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kemon GO》賣的不是遊戲,而是……

現時整個Facebook被《Pokemon GO》相關文章洗版,再寫甚麼也像多此一舉。然而看過不少熱潮成因的分析,都說不中重點,不如花點時間,談談自己的獨特看法。

很多網民、玩家以及主流傳媒,都說這是AR遊戲大勝利,把熱潮歸功於這種「嶄新」的遊戲界面。抱持這種看法的人,看來是對遊戲界不甚了解的Causal Player。

其實AR絕非新鮮事,2011年N3DS初推出時,就內置了一些AR小遊戲,包括利用隨機附送卡片才玩到的「AR遊戲組合」,以及「飛行大臉兵射擊」(詳情可看 http://www.nintendo.com.hk/3ds/software.htm),尤其後者的原理跟《Pokemon GO》捕捉小精靈的模式有很多相似之處。

至於在現實地圖中冒險,把著名地標變成遊戲一部份,甚至在勝出後「留名」的玩法,早已有遊戲利用過,較出名的如2012年在香港推廣過的《Life is Crime/人生罪惡》。這遊戲把建築物和地點當成地盤,玩家可以在裡面放貨賺錢和打擊對手,務求成為該地的「揸fit人」,這點亦跟《Pokemon GO》的場館功能類似。

這些「新瓶舊酒」,沒錯是能夠吸引到很多Causal Player,或平時沒怎麼玩遊戲的手機用戶,但未能夠充份解釋到,為何一個簡單手遊,能令全城瘋狂,包括很多日夜打機的Hardcore Player。這背後必定有更深層次的原因。

在我看來,《Pokemon GO》所賣的,並非超卓的遊戲性,而是向玩家販賣「夢想」——成為精靈掌門人的兒時夢想。相信大家小時候看動畫時,都會幻想可以像小智一樣到處歷險,收集小精靈,而且覺得自己會比小智更出色吧。現在只要一機在手,就能隨時進入充滿小精靈的世界,捉到稀有品種或Cap到有趣畫面時,又可以放上網跟朋友炫耀,簡直就跟故事主角沒兩樣。

所以與其說是打機,不如說是Cosplay(或Role Play)更為貼切。換句話說,這跟女生狂買《美少女戰士》主題的首飾、化妝品和衣服,希望補完小時候的變身夢想,道理上是一樣的。

我們還能夠按以上的推論,預測得到這股《Pokemon GO》熱潮何時完結。

1. 當夢想達成之際——完成精靈圖鑑,或者只欠某幾隻極罕有的精靈,怎麼努力也捉不到
2. 發現達成夢想的成本過高之際——遊戲所花的時間和精神過多,對現實的影響逐漸浮現,結果不得不放棄夢想

《Pokemon GO》跟《PAD》這類日式遊戲不同,育成元素不強,應該很難會有「投資太多時間/金錢不捨得放棄」的情況出現,所以當達至上面其中一點後,玩家自然會擱下遊戲。若多人同時棄Game,熱潮亦會瞬間完結。

當然,這假設是基於遊戲一直維持現狀,不作任何更新才成立。相信遊戲公司亦留意到這一點,很快就會加入更多內容(對戰?交易系統?新一批小精靈?),以留住這班得來不易的狂熱玩家。

P.S. 既然說過杯葛,就要堅持到底,不會因為遊戲多人玩而改變立場。
圖片來源︰https://twitter.com/iwantpipipi/status/7545037197906206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