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大藝墟2008的第2天,前半部分參與了一本雜誌有關Maid Cafe的訪問,後半就與與賤櫻大談話,加深了對他上個月遠征水樹奈奈演唱會的了解。

說回場內,某檔好像再次令人有期待。There is something 'Nice' at CWHK25

按在新視窗中瀏覽此圖片



今天從某Miku粉絲手上接回青蛙。原定青蛙是有得跟我去日本玩,只是我出發時沒有空位帶他上機,所以交託給朋友叫他遲幾天帶來日本。後來到我上飛機那天才知自己未到日本行林已經超重,第二天亦在日本買了很多東西,所以唯有放棄青蛙,讓他一個人在香港過聖誕及新年。

按在新視窗中瀏覽此圖片



昨天的團子廣告還在。

按在新視窗中瀏覽此圖片



今天與賤櫻大的對話詳細內容。

根據昨天他的供詞,得出以下背景資料。
12月24日 香港飛成田,再轉乘的士到仙台看水樹奈奈R5,當晚沒有住酒店,而是訓街
12月25日 仙台的士回東京
12月31日 下午4時的士到大阪看R6
1月1日 京都神社祭典 + 舞台探訪
1月2日 京都的士回東京,中途接朋友。
1月3日 當水樹奈奈R7的演唱會/電台工作人員 (對話)
1月4日 - 1月6日 無聊



以下對話內容希望能為大家解開音速的士與及幽靈飛機的謎團
注:觀塘為香港一地名,位於九龍東部。而文中提及香港Maid Cafe就是為於此。
     大阪位於日本中部,與東京相距約500公里
     R6, R7是指水樹奈奈演唱會的第6場(Round 6)與第7場(Round 7)。
     日本比香港時間快一小時。
     「打飛機」,也即是「打槍」、「打手槍」、「OGC」等

Introduction
人A:賤櫻,還錢!
人A:沒錢?拿錢包來看下。
賤櫻:有,50元就有。
人B:何時欠錢的?
人A:除夕那天,在Maid Cafe啊。
琵琶湖:咦,除夕你也有去大阪?
人A:沒有呢。
賤櫻:有去,他有去……
琵琶湖:有去??
賤櫻:不,他有去觀塘Maid Café。
琵琶湖:他也有去看Countdown Live?
人A:我哪有錢去日本呀!
賤櫻:呀,是了,我和你行到另一邊談吧。
人A:什麼?先還錢呀!
賤櫻:我先還你20好了。
琵琶湖:不是吧,他怎麼會欠你錢啊,你誣衊他嗎?
賤櫻:不,我是欠他錢,那好了。
人A:你在Maid Cafe問我借了20元。
賤櫻:我先還20給你。
人A:你說過你會五倍還給我的啊!
賤櫻:是啊,我知,剩低的80我待會給你吧……
琵琶湖:不會吧,他那一天在大阪看演唱會,怎會與你一起?
賤櫻:我是即入即走。
琵琶湖:什麼即時走?
人A:老兄,你在說什麼?你是在觀塘。
(你不要走)
賤櫻:我去完後再走。
人A:你去完那裏後再走?你講清楚一點。
賤櫻:去Maid Cafe。
琵琶湖:但你那一天不是有去看水樹的嗎?為什麼你又會在香港的呢?31日你又去香港Maid Cafe,又去水樹奈奈演唱會?
賤櫻:不是,水樹那邊去不到。去了一些就走了。Maiderland那邊我是中途才加入,不是去足全場。
琵琶湖:但是你怎樣趕得到回來?水樹奈奈那邊晚上10點才開場啊。
賤櫻:差不多啦。
琵琶湖:回到香港也要凌晨一兩點啦。


CHAPTER 1
賤櫻:那時R6是五點半嘛……
琵琶湖:R6五點半?
賤櫻:什麼,不是香港時間嗎?
琵琶湖:R6啦,R6會是五點半?
賤櫻:我是中途離場的。
琵琶湖:R6是Countdown Live,你知不知什麼是Countdown Live?五點半開始,如何唱六小時?
賤櫻:難道我「柒」了?……死了,我「柒」了……總之我那時是中途離場的啦。
琵琶湖:中途離場後你立刻上飛機?
賤櫻:當然啦。
琵琶湖:不是呢,沒有可能的。我自己記得很清楚R6是晚上10時開始,肯定不是五點。還有大阪機場的尾班機是4點多,之後就關門了,晚上回港的航班是沒有的,沒有飛機可以回香港。

