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能熱血魂──談《玻璃假面》等三部作品       
撰文: Amfortas


藝文創作中有一支歷久不衰的門類:角色在艱辛波折的道路上成長蛻變與追求卓越,邁向某種極致的境界或勝利。此類名作由於鮮明的目的性、深刻的人性關懷和精采的戲劇張力,特能喚起莊嚴與熱血的興味。這次想分享的是以「表演藝術」為題材的幾部動漫──《玻璃假面》、《萬花筒之星》與《交響情人夢》。《玻璃假面》漫畫是美内玲惠的作品,自1976年連載至今,描寫少女北島真夜在老前輩月影千草指導下學習戲劇,並在演藝圈中嘗盡榮辱;本文參考的是2005年電視版。《萬花筒之星》是Gonzo製作的原創動畫,2003年播出-少女苗木野空加入「萬花筒劇團」,歷經淬煉與波折而終成當家台柱。《交響情人夢》是二之宮知子仍在連載的漫畫,講音樂系學生千秋真一和野田惠在音樂中找到自我並赴歐深造;前年的日劇版曾掀起廣大迴響。這三作的共通點是,它們都充分表現了藝術家極富色彩的美感追求,及敬業嚴格的工作倫理。在劇情安排與角色結構等方面,也是相映成趣,彼此調性呼應又各有洞天。本文就試著從這幾方面來進行分析比較,從中可對各作品的形式與內涵得到深刻的認識。


一、追求絕美技藝

這三部作品分別描繪了演藝圈、馬戲團和古典音樂界的故事。其核心軸線是,「角色決志獻身於某專業技藝,透過苦練、修行與摸索,以追求極致卓絕的美學境界」。

所謂「決志」,是以義無反顧、「非如此不可」的絕決心念,將自我全然而專一地奉獻給藝術,許諾必定達成目標,並甘願為此承受身心折磨,甚至割捨凡塵俗務(如家庭與愛情)。而角色所歷經的「苦練」,包括師長指導和自我要求的層面,都是藝人不為人知的辛酸。《玻璃》的年代最早,裡頭有許多不人道的指導方式,例如摑耳光、禁閉、潑冷水。按劇本的邏輯,這都是為了磨練或激發戲感。(在現實上,師長不好好說理、用打罵暴力教導學生,確是廣泛既存的事實而有待反思。)《萬花筒》的空空在絕技的嚴格特訓裡,被折磨到半死不活,有云「只有惡魔才能培育出天使」。至於《交響》的野田妹,也多次透支練琴而致精神恍惚。

苦練是為了成就表演的質量,包括精緻度、完美性或獨特的神韻意境;如能成功,便能造就出不凡的、令人欣賞和讚嘆的效果。此即講究「精緻」的美學宗旨,也呈現了「工匠精神」或「達人精神」,其敬業、投入與對美的執著,所能展開的生命色彩與高度。三部作品如何表達絕倫美感,待下文說明。不過,這個基調也廣泛適用於其他專業,比如晚近風行的美食節目與動漫(《料理東西軍》、《美味大挑戰》等),對於烹飪、農漁等行業給予了高度注目。這些行業在我們社會的升學主義與拜金主義底下,多未獲得應有的肯定。在此,以藝能為主題的影劇作品,正能夠讓觀眾懂得去尊重、欣賞各行各業的內涵與價值。




二、美感營造

故事人物經過苦練,在表演中所展現的美感與氣韻,到底是哪回事? 它是作者綜合現實與戲劇考量所「想像」、「設計」出來的產物。這個想像,得透過畫面效果、劇情鋪陳和語言對白來呈現。畫面的部份,動漫可以表現出現實上不可能、或肉眼無法看見的景象,來烘托角色動作的意境與氛圍;而除了表演者本身,「劇中觀眾」的反應──不屑或讚嘆、或落淚──也是重要元素。例如《玻璃》第31話中的試鏡場面,舞台空無一物,但動畫配合真夜的動作,畫出了一個虛擬的陰暗廚房和相關物件,以表示真夜想揣摩的情境;評審員們則看得目瞪口呆。又如《萬花筒》中的夢幻絕技和天使絕技,更是超越物理定律的美學幻想,藉由唯美曼妙的圖像與運鏡,搭配感人的音樂,塑造了出來;而其技術困難度則體現在主角此前所經受的漫長魔鬼特訓。

