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抗神魔

safe_image

普通人永無可能想像到,寫一隻Game有多辛苦。我試過,所以很清楚。

約十年前參與過電腦遊戲的開發工作,見證著一隻遊戲從無到有,過程絕對艱辛。期間一直要做Debug測試,翻來覆去改完再改。遊戲見街仍不敢鬆懈,因為一收到Bug report,就要趕製新Patch應市。那時我仍是small potato,職責不重,尚且由朝忙到晚,其他同事早已視通頂為等閒,在公司趕工多過留家。

也許有人笑我們傻,把無盡的心血,投放到一隻不知是賺是蝕的遊戲當中。但創意工業就是這麼一回事,只有推出了才知成敗。有時驚世之作,可以被一粒BT種子弄得血本無歸,無心插柳如Flappy Bird,卻能紅遍全球。一切難以預測,除非你有時光機,或者——像《神魔之塔》的曾建中、曾建豪兩兄弟那麼禮義廉。

 左為《神魔之塔》,右是《Puzzle & Dragon》,可見無論是玩法、版面設計和小icon都抄到足

《神魔》抄襲與否,明眼人自能分辨,無需多說。別人賺多少個億,我亦無興趣理會。最令我心痛的,是很多《神魔》支持者,在有意無意間,將本地遊戲製作趕盡殺絕。他們的下載和課金,看似是無害的水珠,卻匯聚成一盤又一盤冷水,把遊戲創作人心中的一團火,通通淋熄。往後再有沒有年青人願意花時間研發新遊戲?有沒有金主肯投資前景不明的原創遊戲?我希望會有,但自從《神魔》的案例出現後,實在不容樂觀。

原本想寫句「今天是遊戲業界最黑暗一天」來作結,但我就是不甘心就此了事。眼見身邊有不少好友,大聲罵《神魔》抄Game無恥,又或默默地推廣《P&D》,總覺得事情仍未絕望。「驅神」革命上年早已發動,惜成效不大。我心底無甚麼良策,惟望遊戲界有心之士能夠合力,共抗《神魔》。

【延伸閱讀】
玉蝴蝶︰神魔之塔與無恥之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