琵琶湖:你坐包機回來的?
賤櫻:是啊。
琵琶湖:你自己包一架飛機回來的?
賤櫻: 不是,我是坐尾班機回來的。
琵琶湖:沒有,你不會趕得上。
賤櫻:趕得及,不然我怎可能來到……
琵琶湖:趕不及,根本就沒有那一班飛機。哪會有這樣神奇,你又會比我更清楚?我坐飛機的次數不會比你少很多啦。
人B:你是不是轉機的啦?
琵琶湖:轉機的話不就更久嘛。
賤櫻:轉機用時會比較久一點。
琵琶湖:在哪裏轉機?據我所知,大阪飛香港沒有機可轉。
賤櫻:在台灣那裏。
琵琶湖:台灣那班機你也趕不到吧。
人B:那即是你轉機回來的吧?
賤櫻:是的,如果直接回來那我也不可能趕上啦。
琵琶湖:不是,問題你根本上不到台灣那班飛機。
賤櫻:上到。
琵琶湖:台灣那班機後還有直航,台灣那班還未到最後那一班。總知如果你可以去到五點那場演唱會,是不可能趕回香港的。但是我可以肯定演唱會是十點開始。
賤櫻:我是遲了就遲了……總之我確實遲了,時間上我是遲了……
琵琶湖:你騙我的吧?其實你沒有去Maiderland,不然怎可能這樣?
賤櫻:有可能
人A:我是見到他進入Maiderland的。
琵琶湖:你瘋了吧,沒有可能趕到回香港的。
賤櫻:可以趕到,當然可以趕到!我是在後半段才什麼什麼,我來到的時侯他們已經在什麼什麼的了……
琵琶湖:你幾點到香港?哪裏有這一班機?讓我查一查……這麼好?可以這麼遲在大阪離開的話我平時就不用太早走啦。
賤櫻:不是,我已經是轉,你本來就是直……
琵琶湖:我直航試過,轉機也試過。
賤櫻:趕得及。
琵琶湖:趕不及的嘛,轉機怎可能快過直航?
賤櫻:不是,直航嘛……
琵琶湖:直航會比轉機慢?你說一輛車直線行,還是L字行快些?沒有可能,這是連小學生也會知道的常識。而且你那飛機升降時也會減速,還要停一小時上落客,無緣無故已經延遲一小時了。你知不知道飛機一小時可以飛多遠?已經可以飛到九百公里了。
賤櫻:不是,如果這樣轉的確是浪費了些時間,但不過如果……因為我在中途……賺回一些時間
琵琶湖:但坐直航一樣賺到時間。
賤櫻:不是…嗯,直航是賺多一些,不過我什麼嘛……
琵琶湖:那你何時到香港?
賤櫻:我那時已經很晚了。
琵琶湖:都說沒有那一班機,我不知你是如何回來的?你在哪裏上飛機的?大阪哪個機場?
賤櫻:呃……
琵琶湖:你從會場到機場也要一點時間的,只是那一段也要用上一小時多吧,哪能回到香港?
賤櫻:不是,因為我那時是中途離了場……
琵琶湖:我當你五時半開場一分鐘就走,那你到機場時已經七點,你知不知機場有多遠的?大阪的機場不是在大阪的。
賤櫻:一小時半。
琵琶湖:一小時半?我不是。
賤櫻:那麼快?
琵琶湖:什麼?我不是在說那程飛機,我是在說到機場的時間。
賤櫻:……
琵琶湖:去機場差不多一小時半。
賤櫻:有那麼快嗎?我記得好像……
琵琶湖:那豈不是用更多時間?
人B:我當你最快吧。
賤櫻:那時已經是最快的了。

CHAPTER 2
琵琶湖:那你即是七時半上飛機吧。你是不是通常一到機場就即時上飛機,是不是一行入機艙就會立刻關門起機那種。
賤櫻:嗯,都是立即衝的了,如果不衝就真的趕不及。
人A:你七時上飛機,那你回來香港要多久?

(中略)

琵琶湖:那你又怎樣再去看「京都神社祭典」?
賤櫻:又再走過。
琵琶湖:何時上飛機?哪會趕得上?
賤櫻:早上又再走過。
琵琶湖:早上直接飛京都?
賤櫻:是的。
人B:你的航班時間是?
賤櫻:差不多……
琵琶湖:你不是飛東京、大阪,而是直接飛京都?
賤櫻:要轉機。
琵琶湖:又轉?直接轉到去京都?
賤櫻:嗯。
琵琶湖:你的行程還真強大嘛。
賤櫻:因為那邊是晚上來的,所以我可以不用太早去。
琵琶湖:什麼?你那一晚回了東京啦。
賤櫻:不是,是京都之後才是,但之前就不是的。
琵琶湖:京都那一晚你回了東京嘛。
賤櫻:京都到東京,再從東京回來的。
琵琶湖:東京才回香港?是那時的事?31日?
賤櫻:之後,之後。
琵琶湖:3號?對了,即是看完R7的事。但是我現在是說1月1日的事,你早上飛京都,京都你玩一輪……
賤櫻:我沒有玩一輪……
琵琶湖:但你說去「神社祭典」嘛。
賤櫻:我下午才開始做……做……搞一些事……
琵琶湖:你搞活動,你搞祭典的?
賤櫻:不,我寫繪馬的。
人B:你寫了多久?
賤櫻:超過幾小時,應該也有三小時。
人B:三百塊,還是四百塊?
賤櫻:沒有三百塊那麼多。
人B:沒有三百塊的嗎?
賤櫻:二百九十多吧。
琵琶湖:二百九十多塊用了多少錢?
賤櫻:一塊五百日元。
琵琶湖:那即是……你很有錢呢,買繪馬也用了十多萬日元,即是上萬港元啊!
賤櫻:只是做善事罷了,我想積陰德。
琵琶湖:你做得虧心事多嗎?
賤櫻:對啊。
人B:你做過些什麼來?
賤櫻:很多很多,too many。
琵琶湖:不是吧,但是水樹奈奈演唱會是十時開始的。
賤櫻:總知那時……
琵琶湖:哪有「總知」,那個一定是十時開始的。
賤櫻:你是在說香港時間還是那邊時間的十點?
琵琶湖:日本時間十點,香港時間九點。
賤櫻:想一想先,那差不多呢……
琵琶湖:她場場也是五點的,但因為大阪那場是Countdown Live,所以才是在十點而不是五點。
賤櫻:那邊特別……什麼嘛,所以……對啦,都是……
琵琶湖:實在令我難以相信,怎可能在一小時多從大阪回來香港呢?
賤櫻:不用一小時多……
琵琶湖:只是去機場也是一小時多啦。
賤櫻:你在香港……你在香港回去那裏也不要一小時多那麼久啦。
琵琶湖:那要多久?
賤櫻:在香港那裏到觀塘也不要一小時多,一小時內可到。
琵琶湖:現在說大阪飛香港。
賤櫻:哦,大阪飛香港的士很快。
琵琶湖:大阪的士香港?你在說什麼?
賤櫻:不,我說坐的士由會場到大阪那裏。
琵琶湖:的士從會場到機場?
賤櫻:我相信應該是在那裏賺了一些時間。
琵琶湖:那段車程很久。我超速很多也要用上一小時,你那架的士不會超速,所以應該要用上一小時多。
賤櫻:那如果……如果……
琵琶湖:我當你十點即時走,十一時多到機場,立即上飛機也沒有可能十一時半回到香港。對不對?沒有可能的。是不是你沒有去到水樹奈奈那邊?是不是你去了「香港的水樹奈奈」?
賤櫻:不是,我沒有與他們談過,他們也不知道我的時間。
琵琶湖:什麼他們?誰?
賤櫻:香港那邊。
琵琶湖:香港那邊沒有關係,現在水樹奈奈她自己說演唱會在十時開始。
賤櫻:如果是這樣,的確是我遲了,應該我是一入場就走了。

