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藝墟有感

不得不承認,金融海嘯對各行業也帶來影響,就連同人界也不例外。昨天到了理大一年一度的藝墟,整個同人場空蕩蕩,組織成員個個「齋坐」,就連cosplayer也相當稀少。據知星期日的人流依然不多。

縱觀整個活動,無論是在籌備、宣傳、到活動當日的入場指示和場刊等基本功夫已經做足,所以我在這裡並非要批評主辦單位的處事手法。反而想在這裡帶出另一個更尖銳問題——大學學會到底還需要主辦同人誌即賣會嗎?

在我印象中,城大在2000年舉辦的夏祭(後因舉行時間關係改名秋祭)是本地首個由大專學界負責的同人活動。在CW獨大的年代,同人作者根本就沒有其他選擇,所以夏祭絕對為同人界帶來一場衝激,證明了即賣會並非CW此等大機構的專利,亦為同人作者增加更多交流的機會和空間。

可惜時移世易,每年的同人活動數量幾乎有增無減。就拿今個秋冬季來說,先有10月城大秋祭、11月大振同人、12月RG2、1月理大藝墟和CW27、2月的螢祭,當中還未計廣州、澳門的同類活動。這麼多的同人活動湧過來,香港的同人組織根本吃不消!憑自己這幾年的觀察所得,不少大學同人活動早就成了組織的「散貨場」,因為租金便宜,所以大家都習慣把家裡積存的東西搬過去。反正賣不去又不用賠本,就連在場叫賣的幹勁也失去了。加上主辦單位可能只是沿襲上莊的企劃,把這些同人活動一屆又一屆的複印下去,無目的亦無目標,只求活動平安無事,那麼寫活動報告時就好辦得多。

組織頹、主辦頹,這樣的活動辦下去,意義何在?以為改個有意義又艱澀難明的名字,活動就會變得有意義嗎?「同人活動」才不是這麼兒戲的事!我最反對的是「為搞而搞」,如果搞一個同人活動,所做的東西與同類活動毫無分別,日子又相當接近,那不如不搞,把精力集中在其他校內活動好了。反正學會的主要收入來源是從會員而來的,為校外人大灑金錢去搞活動,從根本的意義來說就是不洽當。

不過,我並非反對學校的漫研搞同人活動,但至少也要在各方面下功夫,顯出與其他活動不一樣的「個人特色」。例如中大候選莊所提出的同人三大奇蹟(寒蟬、東方、TYPEMOON) ONLY EVENT,我就覺得非常有意思,只是根基打得不穩,目的和目標都和活動性質相違背,才被老鬼們插得千瘡百孔。其實在這幾年我也不斷跟新莊強調,大學漫研想搞同人活動,ONLY EVENT是唯一比較可行的出路,皆因規模不需太大,又可確保其獨特性和必要性,只要選對了主題,一定可以像當年夏祭般綻放異彩。