殺機>>,全兩集。
massshame +
2006/06/11 13:50
我是台灣人,對於台灣到處可見選邊站的氣氛和偏激的言論感到窒息
能夠有一處平心靜氣討論的地方,只能說是可遇不可求...
以PTT為例,大多數使用者我想還是以大學生左右的年輕人為主,
相較於KKCITY而言。
當然我的言論不能蓋括所有鄉民,
不過會發生這類事件,除了年紀輕而說話較衝
(如果有較中性的字眼可以代替請告訴我)以外,
我同意blue sky的看法,跟台灣的政治現象很有關係
人們尋找同類群眾,也以此歸屬為榮

不論何時何地,似乎都有人等待發洩滿腔的憤怒(或熱情)

有錯或是誤會的話,歡迎賜教 :D
nadph +
2006/06/11 13:46
即使当事人承认,也未必保证真的是“放流料”
也有可能生活被完全扰乱,又或者对于铜须的影响出于当事人的意料之外(或许恻隐之心什么的),为了回归原点而不得不作出“澄清”

向来无意参与笔伐口诛,众口铄金这话不是盖的。而且最近网络暴力有越演越烈的趋势,铜须门只是一个集中的爆发罢了。前段时间还有博士生被杀,网民要求尽快破案的事情,但是非常迅速抓了凶手却又被网民列举疑点质疑“那人是否真凶”。有些怀疑警察是不是迫于舆论压力随便找个替罪羊算了……&line;&line;&line;
如果真的这样,那个被网络舆论压着的替罪羊可比铜须冤枉百倍了
知日部屋屋主 +
2006/06/11 13:35
曰本網上犯罪確嚴重,以殺人網站為題的レネゲイド確是十分精彩的漫畫,可惜沒有港版。臺灣不知在港可有?
blue sky +
2006/06/11 13:22
吳教授,請您協助刪除先前兩份留言,留言重新做了整理,謝謝。(2006年6月11日01:11、2006年6月11日00:02)

我想,台灣或多或少因為政治選邊因素影響,現在只要出現重大新聞,都會在最後演變成支持者與不支持者的對立衝突,拿前陣子美國生父凱利追到台灣與前女友阮女打官司事件來當例子,當在於一個討論區裡發生支持台灣人論調多過支持司法判決的聲音,支持司法判決者若不改變立場,當blog是公開時,不支持者將會不斷遭到惡意騷擾,被迫改口來阻止更糟的事態發生。

很可悲的是,未來很難阻止這種道德警察心態轉化成私下的惡意攻擊,反而演變成另一種無法收拾的殘局,吳教授不妨參考中山昌亮的《レネゲイド》http://www.m-nakayama.com/renegade.htm(台版譯名:網路殺機),這套作品對於網路秩序有很強的警示效果,中山昌亮想描寫的是現代輕微犯罪者的狡滑心態,嗜血卻又自認無傷大雅,若說僅要負上少許責任就能獲得快感,那麼現今社會中有這種心態的人是非常普遍且隱性,就連漫畫家本身對這種惡意感到束手無策,結尾也就更加吊詭。

另外,『法律得不到約束、那就讓犯人在現實中得到制裁』觀點的漫畫與小說有增加的趨勢,我不想否掉我沒有這種奇怪的心態,所以是否在責難同時,能夠再想想,這社會到底是那裡出了差錯?
V +
2006/06/11 12:37
>aka

相同觀點。這時候應該一句"Let he who is without sin cast the first stone." (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她[聖經.約翰福音8:7]) 還回去。
另外,未知可否轉載(2006年6月11日02:57)這個評論?
管理员 回覆於 2006/06/11 12:38

歡迎之至。

V +
2006/06/11 12:22
>屋主
很多人在網上寫blog及icq profile(或者即時通訊軟體的profile)都沒有注意到資料隱密性...真名, icq, 地址, 電話全部公開...如果沒有公開search engine是找不到的
在美國更有人因為公開太多個人資料被殺:
新聞
When murder hits the blogosphere(NBC)
Murder and MySpace

公開自己和別人的資料(即使是名字)也要很小心, 但大家沒有意識到...
林文涛 +
2006/06/11 12:20
我认为在没有确实证据(警方或官方)之前说「放流料」,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
吴教授最好对讨论的内容先看一下。根据评论再去评论的话,观点和角度都会失去方向。打个比方:如果你只是看法轮g的文章,你对中国的印象、评价会是怎样?我觉得最好查一下搜索引擎里面,看看相关的文章再作论断是否「放流料」。