琵琶湖:入場即走也趕不及,你應該在入場前三小時就已經要走了。這樣做的話你根本沒有進過場。
賤櫻:可能入過場
琵琶湖:沒「可能」,什麼叫「可能入過場」?是不是有些問題呢?
賤櫻:我弄錯了時間。
琵琶湖:沒有弄錯,你有去看水樹奈奈的Countdown Live,也有去到Maiderland的活動嘛。
賤櫻:不是,Maiderland應該係比較後的時間……
琵琶湖:Maiderland的活動何時開始?十時、十一時還是十二時?我當是十一時吧,根本不可能在十二點開始嘛。
人A:九點開始。
賤櫻:我是後來才到的。
琵琶湖:何時到的?過了12點沒有?
賤櫻:過了11點。
琵琶湖:我當你12點到Maiderland,即是日本時間凌晨1時。那水樹奈奈是在晚上11時開始,中間只有3小時,3小時內如何從大阪市中心去到Maiderland門口呢?我絕對做不到。

(中略)

琵琶湖:與會場沒有關係,現在是晚上10點開場,你能進場即是證明了你10點在場內,但問題是你不可能趕得及回香港。
賤櫻:讓我想下……
琵琶湖:難度你有私人飛機?
賤櫻:沒有,沒有,這樣一定沒有。
琵琶湖:那你沒有可能回到香港吧。最後一班機五點多就走了,那你要等第二天早上才可以回香港,既然你沒有私人飛機的話。
賤櫻:沒有。
琵琶湖:你沒有私人飛機,那你如何回香港?
賤櫻:應該回得到……
琵琶湖:不可能回到的,航班時間是航空公司訂,不是你訂的。
人A:但問題你十一點多時,人已在Maiderland門前了。
賤櫻:差不多呢,如果你是說十一時半的話。
琵琶湖:那你十一時半已經站在門口了…….
賤櫻:不是,還不是站在門前……
琵琶湖:我當你十一時半在香港,但你十時還在大阪,不可能,這件事是不可能的。
賤櫻:XXX
琵琶湖:會不會是你有記錯?
賤櫻:或者要回去查一查。
琵琶湖:但是你肯定自己到過Countdown Live?至少有一秒?
賤櫻:差不多。
琵琶湖:也有到過Maiderland吧。
賤櫻:Maiderland是晚得很厲害。
琵琶湖:但是12點前,即是與很多人一起倒數,很開心的。為什麼你不看水樹奈奈那邊的Countdown?你寧願放棄水樹奈奈……
賤櫻:不需要啦,這種事……也不是,雖然說也很重要,只不過……
琵琶湖:但是你還是解釋不到你如何回到香港。不可能回到香港,不可能的,1000%不可能。
賤櫻:等我先想下,大阪到香港的確要3小時……
琵琶湖:現在不是飛機坐了多少時間的問題,而是沒有飛機,除非你有包機。
賤櫻:沒有……我沒有包機。
琵琶湖:你不是有私人飛機的話,那如何回來?
賤櫻:如果你這樣說,那真是要看回時間。
琵琶湖:不用看,沒有飛機會晚過9點的。

(中略)

琵琶湖:會不會是你記錯?會不會是你沒有去水樹奈奈?不可能嘛,如果你能去到水樹奈奈,那我也能去到Rainbow Gala啦。
賤櫻:難道我記錯?
琵琶湖:我也很想去水樹奈奈那邊,但是我也去不到。
賤櫻:我想下……
琵琶湖:就算給你一堆飛機,任你怎樣弄都是不可能。
賤櫻:難道我記錯時間?記錯事情?記錯了什麼呢?
琵琶湖:是不是記錯了沒有去水樹奈奈啊?
賤櫻:……
琵琶湖:有沒有票尾之類的東西?或者登機證、護照那些。
賤櫻:我現在沒有。

(中略)

琵琶湖:你那班不存在的航班機票又如何弄出來的?
賤櫻:我怎知如何弄出來……
琵琶湖:怎可能會不知?那是你自己坐過的飛機啦。
人B:記不記得是什麼航空公司?
賤櫻:日航。反正都是那三間公司吧。
琵琶湖:日航?日航如何在台北轉機?
賤櫻:不是日航就是國泰、港龍,都是這三間公司的了。
琵琶湖:港龍?沒有港龍機去大阪的。算吧,可能你又記錯。
賤櫻:可能真是我記錯。
琵琶湖:日航真的不會在台灣轉機的。
賤櫻:可能我記錯了。
琵琶湖:你什麼也是記錯,會不會是所有東西也記錯了?
賤櫻:沒有……
人B:有什麼你是肯定的?
琵琶湖:Maiderland是不是也是記錯的?是不是沒有到過Maiderland?
人B:或許可能真的沒有到過Maiderland。
賤櫻:(沉默良久)……有去過Maiderland。
人B:有去過Maiderland?我沒有什麼印象。
賤櫻:照理應該去過。
人B:你幾點到的?我見過你?
賤櫻:真的忘記了。總知我來到的時候是過了11點半,我打電話給你們的時間已經……那時還未到Maiderland。
人B:還未到Maiderland……
賤櫻:在中途,正在乘車過來。
人B:你11點半在?
賤櫻:還未到Maiderland門口。
人B:你11時半還未到Maiderland門口?
賤櫻:那時在時間上已經算很勉強了……
人B:你未到Maiderland門口?沒有車的了。
琵琶湖:不,有的士。
賤櫻:是呢。
人B:對啊,有的士……

(中略)

