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我的少女時代》的日本元素

1438258412-3793298706

原以為 《我的少女時代》只是《那些年》式的青蔥校園故事,看過後終於明白,為何作品那麼受香港人熱捧。戲裡滿載香港人熟悉的人與事,不禁讓人懷緬起,香港流行文化在90年代的輝煌歲月。不過我在欣賞電影時,卻留意到電影隱藏了另一種文化滲透,那就是來自日本的流行文化。

若說《龍珠》是90年代香港男學生的共同回憶,相信沒人有異議。但其實《龍珠》在台灣的熱潮更盛,從他們拍出一套(沒授權的)真人電影版就可得知。所以徐太宇班房內的黑板,有著孫悟空(幼年)的塗鴉,就一點也不出奇了。(沒記錯的話,悟空旁邊還畫了《北斗之拳》的主角)

徐太宇其中一個跟班,花名是「櫻木」,反而角色真正名字,幾乎沒在戲中出現過。一聽這名字,就知道是來自《SLAM DUNK》的主角櫻木花道。櫻木高大威猛,有義氣又有點自戀,而且前身又是不良少年,跟電影角色的設定很匹配。可以想像這個「櫻木」看過漫畫後,因崇拜主角,便索性把自己稱為櫻木,甚至連頭髮都要梳成櫻木的飛機頭呢。

Clipboard02 3724920_980x1200_0

有一點可能大家未必留意到,就是戲中出現的「連鎖不幸信」玩意,其實也是源自日本民間。雖然無法知道何時開始出現,但在1977年4月的《多啦A夢》,就有一個名為「不幸の手紙同好会」的故事。以70年代為背景的《櫻桃小丸子》,第118話也是以不幸的信為主題。可見不幸信在昭和年代的校園,已經相當流行。結果在90年代,香港和台灣的學生,也興起了這股寄連鎖信的風潮。

原來曾經有一個時間點,台灣和香港年青人的興趣是那麼貼近。他們一起追香港的四大天王,一起看日本的動漫,一起寫連鎖信,只是因為分隔了一個海岸,這段歷史才不太為人所知。感謝《我的少女時代》,把這段封了塵的青春片段,重新發掘出來,讓我們對台灣,又多了一份親切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