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記電視背後的「偶像狂熱」

946185_794442317327877_8368860732282520435_n

毛記電視主辦,《第一屆十大勁曲金曲分獎典禮》結束後,網上的討論直到現在仍未完結,堪稱現代版的「繞樑三日」。相信毛記事前也未想過,一場圍威喂的歌唱表演,竟成為了香港近年最有影響力的電視娛樂節目。

很多人早已分析過《分獎典禮》的成功之處,可是要追溯源頭,就不得不深究為何毛記開台僅半年,就得到一大班廢青熱烈擁戴。阿唯當日身處伊館,目睹每逢毛記主播出場,觀眾(包括自己)有如宗教狂熱者般起哄,就明白到,受歡迎的不單是二創歌曲和歌手,還有這些連貫著整場show的這些核心人物。

有很多人不明白,惡搞明星名人的玩法,遠至《歡樂今宵》,近至現時的Youtuber網絡紅人,都已不是新鮮事,何解只有毛記主播,會令人如此瘋狂,全情投入?他們的魅力從何而來?身為毛記死忠Fans的我覺得,這與主播的身份設定有很大關係。

毛記主播的身份,說來很複雜,他們的正式官方名稱是「偽員」,會兼任新聞主播、短劇演員、節目主持等等,一人身兼兩三角屬等閒事。可是到最後,大家印象最深的,仍是《六點半左右新聞報導》的主播身份。

表面看來,他們只是模仿大台人氣主播的Cosplayer,但想深一層,就知並非這麼簡單。東方昇和方東昇,除名字外,基本毫無共通點;黃慘盈只是抄了黃紫盈直播室灑淚一幕,再誇大成悲觀性格。其他主播如羅若Off、吳檸儁,相信就算看開電視的,也未必會記得本尊的樣子。

所以說穿了,一眾主播由名字到性格,並非單純模仿或惡搞,反而是高層(又稱腦細)安排下的「角色設定」。他們不像盧海鵬或阿燦,只求神似而隱藏個人特質,也不像司徒夾帶等網絡紅人,自行決定模仿對象。這種做法在香港市場比較少見。

由上而下的角色設定,熟悉現今日本藝能界或偶像界的話,一定不會陌生。事務所對旗下藝人偶像,有很大的操控權,不僅是造型和工作性質,就連他們性格如何,甚至是日常興趣,很多時事務所都會出手干預,務求將一個凡人,塑造成符合事務所形象的萬人迷。

毛記也是用了相同招數,令平凡的主播各具特色,喜歡女神形的會追隨日本娃娃盤菜瑩子和拜金港女黃慘盈,想看幽默男士會留意東方昇或55555家謙,至於一眾毒男巴打,看見專家Dickson的模樣,自然覺得親切。盤菜瑩子的設定尤其出色,港男都愛日本妹,但又暗地欣賞港女的豪爽和同聲同氣,盤菜集兩種優勢於一身,難怪會成為人氣Like后。

在偶像團隊中,這種角色設定尤為重要。例如上節目時,大家會有不同定位(負責搞笑/賣性感/中槍/扮呆),氣氛才容易炒熱,相反若太多性格相似的成員放在一起,就很難擦出火花了。這次在分獎禮中,鮮明的角色設定就更發揮妙用,例如Dickson懦弱怕事的性格,成為其他強勢主播的欺凌對像(見《羞家Baby》的得獎片段),反而觸發到大家鋤強扶弱心態,紛紛為他吶喊打氣。

現在終於明白到,為何當晚的既視感會那麼強烈了。因為在看AKB48(或者其他偶像團隊)的演唱會時,無時無刻都想為自己喜愛的偶像打氣,跟自己在分獎禮現場,為了支持主播而又叫又嗌又喊又笑,那份心情基本上是差不多的。

那麼,是否說明了毛記腦細,參考了日本事務所那一套模式呢?今天蘋果的專訪中可以看出一點線索。好像羅若OFF自爆本身是毛記PA,負責在幕後寫稿,卻因為撞正學生議題,剛大學畢業的她被包裝成「學生妹」推上前線;「黃慘盈」的身份和名字,只用了幾分鐘開會就決定下來。可見一切都是那麼隨意,不太像日本事務所那一套精心計算。

但也不得不佩服腦細的目光和心思,看似亂打亂撞毫無章法,卻能把一眾素人設定得如此吸引,甚至成為新一代廢青偶像。照這樣發展下去,毛記將會成為網絡紅人工場,比起主流媒體更有點石成金的能力,到時就真的可以威脅到主流娛樂媒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