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田敦子訪港 (下)

回想起來,那確是震撼的一夜。

5時半下班後,立即趕往沙田乘搭大會專車,不消15分鐘就到達會場(九龍灣展貿),比預計要快得多。先衝上三樓換票,結果被安排到O1位。



離開場還有1小時,便跟友人齊齊看早上的畢業新聞,看了一遍又一遍。每當見到阿醬呼吸困難的樣子,就擔心她狀態仍未恢復。

場外大電視突然播出醬飯接機的片段,立即有人起哄,看來被訪問的人也在附近吧。

等到開場前15分鐘,終於能夠進場。原本以為自己坐單邊位,但場內的坐位編號相當奇怪,1號竟是中央通道旁的位置,賺到了!

坐好後,發覺場內正在播放新歌的MV。回想起來,當年SKE也在這裡舉行過公演,只可惜年少無知,錯過了那麼精彩的演出(苦笑)。

雖說場內不準拍照,但保安只會阻止錄影,所以有不少人都舉起相機拍過飽。阿唯希望好好享受演出,所以只拿著螢光棒落力揮動,故以下的都是官方照片。

在Overture和司儀簡介過後,阿醬、有華和哈魯公登場!第一首歌是《会いたかった》,上年也在C3看過三人版本,但由阿醬做CENTER,感覺就是不一樣!

阿醬似乎沒受昨晚的事影響,更罕有地進入了「滿電狀態」,令全場飯都鬆口氣,落足全力應援。

說說三人的髮型吧。其實有華早在BLOG放風,說三人會同時梳一個罕見的髮型,原來是包子頭呢(第二天是娃娃頭)。香港的飯不僅能親身捧場,更能看到成員特別的一面,實在太幸福了。

唱完第一首歌,三人立即擺好陣式,唱出《Everyday、カチューシャ》,也是全晚惟一能夠MIX的歌曲,阿唯能夠跟全場觀眾,一齊叫出「超絶かわいい,あっちゃん!」的CALL,簡直像發夢一樣。全靠平日經常在戲院對著銀幕練習,當下才能流暢唸出來。

之後是TALK SHOW環節。其實整個表演超過一半時間都是對談,問的也是恆例那幾條。阿醬原來早在出席澳門活動時,就偷空走來過香港玩過一會,其餘兩人均是初次到港。

有華提到香港的飯很熱情,又說飯拿著的物品很特別,這時阿醬也留意到寫了自己名和Takamina肖象的螢光牌……我的朋友也因此而出位了。

問到三人保持元氣的秘訣,她們就說經常在交通工具內爆睡,所以來港機程雖長,感覺只搭了廿分鐘就到埗。有華說到香港有很多美食時,阿醬悄悄地摸著自己的肚子,看來已開始餓了吧,真不愧為「吃貨」(笑)。

說了一大輪感謝支援的門面話後,便送上最後一首歌《誰かのために》,然後就說BYE BYE返回後台了。這時場內不少人已急不及待叫起ENCORE,也有人嘗試打「前田CALL」,可是不夠數秒,MC從後台走出,宣佈表演已完,大家的回應都是「へえええええぇぇぇぇーーーー!」

這時瞥見工作人員準備從後台搬出長檯,心想難道有抽簽名板之類的活動?自己向來沒抽獎運,所以完全沒期待,只是覺得只唱三首歌有點不夠喉,不過已心滿意足了。

不料主持竟然說——握手會即將開始!

我呆在當場,還以為自己聽錯,但見到場內眾人情緒亢奮的樣子,才不得不相信。

老實說,阿唯是驚多於喜。需知握手會對很多飯來說,並非上台握個手那麼簡單,事前要留意著握手對象的動態,想好要說的話,反覆練習,才能在握手時的三數秒內,好好將心底話傳達給對方。若稍為準備不足,話說到一半被保安推走就杯具了。

更何況,這是阿醬宣佈畢業後的第一個握手會,我們竟可比日本的飯早一步跟她接觸,場內700人都將會成為人生贏家!單是想到這點,就覺得自己相當幸運了。

當務之急,是想想在握手時要說些甚麼,阿醬的不難想,可是要跟有華和哈魯公說甚麼好?眼見前面逐行逐行被安排上台,時間所餘不多了……

很快就輪到我上台。這時終於可以近距離見到成員的臉孔。三人平排站在桌後,可以見到阿醬身型比想像中小,哈魯公比她更矮。稍為觀察一下前面的飯,平均握手時間只有三秒……不是每人三秒,而是三秒握三個!我知道阿醬要趕著醫肚,但也不用這麼趕吧。

於是我臨時決定,省略眾人的暱稱,直接把話說出來就好。第一個握的是是有華。

「AKBINGO観た。歌、上手。」

幸好剛看過她參加歌唱比賽的片段,不然真的想不到要說甚麼好。然後是阿醬。

「卒業、おめでとう。」

與其想甚麼花巧的話語,還是平實的一句最能表達到自己的心意。最後是哈魯公。

「渡り廊下、がんばで!」

若事前有準備,一定不會這麼頹,但也只好這樣了。

握手會的過程可以用「一閃即逝」來形容,要保持清醒順利讀出日文,已相當困難,握完後腦袋一片空白,已經忘記了妹子如何回應……希望心意都能好好傳達吧。

畢生難忘的見面+臨時握手會就這樣結束。這幾天,腦海都會響起《GIVE ME FIVE》其中一句歌詞——

卒業とは 出口じゃなく 入口だよ~

在此祝阿醬畢業後,有著光輝前程。

【延伸閱讀】
最後想分享一篇文章,裡面總結了阿醬由出道、擔任CENTER至畢業的心路歷程,寫得很簡潔。即使對她毫無認識,也能從文中體會到阿醬畢業這事,為何對日本帶來這麼大的衝擊。

新‧龍貓森林︰曾經艱辛走過,如今華麗離開,前田敦子卒業的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