由当事人的反应来说,我看来至少是“婚外情”会是真的,至于“婚外性”就……不得而知。看相关事件的文章,对现今大学生的性开发态度感到吃惊。对于这种互相伤害的事情,觉得 刺猬靠得太近一定会是这样的了sadsad
管理员 回覆於 2006/06/11 12:27
「放流料」是放料人自己承認的。
知日部屋屋主 +
2006/06/11 11:48
搜索功能太強了。隨便打個名,便有大量私人及公開資料。
小櫻的kero +
2006/06/11 11:41
不過從這件事我反而看到了另一樣東西︰
個人資料的網上的流動
以前我們以為只要能夠不對網上的陌生人說自己的私隱,就可以保住個人的資料。可是現在的網絡世界太大了,網絡的應用也太多了,只要是有心慢慢地查找,絕對可以把一個人完全起底。icq、msn、blog、xanga、bbs等等等等。當我們在網上的時候,通常都會想想這樣做有沒有泄密的可能,可是當上網五六年以至更長時間後,累積下來的東西足可以將一個人毫無保留地裸露在網民面前。
aki_ta +
2006/06/11 04:33
這個題目令我想起高登討論區
方潤 +
2006/06/11 01:05
衛道者的正義只是廉價的正義,是不用付出代價而得到自以為正義的快感(至少制止阿叔的年青人還要冒一點險)。廉價的正義最終都有走向邪惡的危險。

巴士阿叔竟然因為鬧人鬧出名而有工找上門,那麼我們應該替香港高興還是擔心﹖
香港似乎未至於「網上公審」,卻「賞惡罰善」(例如年青人對森美小儀因「非禮投票事件」被懲罰的反彈,完全不顧非禮是一種違法和不尊重的行為而盲目支持森美和小儀)。

難道又是正常的嗎﹖這只是兩個不正常的極端。
Aoi +
2006/06/10 21:44
吳偉明你好,最近我使用了一個叫hemidemi的網路書簽服務,藉由訂閱RSS,只要有人新增某網頁送到hemidemi變成書簽,我就可以馬上收到新書簽的消息,因此我進行了組成ACG群組的計畫,期望將有關ACG的消息全部彙整到hemidemi的ACG群組,這是完全免費的服務,也不會有什麼垃圾郵件與廣告問題,只要您能將您的每篇文章作成hemidemi書簽,送到ACG群組裡,就能讓參與hemidemi的網路書簽服務的每個人馬上知道你的最新文章,可以為自己的網站增加人氣,又能讓別人知道最新消息,希望你也可以參加hemidemi的ACG群組計畫。謝謝。

http://www.hemidemi.com/group/ACG/home
管理员 回覆於 2006/06/10 21:48
謝謝。我是怕麻煩的人,所以不會把每篇文章作成hemidemi書簽。不如若有文章合用,您們來加進hemidemi的網路書簽里去吧。
V +
2006/06/10 20:15
諷刺的是, 事件是某個別有用心的人「作」出來傷害銅鬍的:

銅鬍事件簿及相關文章連結

他們做的比高登恐怖一千倍...高登最多只是頑童,但這班中國網民真的是暴民-就差沒有把銅鬍狂毆/殺了...
知日部屋屋主 +
2006/06/10 19:17
聽說有台灣網民對狗仔隊作類似攻擊。有台灣blog友証實一下嗎?
leecctofu +
2006/06/10 18:38
香港也有這些「網上集體欺凌」行為,普遍產生自高登forum內,之後轉到BLOG裡繼續欺凌事主,之前的KUMI事件和劉爵士事件也是一樣,他們只是在網上自我吹噓,便受到不同人士的電話、MSN、ICQ、XANGA留言等攻擊。
小櫻的kero +
2006/06/10 18:18
這事件在網上也看到過,好像受害者已經報警了
感覺網絡暴徒的存在是和社會環境分不開的
當人對社會的不滿上升到一定程度時,他們常常將和自己不同者視為敵人
以此來發泄不滿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
發表評論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
開啟HTML
開啟UBB
開啟表情
隱藏
記住我
暱稱   密碼   訪客無需密碼
網址   電郵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