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暗黑世界 > 論保育意識(二)

論保育意識(二)

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或者我早已對重建麻木了.
從小到大身邊的地方的變化實在太驚人,根本不容許我們去留戀.
我也習慣了用冷莫對待這些變遷.

文明的發展,就是自然的破壞.
一天有人,一天就有人闢地為樓,破壞生態.
多一個人,就多一些破壞.
人類就是這種自私的動物.
當皇后碼頭建成當天,我們就破壞了那個地方的生態,不是嗎?

我亦不是針對皇后碼頭這件事而寫.
我亦不覺得我對皇后碼頭有足夠的認識去投拆/不拆,所以我才不直接批評這批保育人士.

民意是很可怕的一件事,今日順應民意不拆,明日可能又有人絕食要拆.
誰會出來絕食?承辦商,判頭,地盤工人是也.
他們背負的卻是一家幾口的生計,和有飽飯吃但卻去絕食的人是兩件事.
開工不足到頭來要拿綜援,大家都沒有好處.

一個發展項目背負了多少中小企的命運,幾多人的生計?
官商勾結,大官大商可能都刮得一大把油脂,但工程不是一個商家佬就做得來的.
這個項目會不斷判下去.
物料,物流,設計,法律,會計,各行各業全都牽連其中.
整條供應鍊拉動之時,每一個涉及的人都會受惠.
為了回憶,放棄這些實在的利益,值得嗎?

長此下去,沒有一件事是政府能推行得到的.
一個只順從民意的政府絕對是個無能的政府.
我情願看到強政勵治,做錯下台多過董式管治.

又,這班站出來的人,在代表幾多人的民意?
在我眼看來,就只能代表他們的民意了.
反對聲音甚麼時候都有,說反對聲音很大,根本無從稽考.


相關文章: http://www.cuhkacs.org/~scli/blog/2007/07/anti_reconstruction.html

Comments:2

Mathew 2007-08-02 (Thu) 19:22

我覺得係生態方面, 在滿足人類生活須要之後, 再進一步破壞就是不應該. 剛想到一個例子: 昂平360/九龍城寨.

建造昂平360是為了吸引遊客, 但其工程對大嶼山的生態帶來不可挽回的破壞.
如果翻新九龍城寨作為旅遊點, 我可斷言其吸引力不比"美老鼠"差.

這就是我們的領導人/政府官員所具備的規劃能力.

P.S.有機會看看胡恩威的《香港風格》同歐陽應霽《香港味道》, 從中可以看到香港破壞了多少原本可以引以為傲的東西.

思考 2007-08-02 (Thu) 22:28

面對傳統接收民意方式需要過多行政工作、導致效率極慢,現在已經漸漸進入另一重運作模式:參與式民主。透過在政策及規劃的制定過程就加入公民參與,以及有公開、透明的機制,以及第三者之監察,政府之施政效率及吸納民意可以得到更好的平衡。

可惜,對於習慣殖民式管治的香港政府,要接受及邁向新一代管治模式,似乎需要更多時間,

更可惜的是,香港根本連前一步 -- 民主 -- 都未達到。

==================================

皇后採用保育方案,工程毋需停止,工人繼續「有飯開」。建築師已在皇后論壇上說過,如此大的工程,合約正常都是預留修改的 remeasurement contract,技術上是需要不斷修改的。是此工程之大,皇后亦只是其中一部份,要展開填海工程並不受碼頭範圍影響。

Comment Form
Remember personal info

Trackback:0

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
http://www.cuhkacs.org/mt/mt-tb-cuhkacs.cgi/2782.
Listed below are links to weblogs that reference
論保育意識(二) from 夜神的幽玄之間

Home > 暗黑世界 > 論保育意識(二)

Search
Feeds

Pag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