琵琶湖:我剛問了朋友,他們也說水樹奈奈是在晚上10時開始的。
賤櫻:真是怪……
琵琶湖:不是很怪,還是你自己才是怪怪的?哪有這麼怪?
賤櫻:真的要找找……
琵琶湖:難道水樹奈奈會騙你?
賤櫻:當然不會啦,可能真的是我記錯,不可能……
琵琶湖:你到底有沒有去過?
人B:其實會不會是你真的記錯了,你沒有到Maiderland?只是人家胡扯,人家誣衊你。
賤櫻:怎會啊?
人B:假若你沒有到Maiderland,那所有事情就成立了。
賤櫻:怎會啊?
人A:但問題是是他真的出現在Maiderland。
賤櫻:對啊,我真的有去Maiderland。
琵琶湖:那你有沒有證據證明你去了看水樹奈奈?
賤櫻:呃……
琵琶湖:應該不難證明的吧。
賤櫻:我可能真的沒有證明。
琵琶湖:我現在不是要去證明你有沒有去到演唱會,我不會懷疑你沒有去,只是覺得你記錯了一些事罷。但是你又如何在1小時內從大阪回到香港?你是不是有直升機能到機場?但光是去機場都已經趕不及了啦。
賤櫻:我沒有做這種變態的行為,預約的時間也要什麼之類的吧……不可能的。

人B:你之前幾天都是在街上過的嘛,那你就有時間可以……
賤櫻:聽不懂……
人B:你之前都是在遊蕩嘛,那你當然有時間可以安排……會場那邊有直的機坪的,難道你沒看到?
賤櫻:沒有啦!不然我那時已經到了啦,怎會啦!
琵琶湖:會場有直升機坪但又哪有這麼容易進去啊。
賤櫻:對啦,所以根本不可能嘛,只剩下那幾小時的時間……
人B:不是指那幾小時啦,你之前也可以安排的吧?
賤櫻:沒有啦,我沒做過這種安排,根本不在預算之內。


CHAPTER 3
人B:沒預算?那你帶了多少錢到日本?
賤櫻:打算……都是基本上……都是……呃……
琵琶湖:大概多少錢?有沒有一百萬日元?
人B:你換了多少錢?
賤櫻:呃……沒那麼多……
人B:你帶了多少錢去換?
賤櫻:呃……
琵琶湖:多少日元?
賤櫻:轉一轉就都差不多40多萬了。
琵琶湖:40多萬裏面買繪馬已經花了20萬,你買繪馬已經用了你一半經費?
賤櫻:不是,那要來回的呢……
琵琶湖:什麼來回?
賤櫻:哦,你們在說總數用了多少吧?
琵琶湖:是啊。
賤櫻:哦,全部就過100萬啦,我以為你說只是某幾天的開支。
琵琶湖:記不記得500萬還是300萬?這種大數目不可能忘記吧?大概用了多少,給我作為一個參考,等有機會學一學你這種「豪華團」嘛。
賤櫻:不豪華的。
琵琶湖:這樣還不算豪華?
賤櫻:根本沒酒店住,只是過一些露宿生活啦。
琵琶湖:這個只是你喜歡露宿街頭而已。
賤櫻:我也不喜歡的。
琵琶湖:說真的,酒店一晚只是三四千日元,現在你是在說500萬日元。
賤櫻:也不是不喜歡,但是為了遷就時間才……
琵琶湖:我就當你不喜歡住酒店好了,我只是想知你大概用了多少錢。
賤櫻:差不多200萬。
琵琶湖:200萬也只是10多萬港元左右,很少呢。
賤櫻:如果港元的話,我記得至少也用了20萬的。
琵琶湖:那差不多300萬日元,唔……很正常嘛。
琵琶湖:說回來,你坐的士時,東京去大阪也起碼50萬日元啦。
賤櫻:差不多啦。
琵琶湖:那樣你來回一次也要用上100萬日元了。
賤櫻:不是我全付的,因為有些時間不是只有我一個人坐的,有其他人坐的,大家會湊錢的。
人B:那即是說那程的士是不是像巴士那樣,有人中途上下車?
賤櫻:類似這樣,有些時間是這樣,有數程車也是這樣。
琵琶湖:「泥艋的」?
人B:那的士司機不就是巴士司機?
賤櫻:對啊,變了小巴。
琵琶湖:的士司機到了大阪後你們怎樣處理他?叫他回去?
賤櫻:叫他在那裏等。
琵琶湖:等客回東京?
賤櫻:是的,那時有一班….#*(^[email protected]
琵琶湖:即是你不會給回車錢他回東京的?
賤櫻:大家會湊錢的。
人B:那就不是50萬這樣簡單了,變了一程也起碼要100萬日元。
賤櫻:不是我一個人付。
琵琶湖:5個人也要每人20萬日元了。
賤櫻:就是了,20萬,差不多,那時我付了10多萬的。
人B:20萬……
琵琶湖:那個咪錶如何顯示100萬的?我從未見過。
賤櫻:我不知。我不知它如何跳的。他計了出來….#*&(@%$
琵琶湖:那個咪錶只有5位數,我不知它如何……
賤櫻:我不知道為的士司機怎可以計出來啦,可能它是分段收費的。
琵琶湖:即是每跳到99999日元就會記一次,那司機便要每10分鐘叫醒你付錢一次?

