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會有香港人捨《P&D》選《神魔》?

本Blog有一段日子未試過那麼熱鬧了,先感謝各位的留言(詳情請看上一篇文章︰共抗神魔)。正反兩邊的意見我都歡迎,因為有助理解現況,大家只要保持基本禮儀即可。

在此先申述一下自己的立場。數年前,我在香港當過遊戲設計員,故此對這行業的情況略知一二。今年一月,《Puzzle & Dragons》推出港台版,好奇下載後玩了一個月左右,不算沉迷,亦未曾課金,暫不能稱得上是Fans。至於《P&D》與《神魔》兩邊陣營的紛爭,我一直有留意。

其實兩邊的口舌之辯,誰勝誰負也對我本身影響不大。惟獨當中有個問題困擾著我,很想去弄個明白——為何會有不少香港人捨《P&D》而支持《神魔》?當一個由日本推出,遊戲性備受讚譽的《P&D》,與一個仿《P&D》的香港遊戲放在一起,供玩家選擇時,我一開始還以為絕大部份人會選擇日版。

o06400393120918pdandroid
何以獲得遊戲大獎的《P&D》,會被仿效之作比下去?

我會這樣估算,多多少少與自己的打機經歷有關。由80年代的紅白機、超任玩到90年代的Play Station,儘管當時的遊戲畫面上,充斥著全不認識的「外星文」,但在那個年代,沒有玩家會覺得有問題。多用漢字的遊戲當然受歡迎,因為可以猜到個大概,只有平/片假名的話,多幾次,再記著指令的位置就可以了。以RPG遊戲為例,來來去去都是攻擊、防御、放魔法、用道具,分辨到這幾個欄位,就能暢通無阻玩下去。萬一中途因日文問題而卡關,就問問朋友,或翻查攻略書,總之一定有方法過關。

f631aacd

圖為《ダウンタウン熱血物語》(1989, 紅白機)。即使漢字欠奉,當時的香港玩家也能如常玩下去。新世代應該很難想像得到吧。

如是者,日文遊戲陪著我們這班80後玩家成長,這班人也漸漸覺得,玩日文版才算正宗。若有一個日式遊戲,同時提供原裝日版和海外中文版,即使前者價錢貴一些,我們也寧願揀日版,因為這才夠原汁原味。

但為何同樣情況並沒有出現在《P&D》之上?玩了一會後,我總算明白過來。傳統家用機和手提機遊戲,以RPG、動作、運動、模擬為主流,簡便的操作系統加上畫面作輔助,很多時玩家單憑直覺,多試幾次就能駕馭遊戲。又再以RPG為例,即使因不懂日文,而未能發揮陣形配搭或屬性相克的優勢,但靠著儲LV這老招數,最後總能破關。

相反,《P&D》除了直觀的轉珠玩法外,還要花很多時間在寵物的培育和整理之上。針對這玩法,遊戲內(訊息欄)和遊戲外(官網、攻略網站)存在大量有用的文字資訊,可是對不懂日文的玩家而言,這些訊息卻反而窒礙了他/她們投入遊戲之中,過關的難度也大增。

這也許解釋到,為何有那麼多香港玩家選擇了《神魔》。與那些玩數十小時的傳統遊戲不一樣,手機遊戲數分鐘完一局,「爽快感」相當重要。在很多香港玩家眼中,轉珠遊戲的玩法大同小異,於是《神魔》的全中文介面,能讓他/她們輕鬆暢快地享受遊戲,結果成為一大下載誘因。

image_20130219202239 eCad-3xemHXfHBCpgGHVZfgYact
不曉日文的玩家,面對《P&D》中大量日文資訊,確實很難玩得暢快。

玩家年齡層的分佈,也令我確信這推論方向正確。我沒有確切的數據在手,但據自己在街頭觀察所得,不少玩《神魔》的多是中學生,小部份是40歲以上的「阿叔輩」。這兩代人剛好沒經歷過80-90年代,日式遊戲盛行的時期,沒有「日本版最好」的執著,也欠缺「玩遊戲學日文」的衝動,《P&D》的日文介面,在這情況下反成負累。

以上提到的「抗拒日文」和「世代論」假設,還需更多精密驗證,歡迎大家提出自己的見解。《神魔》能夠搶佔《P&D》市場,也許有其他原因,例如商業計算、廣告策略等等,這些論點很多人已說過,就不再覆述了。本文想帶出的重點是,若然以上的推論屬實,則很多《神魔》玩家,尤其是不懂日文的年輕人,其實是單純的「轉珠遊戲」支持者,他們只是因為語言介面的問題,才沒有選擇《P&D》。

所以,要對抗《神魔》,可針對那些想玩轉珠遊戲,卻非忠於《神魔》的游離玩家,以懷柔方式招攬他/她們進《P&D》陣營。譬如大家可考慮製作「過檔」指南,力陳《P&D》比起其他抄襲作品的優勢所在,或製作專為《神魔》用家而設的新手指南等。方法有好多,至於如何做到,就交給各《P&D》Fans去想吧。這或許比起激烈的抗爭行動,更能動搖到《神魔》的根基。但說到最有效的招數,當然是由《P&D》官方推出正式的中文版,我熱切期待這一天到來。

3GvWQLF9kE2y5C7j2sibYv

攝於2月15日,港台版《P&D》第一個(也是暫時惟一的)中文通告。

【延伸閱讀】
五月︰好機友:抄Game背後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