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化物語》延期看出版界問題

相信不少西尾維新的死忠粉絲,又或是被撫子和戰場原等女角萌殺(這裡該用「蕩殺」?)的人,一直都希望《化物語》的中文小說版能夠盡快出版吧。尖端早就放風聲會推出,可是距日版第一期的發行時間快夠4年,就連被新房昭之拖得死去活來的動畫版都快要播畢,中文版依然無影無蹤,當然就引起許多讀者的疑惑。

最近尖端的宣傳人員終於在BLOG上親自解開謎團,簡單一句就是「日本卡死,台灣急死」(詳情請到大破的blog自己看)。不過這篇文章倒是呈現了出版業界不為人知的苦況,阿唯以前做漫畫編輯時也遇過不少,就趁這個機會跟大家分享一下吧。

.有關口頭協議
原來洽談日本漫畫作品的代理權時,日方(很多時並非出版社本身而是agent公司)並不一定會跟你白紙黑字簽約,相反只會口頭上,或者在email中作承諾。若作品沒有甚麼時限性,何時推出都不會對銷量有甚麼影響,那麼當然會等到正式合約批下來,才正式展開單行本的中文化工序。

若作品有跨媒體化,情況就不一樣了。如果漫畫/小說可以配合到動畫、遊戲、日劇、電影等媒體一拼推出的話,只要在封面上加個書條說明關聯性,銷量可以翻個數倍也不出奇。


《幸運星》漫畫剛推出中文版時所用的書條。因為剛好趕上京ani動畫化的風潮,很快就斷貨了。

負責中文化的出版社當然想在最佳時機推出,卻往往卡在一紙合約上。日方才不在乎甚麼TIMING,反正已有口頭協議,錢也袋定了,何時批出,就看那邊負責人的心情而定。很多時本地出版社急死了,連發數個email去催合約,偏偏授權公司愛理不理,就跟你來個嘆慢板。要向高層投訴嗎?好,沒問題,他們會讓你以後也不用再催了(發生了甚麼事請自行想像)。

關於這個問題,比較折衷的做法,是預先進行翻譯和編輯的工序,然後一邊催合約,待合約到手,便可以馬上交給日方審批,OK的話立即可以交給印刷廠出版。阿唯試過接手上代編輯留下來的單行本工作,該書連膠片(菲林)都印好了,就只差合約一份。結果作品的動畫版在TVB上播完了足足3年,合約才弄好。最後那套漫畫版當然是賠本收場!

類似的情況多不勝數,所以有時也不能怪港、台的出版社手腳慢。還是大破說得好︰「能賺的錢怎麼可能放著不賺呢?」

.有關封面設計
經常聽到有人大彈港版和台版的封面設計醜陋,質疑為何要畫蛇添足,不索性跟回日版的設計?阿唯也有著同樣的疑問,直到有次負責某單行本時才知原委。


《戲言系列——斬首循環》的中文版、日文版和最新的日本文庫版。

一般單行本工作中,除了要把原文改成中文外,封面的設計也相當重要,往往要先經過日方的審批才可見街。慣常的做法是把手上的素材(人物、背景等),完全照著日版的設計來拼湊,再加上中文版LOGO和本地出版社的資料便行。胡亂改動,隨時有可能過不到日方那一關,編輯和DESIGNER也不會閒得自找麻煩吧。

不過阿唯有次做小學館的漫畫時,用了跟日版封面相同的設計,結果就過不了審批,被打了回頭。原來那封面是小學館外判給設計公司去做,雖封面上的漫畫角色屬小學館所有,但若照抄角色背後的DESIGN,就要再付錢給設計公司,否則即屬侵權。解決方法很簡單,就是把原本的設計略作更改,例如方框變圓角框,橙色底變藍色底,又或把素材放大縮小調位置就可。


可以見到港版、台版和日版的封面設計有微妙的分別。

但據知不同的日本出版社,對境外作品的封面也有不同要求,有時硬是要改得跟日版感覺完全不同才可過關。若你見到港、台版作品的封面跟日版差距甚遠,不一定是DESIGNER的功力問題,可能出版社也是無可奈何,被迫吃死貓啊。不過行外人很難分辨實情就是了。


《化物語》及《刀語》都屬講談社的BOX系列,台版在出版前,要先跟日方設計師取得共識。

原本只是想幫忙轉載《化物語》小說的相關消息,想不到竟寫了那麼多不相干的話題呢。既然尖端都說盡了力,現在只好安心等待,看看今年內會否有好消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