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聞角川的盤算

早幾天,內地的編輯朋友告知阿唯,角川書店在內地的分公司——廣州天聞角川(網民戲稱天朝角川)終於正式宣佈開業。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角川今次進軍龐大的內地市場,第一擊會以甚麼作主打呢?是動畫,抑或漫畫?原來通通不是!

天聞角川暫時向外披露的項目,是引進近100套輕小說作品,當中包括《灼眼的夏娜》、《無頭騎士異聞錄》、《笨蛋 測驗 召喚獸》等人氣作品。他們更打算效法台灣角川,舉辦輕小說創作比賽。天聞角川先把業務重心放在輕小說上,而非備受注目的動漫畫,看似過份保守,其實當中大有玄機。



很多人認為角川是動漫界和多媒體界的龍頭大哥,皆因旗下名作無數,但其實角川的根基和優勢,由始至終都是出版事業。不計正統小說和漫畫雜誌,單看輕小說方面,角川已幾乎壟斷了整個市場。除了「角川Sneaker文庫」的名字比較明顯外,原來電擊文庫、富士見Fantasia文庫、FAMI通文庫等幾間具規模的輕小說出版社,全都屬於角川集團旗下。

比起動漫畫,角川在輕小說界的領導地位更超卓,自然信心也較大。拿輕小說作先驅,讓天聞角川先站穩陣腳,之後再推行難度較高動漫畫也不遲。要將動漫畫打入內地市場,有難度嗎?絕對有,原因是中國對動漫事業的政策相當特殊。

內地年前下了禁令,電視台晚上的黃金時段,不可播放外國動畫。美其名是保障本土製作,其實想挫日本動畫銳氣,不許他們再長期霸佔高收視率。這種駝鳥政策一天不解除,角川即使有《KERORO軍曹》這些皇牌節目,也未必能夠造成風潮。假如在不利條件下都能夠爆紅起來,自然又會遭受到別的打壓。

漫畫又如何呢?沒有動畫般的嚴格規管,只要發行渠道處理得宜,應該沒甚麼問題才對。可是別忘了國內對漫畫作品的「道德要求」也很嚴苛,在《死亡筆記》最終要全面被禁的情況下,好像《天降之物》這類大打擦邊球的漫畫,很易會被人捉到話柄,左一句「塗毒青少年」右一句「灌輸犯罪意識」,辛苦建立起來的品牌形象,搞不好就會蕩然無存。

由於輕小說是文字書的關係,可堂而皇之放在大小書店寄賣,不用牽涉動、漫畫那些複雜的發行渠道問題。另外文字的衝擊性始終沒畫像那麼大,即使稍有過界,除非像《我猜》節目般硬要挑骨頭,否則一般大眾很難察覺得到。

看完銷售策略,不妨再看數種產品的盈利能力。眾所周知,用來賣給電視台的動畫播放權已不太值錢,周邊精品和DVD/BD收入才是王道,不過這「正規」方法在山寨大國自不適用。漫畫會好一點,至少真的喜歡作品的FANS,相信也會花錢買下單行本來儲。不過對於那班追看網上最新連載,被寵慣了的漫畫迷來說,要一下子改變他們看漫畫的習性(上網->買書),難矣。

還有一點經常被人忽略的,就是在國內推出日本漫畫,成本一點也不低!香港和台灣受日本影響,漫畫書都是右翻的(揭書時從右翻到左),可是國內自成一格,漫畫通通是左翻書。出版社在發行前,先要把畫面做一個鏡象處理(flip),假如畫面內出現文字(例如招牌)或擬聲詞,當然要一一修正過來。可以說,作品的畫面愈精細,修正的成本也相應增加。總括一句,成本高,盜版多,即使漫畫作品人氣極高,也不代表可以穩賺。

相反,盜版對輕小說的影響,就沒有ACG那麼嚴重。現時盜版輕小說可分成兩種,其一為實體書,有很多作品甚至連台灣都未曾推出。盜版書翻譯質素參差,印刷粗劣,令不少愛書之人望而卻步。另一種為網上txt版本,花一點功夫就可放在手提裝置慢慢細看,比較多是照搬台版輕小說。但望著螢幕,總不及拿書上手實在,欠缺一點看書的氣氛。插圖原本用來輔助劇情推進,在txt版往往不能發揮應有效果。

說到這裡,大家應該對輕小說在內地市的前景有多一點理解。若天聞角川能搞旺內地輕小說市場,兼發掘更多寫作人材的話,長遠而言對整個界別都是好事。另外對香港人來說,內地版的出現,意味著將會有多一個更便宜的選擇(前提是不介意紙質和看簡體字)。阿唯一直有很多長篇系列想看,但總是不捨得購買,現在天聞角川的舉動正合吾意呢。

P.S.
之前角川以「洲立角川」名義,大鑼大鼓進駐香港,除主辦C3、參與動漫節,以及邀請旗下日本漫畫家、輕小說作家出席外,似乎並未有太多舉動,可令本地ACG迷留下深刻印像。日本角川明知台灣分部已可兼顧香港市場,仍另闢香港戰線,作用成疑,但若把它理解為進軍內地的踏腳石,就合理多了。

【延伸閱讀】
21CN.COM︰中日携手打造!天闻角川正式落户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