至於語言對白,便更加重要。它為觀眾解說、評論戲中角色的動作所蘊含的趣味、技術、意義和價值。角色的每次公開演出,都會伴隨劇中觀眾的表情、反應和評頭論足。這些週邊資訊,界定、建構了該演出的內涵與優劣;尤其當中較專業的技術分析,是引領觀眾「看門道」、了解行業秘辛的必要材料。以上關於畫面、語言的妙用與重要性,可見拙著
《交響情人夢的再思考》;此邏輯也廣泛體現在各種文化門類,例如美食、體育、政治、宗教等。

三、劇情鋪陳

如何安排一部長篇作品的起伏脈動,也是有趣的課題。我以《萬花筒》和《玻璃》電視版為例,分成「小結構」和「大結構」來談。「小結構」是指,作品以1~4集不等的小篇幅,讓角色挑戰一個難關。在《玻璃》中登場了多齣戲劇,如〈小婦人〉、〈奇蹟之人〉、〈兩個公主〉、〈狼少女〉等,諸如此類;真夜在每部戲中都要面對不同的情境和課題,而不斷在練習與摸索中砥礪技巧與創意。令人印象深刻的,在準備〈奇蹟之人〉時,真夜為了揣摩盲人海倫凱勒,而到深山裡隱居,蒙著雙眼獨處行走,數度險象環生;上場表演時她更萌發出特別而引人入勝的演法,博得熱烈喝采。至於「大結構」的部份,《玻璃》電視版的全51話,可看成上下兩段體:上半段從首集到〈奇蹟之人〉為止,是順暢的爬升,真夜被挖掘而接連過關斬將,獲得注目;到了下半段,遭逢母親過世和奸人陷害而被逐出演藝圈,之後從校園裡重起爐灶,緩步邁向全劇的最終目的-絕美的巔峰作〈紅天女〉--真夜所有的努力都為此而來。

《萬花筒》雖未於製作之初就設好「大結構」,但實際完成後也可發現類似的兩段式。上段以「夢幻絕技」為高潮,代表空空的階段性成就。下段由於新成員加入及參賽失利而跌落谷底;養精蓄銳後,旋又以大躍進的氣勢和堅決意志,苦練完成全劇的巔峰「天使絕技」。這兩絕技恰好成對稱,分別強調手臂和腿足,並且都試圖違抗重力而長時間飛翔。

《玻璃》的紅天女與《萬花筒》的兩門絕技,一開始都只是神奇久遠的傳說、奇幻飄渺的理念,主角都不確知它究竟是什麼,然而劇本硬是把它命定為最終目標。它是最艱難的挑戰,超絕的「美」的展現。這鮮明強烈的目的論,在劇中化為教條或預言,時時叮嚀、催眠著劇中人物和電視機前的觀眾,推動故事向前邁進。其次,兩片主角都在上半段高潮後幾乎跌回原點,是很傳統但意味深長的安排:在絕望中正可重新審視與確認自我,蓄勢再起。

至於《交響》,則可將千秋與野田找到自我與畢業留歐,視為階段性的目的與高潮-千秋克服他的心理障礙,野田則下定決心走向演奏家之路。留歐之後則是另一番新天地,還有得觀賞。




四、角色結構

本群作品以「主角」、「伯樂」和「對手」的三元組合關係,作為核心人物群,主導劇情推進。以下分別概述之。

(1) 主角:三部作品的女主角──真夜、空空和野田──都不是正經八百、全知全能的英雄典型,而是充滿傻氣、開朗與天真,除了才藝的潛能外什麼也不會,功課也不怎樣,很少獲得外界讚賞;尤其野田妹更是個髒亂而離譜的天兵。她們的家庭背景普通,無法針對其潛能提供充分栽培,例如真夜的母親一直都看低真夜,還一度阻止她學藝。不過,做為主角,她們都具有神奇天分和堅決傻勁,又有幸獲伯樂賞識而進入藝界,其「天分」或「本能」經過苦練而綻放出耀眼光芒。這種「半英雄半傻瓜」的矛盾形象,與正統的英明典型形成對照,頗堪玩味。不過,主角真正的趣味,是體現在她與其他角色、乃至與整個藝能界之間的互動關係上,下面繼續談。(雖然《交響》的千秋也是主角,但為了比較上的整齊性,本文是從野田的角度出發。)

