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畫同人文化祭 活動後記

最近有夠忙,原本沒打算前往這個動畫ONLY活動,但知道裡面有不少有趣活動環節,最後都抵擋不住八卦心態,逛了一會。早在兩星期前,才在這裡舉行的原創ONLY擺完檔,這次用參觀人士身份入場,份外輕鬆。

12時半左右來到觀塘THE WAVE8樓的會場,人流不多,原來大部份人都坐在舞台區前,專心聽LoveLive! Sunshine!!聖地巡禮分享會。好友CR琵琶湖支社長經驗豐富,逐一指出各景點的特色和出處,跟著他的指示一定不會中伏。另一演講者Toby則另闢途徑,選擇了較少人使用的單車來做聖巡,說明在馬路上踏單車的注意事項,對於不懂駕車又想到偏遠地區聖巡的人,是個不錯的選擇。

聽完兩人的分享後,舞台區就成為舞團的表演場所,Yuki雪雪唱了不少動漫名曲炒熱氣氛,Lespedeza又演繹了不少WUG的歌曲,觀眾區眾人揮動UO落力應援,氣氛相當熱烈。

在舞台區左邊的角落,有近百份私人珍藏展出,全部都跟動畫製作有關,例如背景繪本、分鏡本、台詞本、一整張原畫等等,有時間打書釘的話,真的可以消磨一整天時間,個人相當喜歡這個Corner。

至於同人攤檔方面,女性向作品較多,而且以精品為主,男性向又是賣同人誌的,只有兩三檔,個人而言較為失望。因為原先預計同人是活動才是主打,但就現場所見,吸引度完全不及展覽和舞台。另外,進場的9成是男生,在男女比例嚴重失衡下,見到女性向的檔主頗為清閒。舞台吸客力強,強勁音響傳遍整個場地,同人檔就連普通的交流也難以做到,我擔心下一次肯參與的同人會更少。

當日未能久留,到Quidam表演時就離開了會場,錯過了PA WORKS討論和動畫論壇,實在可惜。聽說內容很精彩,就看官方會不會有錄像或文字紀錄了。

其實這個「動畫同人文化祭」是一次很勇敢的嘗試,至少擺脫了以作品或創作方式為主體,而是集中探討一個媒介(Media),到最後呈現出來的內容也算貼題,個人來說是收貨的,$40絕對值回票價。但這個概念始終太新,同人檔主和入場者一時之間未必能適應。主辦有必要檢討同人和舞台如何和平共處,又或索性切割同人的部份。但觀乎今次的入場人數,是否有下一屆也是未知之數吧。

主辦在活動後的回應︰
https://www.facebook.com/animedoujinf…/posts/527347960972051

2017年11月22日追加︰
節錄自河馬仔專欄

其實悲觀而言,這現象已不是一個半個EVENT發生,據本人採訪所得悉,其實近年無論大小的同人EVENT也步入一個「泥沼連鎖」,大型綜合EVENT因各種原因難以刺激入場人數,當然以往的龍頭EVENT近年因其「令人遺撼的處事態度」而被不少同人組織及入場人士及動漫媒體批評保護作者不足而遭到唾棄之後,綜合同人場更出現「陰乾」狀況。而各種場地限制及經濟原因已令大型同人場大不如前,雖然近年有新的中大型同人EVENT出場但仍不能返回昔日同人場之光輝。

而小型同人場及茶會近年越來越多,在場租日貴及相互消除入場人士的消費力之後,某程度上就出現了大量疲態,加上近期網上行銷及宣傳的難度及門檻變得更高,做這類同人EVENT的風險更大,而事實上入場人士除非對活動相當有興趣,否則要吸引人入場只會是難上難。

另外近年香港的同人場因航空費用及便捷度增加,香港的同人場差不多要和鄰近地區進行「直接競爭」,而不少的潛在消費者也會把一定的費用消費在日本同人甚或是官方商品,再加上手遊的消費及變化速度太快,更令香港的同人場越變劣勢。

香港的同人場如果在兩三年內仍是沒太大的根本性轉營的話,小型場好可能會更多走向如茶會式之小型運作來較易做到收支平衡但會相對穩定。大型場筆者會覺得更加悲觀,市場萎縮難以回避,現今的入場人數已明顯地支持不了這麼多的活動,是否應該走回十多年前之一年兩次的大型活動的路,來令讀者有FRESH。

但如果要走回這路,筆者的確會問,香港的同人場是否要可悲到要走回頭路?就算走也不會WORK,因為The ship has sailed,同人市場的需求已不是十年前的同人市場了…

今次活動實際上風評不錯,特別是展覽及舞台節目安排絕不下於大型活動之形式,而且讀者又可以即席閱讀及近距離長時間細味確是難得,而舞台活動多樣化到有點似台灣的FF模式。但可惜入場人數遠遜預期,非戰之罪,敗在本地同人市場疲態盡現,乃時不與矣。

最後筆者認為如香港的同人場真的想自救的話,形式上的轉變看來是不能回避。可嘗試向外走是一條出路,我指的不是希望畫師離開香港,而是倒轉要在根本上做更多的海外合作及盡力面向海外才有機會逃出困局,否則如單靠香港的同人市場人口實在難以支援到未來的發展。另外,同人市場的營連模式是否有可變的空間也是值得深究的老問題,皆因這個問題不只在香港發現,東亞地區的同人活動也同樣出現這種問題,始終同人世界的變化速度比我們十年前所想的快得太誇張了,現在一年前可以滿足入場人士之因素到現在可能已是明日黃花。

同意「非戰之罪」,見到動畫ONLY主辦在宣傳上已經盡力了

河馬仔經常到各個同人活動,比我們更清楚同人界的衰落之勢
全球化的確會影響到本地同人活動,但我不會太悲觀說同人已死,始終本地活動仍有一定需求,不是人人有能力和時間飛到海外買本

但同人作家如何直接在日、台的直接競爭下生存?是再提升畫功,還是在內容方面下心思?同人主辦要如何在越來越貴的場租下舉行活動?很多疑問,不一定有答案,但千萬不要放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