(中略)

琵琶湖:的士去Maiderland不計行李費要多少錢?讓我參考一下。
賤櫻:500元有找。
琵琶湖:廢話嘛,我也知道500元有找。
賤櫻:我記得好像超過300的。
人B:超過300
賤櫻:差不多啦。
人B:但是那一程沒有人夾錢的。
琵琶湖:300多元罷,都掉進海了,吃一頓飯都花掉啦。

CHAPTER 4
琵琶湖:你那些的士錢,小巫見大巫啦,你知不知道你一程的士是多少錢?你有沒有計過剛才那些的士是多少錢一程的?
賤櫻:剛才?
琵琶湖:你剛才說我那程的士,20萬日元那一程。
賤櫻:沒有算過……
琵琶湖:你知不知道那一程的士已經要1 萬5千港元,300元算得上什麼?
賤櫻:(大驚)是嗎!?
琵琶湖:唉,你坐一程的士已經花了1 萬5千港元,你知不知道?
賤櫻:真的很貴……
琵琶湖:就是啦。
人B:其實你的朋友也很有錢,不如你介紹給我們認識吧。
琵琶湖:你坐一程的士,5個人要7 萬5港元,你覺不覺得自己很有錢?坐飛機都沒那麼貴。
賤櫻:我覺得你們比較有錢。
琵琶湖:我肯定沒這麼有錢。
賤櫻:我覺得你們那些人很有錢。
琵琶湖:哇,我真的坐不起7 萬5千元的的士啦,我坐飛機也不用這價錢。
賤櫻:如果是香港你就覺得貴,但是在日本的話我覺得不是很貴。一程的士本來都要超過20萬。
琵琶湖:你要知道20萬日元其實是1萬5千港元……
賤櫻:即是差不多我一個月的薪水。
琵琶湖:你一個月只有那麼少?
人B:你早前不是說過5萬?
賤櫻:沒有,沒有這麼多。
琵琶湖:那麼少,你那有300萬用來玩?
賤櫻:這些……儲回來的嘛。
人B:你儲了多久?
賤櫻:都很久了。
琵琶湖:但是你不停的去嘛。你上次Comiket有去,Tokyo Game Show又有去,我很羨慕你能去到Tokyo Game Show啊。

琵琶湖:不用錢的嗎?你下機後的士到海濱幕張那裏又要用上3萬日元。這樣過去一次,最少也要用上六七千。你動不動就花六七千元去一天,其他日子也久不久去一天,你肯定不是用那1萬5千的薪金去玩的話,就肯定有其他方法賺錢,隨便賭一賭也贏10萬回來。
賤櫻:之前一直也有儲錢。
琵琶湖:之前能儲多少?你已儲了過百萬?
賤櫻:不是……
琵琶湖:你沒有百多二百萬,甚至一千萬傍身,哪來會夠錢用來去日本?你不要對我說只是儲錢……
賤櫻:如果你是做一份工就難,但如果是很多份……
琵琶湖:如何做很多份?你現在說一份工1萬5,那是不是另外還有一份是5萬的?
賤櫻:一份是1萬5千。
琵琶湖:另外那些是五、六十萬?
賤櫻:不不不,沒有那麼多。一時多一時少。
人B:最少有多少?
琵琶湖:通常一個月會有多少?一個月有沒有3萬?3萬也只是僅僅夠用。
賤櫻:真的不知道,不一定的。
琵琶湖:那大約呢?
賤櫻:一個月應該至少有3萬。


CHAPTER 5
琵琶湖:你是不是真的記錯了沒有到水樹奈奈,沒有可能去得到,真的沒有可能,10時開始的。
賤櫻:記錯?真奇怪。
琵琶湖:水樹奈奈跟Maiderland你只可以去其中的一處,不可能同時去兩處的。我可以很肯定跟你說是不可能的。
賤櫻:Maiderland是剛剛趕得及到場的。
琵琶湖:不是趕得及,而是不可能同時去到兩處的。除非你擁有私人的飛機。那個時間是沒有航班從日本任何一個地方飛往香港任何一個地方的。
賤櫻:那麼奇怪?
琵琶湖:我幫你問一問吧,但你能夠肯定自己兩地都有到場?
賤櫻:Maiderland我一定有去,香港那邊已有證人。水樹奈奈那邊只剩我一個人,若真的記錯也不出奇呀。
琵琶湖:但是水樹奈奈演唱會也有可能記錯,你也會不會連今天也會記錯作Comic Treasure 11吧?記錯不是太好吧?
賤櫻:連這個也記錯的話就很糟糕了。我應該不會記錯作這個的。
琵琶湖:這個當然不會記錯,這個活動是今天的嘛,請不要嚇我吧。
賤櫻:我知道哦,所以我便說我沒有到呀。
(人E一等人到)
琵琶湖:啊,對於航班,你們比我更了解。我不是太清楚,賤櫻他說夜晚七時多在大阪飛往香港,請問到底有沒有這航班?
人E:那裏有呀,如果有我也想乘搭呀!
琵琶湖:那就奇怪了,根本就沒有此航班……但是這人兄卻能夠飛回香港。他們乘飛機的次數比我多,一定比我更加清楚的。
賤櫻:那麼奇怪?
琵琶湖:他們是專業人士……