(2) 伯樂:上述主角都遇到了伯樂。而這些伯樂都是業界最高級的掌權者,包含「師長」和「金主」兩類。他們的敏銳眼光和強勢權力,能從淤泥中挖掘出璞玉,為其提供學習上、財務上的栽培與保護。沒有伯樂,主角就會被困在一堆庸才當中,無從伸展還得受盡欺凌。《玻璃》中的月影千草是資深女優,收真夜為徒,教她演戲;速水真澄則提供金錢支持與演出機會。《萬花筒》的團長卡洛斯和金主肯尼斯也是類似的功能。《交響》則有千秋和米奇發掘和激勵野田。事實上,就劇本設計而言,主角之所以是主角,是透過伯樂的意見來界定的。而這界定常帶有預言、命定色彩(參見上文講語言的部分),例如千草一開始就宣稱真夜是擁有千面的人;而《萬花筒》甚至搞出福爾精靈(Fool)和「愚者」、「萬花筒之星」的神話,為空空加冕。這種英雄命定論,多少說服力不夠。

(3) 對手:這裡指的「對手」較廣義,她可能是競爭者,但也與主角存有某種親近關係,且其特質常和主角形成鮮明的二元反照。《玻璃》中的姬川亞弓,與真夜同輩,出身演藝豪門,和真夜互相視為競爭對手和追逐標竿。真夜的障礙是背景太弱,亞弓的障礙卻是背景太強,一直想擺脫家庭光環尋求自我獨立。《萬花筒》的蕾拉是劇團當家台柱,空空最崇拜的偶像和榜樣;她原本看不起空空,後來接納她為搭檔,最後更坦然交棒給她。《交響》中的千秋兼為野田的伯樂和愛慕對象,也是促成她奮發練琴的動力(關於野田練琴的動機,可參拙著
《交響情人夢的再思考》第三節的討論);這一對並無競爭關係。上述「對手」的特質是,冰雪聰明又努力不懈,而且背景好、入行早、基礎強,享有既得資源和優勢,累積了深厚歷練和聲望,較接近前文所提的「正統」英雄形象。不過他們也有暗藏的心事,其心理張力未必較主角來得少。

這三個要素塑造了角色群的結構與動力。伯樂將主角帶入行,並引領她向上爬升和追求極致;對手則是同行俊傑,與主角相互刺激成長。下文繼續闡述主角與整個大環境、以及與對手之間的辨證關係。

五、主角與對手的二元辨證

從社會位置來看,真夜和空空原本都與藝能界無甚淵源,是在偶然的機運下,受伯樂拉拔才進入體制內(劇團)發憤學習。至於野田妹,雖念音樂系但不用功,一直有練習上的障礙。她們一開始都和圈內行規格格不入,得經歷漫長掙扎,以一次次的表演來證明自己並顯露才氣,始漸獲得接納和聲譽。在此,專業技藝的歷練與社會地位的攀爬是同步的。那麼,到底主角有何魅力使人拜服呢? 在技巧面,她們基本功不行,得苦練追上。真正的賣點是表現的風格與意境,她們具有神奇「本能」(劇本的不公平設定),經常萌生天外靈感、出乎意料卻又能強烈地撼動人心。這尤其表現在與對手的對照中,例如《玻璃》中的「奇蹟之人」和《萬花筒》中的「美人魚」,亞弓與蕾拉是完美的演出,但真夜與空空創造了很特別、新鮮的風範,令觀眾瘋狂。一方面,主角若要模仿前輩的已臻圓熟的風格,肯定無法超越;創新和破格才是求生存、立聲望的必要途徑。而她們在此艱困環境下的掙扎與成長,也是對意志與決心的考驗。在反方面,主角的另類表現,也為過度制度化、常態化的圈內風氣帶來新奇的刺激和活絡,推動圈子的進步。而且,連對手都承認主角具有他們所「沒有的東西」。

