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之子》以武術說故事

1506a-02

《怪物之子》的主角二人,有著師徒、父子的複雜情誼,互相激勵,結伴成長,比起主角單獨進步的戲碼新鮮得多。但若果跟監督細田守的前作《夏日大作戰》比起上來,在劇情舖排和感染力方面仍稍嫌不足,所以不用抱太大期望,以平常心去欣賞就可。坊間早已有不少分析故事的文章,這裡不打算重覆。今次反而常談談沒多少人留意的戰鬥場景。(以下含少量劇透)

起初還以為片中怪物會各懷異能,然後展開連場超能力奇幻大戰,但除了壓軸的那一場「殺鯨大戰」,基本上都是符合現實的武術切磋。就拿故事開頭熊徹和豬王山在市集的戰鬥為例,二人先是拳來腳往,再拿出佩劍較量,最後變大(兼爆衫),肉體碰撞,以力氣分高下。

兩人打拳腳交,除了破壞力比人類大一些,可以視作正常的徒手格鬥。以劍作兵器,本來在動漫中很常見,招式多誇張都有,可是有規定不能拔劍,只好以劍鞘作打擊,這跟近代的日本劍道十分類同。二人鬥力時赤裸上身,肩接肩,紮馬使力,加上圍觀群眾喊出「はっけよい、残った」的相撲術語,借鑑對象已相當清楚。

為何《怪》的戰鬥刻意貼近現實?我覺得細田守可能是想借助武術來說故事。比如剛才說的戰鬥,開始前熊徹不斷在豬王山旁邊團團轉,揮拳挑釁,態度輕挑。相反豬王山擺出正座坐姿,嚴肅地面對對手,為接下來的作戰展開準備。正座是日本各派武術的基本,從這些禮儀中,可反映出武者的修為如何。這不僅突顯豬王山正氣和深受教養的形象,也反映出熊徹粗支大葉和衝動的性格。

熊徹教九太劍術的一幕亦值得細味。自己最近開始練習劍道,故明白到除了步法和打法外,也講求心領神悟。就算老師教得如何仔細,依然會有很多不明白之處。相較起來,熊徹天生天養,又欠耐性,只一味要九太盲目模仿自己,當然不得要領。接下來九太在熊徹背後偷師,則頗有武俠小說的味道。

《怪》裡面的武術招式,不少都有根有據,並非憑空捏造,可以看得出細田守班底有多認真。單是這點,就值得入場支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