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漫畫家們

早前,漫畫家臼井儀人因意外身故,亞洲各大傳媒卻誤把他人照片當作遺照,擺了天大烏龍[1]。外界對此事似乎相當震驚,可是稍為對日本漫畫家做過資料搜集的人,都會覺得這沒甚麼大不了。因為漫畫家的廬山真面目,有時就是神秘得連神通廣大的記者都無法查證。

其實除了《網王》作者許斐剛這類愛出風頭的靚仔漫畫家外[2],一般日本漫畫家都非常低調,甚少曝光人前。通常讀者只能在偶一為之的雜誌專訪裡,瞥見作者的一小幅頭像。即使漫畫家舉辦簽名會,讓現場讀者一睹真貌,在場的工作人員也會盡力阻礙所有拍攝行為,避免漫畫家上鏡。之前藤原飛呂(會長是女僕大人)、美水鏡(幸運星)訪港,每當有人舉起相機作勢拍照,反應極快的工作人員,就會像櫻木花道上身一樣,不斷在相機面前舉高雙臂亂揮,直到攝影者放下相機才罷休,那管你是大報記者或一般市民,全部無一幸免。

更甚者有些「覆面作家」,除了出版社的若干人等外,外界對於他/她的個人資料,可說是一無所知。2人漫畫組合PEACH PIT,只公開了自已的出生日期和性別,不要說樣貌,就連大概的年紀也不知道;宣佈從政的佐藤文也,參選時連真樣也不肯公開,政黨網頁上更以貌似金田一的肖像來代表自己。當然最出名的「覆面作家」算是《死亡筆記》作者大場鶇,雖然大家都心底裡都知道他是誰,但除了JUMP的編集長外,有誰能夠100%肯定他就是《行運超人》的蒲生洋?


(蒲生洋圖片來源)

漫畫家充滿神秘感,通常有幾個原因。有些因為合約所限,不能明目張膽地為其他出版社效力,只好隱藏真身。但有更多的只是純粹想保持低調。畫漫畫是份孤獨的工作,每日都要躲在家埋頭苦幹,除了家人、助手和負責編輯外,實在很少有機會與外界接觸,過於高調反而會影響他們的生活規律。如果隨便落街逛逛也被FANS攔路索簽名,即使有靈感都會被嚇跑了。當然並非所有漫畫家都是如此,我就認識一些愛參與同人活動的活躍份子,但漫畫家給外界的感覺,就是如此神秘。

臼井儀人曾以『漫画家は「謎めいていた方がいいから」「夢を売る仕事」』為由[3],不希望被人知道真貌。讓讀者沉醉在夢幻的二次元世界,是漫畫家的職責,可是一旦見到三次元的真人,讀者可能就會聯想到「這也不過是由漫畫家虛構出來的世界罷了」。為免戳破大家的夢,只好盡量少見,或索性不見,相信也有不少漫畫家是抱持著這種信念吧。

想起來,昔日一班靠把聲搵食的人,也刻意保持低調。因為聽到迷人聲線後,聽眾腦海自然會塑造出一副最合適的形象,萬一見到真人跟自己的「腦內補完」相距甚遠,幻想也會隨即破滅。不過大家看看日本的聲優和香港的DJ,最近都反其道而行,經常要往錄音室外跑,因為他們明白到,曝光率越高,自己就越容易紅起來。此現象是好是壞,不能三言兩語就說個明白,只是希望這種風氣不要傳到來漫畫界,畢竟漫畫迷最需要的是漫畫本身,而不是偶像崇拜。

【註解】
[1] 9月16日,當日本傳媒披露失蹤消息之際,亞洲各地的新聞網站紛紛轉載,卻加插了從網絡上找來的相片,指圖中右邊白衫者,正是臼井儀人。之後日本網站「秒刊SUNDAY」指圖中的主角像極流浪漢,不可能是臼井本人。也有曾目睹臼井真面目的人堅稱他很有型,或說他「長得跟小新的爹相當神似」。
17日起,各大報章在不知情下繼續引用同一張相。
20日,有日本網民把自己搜尋得來的圖片放上網,相中被指是臼井的人相貌清秀,跟流浪漢版本的確相差甚遠。我也順藤摸瓜,找到某韓國blog刊登了疑似小新作者簽名時的情況(按此觀看),幾乎可以肯定此人才是臼井老師。
22日,台灣Blogger陳穎指出該名「流浪漢」其實是仍然在生的日本藝術家黒田征太郎,證實傳媒齊齊出錯。之後各傳媒相繼發出更正報導。

相關連結︰
(秒刊SUNDAY 9月16日)浮浪者のようなクレヨンしんちゃんの作者顔写真が中国サイトに掲載!
(環球網 9月18日)日网友质疑中国媒体刊登的《蜡笔小新》作者照片
(9月20日)【臼井儀人】 「クレヨンしんちゃん」作者の顔 写真、画像
(OttoCat棒球新聞雜記 9月22日)臼井儀人其實不是臼井儀人?
(OttoCat棒球新聞雜記 9月22日)媒體誤植蠟筆小新作者臼井儀人照片原因探究
(台灣英文新聞 9月22日)搞烏龍! 臼井儀人照片誤植黑田征太郎

[2] 許斐剛經常把自己的玉照刊在單行本的封面內頁,又經常出席跟網球相關的公開活動,甚至以歌手身份出CD,絕對是個不甘平凡的漫畫家。

[3] 此句來源是WIKI,意譯大概是「漫畫家最好保持神秘。因這是一份販賣夢想的工作。」(有錯請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