主角與對手的辨證,是劇情的重要軸線,現在整理一下。在藝能風格上,對手是完美、紮實而經典;主角技巧不足、不合傳統但充滿生鮮火花與舞台熱力,更能掌握觀眾的心。在個性方面,對手高貴雍容、冷靜矜持有心事;主角則活潑隨和朋友多,有的搞笑有的古怪,但卯起來也是氣勢強大。在社會位置上,對手資歷老且高處核心圈,主角則得從頭開始打拼。這些映照都很精采地呈現了人生的多樣、複雜與弔詭。再來,主角與對手的互動關係,包含「藝能專業」和「人際情感」的層面,更是饒富張力和動力。《玻璃》的真夜與亞弓互相敬慕,卻也有妒羨,這心結在第50話爆發,大打出手。《萬花筒》的空空和蕾拉,從前後輩關係到同台搭檔、競爭,有較親密的同性情誼-這與晚近動漫風氣有關。《交響》的千秋與野田則是互相吸引、追逐而終成伴侶。在以上關係裡,主角與對手在長期交手中休戚與共,相互刺激、補充、改變並推動彼此前進。兩方有所矛盾卻也相互需要,任一方少了另一方,就成了缺憾,一定得兩方共存,才能燃起鬥志。這就是「辨證」的況味。本群作品在這個二元關係上的設定,多少簡化了社會的複雜度,但效果是感人而深具啟發的。

最後再做一個後設的提問。上述諸現象隱含了「學習vs.天賦」、「完美vs.特殊」、「傳統vs.創意」、「英明vs.傻笨」等二元範疇。在這些作品裡,劇本多少偏袒了後面一方,將之設定為主角的立場;反而將形象較正統的一方設為對手,而後者無法贏過前者。這個偏袒的用意為何? 你的意見又為何? 請讀者自行思考想像。

六、沒有爭執的舞台

在藝能圈裡,人與人互相排擠、有點本事就臭屁瞧不起人、同業為爭奪位置而搞心機搞暗算…似是常見現象? 例如《萬花筒》第39話,空空參加慶典大賽,發現參賽者為了勝利而勾心鬥角。此事令她傷心至極、淚灑舞台而退賽。我們不禁要問,優勝與否真能決定藝人生死嗎? 為何沒優勝就得退出劇團呢? 而排擠與陷害的情事,難道是可以默許而不受道德檢討嗎? 本劇對此並未加以批判,好像這是理所當然,請自行應付;還說每個人心底還是「天使心」、「仇恨也是愛」,說服力並不足。幸而,與此風相對的,空空萌生了一個難以理解卻引人深思的念頭──「沒有爭執的舞台」,在此每個人都可以發揮各自的專長與特色,在藝界找到自己的天空,而不用傾軋殘殺。空空雖退出劇團,後來還是重新被接納,超越了那位冠軍而登上新的高峰。這劇情就是對「比賽」、「得第一」的意識型態提出反思(可對照《玻璃》與《交響》中的比賽情節),為人間的群我關係帶出另類的想像,一個和諧共生、百花齊放的園地。現實要上如何辦到,也許很渺茫。不過就觀念而言,此等真摯理想誠屬可貴,而且適用於人間一切領域:職場、政治、宗教等。這是本劇留給觀眾的一個很有價值的命題。

本文進行到這裡,提出了一系列的分析架構,來欣賞和比較作品。這只是提綱挈領的討論,至於作品更細緻的血肉,觀眾可在每集詳細的劇情與對白中繼續挖掘品味。也希望大家不管選擇哪種職業,都能成為自己領域內的達人,也能欣賞其他領域的達人。


圖片來源

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th/thumb/d/d...
http://artistas.flogbrasil.terra.com.br/0b3767a814...
http://i133.photobucket.com/albums/q63/Koucho/Noda...

Posted by 知日部屋屋主 | 評論(10) | 引用(0) | 閱讀(18528)
藤素真假 +
2019/02/11 12:49
KAX +
2008/11/26 10:15
哇真的很專業啊,我都好中意玻璃和交響。特別是玻璃真的很佩服真夜的堅毅。
QQ21 +
2008/09/07 01:08
其实這類少女漫畫看起來真的非常爽,北島真夜是個人看漫史上印象最深刻也是最喜歡的主角之一了.
konchim +
2008/08/26 11:13
好詳細同專業!
玻璃呢套野真係唔錯,好有無線劇集感覺
如果真人版應該更多人鐘意
托 +
2008/08/22 07:52
最近看回Kaleido Star,天使之技不清楚,幻之大技是有經過物理認證的,不過現實不會有人肯表演就是了。花上會令人終身不能上舞台的風險去花大量時間磨練,風險很高不能長期表演,這種表演不付合商業利益,蕾拉是千金小姐為興趣而做就算了,一般特技表演者可是人生事業....(把生命交給人這點又不用擔心,因為雜技就要無條件相信拍擋,不然表演不了。)
amfortas Homepage +
2008/08/17 23:03
感謝前面Shadowzo和don't open板友的回應,確實是相當好的補充,獲益良多。另外,大家不妨也可以將我在本文所給出的分析架構,用在其他題材的類似作品,交叉比較看看。