琵琶湖:(對人E)今天攝影的收穫如何?
人E:二百枚左右吧。
琵琶湖:那便跟賤櫻去日本買的繪馬數量差不多?
賤櫻:沒有沒有,他還沒有多到三百枚。我的繪馬數量也只是290多枚的。
琵琶湖:對了,剛剛說起一個很難解的謎團,就是那天賤櫻他11時多在Maiderland出現,但是那天水樹奈奈演唱會是10時開始的,而且他也說自己是入過了會場的。又說那晚有航班飛往香港,試問要如何解釋這件事呢?
人E:經種子島吧。
琵琶湖:(對賤櫻)既然你十分肯定自己進入了水樹奈奈演唱會的會場,之後乘的士往機場。我計算你十五分鐘便抵達了,然後飛機也給你登機後才關閘。
賤櫻:是呀,我是剛剛好登機的。
琵琶湖:打個比方說那次航班預定是10時起飛的,那你便是9時59分登上客機的?
賤櫻:類似是這種情況。
琵琶湖:即使是這樣也不合理呀。那飛機是否特別快的?是否用音速三倍的速度來行駛的?
人E:有沒有搞錯呀?音速三倍!當然是十倍啦。音速是時速多少公里?音速便是時速900公里。
琵琶湖:那便是音速三倍嘛,他一小時由大阪飛往香港。
人E:當然不行,一定要十倍。要是音速十倍的話,便是時速9000公里,即是等於花費了十分鐘時間回來香港。那麼你陸路交通也需要時間的嘛。
琵琶湖:呀,我忘記了不是在啟德機場降落的啊!是我弄錯了,你是經由赤臘角機場抵港的。
人B:對對,是我們的錯。
琵琶湖:我在家玩Flight Simulator常在啟德機場降落的。
賤櫻:我以為你們不會誤會,機場不是只得一個在運行的嗎?
琵琶湖:那麼你更如何解釋只花一個小時多的時間便由水樹奈奈演唱會會場到達Maiderland會場的門口呢?
人E:專機。
琵琶湖:專機也趕不及吧,因為需要音速十倍的。
人E:都說了是經種子島,還爭論甚麼,種子島見吧!
琵琶湖:那究竟要怎樣解釋呢,是不是途中真的有問題,是你沒有去到Maiderland吧。是不是你記錯了日子?是1月2日才到達maiderland吧?那天你是不可能去到Maiderland的。
人C:去Maiderland幹甚麼?去了奈奈還去Maiderland?Maiderland每天也可以去到,可以水樹奈奈演唱會不是每天都可以去到。
人D:嗯,這是重點。
人B:你既然入到了會場,那又為何要再次出來,那麼可惜啊!
琵琶湖:他為了趕回香港去Maiderland的倒數,不理會水樹奈奈嘛。
賤櫻:也不算是的,只是有其它原因而已。
琵琶湖:我不理會你的原因是甚麼。我只想知道你如何從大阪這麼快就可以回到香港。我時常都浪費了半天的時間在飛機的旅程上。你既然有方法賺那半天的時間,我倒想跟你好好學習一番。
人E:那你有沒有金錢?沒有就不要那麼多怨言。
琵琶湖:他早就說明了他不是坐私人飛機的。
人E:都說了他是乘搭火箭啦,靠!還有甚麼好說?來來去去就是纏繞著飛機這個題目。我跟你說,你不要跟我挑戰物理定律。
琵琶湖:稍等一會。賤櫻,那你是否乘搭火箭回來的?
賤櫻:不是呀!
琵琶湖:看!他都說不是呀。
人E:兄台,那你又是乘搭甚麼飛機呀?用來「打」的那些?
琵琶湖:如何呀,賤櫻你是否打飛機回香港的呢?
人B:他可能是用打飛機時所產生的反作用力把自己推回香港啦。
(全場大笑)
賤櫻:你們這樣弄得我十分無奈。
琵琶湖:我比你更加無奈。你快解釋一小時內如何返港。我是很想相信你的,但我不知現在應該如何信你才好。你不要令我失望才好,我可是一直都很仰慕你的。
賤櫻:話不是這樣說,應該是我仰慕你才對。
琵琶湖:Tokyo Game Show我就去不了,而你卻只用了一天時間就去到了,我不行呀!
人E:你頹廢而已。人家是神人,你不要隨便向神挑戰嘛。
琵琶湖:Game Show去一天是要錢的,一日來回是不行的。
琵琶湖:他在東京坐的士去大阪,我很仰慕這種事
人D:而且還要是1小時。
人E:The Speed Ultimate
人B:新海誠?
琵琶湖:新海誠慘敗。



CHAPTER 6
琵琶湖:你R5那天直接從成田機場的士到仙台,用了多少時間及用了多少錢?
賤櫻:一小時半。
琵琶湖:嗯?比起去大阪還要久?
賤櫻:差不多。
琵琶湖:不是呢,東京仙台的距離只是東京大阪距離的三分之二,為什麼會更久?
賤櫻:三分二?不是五分四嗎?
琵琶湖:是三分二。東京去大阪都只是1小時,去仙台反而1小時半,沒有理由的……原因為什麼?因為燈位多了些?
賤櫻:如果不是四分三,而是三分二的話,應該沒有1小時半那麼久,可能我計錯。
琵琶湖:多少錢,十多萬日元?還是二百萬日元?
賤櫻:不不不……
人B:你去仙台時有多少人?
賤櫻:5個人。
琵琶湖:你有沒有想過到那邊當的士司機?那邊可以賺很多錢。
賤櫻:我沒有的士牌。
琵琶湖:你想想?
賤櫻:只是做旅遊生意?
琵琶湖:1小時就可以賺到你幾個月人工,你覺不覺得有些問題?
賤櫻:所以我下一世不當香港人。
琵琶湖:算了,水樹奈奈那個已成不解疑團,我想我會上網問一問朋友。我真的很想說服自己相信你是有去到Maiderland,但事實上我不信你有去Maiderland。

琵琶湖:剛剛有人提起說你在12月25日AGS後一起去看燈飾。
賤櫻:不是……白痴,不是那天。
琵琶湖:那又是哪天?
賤櫻:26日。
琵琶湖:那你即是26日又回香港?
賤櫻:是,下午。
琵琶湖:然後27日又飛回東京、大阪還是京都?
賤櫻:東京。
琵琶湖:東京又去大阪看演唱會,為什麼不直飛大阪?浪費時間。
賤櫻:呃……沒有什麼原因。
琵琶湖:那你記不記得你1月1日那天早上是飛大阪還是京都?
賤櫻:飛京都。
琵琶湖:飛京都?有什麼航空公司飛京都?
賤櫻:下午機的。
琵琶湖:你不是早上出發,下午到京都的嗎?
賤櫻:是……那早上無……所以下午%#$^%^%$&
琵琶湖:有什麼航空公司飛京都?
賤櫻:下午的……下午$^%^#@
人E:什麼?京都?老兄,我說京都啊……
人D:真的很少飛機可以去到京都。
賤櫻:不記得了。


