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少女」的真實一面

須藤凜々花 (りりぽん)的結婚宣言,鬧得比想像中更大,就算平時沒關心48 Group的人,都趕過來湊熱鬧。但很多文章都停留在八卦層面,似乎沒探討到整件事的核心——為何這女孩有如此膽量,公言挑戰偶像這行的最大禁忌?

這就要從りりぽん本身的性格談起。

先戴一下頭盔,りりぽん冒起之時,我已差不多退坑,所以對於這女孩的認識未算太深,但她的突出個性,依然讓我難忘。她的定位是「哲學少女」,但並非那種把哲學家名言掛在嘴旁,卻不求甚解的中二病少女,而是真的對哲學有濃厚興趣,甚至公開表示將來的夢想,是成為哲學家。她推出過哲學書籍《人生を危険にさらせ!》(與他人合著),足以證明她的實力,是48Group少數以智慧作賣點的成員。

但りりぽん跟世人眼中的哲學少女(書蟲?)形象,有著頗大出入。自從把長髮剪成短髮後,她的爽朗外表甚為搶眼,帶點天真傻氣的甜美笑容,吸引到不少飯支持。也許營運也覺得她是可造之材,在11單首次把她列為選拔成員後,12單《榴櫣少年》更立即把她放到C位(Center),可見如何備受力捧。當時NMB48的 2 TOP是渡邊美優紀與山本彩,白間美瑠和矢倉楓子為了接班,鬥得火熱,後輩りりぽん此時以強敵姿態橫空降世,令形勢更為白熱化。

即使上位如此快,大家也對營運選她為C位甚為受落,因為《榴櫣少年》這歌的內容,跟りりぽん本身就很匹配。秋元康在歌詞中,描繪出一個口味古怪的少女,別的女生都愛蛋糕朱古力,她卻偏愛榴櫣,連挑男友都跟世間標準相距甚遠,沒人愛的剩男在她眼中,反而是獨一無二的男神。這種大膽反叛的女生,由王道偶像去演會欠缺說服力,りりぽん的特異性格,正好切合歌曲需要。

若以為哲學少女這函頭已夠出位,りりぽん的另一技能也許會嚇你一跳。她喜歡打日本麻雀!而且不是普通的喜歡,而是有實力開一個電視節目,邀請不同嘉賓上去打牌呢。該日麻節目名為《NMB48須藤凜々花の麻雀ガチバトル!》,漫畫家福本伸行和大魔王植田佳奈,也是座上客,喜歡日麻的人記得找來看看。

可是我對りりぽん最深刻的,並非以上種種,而是上年看NMB的紀錄片時,りりぽん擔任電影的旁白,在道頓堀的船上,一邊朗讀哲學名言,一邊以哲學角度去看偶像到底是甚麼。就這樣一路走,走到一個廢棄工場旁邊,電影就在這刻完結了。哲學與垃圾,兩種完全不同的符號,形成強烈對比。是否象徵著偶像無論多好多清純,結論都是大人世界用來賺錢的工具,最後殊途同歸,一樣被捨棄?那麼,りりぽん在總選台上的行動,正正是回應了電影的結尾,為這絕望真相提供一個全新的答案。

忽發奇想,假如早知台上80人中,會有一人宣佈婚訊,這人會是誰呢?應該就只有膽色與智慧兼備,敢於挑戰固有思維的哲學少女,才有這個本事,毫無迷茫地宣之於口吧。

姑勿論這次影響有多大,我不相信(至少不願相信)りりぽん是為了拖累隊友或48Group而說出這番話。之後的記者會,りりぽん應會作詳細交待,但傷害已造成,已很難憑一己之力扭轉世間觀感了。只好祝她能夠得到想要的幸福。

(更多精彩回應,盡在好宅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