我在文章開頭說的"角色在艱辛波折的道路上成長蛻變與追求卓越,邁向某種極致的境界或勝利。"廣義地說,涵蓋了許多不同題材。例如武打類的<七龍珠>,<聖鬥士星矢>;運動類的<灌籃高手>,<足球小將翼>;料理類的<美味大挑戰>,<滿漢一番>等。我們可觀察,它們如何運用影音和語言,營造了何種獨特的(不同於本文表演藝術的)美感景象;它們在劇情與角色結構等方面是怎麼鋪陳起來的;而上述不同領域的專業又各自蘊含了何種不同的人性關懷與人際關係。從中可以體察到各行各業之間相映成趣的異同點。
don't open +
2008/08/16 11:37
看完上述文章, 覺得寫得不錯, 長盡分析個中的因由. 不過上文說到『真正的賣點是表現的風格與意境,她們具有神奇「本能」(劇本的不公平設定),經常萌生天外靈感、出乎意料卻又能強烈地撼動人心。』

本人覺得 『神奇「本能」』 並非如文中所說的 『劇本的不公平設定』, 這些故事中所說的本能, 我會意謂為人類潛在的能力, 每個人都會有的, 只要運用得宜, 它便會和你一起成長為自己獨特的能力. 便可像故事中的主角一樣, 發光發亮. 而怎樣發揮, 用在那種方面上, 便要因應個人的愛好, 時間和際遇(正如上文所說的伯樂)而定.
正如真夜一樣, 故事中月影老師對她評價甚高, 甚至點名指明她是紅天女的人選, 外人看來一定會覺得奇怪, 但當他們看完真夜的表演後, 便對真夜有所改觀, 覺得她是很特別, 在舞台上甚至會變成要演出的角色一樣. 當你們羨慕她很出色的時候, 有沒有想到這些特別(本能)是什麼? 月影老師會說是天賦的才能, 我便認為她的專注力、洞察力、領悟力以至啟發性和可朔性比別人強而已. 站在舞台上, 真夜便會將自己的思考模式推向另一個空間, 以感覺來觀察身邊所發生的事物, 再以自己的方式去配合團隊和故事的發展.
當你以真正喜歡的心來做一件事, 一個工作時, 你便不會再理會外來的思考, 旁人的說話, 從而發展到一套忠於自我的理念, 只要將之轉化, 便會引發出新的靈感和撼動人心的事情.
當然漫畫的情節往往是會加入誇張的手法, 像是加上冠冕一樣, 以至給人不公平或是失實的感覺.

但真夜始終也不是天生的天才, 所以仍要有後天的訓練才能得以成長. 反而我會羨慕她的老師─月影千草, 因為能夠遇上一個好老師是很困難, 尢其在創作方面, 很多時候不是老師教你一便明白一的, 所以老師在故事中著實有著一個很重要的化學作用, 要用怎樣的啟發來開啟學生的能力, 在這點上也可以反應到現實生活中.

作者創作出這類型的故事無非也想我們有發展自己另一面的能力而已, 但現實的事實, 是人只是空想而不發揮和實行它. 到底是沒有勇氣, 還是未做便已認為自己一定失敗?
所以多看這類型的動畫也是一種很好的推動力, 至於“天外靈感、出乎意料”等這些事一點也不難做的, 只在乎自己是否想表達出來而已.
shadowzo Homepage +
2008/08/14 21:55
很有趣的解說文,將這三部作品拉起來一拚解的想法很新穎,謝謝文主。

因為很喜歡《萬花筒之星》,來摻兩腳。《萬花筒之星》(港譯:《星夢美少女》)本質上比較接近熱血動運漫畫,不停重複「難題→特訓→超越」的公式,像少年運動作品多一點

《交響》是以音樂牽動感情線,超越難題只是副線,雖然同是談及表現藝術, 兩者風味迴異
九耀 +
2008/08/13 23:33
三百六十行 行行出狀元
Juli +
2008/08/13 09:32
交響情人夢的主角確是野田妹.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
發表評論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
開啟HTML
開啟UBB
開啟表情
隱藏
記住我
暱稱   密碼   訪客無需密碼
網址   電郵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