CHAPTER 7
琵琶湖:為什麼你Blog有寫由衣演唱會的?
賤櫻:我寫給別人。
琵琶湖:你寫給別人?你都沒有去到由衣演唱會,你何來有東西可以寫給別人?
賤櫻:那是人家先寫給我,我再寫回給他。
人B:為何要這麼麻煩?
賤櫻:一點也不麻煩。
琵琶湖:我不明白你為何要寫來寫去。你根本沒有去到現場,你寫甚麼呢?
賤櫻:我寫關於歌的東西。
琵琶湖:歌的東西?那由衣她唱了哪幾首歌?
賤櫻:我忘記了。
琵琶湖:哇,那麼快便遺忘了?
賤櫻:我又不是由衣控,我何來會記得呢?
琵琶湖:你不是由衣控那又模仿別人寫由衣?
賤櫻:那麼我是開電台的嘛,電台要播歌,所以關於歌的東西我也要寫一寫的。
琵琶湖:你是開甚麼電台的?
賤櫻:播歌的那些。
琵琶湖:在哪裏播的?是不是大氣頻道?還是民間電台?
賤櫻:即是自己玩的那些。
琵琶湖:即是民間電台?
賤櫻:網上吶,不是民間的。
琵琶湖:即是不能用收音機收聽的?
賤櫻:可以,即是要用某些軟件來能夠收聽的。
琵琶湖:是哪些軟件?
賤櫻:即是Media Player升級了那些。
琵琶湖:即是升到10、11就行了嗎?不用安裝那些麻煩的plug-ins就行了嗎?
賤櫻:基本上你只要連結回Media Player的官網,按一下「更新」類似的……
琵琶湖:是啊,我已更新了。
賤櫻:那已經能夠聽到的了。今晚8時半DeJP電台,另外日本那方面都有一些其它的電台可供收聽的。
琵琶湖:日本電台?日本的甚麼電台?日本有很多電台的。
賤櫻:都是播動漫歌曲的那些。
琵琶湖:動漫歌我用不著去日本聽吧!
賤櫻:沒有,上網而已。
琵琶湖:那麼日本電台是在日本開台還是在香港開台的?
賤櫻:在日本開台,我們那邊會有人……
琵琶湖:是說中文,還是說日文的?
賤櫻:是說日文的。
琵琶湖:那你會不會也一同說話的?
賤櫻:嘉賓?……最多也是在MSN裏談。在MSN,拿著個咪……

CHAPTER 8
琵琶湖:你也很利害,能夠同日本人溝通。
賤櫻:MSN而已。
琵琶湖:我很差啊,時常都聽不到。日文又很廢,聽得不清楚。
賤櫻:我比你還廢啊!
琵琶湖:何來呀?你的日文一定很棒呀。
賤櫻:我不行呀……我……
琵琶湖:你有考試呀?考了多少級?
賤櫻:不要提了。
琵琶湖:過了一級沒有?沒有理由還沒有過的。
賤櫻:不提也罷。
琵琶湖:不是呀,你早陣子……今年才考一級吧?我聽那個誰說的……
賤櫻:大叔?
琵琶湖:對呀,對呀,他說他在考試途中打電話給你,那天我還在Maiderland等著你的哩!
賤櫻:那次是呀,我是遲了才來到的。
琵琶湖:是呀,是呀,那你即是考過了二級吧!
賤櫻:幸好不用考聆聽呀,考聆聽的話已經不合格了。
琵琶湖:你開電台的,當然要有聆聽環節才能夠大量得分啦!
賤櫻:那些聆聽不關事的,是沒有我的份兒。我只是聽歌而已。
琵琶湖:那關係不是太大而已。

(等一會)

賤櫻:那當然要聽香港最受歡迎電台,《動漫廢物》啦。
琵琶湖:《動漫廢物》是香港最受歡迎電台?不是你那個嗎?
賤櫻:不是,不是。
琵琶湖:你那個電台厲害,還是《動漫廢物》比較厲害?
賤櫻:當然是《動漫廢物》比較厲害吧。
琵琶湖:《動漫廢物》那麼廢,光聽名字就知道啦。
人B:《動漫廢物》是廢的哦,因為我每次按入去都總肯定聽到的啊。
賤櫻:一定能夠入去收聽的。
人B:但是你那個電台是客滿的。
琵琶湖:是呀。
人B:客滿就是等於受歡迎呀,證明你的電台十分Popular。
琵琶湖:那麼你的電台一向都客滿。
人B:是有這回事的。
琵琶湖:對呀,未開台時已客滿,試問我又怎麼能夠聽得到呢?
賤櫻:是呀,想聽的聽眾在頭幾分鐘已經「入場」坐好了位置。
琵琶湖:但是要如何聽得到呀,有沒有Login的那些?
賤櫻:通常都不用Login的,直click入去就能夠聽到的……
琵琶湖:喂,某某,現在能不能夠上網?(對賤櫻)不如過去介紹一下你的電台吧。
賤櫻:甚麼電台呀,還沒有夠時間。
琵琶湖:要如何連結呀,有沒有網站之類的東西?
賤櫻:要到時間才有的。
人A:不如你說一說要如何進入吧。
琵琶湖:你現在給我那個連結,我今晚8時半一試。你今晚會不會開台呀?
賤櫻:我今晚不上呀。
琵琶湖:那你可以先教我如何去收聽吧,你現在連結你的網站看看?
賤櫻:Link一向是隨機的,因為每個IP都是不一樣的。

因為不是去種子島,長江七號也幫不到你了。

按在新視窗中瀏覽此圖片


相關資料
Varsity Online, School of Journalism and Communication,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 March 2008 Issue, Lifestyle
1月20日 理大藝墟2008~琉璃雪華~ 2日目
1月19日 理大藝墟2008~琉璃雪華~ 1日目
Tags:
社員日記 | 評論(38) | 引用(0) | 閱讀(23744)
J
2008/06/11 00:14
我是路人,看到真的笑到死。
裡面一些詭異到爆掉的邏輯還有根本不可能的交通,
我合理懷疑賤櫻是火箭人,一拉繩子就直飛月球。
再來,賤櫻有「雙重存在」。
而且有誰辛辛苦苦去了演唱會不聽就立刻返航的?
而且說到一個月薪水與去日本一次的錢那裡我更是笑歪……
建議找醫生去了吧!
不愧是網路超有名的「免費の午餐」(笑翻)

這個名字起的好(拇指)
C.H.U
2008/01/27 08:23
這是第二魔法
平行世界干涉阿!!<O>
何英
2008/01/27 06:05
R6當天下午5點仍在[物販]隊伍食西北風的我忍不住路過...
無料の肉
2008/01/27 03:12
其實是有可能的,只要這個世界上有兩個賤櫻,而兩人的記憶又互相重疊就可以...而另一個可能就是賤櫻有我們一般人沒有的能力,如時間jump或空間轉移的就可以做到...
Hime Homepage
2008/01/27 02:32
看完之後我笑到面的兩邊都好痛...
路人
2008/01/27 00:45
人B是天然呆w
有理醬
2008/01/26 01:12
CHAPTER 2

琵琶湖:你做得虧心事多嗎?
賤櫻:對啊。
人B:你做過些什麼來?
賤櫻:很多很多,too many。
=======================

Too many?
不僅日文好~英文也很好很強大
DeJP小會員
2008/01/25 14:39
大家以為名人一世都再不會出現看來是假的

按在新視窗中瀏覽此圖片
http://www.dejp.com/non-cg...
GTO Homepage
2008/01/25 11:04
你好無聊啊!! (看晒的我也很無聊......) 有時間不如做多點有建設性的事......

諮詢之後你不是有看時間走的嗎? 怎會遲到?
yanlee 回覆於 2008/01/25 23:17
沒有看時間的,不小心睡了,睡醒時已經趕不及上班。
無料の人
2008/01/24 23:21
不如叫賤櫻上動漫廢物當嘉賓,完佢個電台夢。
p.s. 相信到時動漫廢物真係會多人到down台 XDDDD
DeJP radio union
2008/01/24 23:01
由於近期有人誤會有些獨立人士所開的電台與DeJP電台聯盟有關係,現特此澄清除了以下的電台外,個別獨立電台皆與DeJP電台聯盟完全沒有關係
1. Magic\'s Radio
2. louis Radio
3. futagoyume Radio
4. 日本動畫歌曲電台
5. NIPPON NEKO RADIO
6. giragira channel
7. Altar of Night

如有問題請通知DeJP電台聯盟盟主Magic或電台聯盟副盟主亞熙
yanlee Email Homepage
2008/01/24 22:34
DeJp的朋友很有需要澄清一下,否則你們的東西會被認定為國王的電台呢。

他實在太胡扯了,不只是偷人文章、偷人圖的盜賊,把無關係的日本人拖下水,自己更冒認字幕組、電台成員。
希望香港人的形象不會在今次的事件上被他影響。
英仙座 Homepage
2008/01/24 12:21
>反正旅行資金有幾百萬
所言甚是XD

不過我說20分鐘是指用JR Pass焗坐ひかり,如果豪のぞみ,則飛機只快七分鐘,而且仲要轉車轉到死ww
英仙座 Homepage
2008/01/24 11:52
>yanlee
搭飛機只係快20分鐘左右,點叫最佳啊- -\"
yanlee 回覆於 2008/01/24 12:02
快20分鐘還不夠嗎?反正旅行資金有幾百萬。
英仙座 Homepage
2008/01/24 11:34
4pm東京→大阪的最佳方法:
http://www.ekikara.jp/cgi-...

結論:白痴才坐的士

p.s.驗證碼: OTZL←囧,跟我現在心情一樣
yanlee 回覆於 2008/01/24 11:43
http://www.ekikara.jp/cgi-bin/route.cgi?incode=13101011&intext=%93%8C%8B%9E&outcode=27127021&outtext=%91%E5%8D%E3&month=200801&day=24&hour=15&min=45&arrive=&way=&airplane=on&max=5&sort=time&half=on&cut=on&direct=on&x=46&y=4
英仙座 Homepage
2008/01/24 11:18
>yanlee
收費不是重點!重點是時間,直線距離都4XX公里,一個鐘除非架的士有火箭引擎否則無可能做到。

講大話唔該都做下功課,你話坐新幹線我就信;當日老師都係差唔多呢個時間由東京出發,當然佢係坐新幹線。

仲有,京都有鬼機場,最近的伊丹空港係大阪,坐JR過京都要4X分鐘
yanlee 回覆於 2008/01/24 11:31
>京都有鬼機場
笑死我了,我那時也在想,他是不是在琵琶湖空港下機的。
英仙座 Homepage
2008/01/24 11:03
看完,舊問題無解答,新問題更多,最想知道的「一小時的士東京往大阪大法」完全無解,很好很強大ww

本來又有些說話想說,只是,因為我已弄不清究竟網主是在幫賤櫻還是損賤櫻,所以我都係選擇沉默。

另,的士東京→大阪不用50萬,日頭若15萬(車程若580分鐘),晚間若18萬(車程若420分鐘)
http://www.taxisite.com
http://www.taxisite.com/fa...
yanlee 回覆於 2008/01/24 11:08
我只是想了解事情而已。
的士問題我也不清楚是不是有這樣的收費,有些的士更有半價優惠,但會不會有司機肯開車才是問題。
而且他本人也承認一程的士通常大概要十多萬日元。
傻櫻
2008/01/24 07:00
賤櫻賤櫻

29283283思覺失調熱線幫到你
DeJp的小會員
2008/01/24 02:42
老實說
20號這天是小弟在DeJP當這天的電台節目
賤櫻說這個謊實在過於胡扯

澄清一點\"賤櫻\"與DeJP電台並沒有關係請多多留意

Detail:
http://www.dejp.com/cgi-bi...
同學
2008/01/23 19:28
琵琶湖和人E超強XDDDD
分頁: 1/2 第一頁 [1] [2] 下頁 最後頁
發表評論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開啟HTML
開啟UBB
開啟表情
隱藏
暱稱   密碼   遊客無需密碼
網址   電郵   [註冊]
               

驗證碼 請輸入左側的字母,大小寫不視為相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